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短暫的寂靜之後,一個身穿白色絲綢,頭戴一頂鴨舌帽的年輕女子站在了我面前。她個子不高,眼睛卻很水靈,非常有靈氣。

五官精緻,容顏嬌媚,讓人看不透她的真實年齡。她的懷裏,正抱着一隻白色的黃皮子,看起來也十分有靈性。

“小道士,你來我這,想打探什麼事情?還有,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

我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黃仙姑,我能找到這裏,那是因爲你我有緣。我長話短說,這裏有沒有其他隱藏的鬼怪?”

“沒有,這地界,只有我黃仙姑在。當然,城北的那個血鬼王,也很厲害。除此之外,沒有其他隱藏的鬼怪!”

“真的沒有了?”我不甘心,繼續問道。

“沒了!小道士,你問這個幹嘛,想找人嗎?”

我搖搖頭,隨即說道:“我就是想知道,有沒有哪個鬼怪十年前殺了一個周莎的女孩?”

“周莎?”黃仙姑頓時一驚,急忙說道:“你來我這,就是爲了找到哪個殺人兇手?”

我點點頭,然後說道:“沒錯,我答應過她,要還她一個公道!”

“公道?哼,小道士,這世間有公道嗎?你堅持的公道,給了你什麼?你的幻像,我也看了,除了痛苦之外,我沒看到別的!”

我不由一怔,感受到黃仙姑情緒的變化,疑惑地問道:“如果黃仙姑知道一些線索,還請告知!”

“小道士,你不用去別的地方找了,那個叫周莎的女孩是我殺的!”黃仙姑冷哼道,淡漠地看着我。

“你殺的?”我大驚不已,追問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她有什麼錯,你要殺了她?”

“哼,本仙姑殺人,不需要理由。小道士,我想殺誰就殺誰,你能管得着嗎?”

我頓時一怒,如果因爲別的理由我,我還能接受。但像她這般枉顧他人性命,肆意亂來的妖怪,我豈能放過?

“黃仙姑,冤有頭,債有主,你將他人性命視爲草芥,已經犯了大忌。如果卻無悔改之意,我留你不得!”

“哼,在妖怪的眼裏,殺人還需要冠冕堂皇的理由嗎?就如同,在人類的眼裏,殘害其他生命,需要理由嗎?”

“你說什麼?”我心裏一驚,明顯感覺到她話裏有話。

然而,她不給我說話的機會,一腳踏出,身影便如鬼魅般朝我飛來。我提劍便擋,可誰知她懷裏的那隻白色黃皮子竟然飛到的頭上。

“噗嗤”一聲,它對我放了一個屁,黃色的氣體瞬間我籠罩,我避之不及,隨即向後倒去。

虛弱敢再次襲來,幻覺再次出現,儘管我極力閉氣,但那一次剎那,我還是中招了。

“黃皮子的屁,威力果然巨大,去他大爺的!”

然而,我正準備揮劍刺向自己,想讓自己清醒過來。可下一秒,我腦袋突然一疼,隨即暈了過去。

“哼,想跟我鬥,你還太嫩!”黃仙姑一聲冷哼,隨即站在我的面前。 “遭天譴?”

黃仙姑冷哼一聲,隨即說道:“小道士,當年我決定製造那場地震的時候,就想到了這點。對我來說,天譴有何懼?”

我暗自皺眉,搞不明白爲何黃仙姑會如此仇恨人類?

“黃仙姑,你這麼做又是何苦呢?你可知道,你殺了那麼多人,身上揹負多少罪孽嗎?”

“小道士,這裏的人,當年大肆殘殺我的族人,我沒有選擇,只有殺了他們才能借我心頭之恨!”

“大肆殘殺你的族人,這是爲何?”我大感意外,還真不清楚她說的這件事。

“小道士,你知道他們爲什麼建造這座黃仙姑廟嗎?”

我搖了搖頭,疑惑地問道:“爲何?”

“那是因爲他們想平息我的怒火,只是,他們想的太簡單了。時至今日,每當我想起自己的家人,我都怒火中燒,恨不得再弄一次天災。”

“黃仙姑,你之前說這裏的人殺死你的族人,是爲什麼?”

“具體情況我也不知道,當時的我正在閉關,因爲修煉到了境界,嘗試突破!可沒想到,等我出關之時,就聽到族人被人類獵殺的事情。”

說到這,我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於是說道:“或許,他們認爲黃皮子是不祥之物,所以纔想着獵殺它們的吧!”

