icon-close

移動度快的盜賊們過了所有的職業,趕在了最前面湧進了練習場,過了許久,跟在後面的選手們也紛紛躍過練習場的高牆,翻了進去。

雖然進去的人有很多,但依然有一半人留在了原地,並沒有動,許多人你看著我,我看著你,也許都和趙炎一樣,覺得不對勁。

叱!

一聲劇烈的響聲,所有人朝那出聲音的西邊聯繫場望去,只見那圓形的練習場高牆最上方居然閃爍綠光,瞬間時間,那綠光向上直線升去,接著在半空中合攏。

土之結晶!

許多認識這魔法的人都大聲驚訝的叫了出來,要知道,這可是非常高級的土系法術啊!

一旦被結晶困在了裡面,就算是實力比施放結晶的人要強,也是很難出來的。只有等到結晶的持續期消失,才能出來。

與此同時,費思多克轉向另一邊,伸出手向東邊的練習場指去。

這時眾人都鬆了口氣,這才明白比賽其實已經開始,剛才費思多克並沒有說明比賽場地,其實那就是考試的項目,原來真正的場地,不是在西邊練習場,而是在東邊。

見到費思多克的這個舉動,許多人都臉露喜sè,爭先恐後的向東邊練習場跑去。

狂龍也是一驚,笑嘻嘻的道:「老大!怪不得你剛才不去呢,原來是這樣啊!好了,我們現在走吧!」

趙炎依然沒有理會狂龍,心想又沒有誰規定入場的時間急什麼,先看看再說,而就在同時,趙炎居然看見望著東邊練習場的費思多克的嘴角露出一絲很淺的微笑。

趙炎猛的一驚,愕然的睜大了眼睛。

難道……

叱!

又是一聲巨響,東邊練習場與西邊一樣出現了同樣的情況。不過這次許多人要jǐng惕的多,看見綠光泛起后立馬躍起準備逃出來。他們的想法是好,但能力卻只能讓人覺得可笑了,就算是度最快的a級盜賊,你的度能快的過結晶的蔓延嗎?

進入東邊比賽場地的人,和西邊一樣,全被困在了裡面。

啊!

見到這一幕,留在原地有很多的人都是一愣,驚鄂的看著東西兩邊的練習場。但也有很多人都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依然沉穩的站在那裡。

費思多克轉過身子,慢慢的向留在cao場的人走了過來,點了點頭,道:「你們很不錯,在你們這群人中,有的具備了沉穩,有的擁有智慧,但無論是沉穩還是智慧,你們的判斷都是對的!」

狂龍拍了下腦袋,尷尬的看著趙炎,道:「老大,要不是你……我就……」

趙炎回過頭,笑笑,「有的時候,隊友也是一種實力,我們現在是隊友,不是嗎?」

這時人群中一男人沖了出來,道:「費思裁判,那你剛才轉身向東邊指去是什麼意思,你那樣說,不等於是告訴了我們比賽場地就在那裡嗎?」這人問出這樣的問題,顯然沒什麼智慧,大概他和狂龍一樣是因為隊友的緣故才沒有走錯。

費思多克朝那說話之人望去,道:「問題是,我有告訴你們那裡是比賽場地嗎?我手指向那裡也許是因為我手不舒服,想伸直了舒展舒展,從比賽開始,我一直沒有說過比賽場地究竟在哪。正因為這樣,你們當然要留下來等待我和你們說比賽場地在哪。那些自作聰明的人,缺乏冷靜,不具備強者的素質。」

「這種上萬人的比賽,當然是不能只考核實力的,而且,智慧與冷靜本來就是實力的一種。所以,面對這種比賽,你們絕對不能按照平常的思維來思考問題,一定要把出題目的人想成一個狡猾jian詐的狐狸,要比他更狡猾,更jian詐才行。」

費思多克微微閉上眼睛,道:「像那些浮躁沒腦子的人,即使有什麼本領,也只有被別人暗算的份!不過,像他們這樣的人,也學不到什麼高的本領。」

好了!

