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真元攻勢過去了,餘威還在唐顏的翅膀上殘留。這餘威是那綠色真元的,將唐顏整個翅膀都弄得無比狼狽。

“這是,毒屬性真元?”唐顏看着翅膀上的情況,眉頭皺起。這真元竟然可以沾上唐顏的翅膀,甚至還可以消融翅膀上的羽毛。

“錯,這是腐蝕性真元”闇冥對着唐顏冷笑道,他的真元可是比尋常真元厲害得多的,比硫酸還厲害個幾十倍,簡直就是毒藥中的毒藥。

“完了”此時唐顏心裏就剩下這個念頭,別人修爲高就算了,真元還那麼厲害,這樣他更加的死定了,只要被那綠色真元沾到一下皮膚,恐怕他將會成一具骷髏。

“哈哈,來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還有,你這三位朋友也逃不過一死”闇冥臉上掛着殘忍的笑容,現在只有用唐顏的鮮血纔可以抹除他心中的怨恨。

“暗黑三俠?只剩下兩個小毛孩了,你確定嗎?”在遠處的門口,那裏是這棟老舊的院子的門口,聲音就是從那裏傳出,那裏也站着一個人,一位相貌美麗的中年婦女。

“黃君怡?”闇冥看着那個中年婦女,立馬就認了出來,中年婦女是誰他怎麼可能不知道。以前唐族的女主人,自身實力本就非常厲害,不過如今卻不一樣了。

那人的確是黃君怡,身上穿着普通的衣褲,跟平時在家穿的差不多,臉上掛着屬於她的笑容,完全就不把這兩人放在眼裏。

“來得正好,我還想說殺了唐顏再去把你殺了的,沒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闇冥對着黃君怡冷笑道,在他眼裏黃君怡就跟普通人差不多。

“哈哈,兩個小毛孩,當初我在家族時你們幾個還小呢,怎麼,現在連我都想殺了?”黃君怡沒有擔心,對着闇冥暗幽說道,隨後將視線放在狼狽的唐顏身上。

“媽,你怎麼來了,快走啊,你又不是修真者”唐顏對着黃君怡說道,黃君怡根本就不是修真者,跟黃君怡這四年來黃君怡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

“你這臭小子,我有我的辦法,你看着就行”黃君怡對着唐顏笑罵一句,根本就沒有把現在的危險放在心上。

“夠了”闇冥聽到黃君怡唐顏還有心情聊天,不耐煩的說道,他還有正事要辦呢。轉身對着身後的闇冥說道,“暗幽,你去將黃君怡殺了,我去對付唐顏”

“好”暗幽點了點頭,隨後身影一閃,化成了虛幻的黑影,奔向黃君怡所在的位置。速度不快,但是卻感覺有十幾個影子向黃君怡奔去,沒有哪一個影子是特別的,就感覺十幾個都是真的一般。

不過一秒暗幽就已經來到了黃君怡的面前,十幾個影子圍着黃君怡轉,在外面看着就感覺黃君怡被一個黑球給罩住了一半。

“媽”唐顏瞬間就急了,黃君怡沒有一點修爲,如何抵擋暗幽的攻勢?這樣子暗幽一擊下去黃君怡就會死掉。

唐顏動了,顧不得那麼多,整個人朝着黃君怡所在的位置奔去,去救黃君怡。

不過在唐顏剛剛動的時候,一旁的闇冥又一次發起了進攻,與上次那攻勢差不多大小威力,無奈之下唐顏只能防禦。

如果唐顏一走,哪怕唐顏躲得過腐蝕性真元,但唐顏的身後還有王慧糖跟楊紫雲,如果他走了,這兩人就會被打中,普通人哪裏可以阻擋腐蝕性真元的威力?

