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眼看天色逐漸泛白,易寒知道,他不能再等下去了。

「咻!」

他突然起身,奔著最近的一個崗亭衝去。

選擇崗亭而不是崗亭之間的空隙,易寒也是有考慮的。

只要他一現身,附近崗亭之內的護衛都會立刻把他發現,以他藏匿的位置和崗亭之間的距離來看,如果他選擇崗亭之間的空隙,將會和兩邊崗亭內的護衛同時相遇,如果他選擇崗亭位置,只要他下手速度足夠快,完全可以在其它崗亭內的護衛趕到前解決掉,也就是說只需要面對一個崗亭的護衛即可。

果然,易寒一出現,立刻就引起了軒然大波。

「有人硬闖禁地,快攔住他!」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新書正在a,坑品有保障,請放心支持!

---------------------

「有人硬闖禁地,快攔住他!」

叫嚷之聲立刻此起彼伏。

「呼!呼!呼!」

更是有一**的人影從那些崗亭之中蜂擁而出,並以極快的速度向著易寒要闖的崗亭匯聚而去。

這還是少的,更多密密麻麻的腳步聲從易寒的身後傳來,聽聲音應該不下百人。

「一個小屁孩,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這些地方你也敢闖?」

「快站住,否則直接取了你的小命!」

……

這些護衛人還未到,但是各種咆哮呵斥之聲已經鋪天蓋地地砸來。

易寒當然不會理會這些,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前方的崗亭。

而那崗亭中的五名護衛也已經來到了亭外,他們沒有衝殺而上,但是個個都畫意涌動,做好了全力一戰的準備。

百米距離,何其之短,數秒之間易寒已經衝到了那崗亭之外,早就醞釀好的畫意隨著他的右手抬起,暴涌而出,丈余長的七彩玲瓏劍猶如一道色彩絢爛的彩虹一般,在他的面前劃過一道亮麗的光弧,直奔那五名護衛而去。

長劍出,威壓起!

磅礴的畫意威壓如強力的磁場一般,無聲無息地降臨下來,令那些僅僅是畫者境界的護衛們立刻如陷泥淖,幾乎動彈不得,但是他們施展而出的五道畫意光影還是迎著易寒的七彩玲瓏劍轟擊而去。

「噗!」

畫者和畫家,雖然一字之差,但那畫意上的差異卻如鴻溝一般不可逾越。

五人的五道攻擊招式,和七彩玲瓏劍相遇,就如豆腐一般脆弱,瞬間被震得七零八散,化作細碎的光點消散而去。

顯然,五人的攻擊絲毫未能阻擋七彩玲瓏劍狂猛的攻勢。

「嗤!嗤!嗤!嗤!嗤!」

接連五聲割韭菜的聲響瞬間響起,那崗亭外的五名雷氏家族護衛已經是身首異處。

易寒的出擊,可謂一氣呵成,頓時令周圍湧來的眾人脊背發冷,但他們並沒有被嚇到,反而是被激發了鬥志一般,依然是悍不畏死地沖將過來,只是那咆哮之聲已經被他們硬生生地給憋了回去。

「咻!」

易寒沒有絲毫停留,腳尖一點,直接是越過了那道崗亭,直接奔著第二道防線而去。

第二道防線是十米寬的火焰壕溝。

寬度對易寒來說不在話下,但是那火焰,隱隱中散發出危險的氣息,顯然不是普通的火焰那麼簡單。

但是,既然走到了這一步,萬沒有退卻的可能。

那些狂追而來的雷氏家族護衛顯然沒有易寒的速度快,前方又沒有任何阻擋,使得他很快就掠到了壕溝之前。

畫意凝聚於雙腿之上,易寒準備一蹴而就,跨過這第二道防線。

「呼!」

突然那壕溝內的火焰好像感應到了有外人接近了一般,頓時間火光衝天,易寒前方的火焰一下子暴漲起來,形成了一道百米之高的火焰之牆。

他剛抬起的右腿猛地抽了回來,江江剎住身子,否則非被那大火給烤焦不可。

「怎麼辦?」易寒有點兒傻眼,百米高的火焰,他斷斷是跨越不過去的,別說是他,就是高級畫家的強者,也只能望火興嘆。

「嗖!」

就在他這一愣神的時間,突然一個一米大小的赤紅火球從那熊熊的火焰之中剝離出來,飽含強悍的畫意,似乎把周圍的空氣都被點燃了一般,朝著易寒的腦袋砸將下來。

「雕蟲小技!」

易寒兩眼微凝,一聲輕喝之後,絢麗的七彩玲瓏劍騰空而起,沒用砍和刺,直接是使用劍身向那火球拍去。

「嘭!」

火光四射,火球變成細碎的火花分崩離析而去。

「哈哈,小傢伙,不錯的實力,只是愚蠢了一點兒,居然想到硬闖我雷氏家族的禁地!」

突然一個冷笑之聲從那壕溝之下傳來。

易寒心中一凜,急忙望去。

只見一個穿著火紅衣服的男子,渾身包裹著一個赤紅的畫意光罩正從那壕溝底部緩緩升起,那光罩如火焰一般在燃燒,給人一種正在**的幻覺。

「是雷炎長老!」

「雷炎長老來了,這小子這次死定了!」

「雷炎長老威武!」

「雷炎長老殺了他!」

……

易寒身後,那些漸漸圍上來的護衛們突然間爆發出一片歡呼之聲。

「雷炎?」易寒聽到這個名字,頓時瞳孔一縮,他可是聽趙普說過,雷炎乃是雷氏家族現存四大長老之一,中級畫家,實力僅次於族長雷天的存在。

之前他就一直懷疑這壕溝內的火焰古怪,原來一直是由這雷炎在操控。

「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應該就是重創雷鳴、斬殺雷山長老的那個小子吧!」雷炎火焰般的眼睛盯著易寒,卻冰冷地問道。

