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秦毅等人對視一眼之後,也都選擇了跟上他的節奏。

秦毅等人一路跟隨著走到一條黑色的河邊,黑常臉抬腳走過黑河時,眼神中閃過一些異樣的光芒。

秦毅等人跟隨在後面,並沒有發現任何異樣,只是自然而然的跟著走了上去。

「你們並不是隆炎派來的人!」只是,在他們剛剛走上黑河上的橋時,黑常臉就忽然轉過身來阻止他們的步伐。

秦毅眯了眯眼睛后,急忙在手中運起元氣。原來這傢伙竟然是欺騙他們來的,這黑河之上才知道他們不是隆炎派來的人,那就說明這個地方是有檢測效果的。

想到這裡,秦毅急忙查看周圍的情況。

「我很好奇,你們是怎麼通過隆炎堂來到這裡的。還有,隆炎那小子究竟跑哪兒去了?」黑常臉臉上忽然暴露出強烈的殺氣,對於這突如其來的變化,他也是完全沒想到。

一開始他是有些懷疑的,可是後來他卻覺得這隆炎大帝的勢力,應該不是任何人說介入就能夠介入得了的。怎麼可能會有幾個外人進來,卻沒想到來到這裡之後,這幾個人竟然經不過這考驗。

「我們能走過隆炎堂,自然是因為我們和隆炎的關係了。否則的話,你覺得這種地方他怎麼可能讓別人知道?」秦毅任然不相信這黑河會有檢測的效果,或許一切只是這傢伙想要試探他們而已。

「你就不用再掩飾了,我知道你並不是他派來的人。因為如果你是他派來的人,你走過這黑河之橋,就不會留下任何腳印。」黑常臉低頭看著這幾個人留下的一串腳印,眼神中都是警惕。

而秦毅等人這時候也發現了這細微的變化。沒錯,他們幾個的腳下是有一串腳印的,而黑常臉卻是什麼都沒有。看來今天是無法繼續掩飾下去了,既然這樣的話……

「你們也不用提前想著要如何對付我,還是先看看你們的腳下吧!這黑河可不是任何人都能在上面放肆的,就算是隆炎那傢伙來了,也不敢太過膽大妄為,就你們幾個,說實話也還不夠資格!」黑常臉一臉悠然自得的樣子,對於這樣的效果,他還是覺得非常滿意的。

「你想怎樣?」秦毅看向周圍,竟然發現這黑河之橋的周圍已經開始慢慢坍塌了,而他們來的那段路上的橋,也早已經沒有了。

「這句話只怕應該是我問你們吧!說,你們幾個闖入這冥界究竟想要做什麼?」黑常臉忽然拿出一根白色的棍子,指著秦毅等人的方向,臉上都是嚴肅的表情。而他身邊的氣場,也瞬間跟著起來了。

「或者你們是覺得,需要進入到這黑河裡面去嘗試一下這地下的美味?」黑常臉忽然收起了臉上的嚴肅,自信滿滿的看著秦毅等人,隨後又看向了這黑河之中。

「所以這黑河究竟有什麼秘密?」

「你們下去不就知道了?」

幾個人處於相互不願退讓的狀態,秦毅對著紅塵和清水使了個眼色后,幾個人突然朝著黑常臉所在的方向分三路進攻。

黑常臉沒想到這幾個人竟然敢對自己發起進攻,急忙退後一小步,運起元氣想要抵抗。

可是,他的實力雖然在這冥界之中是翹楚。但是在秦毅幾人聯手的大帝之力的攻擊之下,完全扛不住一擊,便被秦毅等人打到了對面去了。

「放肆!」黑常臉驚訝的看著這三個人。

他們進來的時候,他並沒有感覺到這一群人的身上有多強大的元氣波動。 巨星從頂流偶像開始 所以才會自信的認為這群人不會造成什麼不必要的損失,也才沒有通知別人帶人過來接應。

只是現在卻是怎麼也沒有想到,這群人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厲害。不僅僅是他一個人無法解決的,只怕是白常臉在這兒和他一起都無法對付這群人的吧!

