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眾人:「……」

太可氣了!太氣人了!

大長老拍了桌子,二長老踹了凳子,三長老摔了杯子,四長老捏著拳頭……他們都在發泄憋屈的情緒。

而另外一邊的陸細辛,掛了電話,就去吃東西了。

一點生氣或者是緊張的情緒都沒有。

雁過無痕,夜家那些人那些話,無法在她心上留下半點痕迹。

夜家這邊,大長老的怒氣值已經飆到了頂峰,他臉色陰鷙,一字一頓:「去聯繫家主,讓他儘快見沈嘉曜,儘快制裁沈家。」

二長老也同樣氣憤:「我去跟家主說,陸細辛那個臭丫頭實在是太囂張了,這次務必要她吃盡苦頭,讓她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力量。」

夜家這邊行動很快,瞬間就安排下去,然後這些人就安安靜靜等著,等著媒體曝光沈家岌岌可危的新聞。

他們等了一天,終於等到了關於沈家的新聞。

但是內容有些意外。

——《京都言家言先生約見沈嘉曜,並與沈家達成友好合作》

怎麼會這樣?

一排老頭都傻了! 那青袍刺客逃離的時候,陳天龍正在運轉太上經和無影篇療傷。

因為大戰還沒有結束,所以陳天龍時刻保持警惕,防止青袍刺客忽然突襲,死得冤屈。

所以,那名青袍刺客逃走的時候,陳天龍是注意到了的。

這讓他心頭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他天克刺客聯盟,這事兒場間所有人都已知道。

那名青袍刺客逃離之後,肯定要把這件事情彙報給高層。

刺客聯盟作為十三大巔峰勢力之一,怎麼可能允許一個天克刺客聯盟的人存在?

雖然陳天龍現在還很弱小,但以後實力更強、境界更高了,就憑這天克刺客聯盟的能力,就能成為懸在刺客聯盟頭上的一把刀!

刺客聯盟會放過他嗎?

一想到這裡,陳天龍就有些頭疼。

聖殿是天下第一大魔教。

皇甫家族是十三大巔峰勢力之一。

現在敵人名單上又很有可能多一個刺客聯盟,一個天下第一殺手組織……

自己現在還只是圓滿武者,這還要不要人活了?

別說三大勢力一股腦湧上來了,現在只有皇甫家族出手,他就已經受不了了。

而且,皇甫家族出手的僅僅是黃隊。

黃隊,是影子軍團四隊之中,排行最末的存在!

上面還有玄隊、地隊、天隊!

更重要的是,除了只聽皇甫泰斗一個人命令的影子軍團外,皇甫家族還有長老、供奉、護法,以及一些不為人知的底牌……

可是自己有什麼?

圓滿境界?

小叔?

在天堂島的時候,自己可以依賴小叔,但現在不行了啊。

小叔也只是地花境武者而已。

除非這次出關,小叔能夠突破至地花境巔峰,還能保自己一番,但保護作用也是有限的,因為自己的敵人在不斷增強。

至於龍家……

從始至終,龍家站在自己這邊的,就只有倆人,一個龍老爺子,一個龍不染。

龍老爺子是肯定不會為了自己這麼一個小輩出手的。

龍不染呢?

和自己境界一樣,就算幫自己又能起到什麼作用?

龍老爺子好像說龍不染進行家族血脈覺醒試煉去了,但就算龍不染突破,又能突破幾層境界?

至於海東青、十三太保,還要武家、墨家、第五家族等和自己關係還不錯的家族,面對聖殿等三大勢力,更是幫不到什麼忙。

龍組……

龍組倒是有些高手,但大組長神龍見首不見尾,徐閣老始終不出山,景思怡和於猛對自己沒什麼好感,也就歐陽超和秋剛對自己還不錯。

但這還不夠。

先天之上是三花境!

三朵花啊!

人花、地花、天花!

秋剛只是地花境巔峰,小叔突破后也只是地花境巔峰,而聖殿、刺客聯盟、皇甫家族,是肯定擁有天花強者的,這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了。

都說一流勢力的最強者是地花境巔峰武者,那麼看來,所有巔峰勢力,都有天花強者坐鎮!

不由得,陳天龍暗嘆一聲。

自己現在境界太低,幫手太少,接下來的路,還是得靠自己走啊。

多結交一些強大的朋友,是沒有壞處的,起碼他拚命幫了牧萬靈。

牧洪濤被殺是肯定的事實了,只要牧萬靈能夠接管馭獸宗,自己也算是有了一個巔峰勢力當盟友了。

但,這還有些不夠。

現在對於陳天龍而言,十三大巔峰勢力級別的盟友,自然是越多越好。

蘇家……

不由得,陳天龍腦海中浮現出這兩個字。

蘇酥和自己關係不錯,蘇酥身邊那位寧伯,也對自己很有好感。

自己完全可以想辦法和蘇家結盟。

有蘇酥在,再加上自己背靠龍組和龍家,應該不難。

而且無論盲人師父還是小叔,都說蘇酥身上發生了一些和自己有關,但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大事……

至於什麼大事,無論師父和小叔都不願意說。

陳天龍早就想去蘇家拜訪一番,一探究竟了。

看來,等大興安嶺這邊的事情解決,自己得想辦法去一趟蘇家,早日得到一位巔峰勢力級別的盟友,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安全指數也能上升些。

「砰!老賊,你無恥!」

就在陳天龍腦海中思忖良計之際,一道怒喝聲忽然響起!

