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著秦沫顏純凈的睡顏,太子心中,悄然冒出一些陌生的情愫敲打著他的心門。

「秦沫顏,本殿下究竟該拿你怎麼辦?」久久之後,太子問出這句連他也沒有答案的問題。

—————

太子手拿一本書冊,在整個太子府有事沒事的轉悠著,花園去過了,前廳去過了,寢宮去過了,各個某人可能去的地方他都去過了!但依然沒見到他想要見到的人影,甚至平時他最不喜歡的叮叮噹噹聲,現在都有些期待。

「參見太子殿下,您是丟了什麼東西嗎?」姑蘇卓實在忍不住走上前去。

「沒,天氣很好,本殿下浮生偷得半日閑,沒事轉轉。」太子淡定不已的說道,可是心裡,卻如貓抓一般難受。早上一起床,就不見了那個小傢伙的人影!

姑蘇卓帶著狐疑的表情退了下去,他敢肯定,太子決對有事!

「姑蘇卓,你可曾見到太子妃?」太子終還是忍不住,壓低聲音問道。

「回太子殿下,太子妃一早就出去了。」姑蘇卓剛走幾步,立即轉過身來,嘴角上揚,劃開一個輕微的弧度回應道。

「去哪了?」太子忍不住問,偏臉上裝的好似不想知道一樣。

「不知道。」姑蘇卓看著太子的模樣,笑意更甚。

「什麼時候回來?」太子再怎麼淡定,眉頭還是忍不住緊蹙一下。

「不知道。」姑蘇卓再次回應,笑意更加的明顯。

「沒派人跟著,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太子明顯的有些淡定不下來了。

「太子殿下,您認為,有誰敢吃飽了沒事撐的去招惹太子妃嗎?」姑蘇卓反問。

也是!太子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恢復到剛剛所謂的淡定,拿起手上的書本,擺了個平常自以為最帥的姿勢消失在姑蘇卓的視線。

「太子妃,好忙啊!」太子將書扔到桌子上,有些氣不順。秦沫顏,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裡,真是氣死他了!出門都不打聲招呼!打聲招呼的話,他說不定心情太好,還能陪她一起去呢!

「太子殿下,太子妃回來了!」一個侍女立即上前來報。全府上下,都知道太了轉悠了一個上午,就是在找太子妃。

太子大步走出書房,向著侍女所指的方向而去,但是見到站在眾多好似乞丐一樣的人堆之中的那個閃亮的身影,太子再次岔氣了!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姑蘇,你將這些人領下去,先安排食宿,換身乾淨的衣裳。」秦沫顏自顧自的吩咐道。

「是。」姑蘇卓說完,用眼神提示了一下秦沫顏,示意太子就在她身後。

「呆會叫劉嬸來找我一下。」秦沫顏沒有反映繼續交待。

「是。」侍女輕聲的應了一聲。

大家散去,秦沫顏轉過身來,看了一眼太子,繞過他,向寢宮走去。今天,太子好像很閑啊!

「太子妃!」太子沒骨氣的跟上來,大聲的喚住剛要踏入寢宮的秦沫顏。

「太子殿下,有事?」秦沫顏轉過身來問。

「你帶那些人回府做什麼?」太子不解,也不舒服,這個府上,當真是她秦沫顏的天下了。

「太子,我再問這最後一次,府上的事情,你還要不要我來管?」秦沫顏的臉色有些不悅,他就算是閑得太無聊了,可以自己去找些事情做,幹嘛盯著她不放?難道是三天不打,皮癢了嗎?!

「當然,但是我也有知情權。」太子說完,頓時覺得非常嘔!他才是一家之主不是嗎?怎麼現在情況不一樣了呢?

「你主外,我主內,互不相干,而這些小事,我認為,你也沒那個必要知道!」秦沫顏說完,不理會太子眉頭緊皺,呼吸急促的模樣步入寢宮。

太子無語望天!可是,他的心裡,真的很嘔!那隻貓怎麼也不捨得走了,在心裡抓呀,抓呀,抓個不停、、、、、、

—–分隔符—–

呵呵,大家覺得很入得了眼,就不吝支持一下吧!收藏此書,方便下次閱讀;推薦本書,投三張票票;發表評論,可以暢言你讀此文的感受;大家不要不理我啊!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日子一如既往的過著,秦家,太子府,皇宮,還有各個皇子那邊,好像都挺平靜的,今天剛送走了秦夫人派來探視的人,秦沫顏突然有些惆悵,有一個人挂念著的感覺真好!抬起頭,看著頭頂的明月,就是不知道這太平日子還能過多久?

秦沫顏轉身回到殿中,太子已恢復早朝,每晚,都要在書房裡呆到亥時(九點至十一點)才會回房,因太子生母先皇后早亡,所以她這個太子妃也省去了很多的麻煩,不用隔三差五的進宮問安。hTTP://Www.nIubb.net/這樣,就少了很多她不喜歡做的事情。

突然,殿內的燭光全部熄滅,秦沫顏的臉上立即寒意一片。她最討厭黑暗!抽了腰裡的鞭子向一個方向用力的揮去!