「我最後再問一遍,這黑河底下究竟有什麼東西,否則的話就讓你下去嘗試一下你剛剛所謂的美味!」秦毅一抬手,一股強大的元氣從他的手中打了出去。

黑常臉猝不及防的再次被秦毅的力量打中,他想要退讓卻發現如今他想要做什麼都只能是於事無補的。畢竟他眼前的這幾個人是真的太過於厲害了,他完全不可能回事這幾個人的對手。

而後,他更是被秦毅的一股力量提著脖子的位置,緩緩上升到了高空之中。

「你放開我!」黑常臉依然想要掙扎,脫離秦毅的攻擊與控制:「我是什麼都不可能告訴你的,這黑河的秘密你只有死才能知道一二!」

黑常臉倔強的看著秦毅,就算他如今淪為了秦毅的階下囚了。可是,卻沒有因為秦毅的脅迫而選擇妥協。

「你這麼有骨氣,我還真是有些捨不得殺了你呢。」秦毅微笑著,隨後一抬手,強大的元氣在他的手中消失了,他臉上邪魅的笑容深深的烙印在黑常臉的眼中。

黑常臉有些呆愣的看著這樣的秦毅,他剛想要說什麼。可是下一刻卻發現自己腳下的黑河之橋已經開始坍塌了,黑常臉驚恐的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可是,在秦毅抬手的動作間,黑常臉的面前猶如建起了一堵透明的牆,無論他如何撞擊,這牆都是堅硬無比的屹立在他面前。他註定過不去了!

就在這時,黑常臉腳下的橋已經完全斷裂了,而黑常臉更是如同受到了強大的引力一樣,直直的朝著黑河之中墜落而去。

「救、救命啊!我不要、不要墜入黑河!」黑常臉臉上的驚恐,聲音中的驚恐,都在下一刻被黑河的水給淹沒了。

「我們趕緊離開這裡!」一切結束之後,秦毅急忙拉著紅塵等人離開這裡。看著那橋的消失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秦毅不敢太過大膽。畢竟這裡可不是他一個人,一不小心會將紅塵和清水都給害了。

幾個人在這所謂的冥界之中行走,周圍都是一片漆黑,秦毅的精神力在這裡更是受到了壓制。完全看不見這周圍究竟是怎麼一個情況。就只能跟在紅塵與清水的身邊,繼續往前走去。

「這附近有情況!」突然,秦毅的耳朵聽見了一道道聲音。他立刻警戒起來,拉著紅塵清水就躲了起來。

「沒有什麼情況啊,我看了一下這附近的情況,一切都非常正常的!」清水不解的看著秦毅,他剛剛不是才說的他的精神力在這地方完全看不見任何的情況嗎?

怎麼現在突然就說這裡有什麼情況了?

「是啊秦毅,我也沒法閑著周圍有什麼情況啊,你不會是哪兒不舒服引起了精神錯亂了吧?」紅塵也在秦毅說有情況的那一刻,急忙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去周圍查看了一下。可是卻什麼都沒有發現,她有些疑惑的看向秦毅。雖然有些懷疑秦毅可能會出現精神錯亂,可是她卻是怎麼都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的,畢竟秦毅從來都是一個小心的人。

「我不是精神力查看到的,只是我能聽見有聲音正在朝我們這邊靠近。而且,這距離似乎越來越近!」秦毅一臉無奈的看著這兩個女人。

他如今的情況是一切正常好嗎?別有事沒事就懷疑他!

