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秋長生依然輕嘆道:「這是我占卜用的靈龜殼,結果去用在這種地方這種人身上……哎,實在是太浪費了。」

柳夕假裝沒聽到他的聲音,抓住那個小小的金龜殼子,「啪」的一聲拍到李明勇額頭上。 李明勇想象中如石頭般狠狠的咋進海水中的情景出現了,海水冰涼刺骨,濺進嘴裡的海水帶著特有咸腥味,提醒他曾經那些不太美好的記憶。

但他想象中的劇痛和窒息卻並沒有出現,相反,他莫名的覺得海水很舒服,身體很堅硬,彷彿一枚鐵球落入厚厚的棉花之中。

這感覺不對呀!

李明勇心下有些驚恐,暗想莫非老子得了什麼見鬼的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以至於對犯罪者產生了畸形的感情?特么的……老子內心這麼變、態的嗎?

不不不,哥們兒我是鋼鐵直男,是鐵血真漢子,怎麼可能得這些奇奇怪怪的騷毛病?

錯覺,一定是錯覺!

李明勇嚇的連忙睜開了眼睛,兩隻眼睛冰涼冰涼的,彷彿泡在水裡一樣,非常舒服。

然後,他看到了一副既熟悉又陌生的場景。

說熟悉,是因為他曾經在大海中漂流了差不多兩個月的時間,中途無數次潛入海水中,見識了無數次海水中的奇幻景緻。

說陌生,是因為他在海水裡,視野第一次看的這麼清晰這麼寬廣這麼愜意。彷彿在水裡,他的視野才是最正常的,而不是在陸地上。

他動了動手腳,很快就發現了一件讓他無法接受的事情——他居然變成了一隻淡黃色的巨大海龜!

李明勇嚇壞了,張開嘴大叫,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從嘴裡吐出一長傳泡泡。

他越發著急,於是用力用四肢胡亂拍打著周圍的海水。他的身形在海里卻靈活了不少,感覺周圍的水從四面八方托著他,讓他真正有種如魚得水般的暢快感。

李明勇只覺腦袋上被人拍了一下,轉過頭一看,是那個很兇的少女。

「你在玩什麼?玩泡泡嗎?這麼大個人了,能不能穩重一點?」兇惡少女憤憤的說道。

李明勇能夠清楚的看到她眼裡的嫌棄,似乎自己的表現丟了她的人。

真是一個神經病啊,老子幹什麼跟她有什麼關係,變異人就可以看不起普通人嗎?

李明勇朝她全身看了一眼,見她身上的衣服已經全部濕透了,緊緊的貼在皮膚上。幸好這個季節還不算熱,柳夕穿著長袖體恤和黑色外套,搭配了一條淺藍色牛仔褲,沒有走光的危險。

不過到底是衣服緊貼著皮膚,還是暴露了某些不太豐滿的部位。

李明勇看了一眼就撇過頭,一覽無遺的平原,完全沒什麼看頭。

難怪這女人這麼凶,真應了那句老話,怎麼說來著——「嘿,窮胸極惡!」

李明勇這麼想的,於是也在嘴裡這麼念叨了出來。反正他又說不出話來,誰能看出嘴裡吐出的一串泡泡代表什麼意思嗎?

修仙兵王在都市 但他萬萬沒想到,這句話竟然奇迹般的說了出來!

不再是冒泡泡,而是千真萬確的從龜唇里吐出了聲音。

天啦嚕!額了個神吶!

老天爺,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對我?

你為什麼對我這麼殘忍,為什麼,為什麼你說呀!

