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秦可嵐一臉懊惱,可她現在又不能再打電話過去,和何母說沒這回事,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臉么?

「好你個何煊,等到下周一來學校,看我不好好教訓教訓你。」

氣呼呼的秦可嵐,現在也拿何煊沒辦法,只好把這事兒先放下,然後繼續伏案書桌前,投入到考研的學習當中去。

反倒是,此時在客廳里整理行李的美女主播蘇夢涵鬥志昂揚,她這一回,真的是被惹惱了,氣壞了。

「你們想要針對我,看我笑話是吧?這次……我不會讓你們如願的……」

打包好行李箱,蘇夢涵用手機叫了個車,直奔高鐵站去。

本來,她是真不打算叫什麼「共享男友」的,可被阿玲這群人都欺負成這樣了,她便決定……不管這個「共享男友」到底是真是假,反正就試試看先。

即便「共享男友」沒有出現,今天這一次,她也要擼起袖子,狠狠地和阿玲她們在臨州市西湖畔干一架。

「這個共享男友訂單還真的是古怪,昨晚我填寫了那麼多要求,它給了我一個天文數字的租金,可是……今天早上我就寫了一個【必須在這兩天聚會當中為我撐足面子】的要求,反倒是……租金為∞符號。」

又拿起手機,在計程車上,蘇夢涵很奇怪,這個∞符號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如果真的有「共享男友」按約定來了,自己又要付多少租金呢?

再說了,自己就寫了這麼一個「模糊」「沒有標準」的要求,他們公司又怎麼知道我到底需要什麼樣的男友呢?

對了!連自己都不知道,究竟要滿足哪些條件的男友,才能夠狠狠地打阿玲她們這些人的臉。

你不愛我那又怎樣 至少……

第一,肯定要很有錢很有錢很有錢吧!這是絕對的首要條件……

第二,長得帥,但是……恩!我的男友,可不喜歡被別人惦記。最好呀!長得超級無敵帥,可別人見過他之後,卻偏偏怎麼也記不得他長什麼樣。

第三,唱歌一定要好聽,這樣我們就可以對唱情歌咯!到時候滿場秀恩愛,羨慕嫉妒死她們。最好,還可以是自己能作詞作曲,這樣我們就能唱自己的情歌,不用怕和她們撞車了。

第四……暫時還沒有想好,不過,這些好像都是異想天開吧!如果真有這麼完美的男友,他怎麼可能來接單做什麼「共享男友」呀!

坐在車上,剛想完這三條要求的蘇夢涵,笑了笑自嘲了起來。

她想,自己與其在這不切實際地去幻想會來一個怎麼樣的「共享男友」,還不如考慮考慮……「共享男友」沒來,或者是隨便來了個男的,自己要怎麼應付吧!

這……可是一場硬仗啊!

然而……

就在蘇夢涵剛想完這三個要求后,吃完早飯,在房間里整理東西的何煊,卻是腦海當中出現了一系列的提示音來。

【叮!應顧客要求,恭喜宿主,獲得道具【無限黑卡】。】

【叮!應顧客要求,恭喜宿主,獲得道具【模糊面具】。】

【叮!應顧客要求,恭喜宿主,獲得道具【天音糖】。】

【叮!應顧客要求,恭喜宿主,獲得道具【架空卡(音樂類)】。】

……

伴隨著這些提示音,一大堆道具來襲,直接從何煊那個【需求黑洞】裡面噴吐而出……

……

【必火妞:將近三千字的第三更送上!有人說,第三更和推薦票以及打賞更配哦!】 一口氣,【需求黑洞】當中,就湧出來四件道具。

何煊剛才還擔心,要是一直就這麼一個【需求黑洞】,而沒有任何其他的道具來……自己該如何裝逼呢!

沒想到,一下就來了四件道具。

他首要的,當然是先熟悉一下這四件道具的屬性和作用咯!

【無限黑卡】:內含不限額度不限幣種的金錢,無任何上限。宿主可以隨意支取,在任何銀行或者刷卡機等支付渠道都可用。唯一限制:本卡中支取的每一分錢,都必須是為僱主所用。

【模糊面具】:準備該面具后,宿主顏值將提升五倍以上。並且,該面具作用效果期間,任何見過宿主的人或物體,都將無法記錄下宿主的具體面容,只殘留一個模糊印象。

【天音糖】:食用該道具后,宿主將獲得堪比天音的歌喉和嗓音,提升歌唱技巧達到大師級。

【架空卡(音樂類)】:宿主在該卡片上寫上任意音樂歌曲,該歌曲便立刻從本世界架空,署名權歸宿主一人所有。

……

「哇!【無限黑卡】?系統知道我是一個窮逼高中生,所以……這是要讓我一下變成最強神豪的么?」

拿起那一張【無限黑卡】,何煊沒二話,就先將它綁定到了自己的手機微信上。

畢竟,現在到處都是微信支付,刷卡必須要有pos機多不方便啊!

