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那些法師的架勢,沈暮沉還以為多麼高級的法術,卻不料居然是這般簡單的巨木術。不過,法師的人數眾多,那些巨木術施展開來,沒有什麼別的好處,就是巨木的數量巨多。巨木在荒蕪之地的前方,排成了三五排的樣子。每根巨木之間也有一些空隙,卻沒有將那空隙佔滿。

饒是如此,那沈暮沉也看的分明。依照那巨木之間的空隙,荒蕪之地的騎士只能一個個的穿過巨木,卻根本就無法使得大多數的騎士衝鋒。

顯然,這個巨木術所不知的陣法,就是為了拖延那些荒蕪之地騎兵的行進速度。

「巨木陣已成,大家都瞄準嘍!」見巨木陣已成,那段思恭連忙高聲的喊道。此時,那落日崗上的軍士及法師,只需要瞄準了對面的騎兵專心的射擊就可以了!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果然,在巨木陣陣法的阻撓之下,那些荒蕪之地騎兵果然速度緩慢了下來。一旦騎兵失去了速度,在戰場上就失去了機動性,也就成為了一個個移動的活靶子。

但見落日崗之中的軍士瞄準了前方的騎士,氣定神閑,手中的弓弩射出定然會有騎士落馬。那些弓弩射手在忙著,一旁的法師也沒有閑著。

此時,沈暮沉等人也終於有了用手中法器射擊的機會。 醜女如 但見那沈暮沉將手中的法器舉起,接著便將丹田內的法力緩緩的送到了周身的經脈之中。那法力進入了經脈,遊走數匝之後,便飛快的傾瀉,繼而進入到了那沈暮沉的雙手之中。

沈暮沉將手中的法器端起,向著那遠處的騎士射擊而去。或許是第一次射擊的緣故,沈暮沉登時感覺手中的法器一顫,那射擊出去的法力居然直中半空之中。但見半空之中綻放出了一個絢麗的煙花一般,卻是對地面上的騎兵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傷。

看到沈暮沉的攻擊,那一旁的段思恭不由的微微皺眉。可沈暮沉也就是準頭差了一些,其餘的也挑剔不出什麼毛病。就在沈暮沉在為自己沾沾自喜的時候,卻見那其餘的法師也開始了攻擊。

他們與沈暮沉不同,射擊出去的法力或許不如沈暮沉一般的強大,卻極有準頭。

看到那些法師的表現,沈暮沉頓時感覺有一些臊的慌。她再次將那法器舉起,緩緩的瞄準,正要射擊的時候,卻是心念一動。原本,沈暮沉瞄準的是一名騎兵的頭顱,可卻見其手中的法器緩緩下移,瞄準了對方身下的「馬匹」!

「嘭!」但聞沈暮沉手中的法器一響,登時一股強大的后坐力襲擊而來。她那法器射擊而出,頓時將遠處的一名騎兵擊落馬下!

「暮沉,你真棒!」沈暮沉也沒有想到能一擊必殺,登時惹來了一旁郭靈仙的羨慕。她也射擊了幾次,那手中卻是沒有準頭。

「不要瞄準對方的頭部,瞄準下方的馬匹!」沈暮沉自然不會吝嗇將自己的「竅門」告訴同伴,緩緩的說道。

有了沈暮沉的「前車之鑒」,其餘幾人的射擊精度也登時提高了許多。他們雖然射擊的精度不如其餘的法師,卻勝在體內的法力雄厚,頗有綿綿不絕的感覺。

一時之間,那些原本不可一世的騎兵登時受阻,即便是有幾名衝過了巨木陣,還未到達落日崗前就被軍士們消滅。

「好厲害的巨木陣!」但見端木澤暗暗的咋舌,口中不由的說道。

「就是啊!」一旁的郭靈仙也是如此,簡直就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以前的時候,在這落日崗前面原本是有一大片的樹林的!」見那些騎兵漸漸的敗落了回去,便見段思恭緩緩的說道,「之前,也不需要用巨木術來組陣。前面那一排排的樹牆,就是這些騎兵最好的阻礙!」

