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眼神複雜的宋蘇怡點了點頭,她心中有團火在燃燒,似乎對眼前這人有一種特別的情緒在裡面。

想著……

《我的恐怖直播間》第六十三章怨水屍骸 慈弦再度出聲詢問,好像真的不想與寧次為敵,寧次臉上突然露出一絲神秘的微笑,慈弦臉色也是突然一變,只見一個巨大的金屬手裡劍從側面朝著川木飛去,慈弦急忙想要過去阻擋,但寧次身體一閃,瞬間來到慈弦面前。

「砰砰砰!」

電光火石之間,寧次與慈弦手腳便已經碰撞了數次,川木面對突然出現的巨大手裡劍顯得有些發懵,不過還是在手裡劍即將擊中川木的瞬間做出躲閃的動作,避開了這一下,然而就在手裡劍即將掠過川木側面的時候,巨大的手裡劍突然爆開,崩散成無數普通大小的手裡劍朝著四面爆開,雖然不是全都朝著川木過去的,但是朝著川木過去的那一小部分手裡劍也足以將川木打成馬蜂窩。

「叮叮叮叮叮……」

無數聲碰撞聲響起,川木用自己布滿了楔紋身的手臂將手裡劍打開,但不等川木喘口氣,天天手上拿著一把連著長長鎖鏈的鐮刀從側面的樹后跑出來,直奔川木而去。

「天天!殺了他!」

寧次此時也是殺氣十足,毫不猶豫地對天天下達命令,雖然川木的楔能夠吸收忍術有些棘手,但天天現在用的都是正兒八經的金屬忍具,川木想要反抗就只能正兒八經跟天天比拼近戰體術。

但是要與天天拼近戰,以及忍具,就算是寧次擁有三百六十度視野都不敢說自己能贏,甚至確切地說,寧次覺得自己肯定贏不了,因為這一直以來就是天天的拿手好戲。

在得到冰盾之前,這就是天天的戰鬥方式,而得到了冰盾之後,這依舊是天天的戰鬥方式,只不過是將忍具從捲軸中拿出來改成了直接用冰盾做出來而已,現在天天為了針對川木楔吸收忍術的能力,放棄了冰盾,改用正常的忍具,這依舊是天天最擅長的領域,放眼整個忍界,天天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休想!」

迪魯達見狀急忙朝著天天衝過去,然而還不等迪魯達去到天天那裡,魍魎便突然出現在了迪魯達面前。

「滾開!」

迪魯達暴躁地想要將魍魎打飛,然而拳頭落在魍魎手中后,魍魎卻絲毫沒有動彈,迪魯達這足以一擊擊碎岩石的一擊對魍魎沒有任何作用。

「不好意思,你的對手是我,那個傢伙今天必須去死!」

「可惡!你這個混蛋!」

迪魯達彷彿暴走一般開始瘋狂攻擊起魍魎來,魍魎並沒有與之正面交鋒,多以躲閃抵擋為主,沒有絲毫進攻的意思。

此時魍魎的想法也非常明確,就只是要托住迪魯達就行了,現在慈弦被寧次拖著,維克多被白看著,自己只要托住這個迪魯達,那麼就不會有人打擾天天去殺掉川木。

魍魎與迪魯達交鋒的這個間隙,天天也終於來到了川木面前,此刻川木做出了非常明智的判斷——逃跑。

見到天天連想都不想,直接轉身逃走,就算再蠢川木也知道要殺掉自己的都是些什麼人了,都是一些隨隨便便能與內陣成員交戰,甚至能攔住慈弦的人,面對這種人,就算再自大也深知自己無法戰勝,並且這個朝著自己衝過來的女人用的還是貨真價實的武器,自己這赤手空拳的,根本不可能與之交鋒。

「哼!你逃得掉嗎?」

天天揮手甩出一個捲軸,捲軸被拋到空中自動展開,展開的捲軸中飛出密密麻麻的苦無與手裡劍,就如同雨點一般朝著川木傾瀉而下。

川木瞬間嗅到了死亡的氣味,回頭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手裡劍時更是嚇得臉色發白。

