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睜開眼后,離央起身走出了洞府,來到息元果的藤架下,抬頭看向漫天繁星。

此刻臨近破曉,漫天的繁星開始慢慢淡去,離央就這麼地抬頭看著這難得的景象,不過藤架上卻是不時傳來雜音,卻是青鳥在啄食著靈果。

很快的,當朝陽升起,漫天的繁星徹底地隱去,出乎離央意料的是,根本不用等幾天的時間,離央竟是很快的就收到了宗門的傳訊。

果然,傳訊的內容同白秋說的差不多,要求宗內所有達到練氣五層以上的外門弟子,待星隕秘境開啟,都必須進入其中參加試煉,否則直接逐出青府。

「果真是必須進入星隕秘境歷練,不過具體的歷練內容卻是還要等到秘境開啟之時才能知曉。」

將宗門發來的傳訊看完,離央終於確認了自己進入星隕秘境的事實,不過相對於離央已經有心裡準備外,其他收到傳訊的外門弟子卻是驚詫不已。

這時,離央看完宗門的傳訊內容后,剛要把身份令牌放回,忽的令牌一個震動,卻是又收到了一條傳訊。

「召我過去清天殿!」

將新收到的傳訊看完,離央的眉頭一挑,這條傳訊是清天殿發過來的,要求他速到清天殿,其餘的也沒有多說。

「這個時候清天殿忽然傳喚,可能與星隕秘境有關!」

離央稍一思索,便將身份令牌別回腰間,下意識地祭出元良劍,想御劍過去,不過下一刻卻是想到了什麼,將元良劍收回,出了靈田,展開身形朝著清天殿飛掠而去……

小半柱香的功夫,離央便來到了清天殿前,止住了身形,而與離央同時到達的,還有一名皮膚黝黑,面容普通的高大青年。

兩人相互點頭示意后,便緩步走進了清天殿中。

步入殿中,離央發現白秋已經先一步到了,此刻竟是安靜地站在殿內一側。

見此,離央多少有些錯愕,這可不像白秋的性格,不過下一刻目光看向大殿之上時,發現除了先前的陸均長老之外,還有一名不怒自威的方臉男子在。

只是稍稍與之一個對視,離央便感到一種巨大的壓力撲面而來,呼吸都變得粗重了起來,忙移開了目光。

感受到此人帶來的壓迫感,離央這時也明白了白秋今天怎麼會這麼安靜。

這名神色不怒自威的方臉男子,正是清天峰除陸均外的另一位長老,名龐騰,有著金丹後期的修為。

「你們先在一旁等著!」

龐騰目光一一同離央以及皮膚黝黑的高大青年對視了一眼,發現下站著的兩人在自己漏出的威壓下,只是呼吸有些粗重而已,微微點了點頭道。

聽言,離央二人恭敬的應了一聲,便站到了白秋的旁邊,而這一站過去,白秋就對著離央兩人一個勁地眨眼。

對此,不管是離央還是皮膚黝黑的青年,都是目光平視著前方,沒有要搭理白秋的意思。

之後也就等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又是兩名練氣境的弟子趕來,其中有一人竟還是一名女弟子。

「想必你們也已經收到宗門的傳訊了,此次星隕秘境即將開啟,又恰逢這一屆的外門弟子大比,所以府主將這次的大比,替換做進入秘境的試煉。」

待到最後兩名弟子趕來,龐騰目光掃過下面站著的五人,緩緩開口說道。

「果然!」

聽到龐騰的話后,離央確定了之前自己的猜測。

接著,又聽到龐騰繼續說道:

「鑒於星隕秘境的兇險,而你們五人又是清天峰僅有的五名練氣境弟子,剛好修為又都在練氣五層之上,所以峰主同我等長老決定,給予你們一些助力!」

「竟然有這等好事!」

這話一出,除了最先來到的白秋面色如常外,離央四人心中皆是詫異不已,同時目光也齊齊看向龐騰,想知道能給他們什麼助力。

「陸師兄!」

面對離央幾人略帶著期待的眼神,龐騰側頭對著他旁邊的陸鈞示意了一聲。

之後陸均走上前一步,大手一揮,隨著光芒閃過,五個儲物袋各自飛到了離央五人的身前:

