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著葉川有些傻笑的樣子,鐘山也是一臉的無奈和鬱悶呢,不過這也是沒有任何辦法的事情,自己還真的是不了解眼前的這個人。 “你就沒發現麼?那個叫析寒的雖然弄得聲勢浩大,何嘗不是利用你始祖我已經開闢出來的空間通道飛行?有趣啊,難得從地府出來,如今又得回去了,只是,來的時候是一個人,回去的時候,可變成了九個人了,這筆帳,要怎麼算呢?可不要讓他,把整個十八焱城都給掀了。”

通天笑得有點神情古怪,他看了看蘇晴兒,蘇晴兒同樣睜大了眼睛瞪着他,許久,通天才一拍腦袋,頓時,四道各色的劍光從他的腦門處飛馳而出,安靜的懸停在了他的後腦勺的地方。

“罷了罷了,別這樣看你家始祖我了,要就給你,始祖我又不是小氣的人,不過,這寶貝已經跟了我不知道多少年了,借你可以,你一生淳樸,還不至於造出太多的殺孽出來。不過,如果是爲了蘇晴那小子,天下刀兵,不許你擅動,否則的話,你也不用跟過去了。”

“始祖,您誤會了,您怎麼以爲我會跟過去呢,要知道,我可還沒有修習到可以撕開虛空的神通呢,就算我可以,但是我也沒本事順着他們撕開的空間跟過去啊。”

蘇晴兒一反常態,柔柔諾諾的說到,通天的眉頭一挑,人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他坐着的地方,卻有一隻手憑空出現,輕輕的拍了拍蘇晴兒的小腦袋。

“胡扯,你是我通天道人最後的弟子,你那番鬼話,也就騙騙你乾爹可以,當我我的面胡扯,你家始祖,我這個碧遊宮主,就這般的好欺騙的麼?”

雖然是責問,但是那口氣當中,卻沒有絲毫的怪罪的意思,那濃濃的寵溺,讓人怎麼也不會相信,這就是出自那截教萬仙的祖師爺的口中。

……

“且笑且歌,且看我天地一曲,且狂且走,且問我狂生不語。”

不知何時,析寒模樣的蘇晴已經走到了一羣蘇晴的前頭放聲大歌了起來,一羣長的一模一樣的人在空中凌步走着,那情形,看起來倒甚是嚇人。

“我們,去哪裏?”

析寒的左手邊,一個蘇晴發出刻板的聲音一字一句的問到,析寒歪了歪腦袋,努努嘴說到,

“先看看吧,喏,白起,你的魂魄凝聚力還不夠啊,也是,畢竟諸位當中,也只有你是唯一一個被打出原形又藉助青火凝魂的,雖然肉身當中,也許你排第一,不過論起魂魄,你可就危險了。大家一起想一想吧,如今我等,除去蘇晴之外,阿灘是器靈,真武是神靈,我是妖靈,你們是五行真靈,我等殘魂一縷,全仗了蘇晴的身體纔不至於徹底的在天地之間魂飛魄散,如今,藉助了通天的力量,用地火風劫將我們從蘇晴的體內凝鍊了出來,我倒是有個提議,不知諸位意下如何?”

“但講無妨。”一臉藍光被諸人圍在中央的趙雲揹着蘇晴開口說到,析寒笑了笑,

“想想吧,我們幾位,天上地下,神仙妖人鬼,就差沒有魔跟怪了,如今蘇晴體內有混沌元力,又被真武封了星君,也是仙人一流的了,左右無事,不若我們幾個從地府開始,一路打將過去,看看有什麼好寶貝都蒐羅來給蘇晴玩兒如何?我析寒,當年可是最喜歡幹這等勾當了。”

析寒的嘴角露出了一絲帶着微微的邪氣的笑意,偏生的奇怪的是,那笑意卻是那幫的溫暖,以至於其他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除了依舊暈迷的蘇晴。

“那麼,就這樣說定了,我析寒來去九界的路熟得很,不過,開闢空間可是耗費力氣的事情,至於搶,哦,不,我們只是,只是去觀光的,其他的事情,就拜託了,阿灘,你就看着真武,這小子腦袋不清醒,誰知道什麼時候發瘋,幾個人當中,也就你可以困得住他,至於打架的事情,嘿嘿,五大戰將在此,還用擔心?”

析寒的笑聲還沒停,諸人剛剛走出空間屏障,就聽見一聲暴雷般的怒喝,

“應龍神!就算你是神級,在這裏,我的地盤,你也不算什麼東西,我們十個一體,一樣可以把你幹掉,如果不是十八焱城的規矩擺在那裏,你當你,還真的是什麼東西不成?”