「少明毘古那!」

就在這些手裡劍與苦無即將擊中川木的瞬間,慈弦的聲音響起。

密密麻麻正在朝著川木撒過去的苦無,手裡劍全都縮小,變的如同菜籽一般,不仔細看的話甚至都看不到,東西變小之後彼此之間的間隙也就增多了,川木也因此逃過一劫。

「和我戰鬥的時候竟然還分神去管別人,看來我是被小看了啊。」

「嘭!」

慈弦遠距離救下川木,寧次乘機一拳打在慈弦肚子上,慈弦雙眼瞪大,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出來,整個人直接倒飛出去,落地后再度滑行出去一段距離,一手捂著肚子,顯得非常痛苦。

「這一拳……竟然這麼重,你這個傢伙。」

慈弦臉色漲紅,甚至就連呼吸都有些不暢,寧次完全不準備給慈弦喘息的機會,一閃身瞬間來到慈弦面前,再度揮出一拳。

「嘭!」

又是一聲悶響,這一拳打向慈弦的腦袋,被慈弦用手臂擋下,不過慈弦卻依舊因為巨大的力道而向後滑行了一段距離,手臂也因此有些顫抖,顯然受到了不輕的震蕩。

「你這傢伙……不過看來是沒有和談的可能性了,小子,你叫什麼名字?」

「日向寧次!」

「是嗎?我記住你了!」

說著,慈弦對著寧次一甩手,幾顆小到幾乎看不見的黑色小東西朝著寧次飛過來,寧次剛剛目睹了慈弦的能力,不敢有絲毫鬆懈,直接用十倍速躲過這些小東西,順勢來到慈弦面前,十倍速助跑再加上十倍速的揮拳。

「嘭!」

寧次這一拳正中慈弦胸口,慈弦在巨大力量打擊下倒飛出去,口中噴吐著鮮血,足足飛了數百米的距離才落地。

「咳喝!嘎哈!」

一落地慈弦口中便是一陣痛苦的哼叫,一手捂著胸口,半天都爬不起來。

而原本隔著慈弦還有數百米距離的寧次一瞬間就來到了慈弦面前,慈弦臉上大駭,瞪大雙眼,還不等慈弦說話,寧次便一個掃腿踹在慈弦耳朵上。

慈弦再度飛出去,這一下比剛剛那一拳更重,飛行途中撞斷了幾棵大樹才勉強停下,停下的慈弦忍不住再度噴出一口鮮血,顫顫巍巍地爬起來,一縷鮮血從頭上滑落,順著臉頰一直到下巴,最終滴落到地上。

「這種速度,這種力量……你這個傢伙要比我想象中更難對付,看來不能繼續下去了,再這麼下去,這具身體就要支撐不住了。」。 林天成在不斷的吸收著涅槃池中的靈力鍛造肉體,身上散發出金色的光澤,一道道玄奧難懂的金文在周身浮現,宛如亘古不滅一般。

事實上,八星道祖級別的存在就是換肉身,鑄金身,肉身亘古不滅,其次開神魂,登臨無敵之境!

當然,無敵境界距離如今的林天成來說還很遠,不過當下的涅槃池對於鑄造金身而言卻是有著莫大的好處,一絲絲能量匯入林天成的肉身之中,林天成本就融匯了多重本源之力在身,肉身超出同階數倍,可依舊在這涅槃池中進展飛速,難怪連以肉身成無敵的血屠也對此如此重視。

可就在林天成修鍊到關鍵的時候準備突破中階之時,身邊的靈力卻驟然消失,彷彿被什麼吸走了一般。

林天成條件反射性的朝著靈氣消失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隻渾身冒著火焰的小鳥正在自己不遠處跳躍,林天成頓時傻眼。

他的神識強大無比,居然睜開眼才發現這隻小鳥距離自己如此之近,在這之前竟然一點感覺都沒有,這要是對方帶著敵意……後果不堪設想!