「可是我們怎麼沒有聽見啊?」

「我也不知道,這個地方對我的影響有點大。我也不知道我聽見的這些是不是真實的,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們還是先躲起來躲避一下吧!」如果一切是真的,那可就麻煩了。

畢竟,在這個地方他是不能夠正常發揮的。精神力不行,視力也不行。就連剛剛他在對付那個黑常臉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裡面有什麼東西阻攔了自己一樣。

在秦毅的建議下,幾個人立刻藏起來了。紅塵和清水立刻隱蔽自己的氣息,而秦毅則是直接利用影蟲隱藏在空氣之中。

「是誰說的這附近有人?」很快,周圍就出現了一群人。如同軍隊一樣,一個個非常的整齊,在周圍查找一切有可能隱藏著人的地方。

「沒有人就算了,我們還是快點兒回去查找一下黑常臉究竟去了什麼地方吧!否則的話,一會兒主上又要拿我們開刀了。」忽然有一個人走上來進行了一陣勸說之後,所有人都轉身離開了這地方。

秦毅利用影蟲的便利之處,急忙對著清水與紅塵做了個噓聲的動作之後,就跟在這群人的身後一同離開了。

秦毅看到這幾個人在經過黑河的時候,為首的人從懷中拿出一塊黑色的玉佩,對著黑河旁邊一個看起來比較古舊的柱子不斷的念叨了好一陣的咒語之後,黑河之上剛剛那個張起靈消失了的橋就忽然出現了。

秦毅跟著幾個人走上黑河之橋,卻發現他忽然就被別人發現了。

「誰?」為首的人一轉身,一道力量精確的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打了過來。 秦毅忽然感覺心裡頭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這都他娘的什麼鬼?

他低下頭去看了看自己走過的路,這黑河之橋竟然又出現了他留下的腳印。

他這不都已經隱身了嗎?竟然還會留下這種腳印!

「不管是什麼妖魔鬼怪魑魅魍魎,在這黑河之橋上,都是無處遁形的。你還是自己現身吧,否則的話可能一切就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了!」為首的人快速退到人群之中去,手中拿著一個半信的傳音靈石。

秦毅忽然現身,隨後雙腳離開地面,朝著紅塵與清水的方向退了過去。

這地方絕對不能多待,一會兒這黑河之橋斷裂了,他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不墜入這黑河之中。畢竟,這東西他可不敢打賭。

「都給我上,殺了這個闖入冥界的傢伙!」為首的人見秦毅的動作,立刻對準傳音靈石叫喚了一陣:「這黑河邊上有外人闖入,快派人過來支援!」

紅塵與清水也看到了這邊情況有變,急忙跑出來站在秦毅的身邊。

「白常臉大哥,這三個渺小的人簡直不值一提,不如就交給我們來處理吧!」眾人也同樣沒有在秦毅等人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元氣波動,急忙在對著為首的人一陣歡呼。

只要能夠將這幾個小傢伙給抓住,他們可就能夠在主上的面前露個臉了。到時候說不一定主上一高興,還能給他們個什麼爵位也說不一定呢。

「臭小子,沒想到你們的膽量還挺大的嘛!竟然敢私自闖入我們冥界,說說吧,是不是黑常臉那個蠢貨讓你們過了這黑河的?」只是,白常臉卻沒有那麼愚蠢。而是非常冷靜的看著秦毅幾個人,身上強大的元氣立刻運起來。

黑常臉的實力在這地方絕對不是個弱者,而且黑常臉雖然平時是有點兒愚蠢。可是,在這種有可能是外人入侵冥界的事情上,是絕對不會含糊的。所以,這幾個人究竟是怎麼進入冥界的,又是怎麼過的這黑河之橋的?這一連串的疑問聯繫起來,直覺告訴他,眼前這幾個看起來非常渺小不值一提的人,絕對是不簡單的。