那聲音聽起來似乎有點熟悉的感覺,析寒一凝神,頓時不禁開懷大笑了起來,

“我說呢,怎麼這邊的空間屏障這麼脆弱,原來是地藏破開閻君的地方,十八焱城跟阿修羅界的交界啊,不知道地藏小傢伙回去了沒有呢。”

剛剛感嘆了一句,析寒還沒感嘆回味過來呢,一陣勁風襲來,析寒身後,趙雲一躍而起,一道槍龍筆直的迎向那飛來的黑影。

“噗。”

槍若游龍,接連點出了二十四點的寒光在黑暗當中尤其的醒目,讓趙雲心驚的卻是,那飛過來的人腳不點地,一根手指頭幾乎在同一瞬間同時點住了趙雲的槍尖。

來人,只怕有不下於仙人的實力!

“螻蟻,敢爾。”定睛看去,露出了半邊猙獰的笑容的地藏赫然穩住了身形站在了趙雲的面前。

“怎麼會是你!”阿灘驚呼一聲,就要撲上去,不料,比他更快的卻是涎着口水一直有一搭沒一搭的垂着腦袋似乎在睡覺的真武。

真武似乎已經醒轉過來了一般,手腳極快的一拳重重的砸向地藏的腹部,地藏臉色極其的猙獰,同樣一拳迎了上去,被通天又打回的地府的他正一肚子的怨氣沒地方發泄呢,正準備拿應龍開刀的他忽然感受到了幾股強大卻不過分到讓人恐懼分明是陌生的威壓降臨,爲此,隨手撕開了虛空,身爲地府至尊的地藏迎了出來。

兩個拳頭重重的對撞在了一起,鼓起了一圈極烈的狂風,一陣悶響不停的暴起,析寒眉頭一挑,一招手,十數條光線將幾人抓了回來,如今幾人當中,倒是真武的功力最高,迷迷糊糊的他恢復了肉身之後,似乎神識依舊沒有半點的變化,只是,那一身功力在充分吸收混沌元力凝聚出來的肉身上面,倒是不退更增。

兩人的拳頭像是帶了黏性一般沾着不放,他們的邊上,一個個小巧的黑洞迅速的在爆炸聲中生成,又迅速的被新生成的小黑洞吞噬,重疊,爆炸,消失,碎裂,再次的生成,一次的撞擊,一眨眼之間,居然足有十萬次的重疊跟更替。

神人之間,規矩的對撞,一個是含恨出手,一個是莫名其妙,只是,如今看起來,倒是那個莫名其妙的要來得厲害點。

真武“哼哼唧唧”着,地藏白淨的小臉居然變得慘紅,一股大力擠到拳頭上,好容易纔將真武的拳頭甩了開來。

“哇嗚哇嗚。”真武發瘋一般怪叫着衝着地藏揮舞着拳頭,地藏腳後跟一扭,劃拉一聲劃出了一百多裏,不料,真武怪叫一聲,人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他也不靠近地藏,而是手舞足蹈着也不知道在做什麼動作,忽然,壓力一大,地藏直覺感覺不妙,雙目一瞠,頓時露出了六首十二臂那高大一百多丈的身軀出來了。

真身!地藏的真身,神級的真身跟仙級的真身果然是不能夠相比的,楚江王打了個寒噤,平等王的臉上頓時浮起了一絲笑意,

“看樣子,至尊已經怒了。”平等王的笑意當中,分明帶了三分的幸災樂禍。

一陣光明,又隨即黑暗,一整片整片的黑暗在坍塌下去又隨即被新的黑暗所代替,黑暗逐步的被灰色所代替,灰色卻又被更深邃的黑暗所替代,地府,慢慢的恢復了安靜,析寒帶着其他的人一路疾馳,卻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兩夥人的邊上,三夥人卻正好成三足鼎立的姿勢。

只是,十殿閻羅卻沒有把絲毫的目光放在他們的身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那個巨大到駭人的羅漢的身上,跟那羅漢相比,邊上的真武的體形當真跟螞蟻差不了多少。

可是,就是這螞蟻一般大小,發出冷笑的小傢伙,每一拳的揮出,都帶起了一顆巨大的星星的墜落,每一拳的揮出,是連金身羅漢都要規避的打擊。

拳名“擊星”,人是真武,真武,神人,封星者!