「後來怎麼都沒有了呢?」沈暮沉頓時問道。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當然是被這些人給毀了!」只見那段思恭緩緩的說道。

在不久以前,此地卻是有許多的樹木。那些樹林排列成行,儼然就是眼前的巨木術一般。

「後來,那些樹木呢?」只見那沈暮沉問道。

「種出來一些,被敵人損毀一些,時間慢慢的推移早就不見任何蹤影了!」但見那段思恭長嘆一聲,緩緩的說道,「唯一一些剩下的,卻被那荒蕪之地佔據了!」說完,便見那段思恭指著前方的那一片樹林,神情之中頗為的愁苦。

沈暮沉一愣,才知那荒蕪之地中的樹林原本乃是落日崗所種植。她陡然之間明白了其中的緣由,知道了為何那些樹木消失的道理。那些樹林想必終究會成為荒蕪之地的一部分,索性那落日崗便不再植樹。

如此一來,那落日崗索性便使用法術「巨木術」來代替那些樹木。

落日崗有了巨木陣的幫助,登時就佔據了上風,將那些不可一世的騎兵都壓制在了巨木陣陣型之中。

終於,天色漸晚,荒蕪之地也終於不再繼續攻擊。頓時,整個落日崗前恢復了少有的安靜。

沈暮沉站立在那落日崗上,見遠處的巨木陣已經消散,而在巨木陣原本的地方,只是留下了些許的屍體。她看著遠處陰森森的荒蕪之地,沈暮沉突然感覺到了一絲的無助。若似乎沒有落日崗的「掩護」,巨木術的「幫助」,這些騎兵定然會衝殺過來,並一擁而上,將整個落日崗都踐踏其下。

個人的實力在這般強橫的騎兵衝鋒之下,簡直無法抵禦。沈暮沉看著漸漸西斜的夕陽,那略顯暖色的光芒照耀在大地之上,似乎是在回應著「落日崗」這個名字。

「好美的景色啊……」美景當前,沈暮沉不由的感慨道。若非是有白天的大戰,或許此時的景色會更加的美麗幾分。

「山河壯麗,江山如此多嬌!」就在沈暮沉沉浸在那夕陽的美景之下時,卻聽聞身後傳來了一聲詠嘆之聲。

但見沈暮沉連忙轉身,見到身後站立的正是端木澤。沈暮沉自己想要出來透氣,本是一個人出來,卻不知端木澤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的身後。

「端木……」沈暮沉回身看了那端木澤一眼,滿是詫異。

「你好!」端木澤柔柔的一笑,道,「這裡的風景正好!」

「是啊!就是不知道……」不知怎地,那沈暮沉看了看遠方的荒蕪之地,說道,「他們到底都是一些什麼人?怎麼會那麼的兇殘,那麼的……」

「你是說他們?」只見端木澤指著不遠處的荒蕪之地,說道。

「對啊!就是他們!」沈暮沉道,「我總感覺,他們不是天生就是這樣的!」

「嗯!若是那魔獸森林和萬骨森林,咱們人類還有一些強者曾經進去一探究竟!」端木澤道,「可是這荒蕪之地,卻根本就沒有人能夠進入其中一探究竟!」

「是啊!」沈暮沉也知道端木澤說的不錯,只不過心中還是頗為的好奇罷了。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交談之後,二人都不再言語,他們靜靜的站立在山崗之上,見西邊的太陽終於搖搖晃晃的墜落到了山崗之下。太陽落山,天地變化的昏暗了許多,看向遠處之時也有一些朦朦朧朧的感覺。

沈暮沉見天色不早,便想回去,可她剛剛轉身,便見那山崗之後有一群人正趁著夜色快速的前行。若非是夜晚還有絲絲的星光,沈暮沉也不會看的分明。

「快看!那是什麼!」沈暮沉看的分明,連忙高聲的喊道。

端木澤本來也要回去的,突然聽聞到了沈暮沉高呼,連忙向著山崗的後方看去。果然,在山崗之後,有一隊人馬正在悄悄的行進,似乎根本不想讓別人發現。

「這是怎麼回事?」端木澤眯著眼睛,口中喃喃的說道。他看的分明,見那些人馬的數量眾多,卻分明就是這幾日見到的荒蕪之地生物。可是,這些生物似乎與那些前來充當「炮灰」的不同,頗有規矩,行進之中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可以說,若不是沈暮沉二人在山崗上,還真的不會發現。

