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眼睛不同,攻擊的方式也就不同。

有的眼睛發動的是幻象攻擊,有的眼睛發動的是直接神識攻擊,還有的眼睛發動的是術攻擊。

不愧為邪眼君王,他的這一招絕技,威力確實驚人。

這些眼睛,全都是他殺死的敵人的眼睛。

眼睛發動的攻擊,便是這些死去敵人的絕技。

如果,幻今天也死在卡隆的手中,那她的眼睛,也會被卡隆俘獲,提升卡隆的實力。

「看你這一次還怎麼抗得住!」

發動了邪眼攻擊之後,卡隆信心滿滿的說道。

他所擁有的眾多邪眼之中,有一半以上是發動靈魂類攻擊,幻雖然有肉身防禦偽神器護身,但靈魂類攻擊總抵擋不住吧。

一瞬間,幻便遭受到數百萬次攻擊!

所有的攻擊,全部準確無誤的擊中了幻。

可能是實力不濟,幻根本連躲閃的意識都沒有,這一次,她死定了!

但是,卡隆卻註定要失望了。

「不會吧?!

她,她竟然沒事!」

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就竟然發現數百萬隻邪眼的攻擊都奈何不了幻。

農女傾城:冷王寵翻天 幻不但擋住了邪眼的術攻擊,就連靈魂類的攻擊也奈何不了她。

難道,眼前的這個小丫頭,不但擁有一件肉身防禦偽神器,還擁有一件靈魂防禦偽神器么?

這一下,卡隆頓時傻眼了。

以他目前的實力,僅僅能發動邪眼攻擊一次,一次攻擊不成,卡隆便無計可施了。

一霎那間,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藍天碧海的現實世界之中。

「哼!

你們是打不死我的!

如果你們再咄咄逼人的話,我可要不客氣了!」

幻破解了卡隆的絕招以後,也不禁洋洋得意起來。

「少瞧不起人了,一介凡人,就算有再多的寶物,在我的眼中,也只不過是一隻螻蟻。

看我的絕招,黑暗之牢!」 之前真小小意不在放出這百萬雄師,是因為看得出來,隱藏在暗處的魔侯,是一個拿捏慾念爐火純青的人物,越多友軍需要自己照拂,自己的精力便越是分散,還不如不救。

然而此時情況又有不同!

赤練露華從暗處走到明處,較之先前,更好防範。

同時,雖然大荒勇猛,但光靠大荒一個,是絕無可能保護霸血星領內所有人族修真星的。

真小小需要援軍,那些足以與魔潮抗衡和拖延的強大戰鬥力!

何況她還擔心,為何一直在極惡之花的結界下,看不到雞爺與其它軍團長的身影?

完全無法忘記少主一次又一次瀲灧的刀光,赤色的鎧甲,迅速分散於星海四周。

一隊魔族,越過了大荒的封鎖,踏入秋星之後,立即施展起極寒神通,原本只有三季的秋星,從來沒有過冬日,可此時冰霜覆蓋在成熟的糧食上,也將田埂上表情驚恐的百姓,漸漸地凍成冰雕。

「救命……」一個老農的視野被冰雪覆蓋,同時伸向前方的手也在寒風中變得僵硬。

「畜生,找死!」

霸血第一軍團一支小隊尋著魔氣踏入星間,看到這一幕後,隊長嶸狼立即與寒魔戰在一起。

也許是被惡花結界封印得太久,將內心積壓的所有怒火都宣洩在寒魔們身上,不過十個呼吸過去,隨著一聲天崩地裂之響……一團冰花在嶸狼的手中爆開,覆蓋霜雪的世界,再一次有陽光出現。

噗通一聲,剛剛化為冰雕的老農身上冰甲破碎,整個人重重地跌倒在地。

他抬頭只見一隊赤鎧軍匆匆離開蒼穹的背影。

前有居平藥師無私幫助過秋星百姓反抗酷吏,重建家園,今日又有赤鎧,抗擊魔眾!

不再感謝某一個人,匍匐在地的秋星百姓,感謝亂世之中,修鍊者們心中還未熄滅的赤誠,感謝這個時代,動蕩中孵育出的浩然。

踏上殘星魔獸的脊樑,赤練露華早有預計,鄭小小再向自己攻擊時,會針對惡花結界,但剛剛自己並未阻攔,甚至有意讓出空隙,讓她對被封印的百萬修士施以援手。

赤練露華並不是自大,更非仁慈。

那百萬修士,在她眼中不過螻蟻般的存在,可以放了,也可以再封,她此時唯一關注的,不過是精神異力強大到可以剋制自己的鄭小小而已。

沒有她,這百萬修士,放在哪裡,都顛覆不了戰局!

要怪就怪鄭小小太天真莽撞,根本不知惡花結界亦是自己給她挖下的一枚大坑!

此陣,若是被敵人以蠻力毀壞,便會反過來,以更強的封印力量,將施展毀陣術的敵人……囚困!

霸血星百萬修士剛剛揮刀衝出,在赤練露華的微笑中,惡花枯萎,與此同時,一朵燦爛的虛無之花,突然在真小小的身下綻放!

轟!