雖然沒有恢復神識,但是並不代表戰鬥經驗也丟失,真武一擊,很輕,卻有很重,擊打的是空氣,卻讓地藏發出了憤怒的巨吼。

嫡女有毒:我的邪王夫君 痛,很痛,打在空氣中,痛卻在心中,明明是虛晃,卻比實實在在打在身上還痛。

那種感覺,是將空氣從身體裏面抽空的抽搐跟擠壓,哪怕是神人,也受不起同樣是神人這樣的打擊。

跟神人抗衡的,只有神人,可同樣是神人,地藏這樣的神人,又怎麼跟真武這樣負責封放星君的神人媲美呢?要知道,真武帝君,可是仙界之外,天外天,域外域,跟域外天魔幾乎平行的空間,雖然隸屬仙界,可是除了第一任的天帝之外,有哪個仙帝敢去管轄那個範圍?要知道,哪怕是廣成子,也不過是真武的晚輩罷了。

同樣是神人,地藏,不過是修十萬輪迴而來的羅漢罷了,哪怕發下宏願,可是,說到低,他也只是個金身羅漢,甚至連菩薩都算不上,要知道,羅漢,菩薩,如來,如是我來,除非到了如來之境,否則,哪怕是菩薩,修百萬輪迴的菩薩,也不過是神人的級別罷了,更何況是金身羅漢? read336;

葉川一路上的心情變得非常的愉快,讓看著他的鐘山奇怪了很久。

不過鐘山是不可能知道葉川的心情為什麼這麼好的,此刻兩個人已經是坐在了一個高檔的酒樓上面。

「東都城的確是非常的繁華啊……」葉川也是感慨道,這個東都城看上去的確是讓人感覺到氣勢雄渾。

「呵呵,整個東勝神州的中心,可以說是集中了整個東勝神州的智慧,當然是漂亮了啊。不過生活在這邊久了之後,你就會覺得其實也就是這麼回事,根本沒有什麼其他的……」鐘山倒是很謙虛的說道。

葉川也覺得有些時候世界真的是非常的不公平,就像他一樣,如若真的是沒有那麼多的奇遇的話,想要讓他能夠有一天在這邊和鍾家的這個八少吃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而這個鐘山從小到大就是含著金湯匙出來的人,恐怕還真的是沒有受到過任何的苦難。

別人一輩子為此而努力的武皇學院,他這邊輕輕鬆鬆的就搞定了,這一切實際上還是源自於他們強大的背景和身份。

如若這鐘山沒有鍾家這樣強大的背景,他恐怕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已經是掛了呢。

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世界想要有那麼多的公平也是不可能的。

鍾家的先輩付出了那麼多的血的代價才換來了鍾家今日的成就,人家也是有過太多太多的心酸和努力的。

不能夠因為別人有著上一代的福祉就否定了人家,那樣也是不公平的。

就像你有著好的資源,你怎麼可能不用呢?就算是沒有好資源的人,那也是希望自己的資源能夠好過自己周邊的人,每一個人的想法就是這樣的。

葉川笑著道:「這個酒樓的人看上去都是認識你的啊,我看他們對你都是畢恭畢敬的!」

「那當然了啊,這主城之中的酒樓我基本上都是去了個遍的,不過有今年沒有回來了,這一次也是因為武皇學院的任務,我才回來的,否則的話我哪裡會有機會回來呢?」

「你是哪個武皇學院的啊?」葉川問道。

「西武皇學院的,距離風小小的北武皇學院也不是非常的遠呢……」鐘山笑著道。

「呵呵,這武皇學院到底是誰開的啊?」葉川笑著問道。

「這武皇學院和武聖學院實際上就是武聖大人開的,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人都去這邊的一個原因了啊,要不是因為是武聖大人開的,你認為真的會吸引這麼多的人么?」鐘山道。

「原來如此,我一直都是奇怪,一開始我聽說都是武皇開的武皇學院,可是我到了東都城才發現,這個武皇實在是太多了一些,要是都開這個武皇學院的話,那不知道要多少的學院了啊……」葉川笑著道。

鐘山道:「這武皇學院可不是亂開的,如若沒有武聖大人的同意,其他人絕對是不可能開的起來的,這個裡面涉及的問題很多!」

葉川點點頭道:「實際上這學院就是資源的一種佔有,如若真的不是武聖大人所開的話,那到時候很多的人才就流失到其他的地方去了。現在你們都必須要在這些學員中招攬人才,倒也是非常的公平啊!」

「哎,其實武皇學院也不過是為了進入武聖學院而努力的,當然了也有很多已經是被各大家族給預定了,反正這個裡面的關係是非常的混亂的!」鐘山笑著道。

「這武聖學院又是怎麼回事啊?」葉川笑著問道。

之前他也是聽說過這武聖學院的,只不過聽說是聽說,而真正的想要了解這武聖學院那還真的是要聽鐘山說了。

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這個才是最為重點的,之前聽說的武皇學院到了這邊一看根本也就不是這麼回事。