小鳥狀似麻雀,雙翅展開也才巴掌大小,肥嘟嘟的渾身冒著金紅色的火焰,正圍繞著林天成一蹦一蹦的環視,彷彿對林天成很感興趣,卻又膽怯不敢靠近一般。

林天成在對方的身上並沒沒有發現生機,眉頭緊皺起來,一個沒有生機卻能自由活動的物體他不是沒見過,可多半是傀儡或者死物,但眼前的這隻小鳥顯然不是這二種之一,像極了活生生的生物。

林天成不確定這隻小鳥要幹嘛,但是能確定的是對方對自己沒有敵意,否則剛剛就應該偷襲他才是最好的時機,而不是等到自己發現它。

林天成不敢貿然靠近小鳥,也不敢放縱對方接近自己,只好朝著一邊挪移了一下,只是小鳥卻緊追不捨的追了上來,林天成頓感頭痛無比。

想要向血屠求救,可此時的血屠也在靜心修鍊根本沒有察覺到林天成這邊的異變,冒然打攪很可能讓對方受傷,只好作罷。

林天成只好停下,看看這隻小鳥到底想幹嘛,或許是因為剛剛林天成的躲避增強了小鳥的膽子,此時小鳥竟然朝著林天成跳了過來圍著他轉圈圈。

「這小鳥應該不是凡物,竟然能在涅槃池內,該不會是……鳳舞大帝轉生?」林天成心中暗自驚恐的思索。

但很快就搖了搖頭將這不切實際的想法甩出腦海,若真的是鳳舞大帝轉生,這也太過弱小了。

不要說血屠,就林天成自己都有信心斬殺眼前的這隻小傢伙!

小鳥圍著林天成轉圈,不時的探頭嗅著什麼,焦急的跳躍著。

林天成微微沉思,伸手想要去摸一下小鳥,對方卻十分警惕的跳開,渾身翎羽紛紛倒立而起,彷彿十分害怕想要反擊,林天成只好作罷收回手掌。

「難道是我身上有什麼東西讓小傢伙很親近?」林天成摸著下巴沉思,想了想只有一種可能,林天成取出自己身上的鳳凰神劍。

小傢伙頓時興奮了起來,果然這小傢伙和鳳舞大帝有說不明的干係,和鳳凰神劍同宗同源所以才會莫名的對自己親近,卻又不肯自己碰一下它。

鳳凰神劍在手,林天成再伸手去抓小鳥的時候對方沒有再躲閃,而是主動跳進了林天成的手心之中。

林天成抓住小鳥,依然沒有在對方身體內察覺到絲毫的生機,也沒有強大的力量,就彷彿只是一隻普通的小傢伙一般。

「奇怪,這難道真的是一隻未開智的小鳥?」林天成不信,能在涅槃池中生活的小鳥,能是普通的小鳥?

