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眾人的眼睛盡皆看向說話之人,這是一名全身穿著白衣,手中帶著一柄絢麗的寶劍,只有著十六七歲模樣的少年,劍眉橫立,此時眼中卻是有著憤怒,

「你是誰,」洛陽謹慎問道,這人口氣太大,由不得他不慎重,

「宇文龍是我大哥,魅影是我大嫂,你說我是誰,當著我宇文家族的面說我大哥身死,欺負我大嫂實力弱小,我倒要看看你有何資格說我宇文家族的人,我宇文家族的人又是你能夠輕易得罪的,」只見宇文劍排眾而出,一雙劍目冷冷盯著洛陽,

「你……你是宇文家族的人,」洛陽臉色難看,

「宇文家二公子宇文劍就是我,你有意見,」宇文劍毫不客氣,

眾人心驚,更加震撼,宇文家大公子宇文龍消失了,如今居然出現一名二公子,

李清風很自覺地讓開了,這件事已經不是能夠參與的,他心中也是冷汗,沒想到在戰神殿之中有著一人是宇文家二公子,

也許許多戰榜上的人物都不知道,但是李清風卻是明白一些,

宇文家族如今的家主只有兩位兒子,大公子為宇文龍,二公子為宇文劍,只有這兩人才能夠在外界自稱大公子或者二公子,這是地位的象徵,

大公子宇文龍早已經名動乾坤大陸,讓人遺憾的是一年前失蹤了,許多人為宇文家族遺憾,萬劍門也是失去了一個絕頂的天才人物,

而對於二公子,據說不學無術,終日遊手好閒,在前些年被萬劍門門主,也就是宇文家族的家主發配到偏遠之地反省,

眾人都覺得宇文家主這一脈因為宇文龍的失蹤要落沒了,

誰知道今日卻是見到這位傳說中的二公子,

哪裡是不學無術,哪裡是遊手好閒,

十六七歲的少年,卻是已經擁有了六劫戰皇的境界,這份成就,可是比宇文龍還要出色,宇文家族居然在雪藏,若不是宇文龍消失,怕是還要讓宇文劍多隱藏一段時間吧,

「原來是久仰大名的二公子,不過,即使是你,少了家族長輩的保護,你又能夠如何,」洛陽很快恢復了那份冷靜,沒想到招惹一個戰神殿卻是引出來了這位基本沒有任何名氣的二公子出現,然而事實已經鑄成,年輕一輩的爭執,老一輩不會插手,所以他不懼,

「憑我,一樣可以讓你付出代價,」宇文劍第一次這麼憤怒,在不久前,他相遇了魅影,幾年前見過,自然認得,

只是,魅影給他的消息實在是讓他無法接受,也知道為什麼家族為什麼催他回去了,

一向寵愛他的大哥,居然在一年前失蹤了,連家族如此大的能量都是沒能夠找到,響起大哥對他的寵溺,雖然有時候讓他修鍊很嚴厲,但是他依舊很愛他的大哥,

暗暗發誓要超越他的大哥,只為了再次見到時揍大哥一頓,這可是從小時候一直在心中的願望,如今他的大哥卻是失蹤了,也聽魅影說他大哥有著怎樣的天賦,只是他的心是如此的痛,

卻是在這時候遭遇洛陽的一陣侮辱,他怎能夠忍,又怎麼能夠放任不管,如果讓大哥知道,他不在的時候,大嫂受欺負了,而他在一旁看著什麼都不做,他還有什麼臉面對大哥, 第三百六十六章萬劍訣