李明勇內心瘋狂的吐槽,哀嘆自己悲劇般的命運,死活都不敢扭頭去看柳夕那張鐵青的臉。

柳夕用力的壓抑著怒火,才能勉強克制自己不將面前這個巨大的海龜腦袋砸碎。她重重的踩了踩腳下厚實烏龜殼,怒道:「磨磨蹭蹭幹什麼,給我往海底潛,不到海底不許停!」

李明勇連自己怎麼變成一隻海龜這麼恐怖的事情都暫時忘了,非常熟練的接受了自己海龜的設定,使出吃奶的力氣,用力划動四肢,飛快的往海底鑽去。

秋長生和柳夕盤坐在烏龜殼上,任由李明勇這隻新出土的海龜帶著他們往海底游去。

下潛到500米到600米時,有一隻巨大的藍鯨慢慢悠悠的在前方游過,甚至還漫不經心的看了他們一眼。

下潛到1000米時,海底已經是一片黑暗,看不到一點光芒,手電筒已經沒有用處了。海底厚重的黑暗,手電筒的光芒根本無法穿透。

然而奇怪的是,李明勇變成的海龜絲毫不受黑暗的影響,兩顆綠豆大的眼睛能夠清晰的看清楚海底的一草一木。他也感受不到絲毫海底的水壓,整個人彷彿小鹿置身於森林一般自由自在。

李明勇尚且如此,柳夕和秋長生更是不受海底黑暗和水壓的影響。

秋長生閉著眼睛,盤膝坐在龜殼上,嘴唇一直輕微的顫動,放在胸前的兩手不斷變換著手訣。

白色的襯衣緊緊的貼在他的身上,透過濕透的衣衫,能夠看見他白皙的皮膚和勻稱的肌肉。長長的睫毛如同濕透的黑色毛刷,黑而濕潤,彷彿初生小鹿的眼帘。

數不清的細小水痕沿著秋長生為圓心,向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又有更多的細小水痕,從上下四方涌回了秋長生的身體。

柳夕雙腳的腳尖踩在龜殼上,站立在秋長生約莫二十厘米的地方。

在這個位置,柳夕嬌小的身軀正好可以完完全全的護住盤旋而坐的秋長生,任何東西想要攻擊秋長生,都必須先通過柳夕的阻攔。

不過一路下潛而來,儘管此處海域其他大型海洋生物經常出現,例如鯨魚、大斑鯨鯊和加拉帕戈斯鯊魚等等,但兩人一龜並沒有受到什麼海洋生物的攻擊。

因為在更遠的海水中,有一隻半黑半白的小奶牛貓,正在圍著兩人一龜快速的轉著圈子。在這個方圓五百米的保護圈內,任何大型海洋生物靠近都被墨允一爪抓死或者咬死。而那些普通的海洋生物,則根本就不敢靠近一看就很不好惹的大海龜。

突然,海水劇烈的翻騰起來,兩人一龜眼前突然黑了下來。

在海底1300米,本來就沒有任何光線,被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籠罩。但兩人一龜不會受到海底黑暗的影響,突如其來的黑,是他們受到了海底生物的攻擊。

巨型魷魚,又名大王烏賊。

柳夕的神識一瞬間就查探到了兇手,性情最兇猛的海洋生物之一,能夠與抹香鯨搏鬥的存在。

大海龜嘴裡發出驚顫的叫聲:「啊,怎麼回事?我怎麼看不見了,我是不是瞎了?」

柳夕抬腳在龜殼上跺了跺,隨口說道:「沒事,就一團墨汁而已,你再往下潛一些就是了。」

「哦。」

李明勇本來提心弔膽的心情,卻不知為何,聽到柳夕輕描淡寫的話后,奇迹般的恢復了平靜。彷彿柳夕說出來的話就是真理,他無條件的相信。

他心裡頓時有些驚悸,想不通自己怎麼會如此毫無條件的相信一個剛見面不久的女孩兒。更讓他難以接受的是,這個女孩兒貌似並不友好,非常的凶!

但不知道為什麼,就算他現在已經意識到如此信任背上的女孩兒很不合理,但該死的是,他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在相信著她。

真特么的見鬼了!