如若沒有碰到鐘山的話,恐怕找到風小小還是需要一點點的時間的。

「武聖學院?其實武聖學院和武皇學院是一個概念,只不過想要真正的進入武聖學院的話,那必須要從武皇學院去選拔,這個就是一個過程的問題了。」鐘山笑著道。

「必須要從武皇學院選拔?其他的地方不行么?」葉川問道。

「其他地方?行也行啊,那就必須要讓武聖大人看重你的天賦,你也可以直接進入武聖學院,否則的話,那根本就沒有這個可能性!」

「你們鍾家有人進入武聖學院么?」葉川問道,要是真的有人進入武聖學院的話,那他也想要知道知道這武聖學院裡面到底是有什麼呢?

「我們家?當然是有進入武聖學院的啦,我大哥就已經是進入武聖學院了,不過他今年已經是三十多歲了……」鐘山笑著道。

「這武聖學院到底是怎麼選拔啊?」葉川笑著問道。

「嗯?我說葉兄,你怎麼問的問題我都不想回答呢?這不是赤果果的打擊人么?咱們又進不去問了幹什麼啊?」鐘山反問道。

「我當然是想要了解一下了嘛,你不知道我這個人好奇心重嗎?你喊我過來吃飯,咱們不就是互相了解的過程嘛……」葉川笑著道。

「說的也是,這武聖學院的選拔看似簡單,實際上還是非常的難的。到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如若真的是硬要說的話,那還是實力,越年輕實力越強當然是越好了。要是再有越級挑戰的能力那就更好了,最主要的還是你的發展潛力!」

鐘山的話其實葉川基本上是能夠聽懂的,不過他還是想要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發展潛力?」葉川反問道。

「是啊,就是發展潛力,如果你的發展潛力很大,那自然是能夠被武聖學院給收錄了。不過我也不知道他們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反正我是沒有希望了!」鐘山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道。

「你去試過?」葉川笑著問道。

鐘山點點頭道:「即便是像我們鍾家,也是以能夠進入武聖學院為驕傲的。這武聖學院乃是整個東勝神州的最高等的學府,據說武聖學院如若有機會的話,還能夠接受到武聖大人的指點,當然了,這一切都存在於傳說之中,至於真正見過武聖大人的人,我看到現在還是沒有的。」

「呵呵,武聖如若真的這麼好接近的話,那也不可能稱之為武聖了。」

葉川也知道,如若武聖真的這麼好接近的話,那麼誰不想要和武聖大人打好關係?

只可惜的是整個東勝神州武聖只有一個,億萬人之中只有這麼一個,那麼這個人是平常人能夠見到的么?

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武聖大人或許就在市井之中,又或許已經是閉關修鍊。

反正不管怎麼樣,想要真正的接觸到武聖大人,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或者說即便是你接觸到了武聖大人,你可能也不知道他本人就是武聖,這個就是武聖的神秘和神奇之處。

當然了,這所謂的武聖指點也是有可能的,或許整個武聖學院之中的某一個人就是武聖,只是你不知道而已,反正不管怎麼樣,武聖學院肯定是要比武皇學院要高出一個檔次的。

「說的是呢,我當然是試過了,不過似乎還沒有開始,第一輪淘汰的名單中就已經把我的名字給掛上去了,我甚至都不知道為什麼?」

鐘山對於自己那一次參加武聖學院的試煉還是耿耿於懷的,這個是對他這麼多年來的一種否定,更是對他個人的一種否定。

「那進入武聖學院代表著什麼呢?」葉川又問道。

「進入武聖學院自然代表著你有成為武聖的潛質,至少代表著你有成為武皇的潛質吧……」鐘山沉聲道,這個基本的道理他還是懂的。

不過這麼多年來,武聖學院還沒有聽說過哪個成為真正的武聖,倒是聽說了不少武皇誕生。

即便如此,武聖學院已經是足以讓人趨之若鶩了,這個聚集了整個東勝神州天才的地方,是很多人或者說是很多有夢想的年輕人最為期待的一個地方。

「呵呵,真是讓人羨慕啊,不過我應該也是沒有這個機會了。」葉川笑著道。

「葉兄,也不是我打擊你啊,武皇學院我看你還真的是有一些希望的,不過真正要進入武聖學院,這個就只能是聽天由命了。」鐘山說了一句實話。

武聖學院的標準或許即便是進入了武聖學院的人都不知道,所以很少有人能夠真正的知道這個標準到底是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