的確,在某段時間內,獵殺黃皮子一度非常盛行。也因此,黃皮子的數量銳減,但真正活得久的黃皮子,是不會輕易死的。

就比如我眼前的這個黃仙姑,以及她懷裏散發着靈氣的白色黃皮子。

“小道士,你不用爲他們辯解!他們可以不分青紅皁白地殺死我的族人,那我沒有理由地殺死人類,又有何不可?說句難聽的話,人的命是命,螞蟻的命就不是命了?自高自大的人類,永遠都不懂得敬畏生命!”

“敬畏生命?”我不由一怔,面對黃仙姑的教訓,我竟然無法辯駁。

不由得,我突然想到了當年草原之行遇到的赤狐。他的家人也被人類給害死,爲了報仇,他誤入歧途,險些釀成大錯。

我看了看黃仙姑,內心糾結不已,隨之說道:“黃仙姑,不管你心裏有多大的怨,多深的恨,一切都已經發生。我已將周莎超度,將她送入輪迴!”

“哼,這一點,你和葉大哥如出一轍,都是十足的爛好人。”黃仙姑微微一笑,似乎想到了葉塵。

“你和葉塵相識,況且我也是陰陽師,所以我不會任你胡作非爲的!”我看了看黃仙姑,嚴肅地說道。

“小道士,你不要擔心,你說的天譴,很快就要來臨!我大劫將至,沒人嫩夠救得了我!”

我臉色一變,急忙問道:“你這是何意,什麼大劫將至?”

“雷劫!我要渡劫成仙,但我心裏清楚,我一定會撐不過去的!”

聽到“雷劫”,我心裏頓時一個咯噔,驀然想起了當初渡劫的趙武靈王和黑鼠王。

他們渡劫成仙,儘管強強聯手,卻依舊沒能成功。如今,黃仙姑也要渡劫,說實話,我覺得她能成功的概率很低。

“黃仙姑,你罪孽太重,根本無法順利度過雷劫。你強行渡劫,無異於自尋死路!”

“我知道,但我有什麼辦法?這是我的劫數,我必須要去面對!”

不知爲何,看到黃仙姑此時的模樣,我竟然有些心疼,不忍心就這麼看着她送死。

“黃仙姑,這次天劫,我來替你擋!”我看着她,淡淡地說。

聞言,黃仙姑立刻一愣,隨即說道:“小道士,你在說什麼呢?你替我擋天劫,你是不是瘋了?”

“如果換作是葉塵,你覺得他會怎麼做?他會讓你死在雷劫之下嗎?或者說,他會讓你充滿罪孽的迎接天劫嗎?”

黃仙姑一愣,默默地沒有說話。

“所以,這次雷劫,我來替你擋!擋不擋得住另說,做不做是我的事!但在此之前,我們要走遍整個城市,爲那些不得安息的靈魂超度!”

“唉,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小道士,如果你真的想這麼做的話,我就你一起吧!”

我點點頭,笑着說道:“黃仙姑,我想問你一件事,你可知道未央界在何處?”

她臉色一變,隨即問道:“你問這個幹什麼?真奇怪,葉塵當年也在尋找未央界,沒想到他的轉世也走上了他的老路!”

“什麼,葉塵也在尋找未央界,這怎麼可能?”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黃仙姑,滿臉的不理解。

“沒錯,他也在找未央界,只不過後來邪神出世,他以身殉道,便沒了下文!”

“那你可知,葉塵的身世?他生前都去過什麼地方?”

黃仙姑搖頭,隨即說道:“小道士,你我今夜相遇在此,不是偶然,而是早已註定的。葉塵讓我轉告你,不要將自己的思維侷限在東大陸,其他的地方也應該去看看。”

“他讓你轉告我?”

“也不是說你,他讓我轉告某一天前來尋找未央界的人!而你,今夜來到了我的面前。”

“這個葉塵,還真是恐怖啊,竟能讓未卜先知,真是太恐怖了。”

“作爲一代神師,能夠做到這些,沒什麼好驚訝的!小道士,這個世界很大,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我暗自點頭,默默將這些話記記在心裏。

葉塵就是五百年前封印邪神魍魎的神師,如此說來,這一世的我,必然也會和魍魎遇到一起。

“唉,真是頭疼啊,未央界的事情就夠頭疼的了,這又多了一個邪神魍魎。話說,邪神魍魎究竟是什麼東西啊?”我心裏非常鬱悶,就連明宗都不清楚邪神魍魎長什麼樣子,不知其來歷。

縱使知道黃仙姑殺了周莎,我卻沒有辦法對她下手。說到底,她也是被仇恨矇蔽了雙眼。

而這份仇恨,正是人類帶給她的。所以,我下不了手。

隨即,我和黃仙姑一起,準備逐一超度這個城市徘徊不去的鬼魂,減輕她身上的罪孽。

“小道士,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我可是隻妖怪啊!”