「儲物袋中,有著一些丹藥以及玉符,還有一枚記錄著星隕秘境詳細情況的玉簡,希望這些東西能助你們最後從秘境中出來。」

「領過東西后,你們便各自回去準備吧,等著星隕秘境的開啟!」

龐騰這時也上前一步,對著離央五人開口說道。

看著懸浮在身前的儲物袋,離央五人相視了一眼后,紛紛接過了儲物袋,並齊聲道:

「弟子謝過峰主和兩位長老,定不會令您等失望!」

「嗯!你們這便各自回去吧!」

「弟子告辭!」

離央五人恭敬應了一聲后,皆轉身緩步退出了清天殿。 楊鳴的任務就是找出何家之人失蹤的原因,或者就是在何家堅守到何家的老祖出關為止。不過據合歡宗推測,不管何家老祖衝擊金丹期成功與否,最多六個月後,何家老祖都將會出關,所以,楊鳴的任務期限也就是六個月了。

對這個任務,楊鳴心中是有些不喜的,他更願意抽到一些尋找材料的任務,那樣說不定他當場就可以完成任務,晉陞核心弟子了。

但事已至此,楊鳴也是無奈,他拜別了馬長老后,來到藏書閣,繼續瀏覽起玉簡來,他打算,將藏書閣的玉簡瀏覽完畢再前往何家。

就這樣,又過了五天,楊鳴才將整個藏書閣二樓的玉簡瀏覽了一遍,期間,他讓李滾去了彩雲峰一次,請求夏輕舞幫自己拖住胡大海。但夏輕舞卻回復李滾說三個月後她有一次任務,因此,只能幫楊鳴拖住那胡大海三個月。

三個月其實也足夠了,楊鳴出發前將李滾四人召集到了一起,又給四人分發了一些丹藥和靈石,還將築基丹提前給了李滾三人,囑咐四人好好修鍊。

出了合歡宗,楊鳴徑直朝著秦國西北方向的雲華郡而去,雲華郡有座雲華山,而何家就位於雲華山的山腳之下。

楊鳴駕著飛劍,兩日後便到了雲華山,遠遠的看到一片連綿起伏的建築,猜測應該就是何家了。

來到門樓之下,楊鳴對門童說明了來意,只在外面等了兩刻鐘的功夫,就有一個中年人匆匆趕來,見到楊鳴,便向楊鳴行禮道:「附屬家族族長何烈風,見過上宗師兄。」

楊鳴趕忙還禮道:「何家主不必如此,你我本是一家,況且何家主也是築基修為,怎可如此客氣。」

「應該的,應該的,不知師兄如何稱呼?」何烈風客氣的說道。

「師弟名叫楊鳴,師兄的稱呼,何家主休要再提。」楊鳴也客氣道。

「哈哈,好,那楊師弟裡面請。」何烈風說著就要將楊鳴請進何宅之中。

「好,何師兄先請。」楊鳴順著何烈風說道。

來到何家的會客廳,分賓主坐下后,何烈風這才一臉無奈的對楊鳴說道:「此事想必楊師弟已是知曉了,唉,本來不願為此事勞煩宗門的,奈何老祖閉關,族中築基修士僅我一人,實在對此事無能為力,不瞞楊師弟,至今我連一點頭緒都沒有。」說完還搖了搖頭,一臉痛苦的樣子。

聽他說起正事,楊鳴也坐正了身體,拱手問道:「請何師兄告知我此事詳情。」

「唉,」何烈風嘆了口氣,「此事還要從三個月前說起,起初只是我何家旁系中有三人不見蹤影,尋了數日卻一無所獲,之後在第二個月,又有四人不見了蹤影,我曾組織何家所有修士在附近查探過一遍,但卻還是找不到原因,就在本月初,又有四名何家之人不見了,因此我不敢怠慢,趕忙通知老祖,誰知老祖正在閉關的緊要關頭,遂指示我向主宗求救。」 「也不知道府主是怎麼想的,星隕秘境中,即便是築基境的修為,一個不慎都有極大的可能隕落,更別說練氣境的弟子了。」

看著離央五人的身影走出了清天殿,陸鈞的眉頭一皺,忽然這樣開口說道。

聽到陸鈞的話,龐騰神色不起一絲波瀾,目光依然看向大殿之外,淡淡地開口道:

「府主做這樣的決定想必自有他的道理。」

「唉!我清天峰的弟子一向很少,也不知他們五人還能回來幾個?」

龐騰的性格陸鈞是了解的,聽到他這樣說,也並沒有反駁什麼,而是嘆了一口氣后,走進了清天殿後面的偏殿之中。

「希望……他們到時都能從星隕秘境中出來吧!」

良久,龐騰收回了目光,口中只發出了一聲只有自己聽得到低語……

至於離央五人,出了清天殿後,包括離央自己在內,並沒有跟其他人交流什麼,除了白秋神色如常外,余者皆是神色帶著幾分凝重,朝著各自的洞府飛掠而去。

之所以如此,幾人都是想趕緊回去,查看剛得到的儲物袋中到底有什麼東西,特別是那一枚有著星隕秘境祥況的玉簡。

透過這次清天殿的傳召,以及給予的助力,離央敏銳地感覺到了這星隕秘境的兇險程度要遠超自己的想象。

帶著些許凝重的心情,離央很快就回到了洞府之中,沒有遲疑,立即將剛才得到的儲物袋取出,伴隨著光芒一閃,地上多了一小堆的物品。

離央目光粗略掃過,此刻地上放著的一小堆物品,多是一些玉瓶,其中還有著數枚玉符。

不過離央的目光卻是放在其中的一枚玉簡上,隨即將這枚玉簡挑出,靈識放出,直接就沒入玉簡裡面,查看裡面的信息。

「噝!這星隕秘境竟是如此兇險!」

盞茶功夫后,當離央收回了靈識,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之前離央就從白秋的口中獲知星隕秘境極為兇險,但卻是不知兇險在何處,現今通過手上的玉簡,才知星隕秘境的兇險遠在自己之前的預想之外。

根據玉簡中的信息,星隕秘境最普遍的危險,則是來自秘境中存在著名為星元獸的異獸,而星元獸大致的實力在練氣境與築基境之間。

甚至有可能還有築基境以上實力的星元獸,當然,是否有築基境以上的星元獸,其實也只是一個猜測,但也並不排除沒有這個可能。

因為只有練氣境的修士才能進入秘境,若是真的的碰上築基境以上的星元獸,就只有死路一條,自然也無法帶出星隕秘境中有築基境以上實力星元獸的消息來。

然而這星元獸還只是秘境中最普遍的危險,其它還有諸如倒霉催的被忽然降落的隕石砸死,碰到一些詭異的事物莫名丟了性命。

總之星隕秘境中處處蘊含了生死危機,有時就算再怎麼謹慎,都難保不會稀里糊塗地就丟了性命。

「如此看來,想要最終從星隕秘境中出來,除了自身的實力外,還要有幾分運氣!」

洞府中,在得知了星隕秘境具體存在著的兇險后,離央的神色變換個不停,最後只能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來。

「不過,往往巨大的兇險也都伴隨著巨大的機緣,雖然玉簡中並沒有說明,但從種種跡象表明,星隕秘境中定然也存在著什麼特殊的天材地寶。」

待到消化了玉簡中的信息,離央恢復了冷靜之後,一番細想之後,這星隕秘境僅是開啟前的異象便如此驚人,再加上如青府這樣強大的宗門也這般上心,不難猜測出星隕秘境中有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對星隕秘境中的狀況有所了解后,離央將目光放到了地上的其它東西,開始查看清天峰到底給了自己什麼助力。

「一瓶雪殤丹,三瓶回靈丹,兩瓶碧羅丹以及三枚封印著築基境一擊的玉符!」

一番查看后,離央的臉上出現了動容之色,或許這些丹藥玉符對金丹境的峰主或是長老而言沒什麼,但也不是如今離央的身家所能買得起的,特別是三枚玉符。

說實話,自從進了青府,離央也只是完成了三個例行任務而已,並沒有做出多大的貢獻,就更別說對清天峰的貢獻了。

自然的,從心底里,離央也並沒有生出歸屬感,但如今,離央卻是在清天峰上再次感受到,同在村子里時的被關心的感覺,生出了少許的歸屬感來。

默默地將地上的丹藥玉符收起來后,離央就進入了修鍊的狀態中,畢竟多一點實力,到時進入星隕秘境也能多一分自保之力。

……

日升月落,起初的頭幾天,所有人都對晚上的漫天繁星充滿了興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且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后,興趣也隨之淡去,該生活的照常生活,該修練的照常修鍊。