一般說來,那落日崗之中也有負責觀望的斥候。可那些斥候都在觀察著正面的敵人,又有誰會去看山崗之後。想必,是在落日崗與騎兵大戰的時候,那些生物悄然的翻山越嶺,自後方緩緩的摸了上來。

「他們這是要去哪裡啊?」但見沈暮沉問道,「他們怎麼繞過了落日崗了!」

「肯定是向著後方的要塞突擊了!」端木澤道,「這落日崗不過是抵擋荒蕪之地生物的第一道防線,至於那些荒蕪之地的生物不過是想要突破此地,到達人類居住的地方罷了!他們既然能繞道過去,自然就不會回來!」

「這……」沈暮沉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但還是有些尷尬,說道,「難道咱們就這麼傻傻的看著不成,一點也沒有辦法?」

「不需要有什麼作為!它們雖然穿越了咱們的防線,可後面還有很多相咱們落日崗一樣的地方,自然會有人收拾它們!」就在沈暮沉還在糾結的時候,卻聽聞一旁傳來了那段思恭的話語。

「段老……」沈暮沉連忙回身,說道。

「段老好!」端木澤也是微微欠身,說道,「我看這些越過落日崗的生物,似乎頗有神智,比咱們見到的荒蕪之地生物要高級一些!」

「沒錯!」段思恭道,「在荒蕪之地之中,生物也是分等級的!如咱們這幾日抵抗的,大多是等級最低的一類。這種生物雖然等級低,但數量卻是最多!至於那些翻山越嶺過去的,級別就要高上一些。若是將它們擊殺,還能或多或少的獲取到一些爆落之物!」

「爆落之物?」沈暮沉與端木澤齊聲問道。

「是啊!那些越過山崗的咱們就不用管了,自有人會收拾它們!」對於那些越界而去的生物,段思恭卻是表現的極為的淡定。他見沈暮沉二人還有些不懂,繼續解釋道:「你們想,單單是那些生物死亡之後的爆落之物,就足以使得有人來收拾它們嘍!」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聽完了段思恭的話語,那沈暮沉才算是明白了過來。

敢情這些偷偷越過了山崗的荒蕪之地生物,在那段思恭的眼裡就如同是一大批行走的獎勵一般。至於最終這些生物是什麼樣的結局,那段思恭肯定也不會放在心裡。

「走吧,估計明天還有一場惡戰!」段思恭說道。他說完便轉身,卻見沈暮沉站立在那裡紋絲不動,不由的一愣,問道:「怎麼了?」

「段老,我要去追擊那些生物!」沈暮沉突然指著前方的那些越界生物,口中說道。

「你?」段思恭微微的皺起了眉頭,思謀了許久,才道,「果真?」

「果真!」沈暮沉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吧!記住,一定要注意安全!」段思恭說道。那沈暮沉顯然不是為了那些生物所謂的爆落物,她想要去追擊敵人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說完,段思恭又道:「你們前來這裡的期限,是兩個月的時間!記住,不管這批敵人最終有沒有全部殲滅,一定要趕回來!」

「嗯,我知道了!」沈暮沉點頭道,「段老,我的那些隊友……」

「不行!他們必須要在此地堅守!」段思恭明白沈暮沉的意思,連忙擺手說道,「你的那些隊友我自有別的用處,你想都不要想!」說完,段思恭也覺得自己有些過分,又道:「不過……不過……他可以跟你去!」

端木澤本來老實的站立在一旁,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落到自己的身上。他其實是支持段思恭的想法的,流竄到山崗后的生物雖多,但有後方那麼多的防線,它們也不會掀起什麼風浪。倒是沈暮沉的突然想法,使得端木澤有些不大明白。

「我?」端木澤一聽聞段思恭要自己陪同沈暮沉前往,不由的一愣,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那段思恭看了二人一眼,道:「記住嘍,一定要在規定的時間內回來!」說完,便見段思恭飄然而去,不見了蹤影。