「或者,你們可以先告訴我,黑常臉究竟去什麼地方了?」畢竟那麼多年的兄弟了,他不可能放任黑常臉不管。從如今的這種場面來看,黑常臉極度有可能出現了什麼意外。

「行!那你可得做好心理準備了,你所謂的黑常臉,已經進入到這黑河裡面去了!」秦毅一臉的惋惜,一雙手更是在他說要這句話之後,無奈的攤開。

「哈哈!這小子不會是看到我們人太多被嚇瘋了吧?竟然會說黑常臉大哥墜入黑河了?」一群人對於秦毅的這個說法,都表示非常的不屑。

白常臉剛剛所有的擔心都在秦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消失了,黑常臉是不可能墜入黑河的。而眼前的這小子這麼說,無非就是想要讓他們擔心而已。如此的話,那就只能說明,黑常臉如今還是安全的。

「不如你現在告訴我,你們是怎麼進來這冥界的。又是怎麼知道冥界的黑河傳說的,或許等我找到黑常臉兄弟之後,會在主上的面前為你們求情的。」白常臉忽然放下一身的警惕,身上波動這的元氣也在這一刻有了一點點兒的收斂。

如此看來,眼前的這幾個人可能是趁著黑常臉過這黑河的時候,用剛剛跟蹤他們的方法跟蹤的黑常臉過橋的。 https://ptt9.com/113333/ 再加上黑常臉那傢伙沒有任何的心機,防備心也特別的薄弱。所以,被人跟蹤而沒有發現,這也是說得過去的。所以,這幾個人應該就是肉眼看起來的那麼平淡不起眼一無是處!

「我說什麼你都不會信,不如就戰場上一較高低咯!」秦毅卻是猖狂的擺手,他實在不想和這麼愚蠢的人說話。

他從來都是一個不喜歡誆騙別人的人,說的話也幾乎都是大實話。可是怎麼總是有人喜歡懷疑他說的話的真實性呢?

「既然你這麼猖狂,那麼我就好好收拾收拾你得了!」人群中忽然走出來一個人,在秦毅的話才剛剛說完的時候,就對著秦毅發出了攻擊。

而秦毅卻是有些無所謂的一揮手,就將那人的攻擊給打退了回去。

猝不及防的受到秦毅如此強度的攻擊,來人一口鮮血重重的噴出。眼神中滿是驚恐的看著秦毅,一隻手抬起在空中,口中想要說什麼,可是一句話都沒說出來,就已經重重的倒在地上去了。

「你們果然有點兒實力,但是這並不是你們能在我們冥界猖狂的資本。在冥界之中,我白常臉說話還是有一席之地的!」白常臉忽然扔出手中一根黑色的棍子,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就是一陣猛烈的攻擊。

「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傢伙!」秦毅一抬手,就將所有的攻擊屏蔽在身外。同時,秦毅更是召喚出一道青光,將他周圍的人都籠罩在其中。同時,一道道青光如同劍雨一般,朝著對面的人群射擊而去。

「滋滋!這傢伙也還真是太看得起他自己的實力了,就這種程度的攻擊,只怕我們冥界之中隨便擰出來一個下等人,這攻擊的效果都比他的強許多吧?」

「就他這種實力的人,竟然能夠進入我們冥界。一定是有人接應的,不然的話,只怕是剛剛在度過黑河的時候,就已經屍骨無存了。只是不知道我們冥界什麼時候出了叛徒了,而且這個叛徒知道的東西似乎還挺多的。」

「不管是誰,今天之後,這愚蠢的傢伙就會和這群廢物一樣,一起葬身在這黑河之中,再也沒有什麼可能出來興風作浪了。」

一群人對於秦毅這毫無元氣波動的劍雨,看了之後都只是一陣狂妄的笑聲。似乎這一切都是秦毅在給他們開玩笑,鬧笑話而已。

「臭小子,今天一定是你的死期!」白常臉完全感受不到秦毅這劍雨之中有任何的元氣波動,所以並沒有太放在心上,而是有些鄙視的看了秦毅一眼之後,就若無其事的抬手對秦毅發起攻擊,並且同時扔出一道薄弱的力量,就準備要對秦毅發動的攻擊給打退回去。

可是,當他的力量撞擊在秦毅發出的那些青光之上時,卻如同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完全沒有任何作用。而秦毅的劍雨,不收任何控制的正朝著他們的方向飛來。

