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秦南沒有絲毫不快,反而暗暗點頭,當初在戰鬥的時候,這些靈器,都遭過他的蹂躪。

「那就麻煩前輩開個價吧。」秦南說道。

四周的弟子都湊了過來,目光閃動,沒有大聲喧嘩,因為他們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勁之處。

秦南是不知道規則,但是他們清楚,這售寶堂不問出處,也不問姓名等等,更何況足足八件靈器,哪怕有所損傷,再加上這些鎮族武技,完全是一筆大交易,需要長老親自出面。

如今長老尚未出面,眼前這名小小的執事,語氣冷淡,足以證明著,一切都有古怪。

「這些東西嘛,還算不錯。」老者臉上露出了抹笑容,道:「看在你曾經為宗門帶來不少榮譽的份上,這些東西,我們一千個武王丹全部收了!」

此言一出,四周弟子,無不『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秦南聽到這句話,他當下直接笑了,只是被氣笑了:「一千個武王丹?你還真是說得出來。我叫你一聲前輩,是看在你學識的份上,別給你臉不要臉。我把話撂在這裡,我可沒那麼好欺負!」

秦南並不愚蠢,到了現在,他立刻明白,有人在對付他。

要知道這些鎮族武技,就價值三萬顆武王丹,這些靈器的綜合價值,更是超過了五萬顆武王丹。

並且這還是保守估計。

如今這名老者,才開出一千個武王丹?

這和搶劫根本沒有區別!

「你!」那名老者當下大怒,臉色被氣的鐵青:「我告訴你秦南,你最好給我道歉,否則的話,你這些東西,連一顆武王丹都不值!」

其他九名老者,目光閃爍,並未吭聲。

「是么?」

秦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現在給你最後一個機會,老老實實把這些東西給我兌換了,否則的話,就別站著說話,給我老老實實跪著!」

「好啊,好啊,你簡直是無法無天了,居然敢在門派內對我動手!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是不是敢對我動手!」

老者怒火直燒。

若是平常,他對秦南必然是畏懼不已,可是現在不同了,他完全不懼秦南。

四周弟子也目瞪口呆,他們早就聽聞過秦南囂張的傳聞,今天總算是見識過了。

「誰說我要出手了?」秦南突然笑了起來:「你會因為你自己的不公,感到羞愧,無地自容,自己主動的以跪謝罪!」

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

秦南這是說什麼話?

羞愧的無地自容,自己已跪謝罪?

那怒火直燒的老者,直接被氣笑了:「沒想到你這秦南,原來只是一個滿嘴胡言的後輩,我自己羞愧的跪下?我看你是腦子被踢……」

他的話還沒說完,忽而一道驚雷般的大喝聲響起:「跪下!」

秦南那左瞳之中,漆黑的眼球,驟然變成了青色,一股滔天威壓,洶湧而出。

瞳術,戰神之威!

啊!

在眾目睽睽之下,這老者突然慘叫一聲,像是遇到了極為可怕的事情,滿臉恐懼,當場噗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地面,渾身瑟瑟發抖。

四周所有人看到這一幕,當場傻眼了。

這是怎麼回事?

秦南一聲大喝,這個傢伙居然就真的跪了? 要知道戰神威壓釋放出來,連龍虎妖宗當初都被嚇住,更何況這名老者只有區區先天境界。

若不是秦南收斂了大部分威能,這名老者恐怕會被當場靈魂中創,嚇成獃痴。

「你……你怎麼能這樣,還不快站起來!」

另外九名老者,在起初驚愕之後,立刻急聲道。

因為在秦南的控制之下,可以操控施壓的對象和範圍,戰神威壓可以只對著老者一個人釋放,其他人根本察覺不到絲毫。

「怎麼,你們也想來對付我?」秦南冷冷的掃了這幾人一眼。

這九名老者頓時嚇的魂飛魄散,連連搖頭,不管秦南施展了什麼手段,都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他們可不想當眾跪下,這簡直太丟人了。