「你的事就是戰神殿的事,我吳德自不會袖手旁觀,」

「我萬道怎會讓你一人專美於前,」

「我蒼從不退縮,」

「好吧,你們都不怕,我噬魂也不怕,」

四人同時說道:「戰神殿皆兄弟,老大不會讓我們退縮的,」

四人和宇文劍並排,沒有打算退出的意思,

「兄弟,不過我想自己來,不然我不會原諒自己,」宇文劍鄭重道,心中卻是很感激,

一旁魅影看到這一幕,為宇文家族的人能夠為她出頭而感動,也為楊戰曾說過戰神殿皆兄弟而感動,這一刻,也許他明白了宇文龍為何會那麼做,

四人猶豫了,但是看著宇文劍臉上的執著,有些事,必須親自動手,即使失敗,但心中總會好受一些,

他們四人也是聽道魅影說了,也是第一次知道宇文劍有著那麼煊赫的身份,也知道他此時的心情,所以四人同時退後了一步,

「你們放心好了,我先上,如果不能夠收拾了這混蛋,等老大來了,我們一起上,我都六劫戰皇了,我就不信老大還比我差,」宇文劍笑道,

四人也是一笑,皆是認可,楊戰一直都壓他們一頭,如今宇文劍都是六劫戰皇,怎麼也不能比他弱,到時候這洛陽還不是輕鬆收拾了,

一時間四人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連噬魂也是不意外,

只是,他們哪裡知道,不說宇文劍吃了大補藥,輕鬆跨越等級,就說楊戰因為服用食魂樹心花去了一個月的時間,也是讓楊戰落後修為了許多,被他們寄予希望的楊戰,如今實力也不過是四劫戰皇,比這幾人可差多了,

結果會如何,也只有到時候才知道了,

此時,洛陽看著宇文劍,心中很冷,這一次戰鬥無法避免,

「如果是宇文龍,我的確不如,不過你還差得遠,」洛陽冷笑,

「差不差的遠,可不是靠你的嘴巴,憑你長得那副寒磣樣,和我風流倜儻相比,你的確是沒有什麼好值得自信的,」宇文劍冷笑道,

「哼,」洛陽冷哼,直接出手,

宇文劍怡然不懼,看著洛陽,手中絢麗寶劍出鞘,頓時華光四溢,一股股驚人劍氣迸發,彷彿諸天劍氣匯聚,

「萬劍訣,」

虛空突然有著一道道劍氣出現,每一道劍氣都是湧現出一股股的不同劍意,放佛士不同的人發出,

或深沉,或鋒利,或駑鈍,或凌厲,或……

種種劍氣匯聚在在宇文劍手中的絢麗寶劍之上,更是讓寶劍威力大盛,

洛陽的攻擊直接被無數的劍氣絞殺,到了宇文劍的身旁,攻擊已經沒有了威力,

「沒想到你直接用出了萬劍門的萬劍訣,這功法在宇文龍身上很厲害,不過如今的你嗎,還不行,」

「耍嘴皮子真行,真希望別等會兒嘴巴被絞殺得稀爛,」宇文劍冷哼,加大了靈力的輸出,

「凝,」

一聲暴喝,只見宇文劍手中的劍頓時成為了所有劍氣的中心,一股股匯聚而來,在絢麗寶劍周圍不散,緩緩旋轉,

而與此同時,看到宇文劍的動作,從其中散發出來的恐怖威勢,洛陽只覺得很是危險,一股股危機出現,讓他神情凝重,

他很清楚萬劍門的萬劍訣有著何等的恐怖,即使宇文劍還不能夠發揮出全部的威力,但是也絕對不能夠有所小覷,

「太陽九轉,」

只見洛陽全身有著恐怖的熱量出現,直接使得虛空蒸發一般,突然出現一顆、兩顆……九顆太陽在洛陽身旁,

九顆太陽散發出恐怖的熱量在洛陽身體周圍旋轉,這一現象頓時讓眾人感覺到恐怖,

太陽九轉,是洛陽的成名戰技,豈料面對宇文家二公子居然直接就使用了出來,

恐怖的熱量,即使是宇文劍都能夠感受到,讓他的萬劍訣都是運轉有些生澀,

「呔,」宇文劍怒吼,看向洛陽,滿臉獰笑,

只見那宇文劍突然臉色蒼白,不知道運轉了何種手段,只看見圍繞在寶劍上的無數劍氣,居然再次凝實,讓寶劍都是變的大了幾分,

「殺,」

楊戰怒吼,一把抓住劍柄,一股凜然不可一世的氣勢從宇文劍身上爆發出來,天上地下,唯吾獨尊,劍噬天下,

「轟,」

帶著滾滾氣勢,巨劍直接落下,斬向洛陽,

與此同時,洛陽也是全力施展著太陽九轉,太陽九轉也是變得愈加熾烈,

遠處的李清風見此,臉色也是一邊,這兩人發揮出的力量,感覺即使是他依舊感覺到了威脅,洛陽能夠發揮出這樣的威力,李清風一點都不意外,然而宇文劍能夠發揮出這樣的威勢,卻是讓他始料不及,只餘下感嘆,