見段思恭離去,那端木澤終於說出了自己的想法,問道:「暮沉,你到底是怎麼想的?」

「什麼怎麼想的?」原本沈暮沉還有些害怕一個人行動,但此時有了端木澤的幫忙,自然底氣就更加壯大了許多。

「這些人還需要咱們動手嗎?後面會有防線接替咱們解決的!」端木澤說道。

「是!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你有沒有想到,若是有一小部分人哪怕是一個人,衝到了咱們人類居住的地方,那會是怎樣的一種情況!」沈暮沉說道,「你認為,像手無縛雞之力的尋常百姓,會是這種生物的對手嗎?」

「嗯,說的也有道理!」但見那端木澤沉思了許久,道,「可是,它們的人數那麼多,就咱們兩個……」

「你不是都說了嘛!在後面不是有那麼多的防線!咱們就一路跟著這些生物,伺機下手就是了!」沈暮沉說道。

見那沈暮沉如此的堅定,一旁的端木澤登時沒有了言語的意思。他有些無奈的答應了下來,也終於決定與那沈暮沉一起行動。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亮出你的武器,別說我欺負新人。」妖媚女說。

宿舍長既然說了這女人容易得意忘形,落月就沒有拿出冰雪權杖,而是拿出一把匕首,正是紫年送的匕首。

握在手中,雖然不記得紫年這名字,可匕首和自己的的掌心貼合的一如從前。

「哈哈哈,哈哈哈……」落月的匕首引來一陣嘲笑之聲。

「你不會窮的沒有權杖吧,一把人間的破刀就想挑戰我?」妖媚女說道。

自從看到落月,她就一臉不高興,因為落月實在是太美了,這種美麗讓人嫉恨,妖媚女算計好了,這回不會殺了落月,而是毀她的容貌,吞她的靈力……

「呵,那又怎麼樣。」落月絲毫不在乎。

「不怎樣,只會死的很不體面罷了……」妖媚女笑道,「不過,就憑你拿不出權杖也很正常,要是有,恐怕是一根木頭,哈哈,那還不如拿一把刀,好歹是金屬啊。」

面對如此猖狂,得意的笑聲,落月並不惱火。

倒是把空間里大夥給氣的七竅生煙,鳳凰都想出去啄瞎妖媚女的眼睛了!

「嘖嘖,不理智,拉粑粑,更能氣到她。」骷髏手在一邊說風涼話。

「既然拿不出權杖,那就出手吧。我讓你三招,哈哈。」嫵媚女郎大笑,和落月對打權當是玩了,根本沒當回事,決鬥中如果用她昨晚的紅花什麼的,那就是違規!

在仙界違規,嘻嘻,比你想象的要慘……

「不用了,你先吧,省的落下口實說我贏的不光彩……」落月擦了擦匕首問道,壓根不跟她對視,也不放在眼裡。

那匕首慘不忍睹,在大家眼中,就是宰豬拿了一把殺雞刀。

「哈哈,還想贏,我看你是還在昨晚的夢中吧,想想怎麼個死法倒是你該做的。」嫵媚女郎抖了抖極短的開衩旗袍,引來男生們的一陣唏噓。

大家都低頭不看,唉,她這方面真的給四棟丟人了……

「好吧,大家一起開始。噹!」宿舍長銅鑼響起。

嫵媚女郎斜眼一笑,拿著權杖衝過來了,要給落月當頭一棒,再好好玩她!

而落月拿著匕首,倒握胸前,疾風勁草般朝著嫵媚女郎衝過去。

是找死?還是腹中早有良謀?