「啊!」離秦沫顏不無處傳來一陣痛呼,但是明顯的隱忍著,不敢太大聲。

「點上蠟燭!」秦沫顏冷聲命令道。

「是。」來者立即掏出打火石,點上了蠟燭,燭光下,秦沫顏看到北褚玉微青的臉色。

「老大,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北褚玉沒出息的跑秦沫顏身前,跪在地上抱著秦沫顏的雙腿。

「我讓你七天來,你第八天才到,怎麼這麼不聽話呢?」秦沫顏小聲的靠在北褚玉耳邊說道,但是語氣里卻沒多少的怒氣,她早就料到這個北褚玉一定要吃一些苦頭才會乖乖的聽話。

「老大,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饒了我這回,快給我解藥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北褚玉看了看自己的跨下,那裡正在水深火熱著,痛癢交織!

「沒有解藥。」秦沫顏坐在一旁的端起一杯茶水,平靜的喝下。

「老大,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就原諒我這一回吧。」北褚玉嬌媚的面容上,滿是死寂,下身的痛苦一陣一陣的折磨著他,讓他有死了的心都有。http://www.niubb.net/他錯了,真的不該得罪這個小禽獸,昨晚要是按時來了,就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只能說,讓禽獸盯上了,他自認倒霉!!!只要能把下身的痛楚解了,他什麼都聽她的!

秦沫顏看著北褚玉的模樣,淡笑一下,她從骨子裡就不是什麼好人,看著北褚玉痛苦的模樣,眼底沒有一絲憐憫之色,誰讓他不按規定辦事呢?吃點苦頭也是他自找的。

「老大。」北褚玉真的怕了,他不知道這個不禽獸還能做出什麼,總之,這個小禽獸讓他從骨子裡感到害怕。

「你這回,真的願意跟著我了?」秦沫顏輕聲問道。

「我願意,真的願意!」北褚玉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即點頭答道。

「我若是再有三心二意,我死無葬身之地!」北褚玉看秦沫顏沒有反映,立即補充道。

「死無葬身之地有個屁用,那都是你死了的事情了!不如,一輩子不能碰女人還來的實惠點。」秦沫顏好心的提醒。

「是,是!今現在起,你就是我北褚玉的主子,我的命都是你的,若是有二心,一輩子不能碰女人!」北褚玉說的那叫一個撕心裂肺,那叫一個天地動容,他只希望下身,不要再癢痛難忍了!咦?好像好點了!沒剛才那麼難受了!

「好了,起來吧,再過一會,那種感覺自然就消失了,潰爛的地方你只要忍一忍不去找女人,三日便可痊癒。」秦沫顏站起身來說道。

「謝謝老大!謝謝老大!」北褚玉的眼光四處打量著,他跟本沒看到是怎麼解的毒,這可如何是好?難道就一直擔心著過日子?萬一這小禽獸一個不如意,就讓自己痛癢上兩天,豈不是生不如死?

「北褚玉,你只要乖乖的服從我,辦好我交待的每一件事,那種感覺,自然就不會再出現。」秦沫顏看了一眼北褚玉,淡淡的說道。

「是!多謝老大。」北褚玉的心事被看穿,立即連連點頭。

「老大,你還需要我保護嗎?」北褚玉一直都弄不明白這個問題,為什麼要自己做她的暗衛呢?

「我當然不需要,但是我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做。」秦沫顏看著窗外說道。

「會經商嗎?」秦沫顏看著北褚玉說道。

「老大,我從來都不做賠本的買賣。」北褚玉拍著胸脯保證道。

這話秦沫顏信,哪一個被他偷過的女人反咬過他,哪一次事迹敗露過?但是敗在她秦沫顏手裡這次不算!

「老大,我們做什麼買賣啊?」北褚玉就算是想破頭也想不出來,秦沫顏會有這樣的打算。

「開個鏢局,送個信物之類的小生意。」秦汪顏淡淡的吐出幾個字。

「不是小生意了,老大!」北褚玉真的很佩服秦沫顏的淡定,這種淡定是他怎麼裝也裝不來的!

「這是五萬兩銀票,盤個商號,請些弟兄,這些人,一定要是心腹,而且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我是幕後老闆,你能做好嗎?」秦沫顏拿出一疊厚厚的銀票遞給北褚玉,這可是她七年來的全部收入啊!想想都肉疼!一定要加倍的給她賺回來!

北褚玉剛剛好受一點的跨下,突然刺痛了一下,這就是所謂的蛋疼了吧!他長這麼大,也沒見過這麼多錢!手竟然有些控制不住的顫抖,再歡迎上秦沫顏淡定的模樣,波濤洶湧的內心才算是平靜下來。

她一下拿出這麼多銀票交給自己,擺明了算到自己今天一定會出現!北褚玉看著對著夜空的秦沫顏,伴著月色,那種彷彿可以撐握一切的淡定,他真的是服了!這種人,寧願為友,萬萬不可為敵啊!