就在唐顏進退兩難的時候,黃君怡所在的戰局發生了變化,一道道紅光從黑影團中滲出,黑影接着一個個暗淡潰散。

“嗯?”紅光照到了闇冥的臉上,闇冥好奇的將視線投在了暗幽的那個戰場,到底發生了什麼?這火光就感覺是太陽光照到了他的臉上。

── 本章完【媽蛋丶終於回來了丶那個地方一點信號都沒有丶明天恢復2更丶今晚加班碼字】 原先困住黃君怡的那十幾道影子穿梭化成的黑團速度逐漸變慢,影子也越來與淺,直到最後十多個影子都一一潰散。

十多個影子潰散,紅色光芒瞬間將整個空間都照亮,甚至將衆人的視線都照成了一片紅色,兩秒後紅色光芒才從衆人的視線中淡去。

誰都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了,這紅光又是怎麼一回事,當然,結果肯定是有人歡喜有人悲。

光芒已經淡下,衆人的視線已經恢復了正常,不過每一個人都把目光投在了門口那個位置,當門口那個光影淡下,一個身影在衆人眼中浮現。

那身影自然就是黃君怡,此時的黃君怡與原先剛來的黃君怡不同,此時的黃君怡看起來比原先的還好看,身上也是披着一套火紅色盔甲,後背一雙紅火色翅膀扇動着,與唐顏的翅膀不同的是,這雙翅膀比較小巧,但是卻很精緻。

“媽”唐顏看到黃君怡沒事,對着黃君怡叫了一聲,心中那擔心也逐漸放了下來,能阻擋下來那自然是最好的。

“嘭”在闇冥的旁邊,離闇冥幾米遠,那裏憑空嘭出了一片片黑霧,黑霧散後暗幽的身子也出現了。

暗幽也出現了,不過他卻沒有一絲的生命波動,也就是等於一具屍體,屍體站着幾秒後,突然倒了下來,躺在地上。

原先闇冥看到暗幽出現了,還以爲沒事,心中的擔心也放下了,不過剛剛裏面暗幽就倒下了,仔細一看才發現已經沒有生命波動了,等於說已經死了,這讓他瞬間呆住了。

闇冥看着地上那句暗幽的屍體,死了,又一個兄弟死了,暗幽的修爲是玄武階六層初級,剛剛突破的玄武階六層,竟然撐不住黃君怡的一招。

不過此時的闇冥腦中充血,並沒有估計黃君怡的實力,又一個兄弟死了,他能不怒麼。怒氣灌腦,整個人瞬間撲了過去,目標就是黃君怡所在的位置。

“吼,我要你死”闇冥通紅着雙眼撲向黃君怡,將手當做武器抓向黃君怡,此時闇冥的戰力已經等於巔峯。

黃君怡看着闇冥撲來,整個身子晃了下,背後那雙翅膀抖起,絲絲火焰從翅膀羽毛縫隙中流出,火焰翅膀直接扇向闇冥。

火焰翅膀的速度非常快,只是看見火光一閃,闇冥就已經變成了兩半,失去了生命波動,表情定格在那未成型的驚訝面容。

死了,戰力跟玄武階七層有的一比的闇冥就這麼死了,被黃君怡一個翅膀給弄死,不費任何吹灰之力,即便是唐顏都被驚呆住了。

闇冥那分成兩半的屍體不斷燃燒,隨後就已經被燒成虛無,沒有幾秒。這種火焰的燃燒速度可是比普通火焰的速度快了幾十倍不止。

王慧糖那三人第一次看到殺人的畫面,尤其又是屍體被切了兩半燃燒,其中的王慧糖胃裏就翻江倒海總有一股想吐的狀態。

“媽,你?”唐顏臉上還是帶着驚訝的表情,手指指向黃君怡,就是奇怪黃君怡的這個模樣,怎麼變成了模樣,尤其是背後的那雙翅膀,跟他的簡直就是一個種類。

“你還說,幸虧我來的早,若不然你小命就交代在這裏了”黃君怡身後的翅膀縮了進去,盔甲也慢慢淡下,變成了普通的衣服,畫面感極強。

“唐顏,阿姨,我打斷一下,你們是不是人類?”王慧糖臉上有點疑惑的問道,背後的翅膀,火焰,能量光波,哪一項是人類可以辦到的?