直接用微信轉賬,快捷方便……【微信支付,廣告費請付一下,謝謝!】。

「有了這張【無限黑卡】,不限額度。那我還不是……想買啥就買啥?對了……先沖個一萬塊錢書幣,打賞一下我最欣賞的作者必火妞。咱也要當一回土豪讀者,才對得起作者寫出這麼好看的小說啊!」

二話不說,何煊點開了qq閱讀和起點讀書,打算兩邊都充值一萬塊錢書幣和起點幣打賞,這樣一來……就會有全站的土豪廣播通告,不僅可以自己爽一把,還能為必火妞提升作品的曝光率,讓更多的讀者看到呢!

「叮!充值失敗,道具未在租約時間內,暫時無法生效。且,請宿主注意,【無限黑卡】僅限使用於與顧客有關的範圍,其他用途……概不支持!」

就在何煊以為自己可以當一把土豪讀者時,手機上竟然彈出了充值失敗的提示。

「坑!神坑……這樣的【無限黑卡】,我要你作甚?mmp的,系統你就不能讓我痛痛快快的花錢么?」

差點將手機給砸了,何煊很氣憤地說道。

不過,生氣也沒用,系統出品的道具,都是嚴格按照屬性說明產生效果的。

何煊其實早就看到了「僅限為顧客使用」的字樣,剛才不過是抱著僥倖的心理試一試的。

接下來,第二件道具是【模糊面具】,何煊一戴上,現在還沒有什麼效果,因為還沒有到十點鐘租約時間。

但是,看這個屬性……

就是說,這個【模糊面具】一戴上,人就能變得無敵帥,而且……別人見了你,就會變成臉盲,根本就想不起來你長什麼樣,只有一個你特別帥的模糊印象。

「這個不錯,符合我又帥又低調的顏值人品基本準則。」

將【模糊面具】戴上,何煊又翻出了第三個道具【天音糖】,放在嘴裡嚼了起來,津津有味地點了點頭:「不錯!是巧克力奶油味的……」

【叮!宿主使用道具【天音糖】,屬性將於今日十點整生效。】

「吃了這個,就能拯救我的五音不全了。而剩下的這個架空卡,和上次的詩詞類差不多的意思,如果這次任務有需要的話,咱也架空幾首叼歌……」

【架空卡(音樂類)】現在也用不了,何煊就暫時收了起來。

這些便是他今天收到了的四件道具了,按照【需求黑洞】的屬性來看,那位天秤座小姐姐還有六個機會提出需求,何煊最多也還能獲得六件道具。

「這四件,是肯定要準備的。那家裡的這些呢?」

鎖上門,何煊將藏在床底下的一整套秦可嵐的女裝都給翻了出來,心裏面有些糾結了起來。

「還是帶上,有備無患。放家裡,萬一……老媽突然來了興趣,給我床底下整理衛生,可就慘了。」

猶豫了片刻,何煊便決定將所有道具都帶上。

【幸運發卡】,比較小巧,還能增加10點幸運屬性,藏在口袋裡。

只不過,有點可惜的是,何煊今天裝備【幸運發卡】后,並沒有再次觸發「幸運的一天」設定。

【情侶內褲(魅力款)】和【加速絲襪】,何煊藏在另一個口袋,不過這樣一來……代價就是何煊不能穿自己的內褲和襪子了。

剩下的就是【厄運bra】和【學習連衣裙】,沒辦法藏在身上,何煊就放在自己的背包里。

【按摩手套】和【診斷護士帽】,體積也不大,但是……同樣不適合時刻放在身上,何煊就塞在背包最外面的口袋裡,隨用隨取。

一切準備妥當,謹慎小心的何煊便背著書包出門了。

……

而另一邊,濱江路馬媛媛家。

一大早,小護士顏詩韻就接到了閨蜜謝彩芳打過來的電話,對方的情緒有些擔憂地說道:「詩韻,大事不好呀!你負責護理的那個六號床老人,昨天晚上病情急轉直下,家屬現在正病房裡面鬧著呢?從我值夜班的時候,一直鬧到現在……」

「是謝阿伯么?他的腎積水情況惡化了?不可能啊!我昨天下班之前明明查過的,他的情況很穩定的,怎麼會突然出問題的?」

聽到電話,顏詩韻立刻加快了收拾的速度,甚至連早飯都不打算吃,想趕緊前往醫院,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也不知道啊!但是現在情況對你很不利,泌尿科的張主任剛來看過,竟然……一口咬定說是你給病人掛錯葯了。導致兩側腎積水從輕微轉為嚴重,現在急劇惡化……恐怕需要馬上手術。」

謝彩芳很是著急地說道,「詩韻,你說這個張主任,怎麼能這樣血口噴人啊!虧他之前還那麼殷勤的追求你……」

「啊?我……我掛錯了葯?這……這不可能啊!我都是按照醫囑和開單來的,我又不是新來的小護士,怎麼可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心中也是著急,顏詩韻蹭蹭蹭跑下樓去,然後腦子裡突然靈光一閃,回想起昨天的一個畫面,恍然大悟道,「對了!我想起來了,昨天我給謝阿伯掛瓶的時候,張主任來過一趟,好像動了一下什麼……我當時忙著給臨床翻身,沒太注意。」