早已鎖定破陣者的氣息,根本無需赤練露華再有更進一步的動作。

惡花綻放又迅速合苞,化為一枚流動奇異妖粉色澤的籠子,將真小小封印其中! 她一手攬著小樹苗兒,另一手指向何雨濛所在的方向。

小樹苗兒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片刻后,驚嘆:「哇,濛濛姐姐今晚好漂亮啊!喝酒會讓人變漂亮嗎?」

葉星北:「……不會!濛濛姐姐變漂亮,不是因為喝酒,是因為化妝了。」

其實……應該和喝酒還是有關係的。

今晚的何雨濛,的確過分的漂亮。

臉蛋兒酡紅,眼中像是蒙了一層水汽,眼珠黑的像是泡在水中的黑寶石。

往日清婉綽約的古典美人,因為酒意,染上幾分嫵媚的風情。

倒不是說比往日更美,只是莫名多了很多對異性的吸引力。

但是,這個絕對不能讓小樹苗兒知道。

要是被她寶貝兒子認為喝酒會讓人變漂亮,她不知道以後會引發什麼災難。

「哦,化妝啊,化妝我知道!」小樹苗兒搖頭晃腦:「我看網上說了,化妝是東方四大邪術之一!」

葉星北:「……什麼?兒子你說什麼?」

小樹苗兒忽閃眼睛:「化妝是東方四大邪術之一呀!」

葉星北:「……那其他三大邪術是什麼?

小樹苗兒掰手指:「化妝、PS、變性和整容啊!媽媽這麼簡單的事,你都不知道嗎?」

葉星北:「……這種東西知道不知道的沒什麼打緊吧?」

「媽媽不知道,叫孤陋寡聞,」小樹苗兒挺起胸膛:「我這叫博學多識!」

葉星北:「……」

她應該誇她兒子,這次沒有用錯成語嗎?

大廳中央,林凡和何嘉韻一左一右站在何雨濛身邊。

林凡一臉驕傲的向來賓介紹他失而復得的女兒,並且宣布,就在今天,他和何嘉韻已經將名下所有的股權全都讓渡給他們的女兒。

即日起,他們的女兒何雨濛,正式成為林氏集團的掌權人。

在場來賓,有知道這個消息的,但大多數是不知道這個消息的。

聽到這個消息,現場引起了不小的搔動。

熟悉林凡和林氏集團的人,對林凡和何嘉韻的作法,表達了極大的震驚。

熟悉林凡和何嘉韻的人都知道,夫妻倆雖然很有經商的天賦,但個性軟弱,尤其是……愚孝。

很多人都知道,林家大房覬覦林氏集團。

他們沒想到,林凡和何嘉韻這一次,居然這麼霸氣,沒給大房分一杯羹,直接把林氏集團,全都給了他們的女兒。

在接受了這個消息之後,很多人看向何雨濛的目光,頓時熱切了很多。

很多投注在何雨濛身上的目光,熾烈的像是在看一個金娃娃。

何雨濛是個女孩兒!

日後她嫁了人,林氏集團就是她的嫁妝!

娶了她,就等於娶到了億萬財富,足以讓在場任意一個家族,更上一層樓。

很多家裡有適齡未婚兒孫的賓客,都在心裡盤算起自家兒孫與何雨濛的可能性。

何雨濛上大學時,學過心理學。

面對那麼多或算計、或熱切、或審視的目光,只要稍一思量,她就知道那些人在想什麼。

她勾勾唇角,歪頭在林凡耳邊說了幾句話。 幻那得意的話音還未落下。

站在一旁觀戰的加索爾又發動了攻擊。

而且,跟卡隆一樣,加索爾也終於動真格的了。

動手之前,加索爾根本沒有料到,幻會如此難纏。

他和卡隆兩個化神巔峰的存在,竟然打不破幻的防禦,這讓他的顏面何存?

見到幻那得意洋洋的樣子,加索爾再也忍不住了。

拼著功力受損,他也絕對不能放過幻。

就在卡隆的邪眼神功失效的那一霎那,加索爾也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絕技。

一眨眼的功夫,就見加索爾身上黑光一閃,黑暗本源之力源源不斷的朝著幻籠罩過來。

這股黑暗本源之力,竟然化作一個牢籠,將幻關在了裡面。

「哼!雖然,我的黑暗本源之力也暫時奈何不了你。

但是,以你的實力,也絕對不可能突破得了我的黑暗囚籠。

等把你抓到神棄之城,再來慢慢煉化你!」

果然,幻發現自己真的無法行動了。

強大的黑暗本源之力,化作了一個堅固的囚籠,將她關了起來。

幻終於悲哀的發現,絕對的實力差距,果然不是寶物就能彌補得了的。

半個月之後。。。

神棄之城中。

「什麼?

還有這種事?

華倫的分身竟然成了一個凡人的奴僕,而這個凡人,竟然有兩件強大的偽神器,就連你們兩人聯手,都無法傷害到她?」

大城主諾瓦聽完加索爾和卡隆敘述的事情經過,也不由得大吃了一驚!

「這個丫頭,可真是不好對付。

她的來歷絕對不簡單,而且,她的身上,可能還不止兩件偽神器,就連我都無法看破她的真身。」

加索爾說著說著都有點不好意思起來,自己一個堂堂的神階存在,差一點就在凡人手裡栽了跟頭,這叫他的面子擺到哪裡去。

「你也不用不好意思,

聽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這個丫頭不簡單。

栽在她手上的人又不止你一個,梅琳和卡隆那麼精明,還不是被她算計了。

這樣吧,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聽加索爾把幻說得如此厲害,影子君主諾瓦也不禁有點心動了。

很快,二人便來到了關押幻的大牢。

為了防止幻逃跑,卡隆一直守在大牢的外面。

一進監牢,諾瓦便看到了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