他曾經去**洞外勘察過雷山被殺的現場,根據蛛絲馬跡推斷,已經確認斬殺雷山的和重傷雷鳴的,都是那傳說中的妖孽少年所為。

這般的少年本就鳳毛麟角,今天又遇到了一個,所以也不難確認。

雷炎現在已經從那壕溝內出來,就站在溝邊,但身上的火焰光罩依然未曾解除,可見即便是他,沒有保護也不敢接近那壕溝內的大火。

「不錯,正是本人!」易寒乾脆地回答道,到了目前這個份上,已經沒有了隱瞞的必要,無論如何,對方都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的,所以他的語氣也是針鋒相對,「雷炎長老?是吧?你是不是想做雷山第二?」

「狂妄!死到臨頭了還如此狂妄!」雷炎頓時暴怒,周身的火焰光罩也立刻狂暴起來,似乎有著熾熱的火焰欲破殼而出一般,「我馬上會讓你知道,惹到我雷氏家族,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只見那雷炎雙臂突然張開,在他的身後,那壕溝內百米高的火牆突然像潮水一般向他壓來,瞬息之間,就已經在他的面前凝聚出了一個足有一丈大小的巨大火球。

那火球內的火焰,彷彿凝實了一般,就像是流動的岩漿,間或爆發出噼里啪啦的爆響之聲。

單單這氣勢,就足以讓膽小之人嚇得肝膽破裂。

「讓我看看,你的實力是不是和你說話的語氣相匹配!」

雷炎話音一落,只見那恐怖的火球,帶著碾壓空氣的氣爆之聲,對著易寒的腦袋轟將而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祝各位周末愉快,請收藏、推薦本書,支持老山!

--------------------------------

「如你所願!」

易寒也是一聲冷哼,高級畫家對他來說一是道坎,可中級畫家,他還是有著取勝的把握的,雷山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嘩!」

如流水般的聲音響過,一丈余長的七彩玲瓏劍又被易寒祭了出來。

七彩玲瓏劍出現的剎那,周圍百米之內瞬間被絢爛的七彩之光籠罩了起來,彷彿變成了一個光波的世界。

只見那劍體之上,畫意波動如流水一般飛速流轉,整體就像一個灌滿七色液體的水晶器具,美輪美奐。

「去吧!」

易寒一聲輕喝,七彩玲瓏劍化作一道絢麗的七彩光弧,帶著昂揚之勢暴沖而出,向那雷炎的巨大火球迎擊而去。

「呼!」

七彩玲瓏劍剛剛射出,易寒的前方突然間又是金光大現,一把丈余長的金色長劍又憑空出現在那裡,其外形輪廓居然和那七彩玲瓏劍一般無二,不同的只是外顯的色彩和光芒。

其實,這金色長劍本身就是脫胎於七彩玲瓏劍,也只有易寒這般的怪才,才依託特有的金色畫意,能夠以七彩玲瓏劍畫譜為胚胎再次克隆出一把金色長劍,而且二者可以同生共存。

這也是易寒的殺手鐧,兩把劍可以攻取不同的方位。

他一上來就施展出這一招,顯然是想以雷霆之勢快速解決戰鬥,因為他等不起,時間拖得越久,雷氏家族趕來的高手就越多,形勢對他就越加的不利。

易寒右手揮下的同時,金色長劍平直飛去,直接轟向火焰壕溝邊的雷炎本身。

他的這一手一出,立刻震撼了雷氏家族的眾多護衛。

「怎麼可能?他怎麼能夠同時控制兩把劍攻擊?」

「這……太不可思議了!」

「看到沒有?他那兩把劍的威力皆非同小可,那畫意幾乎和雷炎長老的火球不相上下!」

「不好! 總裁在上之嬌妻萬萬歲 雷炎長老可能有危險!快去稟報族長!」

……

嗡嗡的議論聲此起彼伏,隨後又有人連滾帶爬地跑開,想必是通風報信去了。

而那雷炎,此時也是雙眉緊緊地蹙在一起,兩隻眼睛彷彿兩個深邃的火洞,暴射出灼人的光芒。

他也是沒有料到,一個小小的少年,展現出不弱於他的磅礴畫意已經足夠妖孽,而且還能夠分心二用,卻讓他頓時有點兒倉皇失措起來。

藉助身後的火焰催動的火球已經被他融合自身的畫意轟擊出去,他可沒有易寒那般的能耐再凝聚出一個火球出來抵擋迎面而來的金色長劍。

緊急之間,雷炎只得把體內的畫意盡數抽干,全部融入那周身之外的火焰光罩之上,寄希望於能夠擋住那金色長劍。

「轟!」

炸響之聲如驚雷一般傳出。

細碎的火焰、七彩的光芒裹挾著強悍的衝擊波肆虐而出,數百米的範圍內頓時變成了光的海洋、漩渦的核心。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