而那些剛剛還在嘲笑秦毅這劍雨的人,此刻正一臉不在意的準備對抗這劍雨。可是,卻發現他們的攻擊對於秦毅的劍雨並沒有什麼用。

「這是怎麼回事?」看著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劍雨,一群人忽然心中有種異樣的感覺,但是卻並沒有太放在心上。

一群人忽然飛身來到空中,將自己的元氣運起在身上,快速對著秦毅所打出來的那些劍雨發起一陣猛烈的攻擊。

「臭小子!就看著你的這些小伎倆是怎麼被我們解決掉的吧!」

一群人猖狂的看著所以,這冥界裡面已經安靜了數萬年了。這段時間裡面,他們從來都是安安分分的。在冥界強大的規定之下,他們是完全不可能打鬥的。就連公開挑戰一個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今天卻突然闖進來這幾個傻缺,正好可以緩解一下他們這萬年的清閑與寂寞。

「那你們最好是能夠慢慢的享受我的這青光!」秦毅似笑非笑的看著那群猖狂的人,說實話他還真是一點兒都不喜歡別人叫他什麼小子或者是臭小子之類的。

無形中,秦毅再次運起一抹青光,朝著那些劍雨之中射了過去。

一瞬間,那些剛剛靠近感受不到任何元氣波動的劍雨的人,立刻就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迫感。

「這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

「我懷疑是那個接他們進入冥界的叛徒就在這附近,如今正在對這幾個蠢貨進行幫助呢。」

「不管怎樣,我們先拿下這幾個人,那個叛徒自然也就無處遁形了。」

一群人立刻商量著究竟應該怎樣對付秦毅的這些劍雨,可是一切卻已經來不及了。秦毅的劍雨完全不可能就這樣停留在空中,等待著這群蠢貨商量出對策來。

「保護大家!」人群中再次有人高聲大喊,一時之間所有人都運起了自己的元氣,擋向正飛向眾人的劍雨。

可是,那劍雨卻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抵擋得住的。

一個個被秦毅的這青光所形成的不起眼的劍雨穿堂而過,當場斃命!所有人都害怕的後退了好幾步,愣愣的看著這劍雨一兩秒之後,才終於回過神來提前元氣進行抵擋。 可是有些反應慢的人卻已經被秦毅的這劍雨給打中了,一瞬間就倒在地上。鮮血在這一片空間裡面不斷的蔓延,隨著鮮血的蔓延,秦毅注意到這黑河的面積竟然有了稍微的變化。

「臭、臭小子,你究竟是使用了什麼妖法?不然的話,就你的這種實力,怎麼可能會是我的這群兄弟們的對手?」白常臉不可置信的盯著秦毅看了許久之後,才後知後覺的看著地上那一片醒目的血痕。

這些人可都是他昔日的兄弟呀,沒想到今天竟然就敗在了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小子手中。而且這慘烈的程度,竟然比他們上戰場還要難以想象。

「哼,如果這世界上真的有什麼妖法的話,那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去修鍊呢?」秦毅冷哼一聲,如同看白痴一樣的看著白常臉。

只是白常臉卻忽然身體一愣,看著秦毅思索著。

所以這小子這句話的意思是他是一靠的全是實力嘍?只是就他對於這小子的了解,怎麼可能他會有這麼強大的實力呢?一切不過是這小子在給自己吹牛逼罷了!

「我說過我白常臉在這冥界之中,還是有一定用處的。而你如今非要來惹怒我,那麼我就只有盡我可能的去滿足你死亡的願望了!」白常臉再次運氣,手中強大的元氣,對於他來說,如今的秦毅不過是個隨時都有可能死在他手中的笑話而已:「這麼跟你說吧,我這棍子叫做無影雙棍。一根在我這兒……」

白常臉看著棍子傲嬌的笑了笑,下面的話還來不及說的時候,就已經被秦毅接了過去:「另一根在黑常臉的那兒,而且你這根是黑色的,而他的那根是白色的對嗎?」

白常臉這次才終於反應過來似乎真的有些不對勁,這傢伙是怎麼知道黑常臉的那根棍子的?