“呵呵,慧糖,你就放一百二十個心吧,我們是人類,至於你所看到的這些都是現社會所沒有涉及的一些事情,至於這些事情,有空你可以問問唐顏”黃君怡對着王慧糖慈祥說道,隨後就將所有事情都推到了唐顏身上。

唐顏臉上微微抽筋,搞什麼鬼,又將這種事情推到他身上了。

“哦”王慧糖點了點頭,心裏卻想着,等有空一定要問唐顏一個明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好了,你們年輕人的事你們自己解決,我回去了”黃君怡對着唐顏跟王慧糖笑道,隨後將視線放在了楊紫雲的身上,隨後就轉身朝着門口走去。

唐顏目送黃君怡離開後才嘆了一口氣,還好他老媽及時來到,若不然他今天恐怕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不過同時也感嘆他老媽的僞裝能力,重新修煉修爲竟然達到那麼高階了唐顏都不知道。

唐顏將視線放在了楊紫雲身上,楊紫雲此時還震撼在剛纔發生的場景中,這種情況無論發生在誰身上都是不可思議。

“你打算怎麼辦”唐顏對着身旁的楊紫雲問道。

陸先生又進黑名單了 “有刀麼,能借我一把麼”楊紫雲對唐顏說道,大眼睛盯着唐顏,表情也沒有帶着失落的情緒,但這一句話險些讓唐顏嚇了一跳。

要刀,唐顏肯定是認爲楊紫雲是想自殺,不知情的都會這樣認爲,就算是王慧糖也是這麼認爲了。不過王慧糖卻沒有唐顏的那個擔心,反而是感覺痛快,只是表面不說出來罷了。

楊紫雲看到唐顏臉上的那猶豫模樣,捂住嘴笑道,“好啦,你放心,我還沒有蠢到會自殺”

唐顏聽到這話路才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是多疑的了。隨後招了招手,從翅膀上飛出了一根赤色羽毛,落在唐顏手上,唐顏使用真元將羽毛包裹起,羽毛化成了一把彎刀的模樣。

