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瞬間,剩下的七條路徑都成了諸位刺客大師與哥布林暗殺者們的主場。

而那瑟則被雲瀑拖了回去。

理由很簡單:「那瑟你個暴力型刺客,就會砍人,這種隱蔽的活你瞎摻和什麼!」

那瑟一臉懵逼,自己啥時候成了暴力型刺客了?自己明明有好好潛入啊……

但是他卻忘了,潛入月精靈皇城,最後他是殺出一條血路來的,潛入煙雨植物園,他把那裡所有人都殺了……

根本就是個狂戰士啊……

所以避免破壞計劃,雲瀑只好把他拉回來。

這傢伙殺人雖然會暗殺的方式,但是動靜總是能弄得很大。

簡直就是他們暗影刺客中的毒瘤!

惹不起,惹不起。

小樓。

鬼狐一路狂奔,繞開士兵,費了不小的勁兒,終於回到了小樓。

「你回來啦。」屋外,厄洛斯握著黑色巨鐮,對她笑了笑。

周圍一圈都是士兵的屍體。

那個笑容看起來頗為凶神惡煞,畢竟臉上的血都沒有擦乾淨。

雖然透露著一股清純無邪的味道,但是這個造成的反差還是很具有視覺衝擊力的呀!

簡直可怕啊喂!

「厄洛斯……」鬼狐看得瑟瑟發抖。

「沒什麼,我只是把一些試圖闖入的傢伙幹掉了而已,靈狐她還安安全全的待在屋子裡呢。」厄洛斯說,「那個,你帶手帕了嗎?血沾在臉上很難受呢。」

鬼狐依舊顫抖著手,掏出手帕,遞給厄洛斯。

這姑娘太可怕了。

那個叫做歐米伽的傢伙是怎麼跟她待在一起的?

你上輩子是造了什麼孽呀?難道把整個宇宙都炸了?

鬼狐僵硬兩秒,迅速向厄洛斯解釋一下現在的狀況。

「原來已經暴露了呢……」厄洛斯收起笑容,「那麼,鬼狐,你現在知道該怎麼做嗎?」

「等等,這股女王的氣息是哪裡來的?」鬼狐一愣,回答:「先和歐米伽匯合。」

「看來你是徹底打算加入我們這邊了。」厄洛斯說,「那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吧,靈狐她現在很安全,而且我們已經聯繫了最好的外科醫生,她的腿並不是徹底報廢,只要結合上脊椎,那麼她還是可以走路的。」

「可以治好嗎?」鬼狐一臉驚訝。

「她的腿又還在她身上,那就可以治好呀。」厄洛斯將鬼狐給的手帕疊好,放進口袋,畢竟她臉上都是血,已經把手帕弄髒了,那乾脆就給人家洗乾淨再還回去。

「那你是跟我一起去還是?」厄洛斯問。

「我一個人沒有辦法穿越轉化區的防線。」鬼狐說。

「那就上車。」厄洛斯對一旁的重型機車揚了揚下巴。

「你騎摩托車?」鬼狐問。

說實話,面前的這位姑娘騎重型機車還真格格不入。

「也就這一個的速度還算優良吧,趕緊上車,我們沒多少時間耗。」厄洛斯說,「再不上車我就不管你嘍。」

說完厄洛斯便去開重型機車。

鬼狐趕忙上車。

「我這都是收留了一些什麼房客呀?」鬼狐無語=_=。

敢想要是你的訪客一個是大名鼎鼎的通緝犯,一個是殺人不眨眼、還開急劇反差的重型機車的可愛清純風病嬌……

簡直可怕的不能再可怕了呀!!!!!!!!

不過唯一的好處就是他們都願意幫自己。

不然的話,自己這是造了幾輩子也都數不清的孽呀!

「咻!」

厄洛斯開摩托簡直嚇人!

畢竟你見過摩托車在房頂開的嗎?

要是像那瑟那樣在房頂跑酷倒不說什麼了,但是直接把摩托搬上房頂,這個就過分了吧!

那瑟那個是無後座掛,你這簡直就是鎖血飛天了呀!

「厄洛斯你慢點!」 渣攻想跟我復婚重生 鬼狐坐在後座上喊。

「時間就是金錢!」厄洛斯說,「而且對他們來說,現在時間就是人命呀!」

但是有你這麼開車的嗎?

這可不是過山車啊喂!姐姐!

以為跟著歐米伽那一次從九樓跳下來已經夠驚險了,現在看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

重點是某人居然還要搏鬥!

只見厄洛斯從機車的兩個把手先拔出了一柄劍!

這個不是歐米伽的配劍嗎?

為什麼會插在你摩托的鑰匙的位置啊?

而且這把劍這麼長,你是怎麼用它沒把摩托扎穿的呀?

如果鬼狐現在知道她屁股底下的那個摩托九成都是空的的話,估計會當場吐血身亡吧……

厄洛斯單手把住車把,用中世紀騎士之間的搏鬥方式,迅速將路兩旁的兩個克隆人士兵砍倒。

「你已經知道歐米伽就是那瑟了?」厄洛斯問。

「嗯,我知道,他就是那瑟西斯,不得不說他的偽裝很成功。」 韓少的億萬甜心 鬼狐說,「是冥河告訴我的。」

「明和有沒有告訴你我是誰呢?」厄洛斯略帶挑逗的問。

為什麼對這姑娘……有一種她男女同吃的錯覺?