陳天龍猛地看去,只見開口之人,正是牧洪濤的父親,那位擁有地花境巔峰戰力的馭獸宗大長老!

…… 三天時間轉眼即過。天剛亮,靈寶天尊、道德天尊便往元始天尊這邊來。他們這三天裏聽說玉帝對着那堆奏摺忙個不停,卻還是有一大半沒批。這次他們要聚在一起提前商量如何處置玉帝。而天上的神仙們都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討論今天「三清」會如何處置玉帝。其中一部分是平日裏對玉帝有意見的,想看着玉帝如何被罰、如何丟臉;有一部分是依靠玉帝的,則十分擔心玉帝的處境;還有一部分人只是看好戲的,他們根本就不在乎「三清」會怎麼處罰玉帝;更有一部分人怕被波及,躲得遠遠的。

元始天尊他們在仙府等了半天,連玉帝的影子也沒看到。他們三個心中都冒起一團怒火。當他們將要派人去喚玉帝過來的時候,太上老君突然派仙童過來請三位天尊過去。仙童向元始天尊他們跪安后,說道:「宮主新煉製了一種仙丹。宮主讓小人過來請三位天尊移駕兜率宮,請三位天尊品嘗仙丹。」元始天尊三人聽后,都相互看了一眼,都在思考:「太上老君的新仙丹怎麼剛好在這個時候煉成?」元始天尊揮手讓那仙童退出殿外,然後問其他兩位天尊說道:「兩位師弟覺得如何?」道德天尊說道:「仙丹製成后,要馬上服用,不可放置太久。不如我們就先把玉帝的事情放在一邊,去一趟兜率宮,看太上老君的仙丹藥用如何,再做決定。」靈寶天尊的想法不同,他立馬介面道:「不行,得派人去通知玉帝立刻過來兜率宮。這次決不能放過玉帝,這是難得一次的好時機……」聽完靈寶天尊這話后,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都不說話了,他們也知道這是難得一次對付玉帝的好機會,但是太上老君的仙丹也是對他們有不少的吸引力,他們既不想放過玉帝,也不願錯過仙丹,他們也就默然同意了靈寶天尊的說法。靈寶天尊隨後派人去把玉帝傳喚到兜率宮,他們三人帶着幾位隨身童子讓太上老君的仙童在前方引路,一同往兜率宮來……

在兜率宮門前,太上老君早已領着眾弟子在宮門外站着迎接元始天尊眾人。

太上老君見元始天尊三位領着一大堆人來,不像以往,他立馬上前來行禮:「弟子拜見三位天尊,恭迎三位天尊!」元始天尊說道:「免禮,起來吧。聽說你煉製了新的仙丹,我等是受邀前來。這新的仙丹有何用處?」太上老君說道:「請先到裏面再說。三位天尊裏面請,各位道友裏面請……」太上老君領着眾人進到兜率宮裏面去。太上老君在待客廳中對諸位說道:「請諸位道友在此稍等,我與三位天尊去去就來。」然後他看了一下元始天尊他們。元始天尊說道:「你們就在這裏等著吧,由我們和太上老君進去。」眾仙連忙應道:「遵天尊法旨。」隨後太上老君便領着元始天尊三位進入煉丹室。

只見兜率宮煉丹室的牆壁上鑿滿了一排排密密麻麻的葯龕,每個龕內都有一個葯葫蘆。在煉丹室的中央擺着一個巨大的八卦爐,而在八卦爐的風口處,有一個小道童拿着芭蕉扇在那裏扇着火,隨着芭蕉扇的扇動,八卦爐上也不斷地冒出一股股清煙,眾人從中聞到了醉人的清甜香味。元始天尊三人在這股清香中感覺神清氣爽,就連對玉帝的憤怒也消除了。

太上老君親自伺候三位天尊入座,又自己親自倒茶獻茶。太上老君對元始天尊他們說道:「三位天尊請稍等。弟子去把仙丹呈上來。」

元始天尊擺擺手道:「去吧。」

太上老君聽后,行了一禮,隨後便回到八卦爐前,即刻有童子端水上來給太上老君凈手。太上老君洗完手后,親自從八卦爐中取丹出來,親自擺上藥盤,親自端著托盤送到元始天尊各人桌上……

就在太上老君去取丹時,元始天尊派去傳喚玉帝的仙童被讓進煉丹室,那仙童回話說:「玉帝剛修鍊完,正在路上。玉帝讓小的先回來稟報各位天尊。他還要去凌霄寶殿將那些還沒批完的奏摺帶來給各位天尊過目。」