「萬劍門,宇文家族,終究還是那般的強橫,天才輩出,即使少了宇文龍,這宇文劍依舊能夠撐起一片天,甚至更強,」

兩人的恐怖戰技已經撞在了一起,然而眾人卻是無法看得清,只能夠感受到,那恐怖的波動,

在那猛烈地撞擊處,只有著那一片白茫茫的劍氣和那熾熱的九顆太陽光芒,只能夠看到一片模糊,無法想象真正的交擊處有著何等的恐怖,這樣的恐怖,無法讓眾人知曉,也許只有著當事人才知道這種恐怖,

就在這時候,那恐怖的局勢一變,

宇文劍突然吐出大口的鮮血,直接噴射向恐怖的寶劍之上,頓時那寶劍吸收了宇文劍的鮮血似乎像吃了什麼大補之物一般,光芒大盛,

「去,」

宇文劍臉色慘白,沒有一絲鮮血,似乎吐出這麼幾口鮮血已經讓他全身精氣神都是全都消失一般,

然而,效果似乎是顯著的,因為寶劍直接穿過熾熱的熱浪,然後沖向那一顆顆的太陽,

而那一顆顆太陽似乎也是感受到寶劍帶來的危險,一顆顆迎向了寶劍,

「噗,」

一顆太陽被衝破,而寶劍暗淡一分,則洛陽臉色蒼白了一分,宇文劍的身體顫抖了一下,

寶劍再次射出,第二顆太陽刺破……

第三顆太陽,

……

第六顆太陽,

第六顆太陽刺破,寶劍終於是黯淡無光,面對第七顆太陽沒有了餘力,寶劍發出一聲哀鳴,倒轉朝著宇文劍飛去,而宇文劍此時神色虛靡,搖搖欲墜, 第三百六十七章誰放過誰,

吳德飛身而上,直接抱住宇文劍,免得摔在了地上,而另外三人則是把宇文劍護在了中間,

他們看了出來,宇文劍已經毫無反抗之力,無法繼續戰鬥,

只是,被扶住的宇文劍眼中卻是不甘,眼睛緊盯著洛陽,

那裡,九顆太陽只剩下了兩顆,再緩緩消散,

終於是露出來了洛陽的身影,此時洛陽,身形有些有黃,不過隨即站定,此時他全身看不出有著任何的傷勢,只是它的臉卻是異常的白,一副消耗過度的模樣,

萬劍決身為宇文家的最頂尖功法,即使是與文件不能偶發揮全部的威能,但是只是這一點威能已經讓他的太陽九轉差點全都碎掉,要知道他可是貨真價實的八劫戰皇啊,

從來沒有想到一名剛剛突破了六劫的戰皇居然能夠把他必成這幅模樣,實在是難以想象,

但是如此難以想象的事情就在他的面前發生了,當事人還是他自己,太過可怕了,

看著周圍眾人那種震驚的表情,他只覺得無比的羞愧,然而宇文劍的實力卻是讓他無話可說,他同樣是儘力了,他知道,從此以後,但凡是提到宇文劍的人,都會在前面冠以他的名字,踩著他的名氣上位,被人所熟知,,

看看看,那就是能夠力抗洛陽的宇文劍,

看啊,那就是能夠和洛陽抗衡的宇文劍,

那是能夠和戰榜第六相戰得宇文劍,

……

種種說法,他洛陽將變成踏腳石,最關鍵的是,宇文劍的歲數比他小了太多,更是讓人覺得他洛陽不如宇文劍,

萬劍門,不愧是十大勢力之一,果然夠厲害,

看著被眾人保護的宇文劍,洛陽知道無法再出手,心中很是不忿,

二次時宇文劍看著洛陽不過是消耗巨大,基本上沒有什麼肉體上的傷勢,一時間只覺得無比懊惱,只覺得後悔,後悔以前怎麼不好好修鍊,以前總覺得家族一切有大哥撐著,他大樹底下好乘涼,

如今大樹不知道哪裡去了,他這個還是嫩苗的小樹,沒有實力如何撐得起,如果才能夠保護自己人不受傷害,

他的最強攻擊,結合了他的精血,卻是沒有攻破對方的低檔,沒有傷害到對方的身體,對他來說很失敗,即使在大多數人看來這已經是很了不得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