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石蠻喊了一聲見沒人回應,便轉身看向大牛。

「嘶」這一看直接讓他倒吸冷氣。

只見大牛滿眼冒光的看着飛奔而來的女子,一臉的傻笑,就差流哈達了。

如此憨厚的大牛也花痴了

石蠻無語的搖了搖頭,此女子長的很壯,說丑也不醜,但跟美不搭邊,可其狂放不羈的性格,石蠻實在不敢恭維。

「沐沐還是那麼奔放豪邁。」大牛嘖嘖說道,提起手中的紅狐,一副要去迎接的樣子。

沐沐?

石蠻再次倒吸了口冷氣,這就是你們村花,我看是你的村花吧。

不確定的石蠻又看向其他人,發現除了大牛那傻樣,以及一臉冷俊的巴薩,其他人皆是在憋著笑意。

心裏不由鬆了口氣,看來他的價值觀還是對的。

當石蠻注意到冷臉的巴薩嘴角不自覺的抽搐時,不由心疼了巴薩一會。

「我去。」石蠻失聲道,被接下來一幕嚇了一跳,只感覺心臟被什麼猛擊了一下。

只見來到不遠處的壯漢女子,突然一個跳躍,飛撲向巴薩。

感受着撲面而來的氣浪,眾人嚇的直接閃躲一旁。

而巴薩則是眉頭一皺,也沒料到沐沐給他來了個這麼大的見面禮,身形一躲來到大牛身邊,拎起大牛就扔向撲過來的沐沐。

「嘿嘿」沒想到大牛一點也不反抗,還露著猥瑣的笑容。

「嗯?」

飛在空中的沐沐見正主不見了,反而是一臉猥瑣的大牛,頓時臉色一冷,一個翻身,同時一腳躥了上去。

「哎呦」

「嗚…」

閉目撞去的大牛,只感覺胸前一痛,直接落地滾了出去,隨後傳來兩聲慘叫。

落地后的沐沐沒管大牛死活,她知道自己那一腳的力道,而是一臉幽怨的看向巴薩。

「巴薩,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會落入本姑娘的手心。」

沐沐見巴薩依舊那副不理不睬的樣子,脾氣立馬就上來了,衝上去就欲理論。

「沐沐,你就不能輕點。」大牛一邊揉着胸口,一邊說着走來。

活像一副受氣的小媳婦。

「笨牛,你要再用這種語氣跟我說話,我今天不把你打的起不了床,我沐沐倒著念。」

沐沐聽到大牛的聲音立馬炸毛,沖着大牛吼道。

倒過來寫還不是沐沐?

石蠻無語的看着這對活寶,感覺這個村子不似鹿村,多了點活氣,除了那個鐵熊,其它還不錯。

說曹操曹操到。

「真熱鬧啊!」石蠻身後突然想起一道粗曠的聲音。

眾人望去,不是一頭金髮的鐵熊又是誰了。

「沐沐和聖女也在啊!」

騎着金牛的鐵熊緩緩走來,望了眼綠衣女子,最後目光落在沐沐身上,語氣欣喜的說道。

「嗯」

沐沐似乎對鐵熊不感冒,隨意的應了聲,便又瞪着看向巴薩。

緩步走來的綠衣女子,笑着點了點頭,來到沐沐身旁,目光便被大牛手中的紅狐吸引了過去。

鐵熊見沐沐不理她,反而看向巴薩,眼中怒意一閃,轉向看向石蠻,目光微閃,露出思索之色。

「沐沐,這是我,哦不,是巴薩大哥和我們捉來給你的。」

大牛見聖女看向他手裏的紅狐,嚇的立馬將其拿到沐沐面前,諂媚的說道。

別看聖女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每次他去找沐沐,都被她捉弄一番,搞的他每次看見聖女心裏就發怵。