李明勇只能將這一切歸納為靈異事件,否則無法解釋。

秋長生也沒有動,剛才突然的混亂情況下,他的身形卻沒有絲毫的移動。

不是他沒有警覺性,而是他信任柳夕,知道柳夕會替他阻攔一切攻擊,不會讓他受到一點傷害。

被大王烏賊吐出來的墨汁污染了水域中,突然伸出三支肥厚粗短且強壯的觸手。觸手上面布滿了大大小小紫黑色的吸盤,最大的如同籃球大小,最小的也有普通的飯碗大小。

美味滿堂:我在古代賣海鮮 柳夕霍然轉頭,雙眼怒瞪向隱藏在黑墨水域中的大王烏賊,厲聲呵斥道:「滾!」

「轟」的一聲,四周的海水劇烈的翻騰起來,被污染的海水迅速被柳夕吐出的音浪推了出去,轉瞬間就被無窮無盡的海水稀釋凈化,露出長約十五六米的紫黑色大王烏賊。

此時的海中霸主,被柳夕一個字的怒吼震破兩隻眼球,血跡蔓延進海水,吸引了一群銀白色如同手指大小的飛魚過來。

銀白色的小飛魚的嘴很大,幾乎佔據了整個頭部的三分之二,它們的嘴裡張著密密麻麻的尖刺,一看就不是什麼善類。

只見這群銀白色小飛魚兇猛的撲上瞎眼的大王烏賊,張嘴就咬下一口肉,然後迅速游開,給後面的同伴讓出位置。

大王烏賊瘋狂的掙扎和逃跑,觸手胡亂的在周圍拍打,拍死了數不清的銀白色小飛魚。但小飛魚的數量實在太多,體型太小速度太快,你一口我一口,很快整個海水都被侵染成了紅色。

大王烏賊掙扎的動作越來越慢,終於浮在海水中一動不動,又在短短兩分鐘內被數不清的銀白色小飛魚撕咬一空。

遠處的海水中,除了仍然還沒有散去了血腥味,再也找不到那隻不知道在海底生活了多少年的大王烏賊的痕迹。

李明勇看的心驚膽戰,瞄到那群吃飽喝足的銀色小飛魚聚眾游開之後,這才稍微放鬆下來。

剛才他真怕那群小東西沒有吃飽,轉過頭來找他這隻大烏龜的麻煩,也不知道自己身上龜殼能不能擋的住那群小東西鋒利的牙齒。

「那是什麼?」他心有餘悸的問道。

柳夕回道:「魔鬼魚,深海食肉魚的一種,聚眾出沒,咬合力強勁。如果數量足夠的話,海洋中任何生物都不是它們的對手。」

她又笑道:「如果不是那隻大烏賊受了傷,它們也不敢去攻擊大烏賊。可惜,那隻大烏賊偏偏眼瞎,跑來惹我們,也算它自找死路。」

李明勇聽到她殺氣騰騰的話語,立馬往殼子里縮了縮頭,不敢說話了。

李明勇沒有再說話,柳夕也不會主動開口。只是偶爾出聲,指示李明勇調整下潛的方向。

如此下潛到4300米時,李明勇眼裡看到一些奇奇怪怪彷彿外星生物般的魚類。這些魚長著灰藍色的突出來的眼珠,背上骨刺林立,嘴裡獠牙滿目,看上去無比詭異且兇狠。

正當李明勇納悶這些是什麼魚時,耳邊傳來柳夕的聲音:「這些是南極魚、琵琶魚和蝰蛇魚,深海僅有的幾種生物之一。別看它們長得這麼奇怪,能在水壓1000倍的海域生活,它們的生命力超過了任何動物。」

水壓1000倍是什麼概念?