「第一場比賽已經結束,你們是勝利者,我現在告訴你們比賽的場地,你們去見第二場的比賽考官吧!」

在眾人面前掃了一眼,費思多克道:「好了,你們既然在cao場上勝利了,那比賽場地還需要我說嗎?不錯,我大概看了一些,這裡還有兩千多人,比我想像中的要多,祝你們好運,我先走了。」

趙炎注視著費思多克的一舉一動,甚是覺得這人外表上看上去就是塊鐵板,但其實內心詭異的厲害。費思多克轉身之時,趙炎又現他的嘴角出現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費思多克雖然身穿黑袍,但其實是個風系法師,配合上風系敏捷術,度也非常之快。當然,至於這點,趙炎是在後面才知道的。

看著費思多克穿過cao場上的建築,向帝世曼紋更深處走去,趙炎又陷入了一片沉思。

與之相反,費思多克走後,cao場上大部分爆出了歡呼的吼聲。

你們既然在cao場上勝利了,那比賽場地還需要我說嗎?費思多克既然這樣說了,很顯然,比賽場地就是在cao場上嘛!哈哈,這下他可騙不了我們了。

「哈哈,還有我沒有輕舉妄動!」

「哼哼!這個jian詐的裁判,我們險些上當啊!」

「總而言之,我們終於成功的在第一場比賽中勝利了!哈哈哈,看看那些愚蠢的人們,他們恐怕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出來吧!」

趙炎向身後望去,的確還有二千多人在這,人群的最外圍,他看見了艾瑪婭和他身邊的黃sè軟皮甲男人,倆人和趙炎一樣,並沒有顯得特別高興,而是低著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而離趙炎不遠的地方,修哲也站在那裡,淡淡的看著前方。趙炎心想,他們都還在啊!

「老狂,你一直也沒有說話,有什麼想法嗎?」 ()狂龍的確比之前鎮定了許多,淡道:「老大,我總感覺有些不對勁,你說,那費思多克明明說要告訴我們比賽的場地,為什麼在後面又冒出那麼一句敷衍的話呢?」

趙炎點點頭,向費思多克離開的方向望去,只見他移動的步伐正在慢慢的加快,越加的迅。突然,趙炎的心中無端升起了一陣緊迫的感覺,心中一驚,頓時在腦海里分析費思多克的話語。

這時,站在趙炎右邊的倆人,一男一女,年紀都和趙炎差不多。男的一身水藍sè的法師袍,女的一身淡黃sè的法師袍,站在一起,十分相配。從他們說話的眼神和動作上來看,關係也應該不錯。

趙炎覺得倆人甚是冷靜,頓了一會,倆人互相使了個眼sè,接著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躍上cao場上的建築,向費思多克的方向奔去。

見倆人行動,趙炎立馬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拉著狂龍,小聲道:「快,跟上!」接著朝費思多克追了過去。

四人離開后,又紛紛有許多人也相繼跟上。

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向前方跑去,cao場上依然有許多人摸不著頭腦,人群中一時間響起了很多譬如「你去哪?」「你們幹什麼去?」「比賽場地不是在這嗎?」之類的問話聲。

直到費思多克在眾人的眼前消失,cao場人已經離開了很大一部分人,cao場人有些人也按耐不住了跟著眾人朝前方追去。但儘管這樣,依然還是有一半以上的人留在了cao場之上,因為開始的勝利,他們堅信,比賽場地就是在這裡,只要能穩住,一切都不成問題。

