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秦地瓜一副羞愧的樣子,眼裡也噙滿了愧疚的淚水。

張光明對他說:「我看你以後,就跟著我學做雕花木匠活吧。」

秦冬雲一聽這話興奮地說:「好啊好啊!那我以後就成了個有手藝的人啦!誒呀我太高興了!」

張支書拍了拍秦地瓜的肩膀說,「只要勤勞,生活就會越來越好的!」

他說罷,就跟夫妻倆告辭了。

他這才如釋重負地往大隊方向走去。

他來到大隊后,就和村幹部們商量,要完善村莊的規章制度,就是因為之前手軟,再加上制度不夠健全、也不夠完善,今天一定要想辦法予以解決。

張光明他在會議上分析,咱村幹部之前對付「混世魔王幫」和「調嘴弄舌幫」少了一個字「狠」字,更缺了兩個字「嚴懲」。

為了村莊能有個「和諧友善」的環境,為了避免村民們再次遭手小偷的掠奪,這次必須得對這兩幫人重拳出擊,嚴懲不貸——重罰。

村幹部們都表示同意張支書說的治理混亂採取的強硬措施。

張支書又說:「我還要加強教育,意欲正本清源,從思想上讓壞人認識到各自的錯誤。大夥討論討論看看,這樣解決這件事兒中不中?」

村幹部認真地討論了一番后,就統一了意見。

決定採取此嚴教、重懲的方法徹底治理村莊歪風邪氣。

於是村幹部們把村裡的「兩幫壞人」集中到大隊后,對這兩幫人進行了嚴厲地批評和說服教育,最主要的是,對他們和她們進行了現金重罰。

這次這兩幫人才終於端正了認識,並且進行一番自我批評,然後個個堅決地說:「從今以後絕不再犯此錯誤了。」

他們和她們都帶著悔之莫及的表情,離開了大隊辦公室。

張光明瞧見這兩幫人走遠了,就對村幹部們說:「以前咱們只是以雷鋒為榜樣,學習雷鋒精神讓大家去幫助別人。

依我看,咱們就來個賞善罰惡、獎勤罰懶,這是讓村中風清弊絕的好辦法。你們說呢?

村幹部們都同意了他的建議。

張支書就著手讓村民評選出助人行善的人,勤勤快做活的人。

他要給這樣的好人發大獎。

他和村幹部還要對村中橫行霸道的人,對慵懶拖拉的人,進行了重重的處罰。

這個辦法用了后,就是很有成效,這次終於徹底把歪風邪氣給遏制住了。

村幹部們都說:咱們用的這一方法在牧野花村實施以後,那後效如何呢?村民們真的充滿正能量的去生活了嗎?那就得讓時間來驗證了。

張支書這天上午來到實驗基地,要對挑選出來的小麥、春玉米、春棉花……這幾樣的壯苗進行精心培育了。

培育新品種可是個十分累人的苦差事呀。

他要給千挑萬選出來的各樣的種苗子,澆水、施肥、除草、消滅害蟲,培土等,還要萬分小心呵護且又加以保護,風雨不歇。

這天一大早,詩意沛然的張光明帶領著村幹部們,一邊往實驗基地走,一邊欣賞著路兩邊的鮮花,忽然想起了一句詩。

他就問:夥計們,你們知道唐朝詩人白居易寫的《大林寺桃花》這首詩嗎?

李冬至他回答說:我知道,白居易在這首詩的第一句是:「人間四月芳菲盡……」

李冬至剛說到這兒時,張光明就說:那他要是看到這兒的花呀,也會對咱這兒的鮮花讚美一番的!你們看咱這裡路兩邊的花兒真是:

《紅碩綠肥》

虞美花繁散香馨,蘭花高雅引蜂吟。

大麗紅紫奪牡丹,蝴蝶翩然入花群。

張支書即興吟詠一首詩又說,「看呀,它們紛紛綻開笑臉,以馨香獻人,宛如一個個嬌美的姑娘般亭亭玉立呀!」

他們都看著五顏六色碩大的花朵說,張支書說的確實是啊!

大夥一路評論著就來到實驗基地。

張光明笑呵呵地說:「你們也來欣賞欣賞如煙霧、如麵粉、如塵粒似的粉白色的小麥花兒吧。

你看彷彿立在眼前的是一群挺拔秀麗的大姑娘般美麗呀!」

在熱愛莊稼的這位村支書眼裡,無論是哪樣莊稼都視為珍寶一般。

張支書鄭重又感慨地說:「你們別看小麥的花兒雖小不起眼,卻承載著救咱村人民性命的重大使命呀!

這一個個小麥花苞孕育著的,可是牧野花村村民的希望啊!」

村幹部們都贊同地點點頭。

幾人都非常仔細的用目觀看,果然看到田間飄飄飄洒洒的,細小的麥花,個個流露出稀罕的神色,紛紛誇讚說…… 張光明做著示範,他把雄蕊小心翼翼地一個個取出來,「哦,咱們還要趕快把花粉用這種襪子包住,這要是讓蜜蜂,黑蜂,蜂鳥,雄虻採去嘍,那咱們幾人可就白乾一場了嘍!」

他取到了父本,就馬上教村幹部怎樣給母本授粉,村幹部們很認真地學著張光明培育糧食新品種的每一個動作,不敢有半點馬虎。

貴小寶他說,我以前的做法不太專業,都是拿著這棵往那棵上抖抖花粉,我想請教你吧,可你又被請到山東去了……不過現在就好了。

有你這位農技師在我們跟前,請教什麼農業管理技術就能及時請教啦!