大王烏賊瘋狂的掙扎和逃跑,觸手胡亂的在周圍拍打,拍死了數不清的銀白色小飛魚。但小飛魚的數量實在太多,體型太小速度太快,你一口我一口,很快整個海水都被侵染成了紅色。

大王烏賊掙扎的動作越來越慢,終於浮在海水中一動不動,又在短短兩分鐘內被數不清的銀白色小飛魚撕咬一空。

遠處的海水中,除了仍然還沒有散去了血腥味,再也找不到那隻不知道在海底生活了多少年的大王烏賊的痕迹。

李明勇看的心驚膽戰,瞄到那群吃飽喝足的銀色小飛魚聚眾游開之後,這才稍微放鬆下來。

剛才他真怕那群小東西沒有吃飽,轉過頭來找他這隻大烏龜的麻煩,也不知道自己身上龜殼能不能擋的住那群小東西鋒利的牙齒。

「那是什麼?」他心有餘悸的問道。

柳夕回道:「魔鬼魚,深海食肉魚的一種,聚眾出沒,咬合力強勁。如果數量足夠的話,海洋中任何生物都不是它們的對手。」

她又笑道:「如果不是那隻大烏賊受了傷,它們也不敢去攻擊大烏賊。可惜,那隻大烏賊偏偏眼瞎,跑來惹我們,也算它自找死路。」

李明勇聽到她殺氣騰騰的話語,立馬往殼子里縮了縮頭,不敢說話了。

李明勇沒有再說話,柳夕也不會主動開口。只是偶爾出聲,指示李明勇調整下潛的方向。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如此下潛到4300米時,李明勇眼裡看到一些奇奇怪怪彷彿外星生物般的魚類。這些魚長著灰藍色的突出來的眼珠,背上骨刺林立,嘴裡獠牙滿目,看上去無比詭異且兇狠。

正當李明勇納悶這些是什麼魚時,耳邊傳來柳夕的聲音:「這些是南極魚、琵琶魚和蝰蛇魚,深海僅有的幾種生物之一。別看它們長得這麼奇怪,能在水壓1000倍的海域生活,它們的生命力超過了任何動物。」 過了一會兒,秋長生輕吐出一口氣,嘆息道:「原來如此。」

柳夕好奇道:「怎麼?真是千機門前輩留下來的手段?知道是誰嗎?」

秋長生緩緩的點點頭,頓了一下,轉過頭看著柳夕的眼睛,眼神認真:「知道。」

柳夕愣了一下,她就那麼隨口一問,有些不明白秋長生何以如此鄭重其事的回答。

秋長生輕聲吟道:「逍遙天地客,萬古一書生。」

柳夕聞言臉色一變,震驚無比的看向秋長生,語氣里滿滿的都是懷疑:「逍遙書生……你不是開玩笑吧?」

秋長生眼波淡淡,在她臉上流轉了一下,沒有回答。

柳夕猶自不敢相信,嘴裡喃喃的說道:「逍遙書生,怎麼可能是他?他那樣的身份,為什麼也會到末法世界來?」

逍遙書生這個名字在修道世界,是一個神話,是一個傳奇。

修道世界每隔幾百上千年,總會出現一兩遠超平輩眾人的天才,這並不稀奇。

然而,一個人的生平事迹被稱之為神話和傳奇,那就不是天才兩個字就能做到。百萬普通人中才能產生一個天才,同樣,百萬天才之中才能產生一個傳奇或者神話。

或許有人會說,傳奇和神話中的主人翁就一定是天才嗎?就不允許普羅大眾經過努力成為人人尊重的大佬?就不許一介廢物經受磨難之後浪子回頭,然後幸運的碰到了天大的機緣,從而變成了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會有這些疑問的人,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努力和幸運,原本就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天賦。擁有努力和幸運天賦的人,才是天才中的天才。

如果不信,你可以努力一下試試?或者,你幸運一下試試?

逍遙書生就是一個擁有努力和幸運兩大天賦的天才兒童,他的傳奇故事比天上的星星還多,根本說不完。隨便挑出一兩件不起眼的小事,放在別人身上,就是驚天動地足以吹噓一輩子的大事。

當然,提到逍遙書生的傳奇經歷,就不得不提逍遙書生最為人詬病的污點。

說是污點,其實原本要算不得是逍遙書生的錯,只是人言可畏,再加上事實如此,就連逍遙書生也是無話可說。

這個污點,叫做滅門體質。簡單的說,逍遙書生走到哪兒,就滅門到哪。前半生是他被人滅門,後半生是他去滅人家滿門。

逍遙書生出生在大瀝王國,原本是一名富家子,無憂無慮的過了十三年的富貴少爺的日子。誰知就在十三歲生日時,一批蒙面強盜闖入了他家裡,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臨到最後,那群黑衣蒙面強大殺完了所有人,一把火點燃了宅子。