他人看不穿。

咔嚓——–

火石電光,匕首和權杖互磕,擦出一道道灼人的光環。

落月匕首沒斷,但也不敵權杖,身體向後趔趄了不少。

圍觀者傳來嘖嘖之音。

落月準備迎接第二次進攻,因為對方乘勝追擊,根本不給你喘息的機會,權杖熊熊而來,落月再用匕首奮力抵抗,靈力一點一滴輸入匕首,對抗權杖,這才勉強沒斷,不過她的身子被逼出了一仗之遠。

妖媚女人已經露出勝利的笑容,局勢顯而易見。

她的第三次襲擊已經飛過來了,這次要將落月粉身碎骨了。

落月同樣拿著火熱的匕首朝著敵人抵抗過去,在他人眼中這是去送死,應用送死。

可千鈞一髮之計,落月喚出冰雪權杖,噹啷一下……

兩個權杖撞擊,妖媚女人猝不及防,對方的權杖被敲碎了,不是斷,而是碎,著用了多大的靈力?

周圍一片膛目結舌,早已屏住呼吸。

這還不算,並且落月已經將匕首插入妖媚女的胸腹之中。

。 那些越界的生物數量繁多,沈暮沉也不會真的與他們硬抗。但見那沈暮沉與端木澤自那落日崗之上衝殺了下去,二人一人在地一人在天,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群山之中。

那沈暮沉的身下是那隻噬鐵獸,至於端木澤所騎乘的卻是一匹飛馬。但見二人的飛快的向前,不多時便到了一處陡峭的山峰之上。若是那飛馬,倒也無話可說,畢竟其可以飛翔。倒是那沈暮沉的噬鐵獸如此剽悍,頓時使得端木澤暗暗的讚歎起來。那噬鐵獸翻山越嶺如履平地一般,卻是難得一見的寶物。

沈暮沉站立在陡峭的山峰之上,看著遠處緩緩而行的荒蕪之地生物,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那沈暮沉看了一眼一旁的端木澤,說道:「端木同學,你看它們這是要去往何處?」

「在此地向前,大抵是要通往一線天了!」端木澤看了許久,才淡淡的說道。

「一線天?」沈暮沉道,「那也是一個易守難攻的地界!」

在落日崗的後面,有一個叫做一線天的地方。那一線天是一個狹窄的山道,山道兩側的山峰陡峭異常,唯有這一條山道可以通過。自那山道之中看去,抬頭看天,那藍天就宛如一線,故而稱之為「一線天」!

顯然那些生物也知道這一線天易守難攻,它們趁著夜色摸到了那一線天的山道,緩緩而行,不多時便進入了大半的生物。

「看來,它們是要偷渡!」端木澤見狀,登時說道。

「沒錯!」沈暮沉說道,「咱們趕快行動吧!若是晚了,只怕它們就全部都通過那一線天的山道了!」

「這個簡單!」端木澤微微一笑,說道,「咱們此時只需要給一線天之中的守軍報信即可!」

「對對對,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但見那沈暮沉恍然大悟一般,連連說道。說完,便見沈暮沉將手一揚,登時掌心出現了一塊小小的金磚。那金磚本就是她的法力附著物,但見其迎風一漲,登時變化的如同磨盤一般大小。

之所以沈暮沉親自出手,自然是知道端木澤的手段。那端木澤的法力附著乃是一頭獨角獸,獨角獸雖然難得,但在這般的戰鬥之中卻不一定有沈暮沉的金磚好用。

但見沈暮沉手中的金磚拋出,登時擊打到了那一線天的山道之中。那一線天的山道本就狹窄,此時沈暮沉的金磚祭出,登時將那一線天佔據,再也沒有一絲進退的可能。非但如此,那金珠墜地,登時響起了一陣驚天的響動之聲。

沈暮沉要的就是這樣的響動之聲,至於殺敵多少還是其次。

但聞驚天一聲巨響,那些一線天的軍士登時都醒轉過來。此時天色雖然暗淡,但距離黎明也不甚遠。對於那一線天山道之中的生物,一線天的軍士自然看的分明。他們或許還不知道這些荒蕪之地的敵人來自於何處,但他們卻知道自己的職責。

登時,便見一線天山道兩側的陡峭山峰上紛紛射下弓弩、檑木等物。不多時,便將大部分的敵人阻撓在了山道之中。百镀一下“魔武女帝傳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今天元旦,浪了一天,晚上開始碼字,寫到現在,連2000字都沒有,今天無法更新了,抱歉,只能明天更新了。

《神奈川的高校生道士》2019,萬事如意! 第973章就叫狗頭吧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