只是可惜,他們卻要與比賽無緣了……

靠近帝世曼紋最內部的小cao場上,費思多克躍在半空中,緩緩的降下身子,落在了cao場之上,隨後跟上來的人紛紛的落下,將費思多克團團的圍住。

直到跟來的人紛紛下落,cao場中間突然憑空出現一道水波,水波之間,漸漸的走出來一個穿的極少的女人。女人的上身,僅僅只有一塊藍sè的文胸裹住胸部,下身也只有一條四角的藍sè短褲,白嫩的肌肉暴露在空氣之中,實在讓人禁不住產生遐想。趙炎來到艾雅這些rì子,也是第一看見女人穿成這樣,一剎那感覺真是奇妙,原來這個世界的女人也不一定全都是保守啊。

女人高挺著胸部,給人非常成熟的感覺,頓時讓在場的許多男人都紛紛瞪大了眼睛。

女人的身體全部離開水波之後,輕輕一揮,那水波便在空氣中消散,朝眾人看了一眼,露出甜甜的微笑,朝費思多克道:「看來你也不怎麼樣嘛,居然還剩下這麼多人,這裡好歹也還有一千多個吧!」

費思多克朝女人的胸部瞪了一眼,道:「今天你可是比賽的裁判,居然還穿這麼少。」

接著又轉向眾人,道:「你可不要小看了他們,能猜穿我的心思跟著我來這裡的人,智商是絕對沒問題的!雖然運氣也有一點,但他們合格了!」

費思多克朝眾人掃了一眼,突然望著站在靠前的趙炎,道:「你是追我追的比較早的,我想問問你,你是出於什麼要跟著我的?」

趙炎微微一笑,道:「其實我並不是第一個跟著你的,我之所以這樣做,還是因為你的暗示。」

噢?

「你剛才不是說過嗎?面對這種比賽,你要我們絕對不能按照平常的思維來思考問題,一定要把出題目的人想成一個狡猾jian詐的狐狸,要比他更狡猾,更jian詐才行。所以,我才現有問題,因為說到底,你還是沒有明確的告訴我們比賽場地在哪裡,所以,我在想你一定是想讓我們追上你,然後親口問你。」

「恩!」費思多克點點頭,道:「不錯!的確是這樣。」

費思多克轉過身,朝那女人指去,道:「現在我就告訴你們,這就是你們第二場比賽的總裁判官,琪米娜!」

琪米娜瞥了費思多克一眼,道:「你這傢伙,把自我介紹的機會都給搶了,還真是討厭啊!」

哼哼!

費思多克聳了聳肩膀,讓人感覺他會笑,可臉sè卻還是那樣嚴肅,道:「好了,你們開始吧!我走了!」

費思多克走後,琪米娜在人群中看了幾眼,接著又挺起了他那高聳的胸腹,逗的許多男人身子也跟著她一聳,道:「在你們這些第一場比賽合格的人裡面,帥氣漂亮的人還真是不少啊!很好,我很喜歡。」

「那麼……」琪米娜嘴角微微一彎,道:「我現在就帶你們去看看,第二場比賽的真正場地吧!」

經過了第一場比賽,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比賽的多元xìng,誰也不敢掉以輕心,要是以為比賽就單單是比武決鬥那就大錯特錯了,每個人都做好了鬥智斗勇的準備,緊緊的跟著這個xìng感的裁判,從她嘴裡每說出的一句話,都要細細的考慮和分析。

眾人行走了十多分鐘,漸漸的從耳邊傳來了嘩嘩的水流聲,放眼望去,遠處好像出現了一條白sè的長布。

走近之後,所有人都是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甚是覺得好奇,沒有想到,帝世曼紋還有如此壯麗的景象,就連帝世曼紋的學生,也一個個是目瞪口呆。

瀑布雖然離眾人很近,但與眾人之間卻隔了一條鴻溝,而眾人所站的位置恰是懸崖,走到懸崖邊向下望去,竟是深不見底的深淵。

琪米娜走到懸崖邊,探出頭俯視下望,一陣yīn風刮過,將她的藍sè長吹的飄逸無比。眾人都吸了口氣,琪米娜被風擾動的樣子雖然xìng感飄逸無比,但給人的感覺卻是這個深谷的幽深。

裁判帶我們來這裡幹什麼呢?難道要我們在懸崖邊決鬥嗎?