又是大半個月後,正閉目修鍊中的離央,忽然感到周圍的天地靈氣出現了異常的波動,旋即從修鍊中醒了過來。

「這靈氣忽然出現異常波動,難不成是……」

此刻距離異象已經過去了大半個月,而星隕秘境還遲遲沒有開啟,這靈氣的忽然異動,令離央很快就聯想到了這上面來。

目中沉吟之色閃過後,離央從地上起身,出了洞府的大門。

「啾啾!」

最近一直喜歡呆在息元果藤架上的青鳥,此刻一看到離央出來,就用翅膀指著東南方向一陣鳴叫。

離央目光順著青鳥翅膀所指看過去,發現東南方的半空中,此刻出現了一個朦朧的光圈,而周圍的天地靈氣紛紛朝著朦朧光圈匯涌而去。

相同的一幕,此刻發生在仙極大陸的各個地方,如此明顯的變化,很快就引起了眾多修鍊者的關注。

也就在這時,離央腰間的身份令牌出現了輕微的震動,並且有青色光暈亮起。

「果然,星隕秘境要開啟了!」

看過身份令牌中的傳訊后,離央口中低語了一句。

剛才的傳訊不是別的,正是青府的傳訊,告知秘境即將開啟,令離央等先過去集合。

「懶鳥,雖然危險,但你和小缺這次跟著我也一起進入星隕秘境,先進到太儀鼎中吧!」

目光看向青鳥,離央一陣思索后,決定將它們也一起帶進星隕秘境中,因為秘境開啟的時間有十五年之長,這期間離央擔心若自己不在,它們會遇到無法抵抗的危機,比如譚為柯,他是築基境修為,並不用進入秘境之中。

張誠昂首挺胸的走在前面,猶如閒庭信步,輕鬆愉快。 「啾啾!」

青鳥對著離央叫了一聲后,便主動配合著一道從離央丹田處飛出的混沌光芒,一卷之下,就被帶進了太儀鼎內的空間。

之後,離央目光環視了靈田一遍,再檢查了一遍防禦陣法,補充了一些靈石后,便將陣法全面開啟,隨即向著青庭山飛掠而去…… 楊鳴聞言也是一臉肅然,聽這何烈風所說,一切都太蹊蹺了,好好的人難道竟會在何家突然消失不成,若是對方有這等本事,又何必每次消失的人數就是只有那麼幾人呢,楊鳴想了一陣也想不出什麼,索性對何烈風說道:「此事確是有些蹊蹺,容師弟我在何家周圍查探查探。」

「如此也好,只是師弟不必如此心急,我先為師弟安排接風洗塵,待休息過後明日再查探不遲。」何烈風熱情的說道。

「嗯,好吧。」楊鳴點了點頭,也不多言。

接風后,何烈風安排楊鳴就寢時,還安排了兩名侍女陪同,楊鳴推脫不得只能告訴何烈風,他雖是合歡宗弟子,但並未修行雙修功法,倒是引得何烈風一陣詫異,不過也不再堅持為楊鳴安排侍女了。

第二天,楊鳴拿著何烈風的腰牌,開始獨自在何家四處進行查探,路上走到不論何處只要出示腰牌就可暢通無阻,看來這何烈風也是早就有過吩咐的。

經過足足三天,楊鳴轉遍了何家的各個角落,卻並沒有什麼發現,無奈之下,楊鳴只得安心待在何家為他準備的小院之中,準備見機行事。

又過了半個多月,眼看五月份就要過去,想到何烈風說的每個月初都會發生失蹤事件,楊鳴不禁有些緊迫感。 https://ptt9.com/149466/ 思來想去,楊鳴突然想到還有一個地方是他沒有查探過的,那就是何家老祖閉關的地方。

趁著還有幾天才到六月,楊鳴準備悄悄的去何家老祖閉關之地看看。不知怎的,他心裡對這從未謀面的何家老祖有著一絲懷疑。在心裡溝通了小靈,「小靈,你那裡能不能合成什麼可以收斂氣息的丹藥呢?」