就在林天成思索之時,小鳥卻十分迅速的朝著天空飛去,林天成伸手去抓,卻依舊被對方化作流光逃走。

可這消失在火山口的小鳥,林天成沉思,這或許是什麼異種,只不過被自己身上的鳳凰神劍的氣息吸引而來,在搞清楚鳳凰神劍是個死物之後便毫無留戀的離去了。

「真是古怪的傢伙。」林天成看著消失在火山口的小鳥,緩緩盤膝坐下,準備繼續鑄造金身。

可那小鳥卻不安分了起來,在火山口周圍盤旋,而且身形迎風見長,頓時從人畜無害的模樣變成了一隻渾身浴火的火鴉,身上的火焰吸引著涅槃池的能量朝著它彙集而去。

一時間,不僅僅是林天成,就連血屠身邊的靈力也被對方吸食一空,頓時驚醒了血屠。

「混賬!敢在本帝面前放肆,今日我就打了你來下酒!」血屠怒喝一聲,閃身朝著火鳥飛去。

火山口只見銀光一閃,血屠就出現在了小鳥的身邊,一拳將火鴉轟成火星消散在天地間,只是依舊有一些鮮血濺射在了他的身上。

血屠殺完火鴉面不改色的飛回涅槃池準備繼續修鍊,只是沒多久,一群嘎嘎嘎的刺耳聲傳來,林天成放眼望去,只見火山口能視範圍內出現了無數只的火鴉,朝著林天成飛來。

「完蛋,血屠大人,那火鴉的同伴來複仇了!」林天成出聲示警。

血屠看著那些渾身燃燒著火焰,宛如火焰精靈一般的火鴉,眼中閃過一抹厭惡之色,冷哼一聲便衝天而起。

「你呆在這繼續修鍊,我殺光這些扁毛畜生!」

話落,只見血屠衝進了火鴉群中,渾身銀光大作,漫天的火鴉被他一拳拳打爆成了血霧,鮮血四散飛濺,林天成看著宛如下雨一般墜落的血肉,心中升起一絲不好的預感。

按理說血屠如此大開殺戒,對方應該害怕的四散逃開才對,可這些火鴉卻偏偏悍不畏死的繼續朝著血屠發起了自殺式的進攻。

而且,那些墜落的血肉林天成看了,都是一些死物一般的東西,像極了之前自己殺的那些蟾蜍……

「不會吧?難道這些東西也是殺不死的?」

很快,林天成的猜測得到了驗證,遠處又憑空出現了一群火鴉,和之前殺的火鴉數量一般無二。

「靠!」林天成破口大罵,緊忙手持鳳凰神劍衝進了火鴉群,和血屠並肩作戰獵殺火鴉。 有著FBI的招牌,醫院方面倒是很盡職盡責,丹妮的弟弟很快被送進了手術室,一番搶救之後保住了性命。

畢竟只是腹部被鋼筋打穿,並不算特別嚴重的傷勢,將鋼筋拔出來,處理完傷口,避免大出血,基本上就可以把這條小命保住了。

至於說肝臟被鋼筋打了個大洞,腸子被打斷了什麼的,都不是大問題。

肝臟具有人體器官當中最強的再生能力,只要不超過再生極限就沒有大礙,至於腸子,短一截並不影響,接起來就可以繼續用。

只是墨西哥的醫療條件畢竟有限,加上又有FBI參與,所以醫生給出的建議是儘快送到美國去進行後續治療。

本就想要把丹妮姐弟和格蕾絲一起弄到美國去的陳墨自然打著FBI的旗號大包大攬下來,表示FBI會負責你弟弟後續的醫治,並且保護你們的安全,替你們辦好去美國的手續云云。

這對於一心想去美國的丹妮的弟弟來說,無疑是一個好消息,也讓他覺著自己受的這些罪值得了。

畢竟被鋼筋打穿了肚子能換來去美國的機會,對於一個底層墨西哥人來說,是完全值得的。

至於丹妮自己,她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為了弟弟她還是同意了去美國,只是表示要回家告訴父親這件事。

然而一旁的格蕾絲卻阻止了她。

「丹妮,REV-9可以模仿和複製他人的外表,但需要身體接觸,被接觸者活不下來的,你父親已經死了。」格蕾絲臉色虛弱,但還是強撐著向丹妮解釋了一番。

這個答案顯然給了丹妮極大地打擊,原本她今天還高高興興的和弟弟一起去上班,結果還沒到中午就經歷了被人追殺,弟弟被打成重傷,現在父親又死了,這著實讓她整個人都崩潰了,不由得跪坐在地捂著臉崩潰的哭了起來。