「看來你見過黑常臉,告訴我他現在究竟在哪兒?」

「剛剛我不是已經跟你說過了嗎?他早就已經墜落在這黑河之中了!」秦毅抬了抬手,指向剛剛黑常臉掉落的地方。

「就算你不告訴我,只要我手中有這無影雙棍在,想要找到黑常臉,也都是非常容易的事情!」白常臉一揮手,將手中的無影雙棍扔向了秦毅所在的地方,隨即釋放出自己的元氣去感受無影雙棍的黑棍所在的地方。

一會兒之後,白常臉驚訝的瞪大雙眼看著秦毅。他剛剛在感受無影雙棍中的黑棍時,竟然驚訝地發現那黑棍的氣息就在這黑河之下。難道說一切真的就如同這小子所說的一樣,黑常臉已經被他打入到這黑河之中去了?

「不!這絕對不可能的!」白常臉快速反應過來,也就跟著快速否認了自己的這個荒唐的想法。

黑常臉那個傢伙雖然平時是有點兒蠢沒錯,可是很多時候還是特別機靈的。不可能說,就這麼輕易的被人給打得墜落到黑河之中去。這黑河是個什麼地方,黑常臉是知道的。

「看來你也感應到什麼了,只是你自己還不願意相信而已。既然這樣的話,不如我就送你下去和你所謂的好兄弟作伴吧!」秦毅嘴角勾起一抹無所畏懼的笑容。

這個白常臉看來跟黑常臉的感情還算的上是非常不錯的嘛,那麼他送白常臉下去,應該也算得上是做了一件好事了吧?

「小子,你休要猖狂!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這黑河真正的可怕!」白常臉手在虛空中橫空一抓,就將剛剛已經扔出去了的棍子給抓了回來,隨後作用身上強大的元氣注入到棍子裡面去,對著秦毅就要發出猛烈的攻擊。

「有人來了,你們去看一下。我會好好解決這傢伙的!」秦毅的耳朵忽然聽見有人正在靠近他們,對著清水紅塵吩咐了之後,就將自己手中的元氣和青光融合在一起。這一瞬間,剛剛還沒有任何元氣波動的青光,變得無比的強大起來。

「你這是什麼東西?」白常臉反應過來,看來剛剛是這個傢伙利用了特殊的東西隱藏了他自己的元氣波動。才會讓他那麼多的弟兄們都低估了這小子,才會冒然和他對打在一起,沒有任何防備的眾人,立刻就被這傢伙給殺得片甲不留!

果然,扮豬都是最好吃老虎的!

「我一定要為我的這群弟兄們報仇!」看著已經化成一灘灘血水,屍體奇形怪狀擺在地上的眾人,白常臉的心立刻一陣陣的揪著痛了起來。

「那就試試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吧!」秦毅不再跟這傢伙廢話,這裡是冥界,他的身體已經出現了不正常。現在讓紅塵和清水去對付那群人,他害怕紅塵和清水也會出現什麼意外。那樣的話,他就真的太廢物了。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他是最鄙視的!

秦毅身邊強大的元氣形成漩渦,將周圍一切都吸引到了他的身邊。同一時間,秦毅的力量更是穿過所有的阻礙,朝著白常臉的身邊撞擊而去。

「你……」白常臉的無影雙棍正在他的手中不斷的變換著節奏,可是下一刻,他就硬生生的被秦毅的力量打在身上。他所有的反抗,似乎都是沒有用的。

他從來就沒有遇見過這麼可怕的力量,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秦毅也再次發現了自己身上的一個怪異之處。

明明來到這裡之後,他的身體發生了一些怪異的變化。精神力不能夠正常使用,實力也跟著減弱了一大截。如果真的有人要試探他的實力的話,可能會發現,不過就是在合道期左右的實力。可是,他剛剛打出來的這個攻擊,這傷可完全是比他實力完完全全在大帝的時候都還要高,還要嚇人啊!