「天吶!難怪姓張的一口咬定是你的紕漏和疏忽,這絕對是故意陷害和嫁禍你的。詩韻。你現在趕緊到醫院裡來解釋清楚,不然等到八點鐘醫院領導上班都來了,就更麻煩了。」謝彩芳焦急地說道。

但是,顏詩韻卻是蹙眉搖頭道:「沒用的,張主任在泌尿科工作十幾年了。既然他有把握這麼做,就絕對沒有留下任何能讓我解釋的地方。而且,病房裡又沒有攝像頭……」

心中咯噔一下,顏詩韻其實心裏面跟明鏡似的。

這是泌尿科張主任的慣用手腕了,通過這種方式來陷害他追求而不得的漂亮小護士,然後……威逼利誘,如果還想要在醫院做下去,不想承擔「醫療事故責任」或者病人家屬的怒火,就必須要答應他的「過分要求」。

「可惡!太可惡了……張主任怎麼能這樣做?他追求我不得,儘管為難我便是。病人是無辜的啊!謝阿伯的身體本來就虛弱,經過這樣一折騰,說不定會引發更多的併發症……」

在這種時候,小護士顏詩韻首先考慮到的,還並不是自己的「清白」,而是病人的身體安危。

從考入衛校學習的第一天,顏詩韻就發誓要一輩子當白衣天使,去拯救和關懷更多處在病痛當中的人們。

可是現在,因為自己的緣故……害得謝阿伯被張主任動了手腳,承擔了本沒必要的病痛,這讓顏詩韻的心裏面難過極了。

然而……

顏詩韻卻沒有任何的辦法,她既沒辦法證實自身的清白,又沒辦法清除謝阿伯身上的病痛。

人生,有時候就是這麼無奈。

很多時候,根本就不是自己的錯,卻要因此而承擔嚴重的後果。

「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咬著嘴唇,顏詩韻的眼眶紅紅的。

這樣的醫院,這樣的醫生主任,和她當初從衛校畢業后憧憬的工作崗位,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區別呢?

醫生,不就是要治病救人,盡一切努力去減輕患者的病痛的么?

怎麼可以,反過來利用患者的病痛,使用陰險的手段來為自己牟利呢?

無力阻止!

顏詩韻的心情很糟糕,她連早飯都不吃,在門口換了鞋子后,便匆匆開門打算第一時間趕到醫院去看看病情加重的謝阿伯。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顏詩韻剛要去打開家門,就聽到門鈴響了。

門一開,是個快遞員。

「您好!顏詩韻是住在這裡的么?請簽收一下快遞……」

「啊?我就是。給我吧!」

簽字收了快遞,顏詩韻卻有點疑惑,自己最近都沒有網購,哪兒來的快遞啊?

本來一般這種情況,她都會先把快遞放在家裡,等下班回來再拆開。

但是,今天鬼使神差一般,她當場就將快遞給拆開了。

只見……

這是一份精美的包裝,打開后,裡面竟然是……是一頂白色的護士帽。

「護士帽?誰……誰會送護士帽給我呀?」

看到護士帽,顏詩韻就有些想笑,自己昨天剛把自己那一頂護士帽給了何煊,結果……今天就有人快遞過來一頂,有這麼巧的事情么?

再翻翻看,顏詩韻便看到護士帽下面,有一張便簽。

【親愛的顧客顏詩韻,感謝您使用我們的共享男友服務,以及進行了一次有效轉發。我們特此贈送您一頂【治療護士帽】,戴上這一頂【治療護士帽】,您每天將擁有一次「中級治療術」的使用機會。】

……

【小護士顏詩韻:哼!哼!哼!不投推薦票的都過來排排隊,脫褲褲,打針針!】 「【治療護士帽】?就一個普通的護士帽而已,還什麼『中級治療術』,這說得也有些太玄乎了吧?果然,現在這些互聯網公司,就喜歡瞎扯。」

對於這張卡片上寫的內容,顏詩韻搖了搖頭,一笑置之。

她又不是三歲小孩,還會相信這種……明擺著是「惡搞」的話么?

帶上這個護士帽,就可以施展什麼「中級治療術」,就能給人治病?這比那些跳大神的神婆們更加不靠譜。

就好像一些軟體的更新說明裡面,就經常寫著「殺了一個程序員祭天」的話,這不是在瞎扯是什麼?

現在顏詩韻最擔心的問題,還是謝阿伯的病情,明知道張主任是在針對她,顏詩韻也沒辦法……這是一個圈套,她也必須先跳進去,救人要緊啊!

將【治療護士帽】很隨意地塞進口袋裡,小護士顏詩韻便急匆匆地朝著市立醫院趕去。

……

而就在她接收快遞的一瞬間,剛出門的何煊,也收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由於有配套情侶道具被激活。現已對宿主手中的【診斷護士帽】進行升級和改版,具體屬性變化請自行查看。】

「卧槽!又來?情侶道具?這回……又是跟誰?我知道了。按照這個規律……應該就是和小護士顏詩韻了吧?」

根據上一次的經驗,何煊不難猜出,另一個情侶道具必然是在顏詩韻的手中。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