我衝她一笑,隨即說道:“黃仙姑,我能夠理解你的孤獨和憂傷。你是妖,而現在的我卻非人非妖,連鬼都不是!” 爲鬼魂超度,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況且,我和黃仙姑需要超度的亡魂太多,所以不能着急。

一夜結束,我們才完成少量的工作。

“小道士,按照這個速度進行下去,我們要花很長的時間。”

“我知道,你的天劫什麼時候會到?”

“就這幾天,快到了!不過,我不希望你替我擋天劫,你只是個人,根本無法抵抗天雷的力量!”

黃仙姑看着我,苦笑一聲,似乎早已看透了一切。

“我曾看過別人渡劫,如今有機會,我也親自體驗一下被雷劈的感覺!”

“被雷劈?”黃仙姑驚訝地看着我,笑着說道:“你還真是個怪人,不過,如果你沒有能夠說服我的理由,我不會讓你插手我的天劫。”

“理由嘛,我會慢慢想,而且我相信,你一定會被我說服的!”

黃仙姑不置可否,笑着看了看我。隨着黎明的到來,她回到了廟裏,而我也回到了蘇茉的家。

一進門,我就問道了一股異味。

“唉,幸好我有先見之明,提前在她倆的面前放了垃圾桶。不然的話,她們要是吐在地上或者沙發上,那就太噁心了!”

我立即將垃圾清理乾淨,打開窗戶通風,將所有垃圾統統清理了一遍。

做完這一切,我才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看着呼呼大睡的兩人,無奈一笑。

辛苦了一夜,我很疲憊,就那麼十分隨意地躺在地上,睡了過去,沒有任何防備好好睡了一覺。

等我醒來時,太陽已經升得很高。我揉了揉眼睛,看着空無一物的沙發,立即從地上爬了起來。

“大師,真是辛苦你了,照顧兩個喝醉的女人,真是太不容易了。”蘇茉這吹着頭髮,她看着我,卻突然間愣住了。

“怎麼了,我的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沒什麼,只是陽光照在你滿頭的銀髮時,實在是太帥了。”蘇茉笑了笑,滿臉的震撼。

“說到頭髮,大師,你怎麼留了這麼長?乳溝從背後的看的話,別人會以爲你是女的!”龍小芸從房間走了出來,微微一笑。

我感到有些無奈,稍稍有些猶豫,隨即解釋道:“關於我的頭髮,其實是我中了一個比較厲害的詛咒。雖然我還沒有找到破除的方法,但我在盡力!”

“詛咒?”兩人驚訝不已,異口同聲地說道。

“沒錯,是那個詛咒將我變成現在這個樣子,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帥氣!當然,你們不害怕我,我已經很開心了!”

“害怕?怎麼會,我們爲什麼要害怕你?”龍小芸疑惑地問道,感覺這個問題根本不是問題。

“是啊,雖然你有些古怪,但是個好人。你能將你的祕密說出來,就代表你相信咱倆!”

我微微一笑,然後說道:“這幾天,我會着手超度這裏的亡魂,讓他們得以安息。一旦我結束這個工作,我便會離開這裏!”

“什麼,你就要離開這裏了?”兩人同時看着我,驚訝地問道。 有時候,一旦你能滿足女人的好奇心,那麼你就等死吧!

兩個小時過去,龍小芸和蘇茉的問題一個接一個,而且一個都不重複。我既然答應她倆,那麼只好一一爲她們解答。

於是,我便將我過去幾十年的經歷,都說了出來,雖然不是特別詳細,但她們也都知道我經歷了什麼。

“大師,最後一個問題,你有女朋友嗎?”兩人滿懷期待地看着我,緊緊地盯着我。

我搖了搖頭,然後說道:“不,我沒有女朋友,我有老婆!”

緊接着,我伸手一招,將盛放着雨婷的冰棺從戒指裏召喚了出來。我還在想,她倆什麼時候會問我這個問題呢!