“喏”唐顏將彎刀遞給了楊紫雲,這彎刀是他的真元加羽毛所化的,如果看到不放心的,他隨時一個念頭就可以讓這兩樣東西化成原樣,就是因爲這樣他纔敢將這把彎刀遞給楊紫雲。

楊紫雲接上唐顏遞給的彎刀,將彎刀抓在手上,轉身對着陳泰楓冷笑。

“你,你要幹什麼,我是你男朋友,別,別亂來”陳泰楓看到楊紫雲拿着刀面對他冷笑,他瞬間就慌了,結結巴巴對着楊紫雲說道。

“呵呵,你好意思說你是我男朋友”楊紫雲冷笑對着陳泰楓說道,這狀況就跟發了狂似的,心中所有的恨意在此刻都爆發了出來。

“本,本來就是嘛”陳泰楓看看東又看看西,理直氣壯的說道。

“滾”楊紫雲對着陳泰楓吼道,隨後一腳將坐在地上的陳泰楓踢翻,因爲陳泰楓的身上還有着真元繩子綁着,根本就動彈不得。

將陳泰楓踢翻後,楊紫雲並沒有善罷甘休,又是兩腳踢在陳泰楓的大腿,疼得陳泰楓就如同殺豬般的叫聲。

“啊”楊紫雲踩在陳泰楓的大腿,彎刀直接捅了下來,將陳泰楓兩隻大腿捅出了兩個血窟窿,鮮血從傷口處流出,將那塊地板全部染紅。

“疼嗎,但你不知道,我的心更疼”楊紫雲近乎瘋狂的對陳泰楓說道。臉部直接靠在了陳泰楓的頭,睜大了眼睛,滿眼都是怨恨。

“去死吧你這個臭男人”楊紫雲揮動着手中的彎刀,對陳泰楓喊了一聲,手中的刀砍向了陳泰楓的脖子,陳泰楓瞪大着雙眼,脖子冒着血泡,就這麼失去了生機。

“呵呵”楊紫雲看了看陳泰楓的屍體淡淡一笑,此時的她,身上騰昇出一股輕鬆感,解脫感。

“再見了”楊紫雲對着唐顏輕輕說道,聲音很小,甚至聽不到聲音,但口型卻是這三個字,等唐顏反應過來時,楊紫雲手中的彎刀就已經捅破了她自己的身子,鮮血染紅了衣服褲子。

“不要”唐顏對着楊紫雲喊道,但一切都晚了,彎刀已經捅破了楊紫雲的肚子。

唐顏立馬抓住楊紫雲那墜地的身子,無數痛苦在唐顏的心裏爆發而出,甚至唐顏都壓制不住情緒,失聲痛哭了起來,這還是他有意識到現在第一次哭泣。

“你爲什麼要這樣”唐顏眼眶通紅,淚水不斷從眼角流出,抱着楊紫雲的身體,手掌真元涌動,將楊紫雲的生命一直吊着,只要唐顏一將真元中斷,楊紫雲就會瞬間死去。

── 本章完【後續劇情怎樣發展丶可以去電腦站投票丶等兩三百章後不投票就沒用咯丶到時候我劇情發展到了後續部分我就撤掉那個投票了】 “我已經毀了呀,如果下輩子還能碰到你,我一定不會放手”楊紫雲臉上蒼白,面帶着微笑對着唐顏說道,嘴角的鮮血不斷在流出。

“能再親我一下麼”楊紫雲對着唐顏笑道,眼眸中帶着淚花,還帶着渴望的意思,就像一個飢餓的兒童像大人問要一點吃的那種渴望眼神。

唐顏眼角滲出淚花劃過臉頰,聽到楊紫雲這句話,沒有任何猶豫的低下頭,將頭埋在懷中那位少女的臉頰,嘴脣觸碰楊紫雲的嘴脣。

兩雙脣就這麼對在了一起,天衣無縫,就感覺這兩雙脣本身就是挨在一起的。

楊紫雲感覺到嘴脣上的溫度,蒼白的臉上揚起了輕微的笑容,這是幸福的笑容。

楊紫雲生命最後一瞬間的表情定格在了這幸福的笑容中,手臂微微垂下,整個人無力的倒在了唐顏的身上,臉上最後一抹紅潤也被蒼白所代替。

“別,別睡”唐顏將雙脣分開了,看着楊紫雲那已經睡着的蒼白安詳表情,搖了搖楊紫雲兩下,慌忙的對着楊紫雲說道。

手掌捂住楊紫雲的傷口,真元不斷輸進楊紫雲的體內。可楊紫雲卻沒有任何生命跡象反應,已經死了,整個人都已經僵硬。

唐顏將楊紫雲輕輕放在地板上,將楊紫雲腹部的彎刀輕輕取出,放在了楊紫雲的手上,彎刀並沒有變成羽毛的模樣,唐顏也沒有讓彎刀變成羽毛,而是保存原樣。

只要他不想讓彎刀變成羽毛,等到真元功效消失後彎刀就會自動解體。不過真元哪裏是那麼容易消失的,恐怕一千年以後纔會消失。

“唐顏,別傷心了”在一旁的王慧糖眼眸帶着絲絲淚水對着唐顏說道。她是整件事情的見證者,只有她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看到剛纔那一幕,即便她對楊紫雲的印象非常不好也忍不住的流了淚。