「主人,只要是系統還原過的丹藥,我都會知道它們的配方哦,所以,我這裡有一種斂息丹的配方,服用之後,元嬰以下修士可以在三個時辰內收斂氣息,讓別人無法感應到。」小靈迅速的回答道。

「那就好,幫我合成兩枚斂息丹吧。」楊鳴大喜道。

服下一枚斂息丹,楊鳴悄悄的離開了小院,向著何家老祖的閉關之地行去。

穿過層層建築,楊鳴來到了何宅的最裡面,這裡毗鄰雲華山的山腳,甚至有些建築就是鑿開了山石修建的。楊鳴遠遠的看到這裡似乎是一片樹林,穿過樹林之後,楊鳴才發現何家老祖閉關的地方就在山腳之下的一個碩大的山洞之中。

楊鳴觀察了一番后,慢慢走進了山洞,剛一進入山洞,楊鳴便聞到了一股強烈的血腥味,強忍著心中的不適,楊鳴繼續向裡面摸去,大約一百米后,楊鳴估摸著到了雲華山的中部,才隱隱約約的聽到了有人說話的聲音。

「何振山,本尊的傷勢即將恢復,這個月你務必要多尋一些血食來進獻本尊。」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楊鳴隨即反應過來,這何振山不就是何家老祖的名諱嗎?原來他並沒有閉關修鍊,而是和其他人待在這裡。

「尊者,這三個月我已經為你屠盡了雲華郡邊緣地帶的三個村子,難道還是不夠您恢復傷勢嗎?」這時一個老人的聲音說道,楊鳴猜測他應該就是何振山了。 青庭山半山腰上的一個青石廣場上,此刻正聚集了不少練氣境五層以上的弟子,按照六峰所屬,分成幾個區域聚集著,並且還不停的有其他練氣境五層以上的弟子趕來。

這時,青石廣場外一道身影疾馳而來,在進入廣場中時停下了身形,正是趕來的離央。

站在廣場的邊緣處,離央放眼看去,廣場上已經聚集了不少的人,而這些人卻又是分成五個陣營。

只是一看,離央便想明白了其中緣由,看著五峰陣營,此刻每峰至少都已經聚集了百名以上弟子,並且還不停地有有其他人趕來,反觀自己這邊,離央看了老半天,都沒看到清天峰的人。

「離央,這邊!」

就在離央站在廣場邊緣,四處張望著的時候,耳邊忽然響起了一道熟悉的聲音,循聲看去時,發現在一陣營邊上,白秋正對他招手示意。

見此,離央目光一閃,向著白秋那邊走去。

待走上前去,離央透過白秋邊上這一陣營弟子服飾上的細微不同,知曉了他們是朱丹峰的,而白秋也說過朱丹峰的峰主是他父親,所以白秋會在這裡也並不稀奇。

「那個,咱們清天峰的人實在太少了,有點尷尬,所以來這邊蹭蹭人氣!」

待離央走了過來后,白秋悄悄地對著他出聲道。

對於白秋的話,離央並不意外,因為清天峰包括自己,也只有五名練氣境的弟子,若是單獨站在廣場上,確實是有點微妙。

「白兄,其他三人還沒來嗎?」

離央看了看,發現除了自己和白秋外,並沒有看到當初在清天殿見到過的其他三人。

「還沒呢,我就只看到你過來,所以就出聲喊你,咱們這次低調點!」

白秋目光掃過廣場上的五峰陣營,這樣開口說道。

看著白秋如此模樣,離央只覺得有些好笑,但卻也明白他這次為何會這般,點了點頭。

「小師弟,不替師姐介紹一番這位清天峰的師弟么?」

就在白秋在一邊同離央低聲交談著的時候,忽然有一道聽起來甚是悅耳的聲音在兩人耳中響起。

聞言,離央抬頭看去,發現一雙明眸正饒有興趣地打量著自己。

「顧師姐!」

白秋看著面前一副溫婉動人模樣的師姐,忙出聲叫道,接著就介紹起離央來。

別人或許不知,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這位師姐的脾氣其實可是非常火爆,自己小時候沒少被收拾。

「離央師弟,你是不是煉化了一種靈焰?」

從白秋口中獲知了離央的名字后,顧悠明眸又是上下地打量了離央一陣,才目中帶著笑意問道。

「的確是僥倖煉化了一種靈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