「好了,把你們幕後指使給我叫出來,對付你們我沒什麼興趣。」秦南淡淡道。

「我們……我們沒有什麼幕後指使……」

這九名老者硬著頭皮說道,無論如何,都不能暴露出來,不然,他們將面臨更嚴重的處罰。

只是他們話音剛落,一道大笑聲,突然響起:「哈哈哈,實在是有意思,我們鼎鼎大名的天才秦南,居然在這小小的售寶堂內欺負一些老人!」

全場眾人,立刻扭頭看去。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只見一名身材發福的胖子,眯著一雙眼睛,腰間掛著一條金鏈,跨步而來,身後還跟著足足九位修為達到了先天六重的內院弟子,氣勢如虹,所過之處,人群都是下意識的讓開道路。

頓時吸引了整個異寶殿第二層內的所有弟子。

「那不是秦南嗎?」

「我靠,這是什麼情況,這不是周陽嗎?」

「有好戲看了!」

「……」

整個異寶殿第二層的氣氛,變得無比火熱。

秦南的大名,自然不用多說,這個周陽也是人盡皆知,乃是內院中排名前十的超級天才,也是君盟內的成員。

秦南臉色淡然,他只是掃了周陽一眼,就知道對方的修為,達到了先天境七重,武魂乃是黃級十品的存在,身上還有著三件靈器,甚至,還有不少專門用來禍害女人的邪葯,要知道這種邪葯所散發出來的氣場與一般的丹藥有著大大的不同,秦南立刻發覺了。

並不是秦南自傲,面對周陽這種齷齪角色,他根本沒有興趣。

「看來是你是受到了歐陽君的指使是吧?」秦南眼皮不抬,道:「現在給你一個機會,速速滾開,否則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狂!

囂張!

全場弟子無不倒吸了口氣,秦南就是秦南啊,事到如今,依然囂張,無法無天。

「好一個不客氣!」

周陽臉色瞬時一冷,道:「你秦南除了一張嘴皮子厲害以外,還有什麼本事?主動約戰冷鋒師兄,結果怕死,主動逃跑,這樣的事情還要我拿出來說嗎?我懶得跟你這種懦夫廢話,現在給你……」

若是往常,面對秦南,他可能不會這般態度,畢竟他也不是蠢人。

可是如今,局勢早已不同,秦南已經不足為懼!

因為這一點,周陽在接到歐陽君的命令之後,毫不遲疑的答應下來,隨後高調出場,將全場目光都吸引而來,下一步則是要讓秦南顏面大失。

只是他的話還未說完,秦南直接擺手打斷了他,語氣冷漠,道:「周陽是吧?你知不知道,我這個人有個原則,我的敵人,與我說話,必須跪著。

所以,你們就跪著說話吧。」

這一刻,所有人呆住了。

跪著說話?

秦南竟然讓周陽等人跪著說話?

這……這……這是何等的囂張!

「哈哈哈哈!」

豈料道周陽突然發出了大笑,只不過他是怒極反笑,道:「好一個秦南,竟然敢公然羞辱君盟成員!按照君盟的規則,應該當場斬殺!念在你是太上長老之徒,黃級十品武魂的超級天才,就饒你一命,將你打成殘廢!」

「動手!」

周陽怒喝一聲,他的氣勢率先爆發,碩大的身子,變的靈活威猛。

他身後的那九位弟子,都是齊齊獰笑一聲,或是真氣涌動,展現殺招,或是祭出靈器。

霎時間,罡風涌動,靈光閃耀,一道道殺招,鋪天蓋地,朝著秦南落下。

全場弟子呼吸一窒,雙目死死的盯著這一幕,根本不願意錯過絲毫。

這種事情,可是難得一見。

「奇怪,奇怪,這君盟為何如此囂張,竟然敢直接對我動手!」

秦南暗道一聲,面對著眾人的攻擊,他身形一動不動,只是忽而開口:「你們如此不識時務,那我只好親自動手,跪下!」

他的左瞳頓時光芒大作,一股滔天威壓,洶湧而去,直接打入周陽等人的靈魂。

啊!啊!啊!