下晌了,張光明未雨綢繆,就提議說:「咱們要辦副業,必須得有存放各種產品的倉儲才行啊。」他的這一提議,得到了村幹部和群眾們的大力支持。

一向做事果敢、利索、快捷的張支書,帶領村幹部們和群眾們立刻開始蓋倉庫了。

大家熱情高漲地幹起來——瓦刀鐵鍬揮動快、抬筐擔土人人忙、號子句句喊得響,夯聲呼騰震四方。

打夯的活兒是最重的體力活。

張支書就帶領著大隊班子成員們,卻專撿打夯的重活干,這個活也是最有趣的活。

大夥先用繩子綁好重達二三百斤的大石夯,用那雙粗糙的大手握緊粗粗的繩子。

張支書手握夯把大聲說:「同志們,我們喊起號子幹起來喲!」他們幾人應聲道:好!

他提起夯把大聲喊起來:「同志們哪!」

班子成員們使盡全身的力氣拽起夯齊聲喊:「嘿喲!」

呼騰一聲,石夯重重地蹲在了地上,腳下四下顫動。

「用點兒勁兒吧!」張支書聲音鏗鏘地喊。

「嘿喲!」村幹部們又異口同聲地喊。

「抬高點兒吧!」

「嘿喲!」

「重重打吧!」

「嘿喲!」

幹部和群眾齊心協力把大牆砌好后,又把粗粗的大梁撈上去固定好,再把檁條撈上房頂去,然後幾位木匠,就用粗粗的鐵扒爪固定在大樑上,然後把椽子,用兩寸半的大釘子固定在檁條上。

張支書擔心地對著房頂上的木匠貴瓦頭和貴黎明喊道:「我說你們兄弟倆把每個卯榫對照好了沒有呀?你們用鐵三角加固好了沒有呀?那可是得做到嚴絲合縫結結實實的才中啊!」

貴瓦頭先說:「通通弄得結結實實的了,張支書就放心吧!」

大夥又往固定好的椽子上面,鋪上一張張草席子。

大家又趕緊拿著鐵鍬呼哧呼哧活大泥,把活好的泥,裝進一個用塑料袋子做成的網兜子里,然後房子上面的人,用一個繩子把一兜兜的泥,哧啦哧啦都撈上房,又把這些泥都鋪在草席上。

泥水匠們還要把泥攤開,用泥板抹平后,然後又瓦上瓦,這樣一座新房子就蓋好了。

貴黎明從房頂下梯子時,卻一不小心從梯子上摔了下來,把他的腿跌傷了。

張光明趕緊把他背到醫療室,請周鳳給他治療。

張支書原本以為,這樣就可以正式辦雕刻廠和編製廠,還有大搞漁業事業了。

他想要實現脫貧到致富的成功之路,絕不是一片坦途任他直行的。

……

接下來,張支書就又不停歇地投入到另一項任務當中了。

他手把手傳授給愛好雕刻和編製加工品的社員們,還有刻意讓兩幫痛改前非的「壞人」,也加入其中。

由於雕刻廠里的刻刀很鋒利,一不小心就會把學雕刻的村民們的手指划個口子,頓時鮮血直流。

編製加工也是個苦累活,常常會把手掌磨出血泡來。

於是那些「混世魔王幫」和「調嘴弄舌幫」,動不動就又打起了退堂鼓,時不時的還撂挑子,說自己幹不了這苦累的活兒。

張支書就再次苦口婆心地勸說兩幫人:「同志們哪,無論做啥事情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磨難,我們要敢於吃苦,磨礪向前……」

這幾天,每日都有人跑到張光明的家裡訴苦。

郭愛山急呼呼地來到張支書的家裡,他一進門就很生氣地跟張光明說:「大隊長愛偏聽偏信,只要是和他是親戚朋友的都有理,而非親非故的就無理呀!」

張光明聽聞她的話后很是震驚:「竟然有這事兒?」他立即放下碗筷就讓座,「愛山哥快坐下說說具體情況。」

他詳細地說:俺那隔牆鄰居趙黑妞她欺負俺呀。

郭愛山說著就老淚縱橫地哭了。

張光明蹙額:請愛山哥不要哭,你把情況盡量說詳細一點。

「俺家養了一隻母羊,前天產下兩隻小羊羔,可能是奶媽媽的奶水不夠小羊羔吃吧,兩隻小羊天天餓得咩咩哭叫。

趙黑妞說俺家的小羊羔的叫聲讓她無法忍受,她氣呼呼地就拿著個粗棍子上俺家,把俺家的兩隻小羊羔給活活打死了呀,你說她這不是欺負俺嗎?我就去找貴小寶給評評理。

可他說,誰讓你家的小羊羔咩咩亂叫聒噪人家的耳朵呀?

我知道,趙黑妞她娘家媽是貴小寶新娶的兒媳婦的姑姑,張支書你說說大隊長,他是不是向著他的親戚,評偏理了呀!」

張支書一聽他這樣說,立刻就對郭愛山說:「那咱倆現在就走吧,先去找趙黑妞,我倒要看看她如何解釋?」

張支書公平處理了這件事情。

他讓趙黑妞給郭愛山賠禮道歉,還讓她給郭愛山賠償了兩隻小羊羔的錢。

他很生氣地說,「我這就去批評大隊長。」

他剛一轉身,周鳳就抹著滿臉的淚水說她:張大哥你說說李寶妹講理不講理?

「她又欺負你了?」

「她把我的雙胞胎女兒打了一頓……

我去找孫有福評理吧,他反而把我給批評了一番。

張光明召開了村委委員緊急會議,在會議中語重心長地說:「你們一定要用實際行動,來向村民們證明你們處理事情的合理公平公正性,那才是為村官者的責任與使命啊同志們。

村幹部絕對不能遇事只聽家族和與自己關係親近的人一面之詞,偏聽則蔽,要聽取兩方的表述,兼聽則明嘛!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