要是聖女開口將紅狐要去,到時巴薩也不好開口,那送給沐沐的成人禮泡湯了,巴薩還不把他往死里訓練。

「什麼東西啊!我可不養寵物,拿來吃,還不夠我塞牙縫,我不要。」

沐沐瞄了一眼便移開了,一臉嫌棄的說道,並沒有因為是巴薩送的而收下。

「額」

大牛聞言大急,這可是他們費了老大的力氣才抓住這個小傢伙。

但正主不要了,他也不敢強行讓沐沐收下,一時間他也沒辦法了。

「吃的話確實不夠。」苦惱的大牛,將黑網拎起來,看着瑟瑟發抖紅狐,發現確實不夠塞牙縫的。

身旁的聖女聞言,臉上微露急色,立馬輕碰了下沐沐,後者回頭望了眼聖女。

心領神會的將大牛手中的黑網奪走,邊將網打開邊說道「吃吃,就知道吃,不怕噎著。」

說完不管一臉苦逼的大牛,將紅狐隨手扔給聖女,就欲拉着聖女離開。

就在這時,雕像那走來三個人。

跟在後面的兩個正是馬臉大漢和李果,彼此再擠眉弄眼,一副看誰都不爽的樣子。

而走在前面的是一個比巴薩還高的中年人,身上也是披着不知名的黑色斑紋的獸皮,背着一個比他還大的黑色巨斧。

中年漢子失去了左小臂,但在左臂上綁着一竄鐵鏈,吊著一個狼牙錘掛在左肩上。

如此重的巨斧和琅琊錘一點也沒影響中年漢子,依舊龍行虎步。

很快中年人便來到眾人身前,犀利的眼神掃視了眼眾人,最後落在石蠻身上。

李果和馬臉大漢紛紛跑到自己的隊長身邊。

不管是鐵熊還是巴薩,或是玩世不恭的沐沐,看到中年大漢過來都是一愣,隨之變得恭敬了起來。

所有人見中年大漢望向石蠻,也都將目光落在石蠻身上。

一時間,眾人表情紛紛不一。

鐵熊和馬臉大漢則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巴薩等人知道石蠻的存在,但卻沒料到中年大漢的出現,臉上都是露出擔憂之色。

兩位女子則是神色一驚,之前她們並沒有注意到這位人類。

沐沐望了眼石蠻,便又看向巴薩,似乎在詢問的意思,但後者沒理他。

氣的她只能低聲問著大牛,而一旁的聖女則是為附耳聽着,同時也是好奇的望向石蠻,但目光卻是不解的望向石蠻背後的骨骼上。

一時間眾人現場變得尷尬了起來,作為主人公的石蠻,當所有人望向他時,只感覺一股壓抑感。

尤其是那中年大漢,那剛毅的眼神,看的他渾身不自在,還有股莫名的壓力。

就在這時,沉默不語的巴薩走到了中年大漢面前,單手房胸,一臉恭敬的說道「見過總教頭。」

「總教頭,沒想到驚動了您,這事怪我,怪我。」

巴薩剛想解釋,便被鐵熊打斷了搶先說道。

「村長在忙篝火會和明天的成年禮,所以只能是我這個閑人過來,免得你們再將這村子拆了。」

被稱作總教頭的中年漢子,冷眼掃過兩人說道。

「不敢。」兩人連稱不敢,露出惶恐之色。

「哼,還有你們不敢做的事。」總教頭冷哼道。

顯然兩人之前干過這樣的事。

「說吧!」總教頭說着望向石蠻,當看到石蠻背後的骷髏時,目光一變,隨後又沉寂下來。

「總教頭,這都是我那不長眼的手下惹的禍,誤將人類朋友當成可疑人物,沒在我的批准下,就私自將此事通報給您。」

「不過後來我聽其他手下說,這位朋友可能害怕躲在了獨角狼身上,讓的護衛們起了猜疑,但說道底都是監管不周,讓這位朋友受委屈了。」

「還請總教頭責罰。」

鐵熊說着身子一躬,彎的更低了,嘴角微微勾起。

將責任完全推給了手下。

「哼」巴薩輕哼一聲,就欲開口。

總教頭擺了擺手走向了石蠻,跟本不想聽他們廢話,這兩人的小恩小怨,他知道的清清楚楚,他都懶得管。

巴薩見此眉頭微皺,張了張嘴,但還是忍住了。

大牛等人在總教頭來時,就將頭埋進了胸膛,所以此時更是屁都不敢放一個。

顯然他們,包括馬臉大漢,都是懼怕總教頭。

鐵熊見總教頭走向石蠻,更是得意的望了眼巴薩,見巴薩置若罔聞,無所謂的看向了石蠻。

他的目的不在於石蠻,也不在於能將巴薩怎麼樣,因為這點小事,還不至於,但只要噁心到巴薩,他就開心。

「你姓什麼。」

來到石蠻面前的總教頭,再次看了眼骷髏,語氣盡量平和的問道。

石蠻看着有點奇怪的總教頭,不知怎麼的,他感覺總教頭看他的眼神很奇怪。

總的來說很複雜,渴望中帶着一絲迷茫和不解。

「石蠻」石蠻直接開口說道。

這也沒什麼好隱瞞的,說完便留意著對方的神色變化。

「哦!」總教頭輕聲應道,其瞳孔中震驚一閃而過。

但這一變化恰好被石蠻看見了,其眉頭皺了下,面露沉吟之色,不知在想什麼。

「沐沐跟我回去準備明天的成年禮,其他人去幫忙祭祀活動。」

總教頭莫名問了一句,便不管石蠻,轉身對着沐沐用一副不容置疑的語氣說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