“沒事”唐顏將眼角上掛着的淚水擦乾淨,淚水沒了,不過那通紅的眼眶以及鼻尖可以看出唐顏現在很傷心,看着最愛的人死在自己面前,他能不傷心麼。

“那這裏怎麼辦?”王慧糖對着唐顏柔聲說道,指着周圍的幾具屍體以及血跡。

唐顏聽到王慧糖的提醒,面無表情的看着周圍的暗幽以及暗泉和闇冥留下的血跡,一道火紅真元從手中閃出,直接射向那兩具屍體以及地上的一攤血跡。

真元瞬間將屍體以及血跡給燒成虛無,一點痕跡都沒有,甚至一點灰都沒有,只留下楊紫雲跟陳泰楓的屍體。

畢竟楊紫雲跟陳泰楓是文明社會的人,消失了肯定會N市有很大的轟動,但暗黑三俠卻不同。

這三人本身就不屬於文明社會的人,死了也就死了,頂多也就是讓家族有一點轟動,也不會影響社會任何事。就算是整個唐家都滅族了也不會影響這個社會的運轉。

“這裏就留着吧,一會兒警察會來”唐顏輕聲沙啞的對着王慧糖說道,原先那聽起來正常的聲音已經不見了。

“嘟嘟嘟”果然,在唐顏這句話剛剛落下的時候,老舊的房子外就響起了警車聲,聲音越來越大,警車也越來越近。

王慧糖沒有多說,抱住了唐顏的手臂,臉不斷蹭唐顏的手臂,意思就是緩解唐顏現在的情緒,唐顏變成了這個模樣,她比誰都心疼。

唐顏看着身旁的王慧糖,深呼吸了兩口氣,一隻手摟住王慧糖的腰,身後翅膀縮小到普通模樣,一隻翅膀現在也就兩米。

翅膀微微抖動,唐顏身子一閃就已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了上百米高的空中,誰也沒有發現,即便是仔細盯着也不會看見唐顏的影子。

在飛行時王慧糖就已經被一個赤色氣泡真元包裹住,這是用來保護王慧糖的,若不然在空中這種速度所造成的壓力,別說是人,就算是鋼鐵都會被壓碎。

“飛?”王慧糖不可思議的看着周圍的景色,現在她是在空中,她當然沒有恐高症,下面的風景她全部可以看清。

“嗯”唐顏對王慧糖迴應,腦中一片混亂,沒有多說什麼。

“唐顏,你究竟是什麼人”王慧糖帶着疑問問道唐顏,這種能力也太不平常了,敢問天底下誰可以做到?她雖然聽說過人類沒有藉助任何工具飛翔,但卻沒有見過,科學證明這也是不可能的。

“我是人類,只是身上有着一股能量,就是剛纔你看到的那個,還有,我基因血脈有點異變,這一對翅膀就是異變變成的”唐顏用這句話打消王慧糖那擔心的念頭,不過卻讓王慧糖越搞越不清楚。

“那個能量我可以理解,就像我最近看了一本小說名字叫做《異能狂人在都市》,也是跟這種能量差不多的。但是這個基因突變,你以後會變成怪獸不?”王慧糖有點寒顫的對着唐顏問道,如果變成怪獸,那實在也太可怕了。

“不會,人就是人,這是不可能改變的。就像剛纔闇冥的那種變化,身體雖然變了,但是基因還是屬於人類”唐顏面無表情的對王慧糖說道,視線放在遠方,沒有投在王慧糖身上。

“哦,那就是說以後我跟你的孩子不會缺胳膊少腿或者多個頭,這就好”王慧糖鬆了一口氣說道,這句話險些讓唐顏嗆到。

“話說唐顏,你還是不是處男?”王慧糖沉默了幾秒鐘,轉了轉眼珠好像想到了什麼事情一般,對着唐顏翻了一個白眼問道。

“咳,不是了”唐顏咳了一聲,實話實說告訴王慧糖,他不愛撒謊。

“好啊你,把第一次給弄丟了,告訴我,是不是在外面又養小情人了”王慧糖氣鼓鼓的說道,在空中不斷搖晃,讓唐顏的飛行都是左左右右。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