格蕾絲有心安慰丹妮,但身體傳來的虛弱感讓她站都有些站不穩了,更不要說去安慰丹妮。

她只能強撐著對一旁的陳墨說道:「我需要葯,抗痙攣葯,聚苯乙烯磺酸鈉,胰島素,苯二氮平……」

然而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一陣腿軟,同樣跪倒在了了地上。

陳墨見狀,趕忙把她扶了起來,然後讓一旁的醫護人員去準備她要的藥物,並且對處方做了一點小小的調整。

作為一位頂級的死靈法師,他如何看不出來格蕾絲這是強行透支了自己的身體,沒有藥物調理和補充,她很快就會身體衰竭而死亡。

不過這種情況就算是現代醫學也可以輕鬆解決,更不用說陳墨這個頂級死靈法師出手。

很快便讓醫生配好了葯拿了過來,給格蕾絲進行靜脈注射之後,讓她很快緩了過來。

「你應該不是正常人類吧?你身上的改造技術我們很感興趣,你願意跟我們合作嗎?」見格蕾絲緩了過來,陳墨便擺出了一幅利欲熏心的樣子,對她談起了合作。

然而事實上格蕾絲身上的改造人技術雖然確實厲害,但對於陳墨來說卻雞肋的很,他甚至可以隨便拿出十好幾種更厲害、副作用也更低的技術來,完全沒有必要貪圖格蕾絲身上這種副作用極大的技術。

但是對於真正的FBI和美國政府而言,這種可以把人變成超人,能夠以肉體對抗終結者的技術,卻恰恰能夠撓到他們的癢處,正是他們所需要的。

而這也正是陳墨的目的,他要用格蕾絲身上的技術和那具終結者的「屍體」來做投名狀,坐實自己編造出來的這個部門。

雖然之前白蜘蛛入侵FBI的網路和資料庫,為他們編造了身份,但這種編造出來的信息也僅僅只是在網上存在,現實里並不存在。

就算情報部門有什麼秘密機構,保密等級很高,但從來沒人聽過,也沒人認識這個部門的成員,也未免有些太離奇了。

儘管白蜘蛛是根據已有的資料編纂的檔案,但如果有人鐵了心要去徹查,還是能夠查出破綻來的。

但同樣,如果有人願意去遮蓋,一些小破綻自然有人能夠幫忙遮掩和隱藏,就算是假的也能變成真的。

而想要讓某些人主動幫忙隱藏和遮掩,無非不過是利益而已。

格蕾絲身上的改造技術和終結者的「屍體」,便是陳墨為「某些人」準備的利益。

「合作?你想要幹什麼?」格蕾絲雖然只是個戰士,但警惕性卻非常高,而且或許是多年和終結者戰鬥的結果,她的性格非常直來直去,並且防備心理很強。

但或許是因為之前陳墨他們救了丹妮的緣故,格蕾絲還是沒有直接拒絕他。

見格蕾絲沒有直接拒絕,陳墨微微頷首,在她面前坐了下來之後,這才開始了勸誘:「你和那個終結者應該都是從未來傳送回來的吧?既然如此,想來這項穿越時間的技術也不是一次性的。

也就是說就算你幹掉了這個終結者,之後也還會有其他終結者傳送到這個時代,繼續對丹妮的刺殺。」

聽到陳墨這麼說,格蕾絲的臉色變了一下,但她還是強硬的說道:「我會保護丹妮的,除非我死了!」

「是,你會保護她沒錯,但你只有一個人。」陳墨並不介意格蕾絲的態度,依舊面帶微笑的說道:「你要知道,終結者在這個時代出現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你之前也一樣有人被傳送回來保護未來的反抗軍領袖,卻在面對第一個終結者的時候就戰死了。

那個人就是你見到的那位老太太的丈夫,他們有個兒子,原本應該在1997年審判日世界被核戰毀滅世界之後站出來領導人類反抗被稱作天網的超級AI。

但是很不幸他們雖然成功改變了歷史,阻止了天網的誕生,但天網派出的終結者還是成功殺掉了她的兒子。

所以你為什麼不和我們合作呢?藉助美國的力量來保護你的朋友?要知道美國可是世界第一軍事強國,就算終結者確實很強大,但我想他們也不可能大規模出現,在數量有限的情況下它們可戰勝不了軍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