逍遙書生被他爹藏在花園假山中的空閣里才逃過了這一場殺劫,親眼目睹了全程慘案的他嚇傻了,足足在假山上中待了三天三夜,沒有變幻一下身體姿勢,更沒有發出一點聲音。

如果不是一位小宗門下山歷練的修士路過,神識感應到灰燼廢墟中有微弱的生命氣息,好奇之下尋到了藏在假山中的逍遙書生,以後修道世界就會少一為傳奇人士了。

那名小修士自稱阿布,用的法器是一把似刀又似劍的武器,不知道該稱他是刀修還是劍修。

我的絕美冷艷總裁 阿布帶著逍遙書生遊走江湖紅塵,路上閑著無聊就隨口傳他一些粗淺入門的吐納口訣。本意是為了讓逍遙書生修鍊之後能夠強身健體,不至於像個病嬌似的走兩步就喘氣。

誰知逍遙書生只聽了阿布講述了一遍就立刻記住了,然後盤膝打坐,嘗試著以阿布傳授的彷彿呼吸吐納,片刻后,竟然吸引了周圍靈氣紛紛湧來。

阿布看的目瞪口呆,幾乎已經傻掉了。

又過了一會兒,越來越多的天地靈氣瘋狂湧來,竟然在附近形成了靈力潮汐。洶湧澎湃的靈力潮汐如浪潮般劇烈的沖向逍遙書生,逍遙書生臉色先是雪白,轉瞬間變成潮紅,隨後鐵青,「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阿布這才驚醒過來,抽出那把似刀似劍的兵器,朝著空中用力一揮,將靈力潮汐徹底擊碎。他衝過去抱住逍遙書生,身上的靈力護盾擋住周圍不斷爆炸的天地靈氣。

阿布看著在懷裡昏迷的逍遙書生竊喜不已,嘿,撿到寶了,竟然是一個千年難得一見的修道苗子。這樣的絕世寶玉,就算在超品宗門也極為少見,更別說阿布所在的不入流的小宗門?

阿布的宗門名為吳鉤門,門裡的修士用的法器都是一種似刀又似劍的兵器,據說名為吳鉤。

吳鉤門是修道世界里千千萬萬個不入流的小宗門之一,掌門是築基初期的修為,太上長老則是築基中期修為,門人三百七,其中大部分修為都在練氣初期和練氣中期之間,唯有十七個內門弟子的修為達到了練氣後期。

阿布就是十七名內門弟子之一,而且是吳鉤門除去掌門和太上長老之外修為最高的門人。阿布現在已經是鍊氣期九層,之所以會下山遊歷,目的就是為了體悟紅塵拓實心境,做好晉級築基期的準備。

誰知他這一趟下山,竟然碰到了逍遙書生這名天才中的天才。既然如此,阿布哪裡還管什麼鍛煉心境,抱著逍遙書生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山門,交給了太上長老。

吳鉤門的掌門和太上長老深知吳鉤門廟小,容不下逍遙書生這類天才。但又實在捨不得放逍遙書生離開,如果逍遙書生入了吳鉤門,別的不說,至少能帶領吳鉤門成為修道世界的二三流宗門。

太上長老不惜損傷自己的修為,用靈力替逍遙書生疏通了因為靈力潮汐損毀的經脈和內府,等逍遙書生醒過來后,太上長老和掌門也不隱瞞他,將所有的選擇都交到逍遙書生手裡。

逍遙書生只是木然一笑,說道:「留在這裡,挺好的。」

此後,逍遙書生成為了太上長老的關門弟子,輩分與掌門同輩。吳鉤門門人見了他,誰都要尊稱一聲小師叔。

除了阿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