秦毅感覺到自己手心裏面有種異樣的感覺,攤開手掌的時候,忽然發現手心裏面竟然長出來一株鬱鬱蔥蔥的草。而且,這草還正在順著他的手掌不斷的蔓延。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秦毅一皺眉頭,再次利用青光對準白常臉一通攻擊,來不及考慮太多,他快速利用影蟲隱身在空氣之中,立刻來到了白常臉的身邊,一腳踢在白常臉的胸口上。隨後。白常臉整個人都被秦毅的這種攻擊給打得飛了出去。

白常臉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秦毅的方向。他完全不相信秦毅的實力,竟然會打出來這種程度的傷害!

只是,當他發現自己身體所處的位置時,卻開始慌了。

「喂!臭小子,你快把我拉回去,你這是要做什麼?我告訴你,這黑河可不是鬧著玩兒的,快點兒拉我回去!」

「你快拉我回去,這要是再過去,我可就沒了!」

白常臉在一陣恐懼之中不斷的叫喚著秦毅,希望他能夠將自己拉回去。他不願意墜落進這黑河裡面去啊!

「我說過要送你下去和你的黑常臉兄弟作伴的啊!」秦毅臉上掛著似笑非笑的表情,說話的聲音裡面帶著無所謂與輕視。

只是白常臉卻被秦毅的這句話給嚇了一大跳,他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身體都是顫抖的。

「你、難道你真的將黑常臉給打入了這黑河裡面去了?」白常臉嚴重的痛苦和說話時聲音中的艱難是那樣的明顯,他不可置信的對著秦毅搖頭。

這傢伙究竟是誰啊,主上已經夠恐怖的了。可是眼前這個人此刻給他的感覺卻還要比主上嚇人了許多。

「你來冥界究竟為了什麼,說不定我可以幫助你!」白常臉深深地閉上雙眼,腦海中進行了一陣思想上的掙扎之後,最終還是選擇了說出這句話。

看著他越來越接近黑河的身體,白常臉不停的作用自己的元氣,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逃離這黑河的旁邊。可是,試了好幾次之後,他都發現自己的力量完全沒有效果。他做不到能夠離開這黑河的控制,能夠逃脫這黑河的制裁。

「說吧。這黑河裡面究竟有什麼,竟然能讓你們這麼害怕?」秦毅立刻利用一道青光將白常臉給拉回到他的身邊。

白常臉呆愣愣的看著秦毅,就剛剛他和黑河之間的距離已經那麼近了,這傢伙究竟是怎麼做到的將他給拉了出來:「你、你是怎麼把我拉上來的?」

這黑河的面前,從來都沒有人敢放肆的。就算是他的主上來到這個地方,都不敢秦毅的做點兒什麼。更別說是在這黑河之上,輕易的救走一個人了。白常臉快速留意了一下周圍的環境,可是這裡也沒有什麼異常的變化啊!

「說還是不說?」秦毅已經完全沒有耐煩心了,一手提著白常臉的衣服,順便運起強大的元氣,將白常臉再次拋到高空中去。

「我說!說!」白常臉差點兒沒被秦毅這樣的舉動給嚇得尿褲子,快速回答秦毅的話之後,急忙吞了吞口水。

就算是他回去之後,會接受主上的各種大型而死,也不要死在這黑河之中!

「這裡之所以被稱為黑河是因為他的河水是黑色的!」吞了吞口水,白常臉準備繼續說,卻忽然被旁邊的一道狂怒的聲音給制止了。

「白常臉,你確定要因為這麼一個愚蠢而又沒有任何實力的臭小子而出賣我嗎? 「主、主上!」白常臉驚訝的看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主上真的來了嗎?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那麼他就不用懼怕眼前的這小子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