頓時,眾人互相兩兩三三的開始議論起來,膽子稍微大點的便會跑去懸崖邊向下看看,望望。

從最開始,趙炎就來到了懸崖邊,起初看見這裡的時候,他也是驚奇無比,在心裡暗嘆帝世曼紋的建築師們,也同時讚歎了魔法世界的奇妙。

「老大,這第二場比賽究竟要比什麼啊?」

趙炎朝狂龍望去,經過了第一場比賽,他也冷靜了許多。趙炎朝懸崖底望去,思索了一陣,道:「第一場比的是智慧,我想……第二場應該不會是決鬥。」

啪啪!

琪米娜朝瀑布上看了一眼,臉sè漸漸沉了下來,雙手擊掌,示意大家安靜下來,道:「好了,這裡就是第二場比賽的場地了,現在,我來和你們說說規則吧!」

眾人都豎起耳朵,認真聽清楚琪米娜的每一個字,費思多克已經讓他們傷夠腦筋了。

不顧眾人認真的樣子,琪米娜朝懸崖邊湊近,道:「第二場比賽分為兩個階段,第一階段的規則很簡單,那就是……」向懸崖邊的深淵看了一眼,道:「只要朝這個懸崖跳下去,那就算過關了。」

吸!

幾乎每個人都在此時屏住呼吸,站在懸崖邊的人更是向底下望去。開什麼玩笑……從懸崖跳下去,這深不見底的懸崖,跳下去還有命嗎?

很多人都將目光落在了琪米娜臉上,希望她還有下文。

琪米娜臉上微微出現一個笑容,道:「都聽明白了嗎?我不是費思多克那個獃子,不用花心思在我的語言上,那麼……第二場比賽現在正式開始!」

「哼哼,一千人實在太多了,我的目標可是把第二場比賽的合格人數控制在十位數噢。」

琪米娜這一說,許多人頓時絕望了。

頓時,人群中一陣喧嘩,任何人都開始不滿,紛紛用憎恨的眼光望著懸崖邊這個惡毒的女人。

這怎麼可能,這完全是不能完成的啊!

她究竟要幹什麼,想把我們全部都殺死嗎?

「琪米娜裁判,你這樣太過分了,如果跳下去了,我們還有命嗎?」

「對啊!跳下去不等於是自殺嗎?」

琪米娜面上的笑容突然冷淡下來,相比費思多克,她的神sè要變幻的快的多。朝那些提出抱怨的人瞪了一眼,冷笑道:「也沒誰逼你們跳,如果不想贏得比賽,如果怕死,你們大可以放棄。要知道……有的時候,比賽就是在……比命!」

說出最後幾個字的時候,琪米娜雙眼猛的一橫,shè出銳利的光芒!

啊!

看見琪米娜那兇狠的目光和最後的話語,許多人都本能的向後退卻一步,甚至有人的身體在著哆嗦。

這實在太難抉擇了。

琪米娜低下頭,搖了搖,道:「看來你們的膽子都很小嘛!對了,忘記和你們說了,這第一階段的比賽還有一個時間限制,介於我的失誤,那麼我就從現在開始算吧,十分鐘后依然留在原地的人將被淘汰,好了,你們自己考慮吧!」

「一群膽小鬼……」琪米娜轉過身,徐徐的向後走了幾步。

啊哈!

琪米娜的激將法的確有用,加上又說明了比賽有時間限制,許多人蠢蠢yù動,一背著大劍的紅衣男人怒視著琪米娜的背影,在琪米娜還沒轉過身的時候,大喝一聲,接著向懸崖邊衝去。

一時間,紅衣男人成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點。眾人看著他度越來越快,衝到懸崖邊時腳尖力,閉上雙眼,猛的跳了下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