現場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原本殺氣騰騰的周陽和另外九名弟子,身形在秦南一丈之外,突然戛然而止,發出了一道道的慘叫聲,所有人齊齊瑟瑟發抖,滿臉恐懼。

只聽一片噗通聲,周陽以及九名弟子,全部跪下。

嗡!

全場弟子看到這一幕,腦袋轟隆作響,目瞪口呆,震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單親媽咪試試愛 這是怎麼回事?

周陽他們居然全部都跪下來了?

秦南到底施展了什麼,竟然有著如此恐怖能力?

這一刻,所有人下意識的倒吸了口冷氣,渾身打了一個戰慄。

秦南面無表情,看著跪下來的周陽,淡淡道:「怎麼了?現在知道聽話了?剛才讓你主動跪下來,你不跪,偏偏要逼我。還有,你不是要廢了我嗎?怎麼不動手了?」

周陽以及九名弟子,連牙尖都在打顫,在他們眼中,現在的秦南,猶如惡魔一般,讓他們無比恐懼,恨不得直接逃離!

「怎麼,我問你話,你居然不回答?」

秦南不怒自威,喝出一道炸雷,他的左瞳瞬間鎖定在了周陽身上,所有的威壓,全部都被聚集起來,像是一層層的無形大山,打入周陽的靈魂之中。

啊!

一道凄厲至極的慘叫聲響起。

眾目睽睽之下,周陽恐懼的表情猙獰起來,嘴角溢出了一絲絲的鮮血,模樣凄慘,讓眾人心中無不升起了一股寒氣。

「無趣。」

秦南搖了搖頭,閉上了左眼。

嗡!

周陽以及那九名弟子,大腦彷彿發出了一道悅耳響聲,整個人靈魂歸位,徹底驚醒過來,渾身大汗,無比虛脫,直接癱倒在地面上,毫無剛才的囂張模樣。

他們現在看向秦南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尊鬼神一樣,徹底的怕了。

其他弟子不知道,只有他們最清楚,在剛才那一瞬間,那種巨大的壓迫感,給他們帶來的恐懼之感,完全無法用言語形容。

秦南扭過頭去,不再看他們一眼,只是對著那九名老者道:「把這些東西都賣了是,實事求是,給我十萬顆武王丹就好。」

「是是是……」

那九名老者早就被剛才的那一幕,嚇的魂飛魄散,哪裡還敢拒絕,連忙去取丹藥。

就在此時,一道驚天喝聲,驟然響起。

「大膽!」

伴隨著喝聲,一股王者威壓,洶湧四方,來人赫然是一尊武王強者! 「張殿主,居然是張殿主!」

「嘶,他可是九大副殿主之首,異寶殿未來的殿主!」

「他怎麼來了?難道就是他在對付秦南嗎?」

「……」

全場弟子,在起初的震撼之後,無不騷動。

秦南目光看了過去。

這名張副殿主乃是一名中年人,長著國字臉,頗為威嚴,一身修為,更是達到了武王境七重的地步,就連他每走一步,都會有種無形大勢爆發,讓人心生驚雷。

張副殿主此時臉色難看。

他今天接到了歐陽君的傳音,思索再三,礙於自己的身份不好出面,便親自下令,讓門下執事,對付秦南。

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秦南,竟然如此無法無天,切不知施展了什麼詭術,讓功勞殿,顏面盡失。

張副殿主腳步一頓,掃了一眼齊齊下跪的周陽等人,頓時看出了裡面的玄妙,大喝一聲:「還不起來?」

他這一聲大喝,動用了一門古老的秘法,名為『純音術』,施展此術,他的每一句話,都能具備驚醒心神,震去心魔的威能。

在張副殿主看來,周陽等人下跪,想必是秦南施展了某種亂心之法。

然而,周陽和另外九名弟子,依然死死跪在地面,身形瑟瑟發抖,滿臉恐懼,根本沒有被這一聲大喝,喚醒心神。

秦南淡淡一笑,道:「張殿主是吧?看來你不知道,他們是自己主動跪下的,無論你怎麼叫他們,他們都不願意起來的。」

張副殿主臉色瞬時一變,難看之極。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