超乎意料的回答和突然出現的冰棺,將兩人嚇得不輕。她們愣愣地看着冰棺裏的雨婷,半天沒有說話。

“她叫雨婷,是我的妻子。雖然還沒正式結婚,但她就是我的妻子,別人無無法替代。”

聽到我的話,兩個人始終保持沉默。半晌,龍小芸輕聲問道:“大師,和我們說說你和這個女孩的故事唄!”

“行,沒問題!”

於是,我就將自己和雨婷之間的故事說了給她們聽,沒有任何隱瞞。

半個小時後,故事講完,龍小芸和蘇茉滿臉悲哀,隨即嘆息道:“雖然她很昏迷不幸,但我覺得她很幸運!”

“是啊,我也覺得她很幸運。如果是我,我也想躺進去!”蘇茉輕嘆道,完全沒在意我古怪的臉色。

“咳咳咳”,我輕咳幾聲,隨即將冰棺收回,然後說道:“好了,你們已經知道了我的一切,還有什麼疑惑嗎?”

龍小芸還想說什麼,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大師,你準備什麼時候離開這裏?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想送送你!”蘇茉看了看我,似乎想要我答應這個請求。

我搖了搖頭,隨即說道:“你們兩個稍稍靠近我,然後看着我的右眼!”

聽到我的要求,兩人疑惑地對視一眼,然後慢慢靠近我,神情專注地看着我。

“對不起,你們還是忘掉這一切吧!”

我輕輕一嘆,此時的我,已經看到了她們的記憶。話音一落,兩人便暈了過去,不省人事。

不得已,我用轉輪眼清除了她們和我之間的回憶。這樣的話,她們就不會記得我,更不會記得我對我的感覺。

“相信我,你們都值得更好的人!”我輕輕一嘆,隨即將兩抱到沙發上。

她們醒來後,腦海中沒有任何關於我的記憶。對於她倆來說,我從未走進過她們的生活。

我像幽靈一樣出現在她們的面前,也將如幽靈一般離她們而去!

這就是我的宿命!

離開蘇茉家,我哪都沒去,直接跑到了黃仙姑廟。 https://ptt9.com/122580/ 此時正值白天,來這裏燒香的人很多。

我處於隱身狀態,因而別人根本看不到我。見我出現,黃仙姑大感意外,疑惑地問道:“小道士,你怎麼跑到這來了?”

“黃仙姑,我說了要替你擋劫,哪能讓你一個人獨處?萬一天劫突然那來臨,而我又不在你身邊,那可咋辦?”

“行吧,你愛幹嘛幹嘛,但如果說不出充分的理由,我不會讓你替我送死!”

黃仙姑轉身離去,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微微一笑,隨即打了個哈欠,無力地說道:“真是困死我了,不行,我得好好睡一覺。這次,總算沒有人打擾我了!”

就這樣,我就藏在黃仙姑廟的一個角落裏睡了起來,一睡就是一天。

等我醒來之時,竟悲哀地發現自己是被餓醒的。而另一邊,黃仙姑和她懷裏的白色黃皮子正在津津有味地享用美食。

我立即起身跑了過去,直接拿起一隻雞腿啃了起來,一點都不顧及自己的形象。或許,我早就沒了形象。

“小道士,今晚我就要渡劫。所以,我不能陪你一起去超度亡魂了!”

我啃雞腿的動作一僵,輕輕點了點頭,沒做多說什麼。

“難道你就沒什麼想說的?這是我的劫數,我不想你插手進來。”黃仙姑語氣沒有絲毫情感波動,淡漠地看着我。

“黃仙姑,你覺得咱倆爲什麼會相遇嗎?”我咬了一口雞肉,輕輕問道。

“應該是緣分使然,不然的話,我也不會在渡劫前夕遇到你,更不會傳達葉塵託我帶給你的話!”

“緣分?”我微微一愣,隨即問道:“那好,你覺得緣分是什麼?”

“緣分是什麼?”黃仙姑一驚,疑惑地看着我:“緣分就是緣分,還能是什麼。 萌妻逆天:狼性總裁吻上癮 如果真要說的話,或許可以理解爲天意!”

“天意?所以說,天意讓你死,你就得死?”我冷笑一聲,反問道。

“小道士,你到底想說什麼?我怎麼感覺你有些不對勁?”

“仙姑,你不是想聽我替你擋劫的理由嘛,那你豎起耳朵,仔細聽好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