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秦實委實覺得,這秦家上下,似乎能聽他說話的人,真的就只有謝黎一個人。

「哥,爸怎麼樣了?」

身後傳來一個緊張的聲音,接著一個穿著職業的女人就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一個年輕小夥子。

「呵,現在知道過來了?爸出事的時候怎麼不見你過來,現在在這裡假惺惺。」謝天冷冷的看了一眼謝漫,眼裡有些不屑。

似乎這不是她的妹妹一樣。

謝漫不理會他的話,而是直接看向秦醫生,緊張的問:「秦醫生,怎麼樣了,我父親前段時間不是還好好的么?怎麼突然就進重症監護室了?」

謝漫接到醫院電話的時候第一時間就往醫院趕,連衣服都沒來得及去換一套。

秦實急忙安慰,「沒事了,麻煩謝小姐再來一趟。」

謝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已經四十好幾的人了,哪怕是穿著最簡單的衣裳,整個人卻都透著一股子雍容華貴的氣場。

那是,正真的世家大族才會養出來的氣質。

「姑姑。」謝黎叫了一聲。

謝漫微微點頭,嘴角露出一抹笑意,看到謝雲一家人不怎麼友善的目光后,她也不打算多待,頷首示意后,轉身就直接離開了,打算明天再過來看謝明鏡。

站在她身側的青年也跟著一起走,從頭到尾一句話也沒說。

就在她離開不久,秦實醫生也離開了,等追上謝漫的時候,已經跑了一頭大汗。

嘖,這每天坐在辦公室的,看樣子這體力是真的不行了。

「謝小姐,謝小姐,你等下。」

謝漫停下身,轉頭看著秦實,問:「秦醫生可是有話跟我說?」

「嗯,我找到一個人可以更好的治療謝老,就是出了一點意外。」

「什麼人?」謝漫眼底劃過一絲驚喜,聲音忽然間都有些激動。



這邊,江念將喬暖帶走,直接去了她的辦公室,找了冰塊來給她敷著。

「她打你你怎麼也不躲躲?」她氣的咬牙。

「當時人有點多,也沒想到她會直接打人。」冰塊敷在臉上,那火辣辣的疼痛才是微微消減了一下。

喬暖嘴角抽了抽,才是開口說:「不過,我也沒想到那個人會是你,這個謝老在我們醫院還是很有名氣的,我雖然不是腦瘤科的,但是謝老有時候遇到無法支付醫藥費的可憐人就會提供幫助,風評還是很好,平時也不會端著什麼架子,和醫生護士也都處的很好。」

「就是他這兒子,有時候說話很難聽,連院長都不敢去得罪,還真是辛苦給謝老治病的秦實醫生了。」

江念聽到喬暖這麼說,也是有些同情那個醫生了,她點頭道:「我救他的時候就聽有人說那是一個很有名的慈善家。」

喬暖忽然湊近江念,壓低聲音在她耳邊問:「念念,你換男朋友了嗎?」

「啊?」江念被她問的有些懵,看著喬暖,那眼神彷彿再說,你的這個結論到底從何而來。

喬暖拽了拽她的胳膊,讓她看向門口。

江念尋著她的動作,將目光移了過去。

此時,程宋正倚著門,目光落在屋內,陽光打在男人的身上,更顯幾分瀟洒落拓,影影綽綽的光影印在他的眼底,星辰滿目。

瞧見江念的目光終於看了過來,他淺淺的勾了下唇,聲音溫潤:「江小姐終於想起我了?」

江念下意識的反問:「你還沒走?」

程宋:「……」

他的存在感原來這麼低的嗎?

他明明一路都跟著她的。

喬暖:「這真的不是你男朋友嗎?長得挺帥氣呀,和程燃也不差什麼吧。」

「不是。」江念無奈,而且,她覺得這兩人差多了。

喬暖低低的說:「我還以為你把程燃踹了,然後包養了一個小白臉。」

江念:「……」

這要不是她朋友,她都想給她一腳。

愣了半晌后,江念伸出手摸了摸喬暖的額頭。

「你做什麼?」

「我看你的腦子是不是被打壞了。」

喬暖:「……」

「不過,這個男的長得真好看。」

江念知道喬暖有些顏控屬性,喜歡的那些好看的男明星也比較多,無奈的嘆了口氣。

說:「怎麼,要不要我給你們介紹一下?」

喬暖急忙擺手,說:「可別,這種級別的男神,可不是我可以肖想的,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看看過過眼癮就可以了。」

「暖暖,你還想玩?可以啊,膽子挺大哈。」

喬暖翻了個白眼,笑道:「……念念你變污了。」

「不過,你怎麼知道他是男神了?」乍一看,其實也不過就是長得稍微好看一男的。

但若是喬暖知道她是這麼評價程宋的,怕是會上去咬她一口。

這叫稍微嗎?這分明已經是顏值的巔峰了好嘛!