「你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我對女人沒有興趣哦。」厄洛斯說,「倒是你的這個手法讓人很懷疑呀,別抱那麼緊行嗎?」

「那你倒是開慢點呀。」鬼狐欲哭無淚,「而且你下去怎麼啦?」

「好啦,不就是在房頂上開了個摩托嗎?你至於嗎?」厄洛斯說,「反正就要到了,你再忍一下就好啦。」

前方200米處轉化區陣地。

使用鐵錐進行暗殺果然還是有些力不從心,但是不得不說,這個辦法還是有效的。

畢竟幾位刺客大師和哥布林暗殺者們的技藝都相當精湛,悄無聲息的就已經將路線上剩下的所有喪屍盡數幹掉。

當然這個方法也更慢。

畢竟這個的錯誤率比弓箭還要低。

但是一旦暴露,畢竟是近身戰,因為此幾位大師,都是費了不少的勁去掩蓋掉自己身上的氣味兒。

比如說讓身上渾身是血什麼的。

自然漂亮的白袍自然也就變成了血紅色。

不過好在都幹掉了。

同時,入處也要再次蜂擁上大量的喪屍。

這時候也就是切到三檔的時候了。

一擋放一部分喪屍進來。

二擋關閉一擋的入口,同時進行全場封閉。

三擋關閉二檔的入口,重新打開一檔的入口,同時也打開出口,這個時候也就是那些近身武器的戰士的主場。

畢竟這個時候弓箭弩現在強力也只是掩護道路是並不封閉的。

當切到這個擋時,說明圍牆的承受上限已經達到了。

不能再拖和消耗了。

不然遲早有攻破的風險。 現在就是最後的一搏!

現在就是和喪屍的真正精銳對戰。

畢竟剛剛的喪屍都是徒手戰鬥,現在的喪屍都是拿著武器,木棍石塊菜刀無一不有。

是1.5級的喪屍。

億萬獨寵:boss搶婚成癮 數量不少。

「大概在1000隻左右!」赫爾墨斯喊道,「而且是團隊作戰,能行嗎?」

「應該可以!」那瑟說道,隨即跳下高台。

其他人並不這麼覺得。

他們只有九個人,但是現在要面對的是1000隻喪屍。

他們只有六把槍——愛德華肯威帶了四把燧發手槍,普羅米修斯帶了一把自製的湯姆森衝鋒槍,康納肯威帶了一把燧發手槍,燧發槍上彈慢,並不能持續射擊。

所以這場戰鬥普羅米修斯是主要遠程火力。

「距離二百米!準備!」

所有人都將武器拿了出來。

卡珊德拉拔出了背後背著的斷矛和腰上的短彎刀。

愛德華·肯威抽出兩柄海盜彎刀。

康納·肯威也將印第安戰斧拿了出來。

那瑟默默的將從開膛手傑克那裡搶來的太刀丟給雲瀑。

「用這個,你施展劍技應該會輕鬆一點。」

雲瀑接過太刀,「謝了。」

「想必使用平青眼·無明三段刺會很輕鬆了吧?」那瑟問。

對,當初那瑟施展平青眼·無明三段刺根本就不是他的技能,而是雲瀑的。

因為雲瀑為了給那瑟複製狂化,所以將自己的鏡像給了那瑟。

雲瀑以為那瑟只能夠模仿部分,畢竟他的平青眼·無明三段刺還是有著很大的瑕疵。

但是沒有想到那瑟居然用了。

「你用了?」雲瀑問。

「對,對付一個人是很強力,但是刺擊畢竟沒有砍來的迅猛。」

「而且你的劍技……無論是燕返還是二天一流,為什麼最大捕捉量都只是一人?」那瑟續而問。

「這個我也沒有辦法,畢竟狂化是有上限的,」雲瀑說,「不可能無上限的狂話下去,所以受到武器和身體的限制,這些也最大隻能攻擊到一個人。」

「當然大範圍的劍技也並非沒有,只不過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單人使用而已。」雲瀑說。

「啊?為什麼會沒有辦法單人使用?」那瑟疑問。

「因為前提是黑鐵之軀那個技能呀。」雲瀑說,「所以我一個人是沒有辦法使用的。」

黑鐵之軀嗎?

沒錯,那個技能必須要南芊芊在場。

非常繁瑣的技能。

這同時也非常有效。

畢竟將身體化為無法砍斷的纖維,大大提升了攻擊力和防禦力,而且同時有另一個人觀察著背後,幾乎是可以接近無敵的存在。

天啟四騎士那種無視神性,無視生命的存在,那就根本是脆的一匹。

南芊芊現在在別處執行任務,自然不能來協助雲瀑。

最近隊伍里沒有傷員,那麼南芊芊能去哪?哪裡會需要她?

那瑟哪知道,普羅米修斯可不是一心一意的撲在這屍潮守衛戰之上,他弄出來的動靜可大著呢。

寵妻無度:傅少,輕輕吻! 現在南芊芊正在給靈狐動手術,縫合已經壞死的脊椎。

而鬼狐和和厄洛斯,也將要抵達戰場。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