靈寶天尊聽后大怒,說道:「混帳。奏摺都沒批完,還有時間修鍊。來人,給我去把玉帝拿來。」

太上老君勸道:「天尊息怒。我等修鍊之人最講究清靜無為、無欲無求、不與物喜、不與己悲。若是妄動肝火則容易魔由心生,壞了修鍊的根基。」

道德天尊乃是師兄弟三人中最注意克己養生的,他聽了太上老君的話后,他也勸靈寶天尊道:「二師兄,你我幾人都修鍊這麼久了,你怎麼還是戒不了這脾氣。太上老君說的對,我等的確要多修身養性。我們離下次渡劫已經不遠了,要多注意一下。」

靈寶天尊不以為然,說道:「渡劫不過是小事一樁。我們三人這麼多年了,還不是一樣過來了。太上老君,還是說說你這仙丹怎麼服用,功效如果吧。」靈寶天尊看到各人桌上藥盤裏都有紅、棕、黑三顆仙丹,丹上仙氣縈繞,丹香撲鼻。

太上老君答到:「回天尊的話。這仙丹的功效是用於寧心靜神,洗鍊魂魄,防止心魔干擾的。服用之法乃是要配上我所沏上的仙茗,才會有所功效。先要服用的是這顆紅色仙丹,此丹會將三位天尊的心神洗滌乾淨,片刻之後,再服用棕色的仙丹用於溫養經脈,並將體內的真氣舒緩下來,防止服用黑色仙丹后體內真氣反應過激,在三位天尊體內橫衝直撞而傷了自身,再過片刻后服用黑色仙丹,便可將體內長期積累下來的污垢濁穢強行排出體外,還會將那些雜念驅逐出去,還三位天尊一片靈台空明,這便更容易感應天地。」

元始天尊聽后,說道:「聽你這麼說來,這仙丹的功效也不怎麼樣。只不過比尋常仙丹多了個清神去魔的功效而已。」

聽了元始天尊這話,太上老君急忙說道:「稟天尊。此仙丹的功效聽起來一般,可是我等修鍊之人最忌心煩氣燥與心神不寧,若是我等在修鍊之時稍有不甚,便可導致我等形神俱滅,並且這仙丹還能提神醒腦……」

三位天尊聽完太上老君這些話后,都感覺這些仙丹的功效都十分普通,但是他們這些修為高深的人都十分明白這些基礎是修鍊最重要的,缺一項就相去甚遠。有些人就是因為在剛開始修鍊的時候不打牢基礎,修鍊到就變得事倍功半了。當這些人想通過藥物把基礎補牢時又因為自身的修為過高而影響了藥物的功效,而一般的藥物又沒效果,珍稀點的又可遇而不可求,這就讓那些人十分痛苦。現在的元始天尊他們,修為雖然很高,修鍊基礎也很牢固,但什麼暗傷、心病的,不可能沒有。所以元始天尊他們聽了太上老君對這些仙丹的功效說明后,心裏也有些想服用一下這些仙丹,試試它們的藥效如何了。

元始天尊喚門外的隨身仙童進來,吩咐道:「等玉帝到了,就讓他在門外候着。」

仙童應道:「弟子遵天尊法旨。」

隨後,元始天尊便揮手讓仙童出去了。

接着便由太上老君服伺三位天尊服下這些仙丹。他們三人服下仙丹后,便下命太上老君和眾葯童退出煉丹室,讓他們三人在那修鍊轉化藥效,以免被太上老君他們干擾。

太上老君應了一聲后卻是半天不動,只是那些葯童退了出去。

見此,脾氣比較沖的靈寶天尊眼裏開始冒火了,大聲喝斥道:「讓你退下。沒聽到嗎?混帳的東西。」

太上老君聽了靈寶天尊這話后,卻是笑了起來,說道:「三位天尊請息怒。有一位有話對諸位天尊說……」

靈寶天尊還沒等太上老君說完,就搶著說:「誰!讓他給我滾出來。還反了天了,沒大沒小。」

「哈哈哈……靈寶天尊您何必那麼大火氣。而且太上老君服伺了您們那麼久,您就這麼喝斥他,不怕他心寒么?」在靈寶天尊的怒視下,玉帝帶着四大金剛從一處暗閣里走了出來。

「你……」靈寶天尊拿起手邊的葯盤砸向玉帝,卻被玉帝閃身躲過。靈寶天尊怒道:「你,你居然還敢躲。劍來……」靈寶天尊雙手拈起劍訣,嘴上念起法咒,可他背上的仙劍卻是紋絲不動。他頓時驚出一身冷汗。叫道:「老聃。你這老東西,給我們服下的是什麼東西?毒藥?」

太上老君道:「當然不可能是毒藥。三位對我可是有知遇之恩。我怎麼可能下這種狠手呢?」

「……但是也有責罰侮辱之仇。對吧。」這時,元始天尊突然說話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