不知道甩那些小鮮肉多少條街。

「你看看他的袖扣,那可是正兒八經的黑鑽,怎麼著也要是六位數以上的,怎麼看都是有錢人,他手腕上帶著的可是價值上百萬的名表,衣服我看不出品牌,不過,看那料子就絕對是高高定,嘖嘖嘖,這男人簡直就是行走的土豪啊!」江念倒是沒有喬暖看的那麼細緻,只是覺得程宋很精緻,也很乾凈。

「那你撲倒他。」她笑著提議,打趣喬暖。

喬暖遞給她一個你是不是傻的表情,壓低聲音說:「我要找的男朋友,必然是和我差不多的家庭的人,現在這個社會,講究的是門當戶對。」

江念抿唇笑了笑,沒在說話。

她分明看到,在喬暖說起男朋友那三個字的時候,眼底露出了一絲悲傷,她分明,還沒有從自己男友的事情中走出來。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了,只能象徵性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程宋就站在一邊,靜靜的聽著兩個女人在討論他,從他的頭髮,到他的腳底板,只怕要是有機會,都想要把他扒開了一看究竟吧。

他輕咳了一聲,這兩人是不是以為他耳背聽不到啊?

這麼明目張胆的討論他?

「喬醫生在嗎?有一個病人,需要你親自過去看看。」

喬暖急忙放下冰袋,整理了一下微亂的衣服,說:「我先去忙了,有時間請你吃飯啊!」

「好。」

喬暖離開后,江念和程宋也準備離開醫院。

「秦醫生,你確定他們沒有走嗎?」謝漫站在大廳,罕見的有些焦急。

秦實此時已經跑去了保安室,看了監控,那段時間江念並沒有從大廳路過,他說:「我確定她還沒有走,你在大廳等一下。」

他們醫院從住院部出來后,直接就到了診療部的大廳,從正門出去是離地下車場最近的一條路,要是從後門離開,將會繞很遠的路,所以,他確信江念肯定會從這裡離開。

果不其然,片刻后,謝漫就看了一男一女從一邊的走廊里走出。

女人就是秦實給她看到的照片。

長得一模一樣。

她本來也奇怪,這麼年輕的一個教授?

不過,秦實給她細細的解釋了一下后,她便也相信了這女孩的能力。

不過,這女孩看著,怎麼有點眼熟?

她也沒有想太多,直接走上前,卻沒有注意到,一直站在她身邊的少年,已經呆在了那裡。

這兩個人怎麼會——有交集?

好半天沒有回過神,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是江小姐嗎?」迎面忽然走來一個婦人,在她面前站定。

江念有些疑惑,「我是,不過阿姨,您是?」

謝漫這才想起自己還沒有自我介紹,急忙說:「我叫謝漫,是謝明鏡的女兒,多謝你救了我父親,我今天也沒有帶什麼東西來,禮數不周,要不然,我請江小姐去吃個飯,我想好好謝謝你。」

婦人的聲音溫溫柔柔的,像是三月的風,很軟。

「阿姨,這個真的不用了,這要是其他的醫生,也會出手相救的。」

「江小姐不用謙虛,我那個哥哥不會說話,他要是有哪裡得罪你了,我向您致歉,您不要和他一般見識。」

江念:「不會。」

不過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她不會去浪費那個情緒。

「你可以給我簽個名嗎?」一旁忽然傳來一個清冽的男聲。

謝漫瞪了自家兒子一眼,能不能不要在這個時候打斷她的話?

她還想要她的聯繫方式呢。

江念下意識的扭過頭。

少年穿著簡單的衣服,襯衫黑褲,一件夾克衫,說話時透著幾分狂傲。

江念沒反應。

少年又說:「我是你的粉絲,你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江念:「簽在哪裡?」

少年上下摸了摸,發現自己並沒有帶筆,落下一句:「稍等。」便離開了。

江念看著他去了護士台,走過來時手中拿了筆,可是……並沒有紙。

少年走過來將筆遞給她,解開了江念心中的疑惑:「你簽在我衣服上就是了。」

「啊?」

江念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奇葩的要求。

簽在衣服上?

接著,她就看到少年脫了外套,穿著一個白色襯衫。

這個白色襯衫很白,江念並不想將她的名字寫上去,簡直辱沒了人家的白襯衫。

「……」

少年看著江念,反問:「不可以嗎?」

「你不怕臟嗎?」

「不嫌棄,我可以穿著這個襯衫一年不洗澡。」

江念:「……」

第一次遇到這麼腦殘的粉絲。

怎麼辦,她有點慌。

江念第一次那些筆的手都在抖。

少年轉過身,讓她簽在背上。

江念簽好之後將筆還給了少年。

「謝謝。」

「江小姐,麻煩了,我這兒子喜歡追星。」個屁。

Scottish Government Topics 染指成婚:老公請溫柔 謝漫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家的兒子竟然會找一個明星要簽名。

見鬼了。

江念搖頭,「令子,很可愛。」

「……是嗎?」

「江小姐,不管怎麼說,今天的事情真的是謝謝你了,以後有時間我在請你吃飯,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以後有什麼麻煩事,可以來找我。」

謝漫說著便遞過去了自己的名片。

江念也沒有辦法拒絕,接過去看了一眼,天一事務所,她竟然是一名律師。

看著這麼溫婉的一個女人。

「好。」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