「老大,商號叫什麼名字呢?」北褚玉小聲的問。

「就叫「郵政局」!」秦沫顏吐出這個字。這國家的脈絡一但打通,還有什麼信息是她不能撐握的呢?

「郵政局?!」北褚玉的眼神抽搐了一下,真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名字。

「好,你可以退下去了,所有的進展,每天都要向我彙報,否則,你知道後果。」秦沫顏說完,看了一下對面的庭院。

「是。」北褚玉握著手裡的銀票,心中卻蹦出一個念頭,跟著她,好像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屋內,剛剛恢復平靜,寢殿走廊的盡頭便也現一個微弱的光點,越來越近。太子看到站在空前的人影,心中不受受制的一陣溫熱,這麼晚了,她在等他回來嗎?

秦沫顏掃了一眼,轉身回到內殿,看著滿屋子的燭光,輕輕的脫了衣服上了床,看著頭頂上的大紅幔帳,心中若有所思,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秦家能夠全身而退,再無其它。不受控制的打了個哈欠,眼皮也有些沉重起來,最近早起,還真有點不習慣。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太子步入殿內,剛剛倚窗望月的身影早已不見,心中的火熱彷彿被冷水猛得撲滅。Http://wωω.niuЬb.∩et她好像跟本就不是在等自己!

剛剛沐浴后的太子,髮絲上還滴著細細的水珠,而身上的錦服也是隨意的穿在身上,退去太子的光環,在燭光下,竟顯得有几絲慵懶。

秦沫顏感覺太子來到床前,轉了一個身。對於她這種愛和性分得很清楚的人來說,很受不了這麼一個男人,這樣的姿態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太子坐在床邊,輕聲的問。

「準備睡了。」秦沫顏淡淡的回應了一下,只是身體里的某種渴望在升溫。她是一個正常的女人,只是硬塞給她一個幼小的身體!而且,還給她一個這麼秀色可餐的老公,老天,當真是在難為她!

太子不再出聲,而是站起身來,坐到一旁,輕輕的擦著還在滴著水珠的頭髮。

秦沫顏看到這一幕,心猛然刺痛了一下。

「顏兒,我要為你擦一生的發。」雲染的大手,溫柔的扶摸著自己的頭,氣息就在頭頂迴旋。

「你只要閉上眼睛,就會感受到一種叫作「幸福」的感覺。」雲染如此說,她這樣做了,閉上雙眼,雖然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不是幸福,但是她的心,真的很寧靜,很舒服,她依賴這種感覺,就像是毒癮一樣,侵入骨髓,成了她戒不掉的蠱。

秦沫顏拉開被子,向太子走來,拿過太子手裡的帕子,輕輕的掬起一縷髮絲,溫柔的拭擦著。

太子呆了,受寵若驚!再三確定了秦沫顏不是夢遊之後,他的呼吸開始不穩,心跳更是沒有節奏可言。他眼睛沒花,那就是秦沫顏瘋了。

「閉上眼,你會感受到一種叫作「幸福」的感覺。」秦沫顏小聲的說道,語氣的溫柔,是太子從來都沒有見過的。ωωω.ηīuЬЬ.∩et

太子閉上雙眼,任由秦沫顏如無骨一般的小手,輕輕的拭著自己的髮絲,溫柔,細膩,那種感覺從頭頂直直的傳入內心深處,他感受到了!幸福的感覺!從來都沒有這麼強烈!

「雲染。」秦沫顏輕聲的喚了一聲。

太子混身一僵,抬起頭來,完全不像是秦沫顏的該有的表情卻偏偏出現在秦沫顏的臉上。

「我是、、、」太子怒了,又是那個雲染!只是話還沒說完,一陣柔軟的觸感貼上自己的雙唇,溫柔的,彷彿在呵護一個珍寶一般。

太子抱緊秦沫顏的身軀,彷彿要將她揉盡自己的身體里,瘋狂的回應著秦沫顏的溫柔的索取!管他什麼雲染,現在秦沫顏是他的太子妃,他的妻!

久久之後,秦沫顏睜開雙眸,晃動的燭光,讓她有一瞬間的恍惚,但是看清楚之後,還是那個容顏,更是她不得不接受的現實。

「對不起!」秦沫顏從太子腿上下來,結束那個火辣又曖昧的姿勢,為剛才的事情道歉。

太子無語,她當自己是什麼了?一次又一次強吻了自己之後,僅一個「對不起」就想抹殺所有?太子生氣了!狠狠的生氣了!

「太子,我說過了,我若是忍不住來強的,你跑啊,反抗啊!完全可以不用留下來承受!」秦沫顏看著太子的模樣,眉頭緊皺,他剛剛也很享受吧!突然,緊皺的眉頭鬆開了,秦沫顏展開一抹如花的笑顏。

太子的表情呈獃滯闕狀,跑?反抗?TMD他壓根沒想過!

慢慢的走向讓自己一句話睹得接不上話的太子,在他的面前站定。太子怒氣沖沖的容顏,離自己越來越近。秦沫顏伸出一隻手指,輕輕的勾起太子的下巴。

「太子殿下,你不會是愛上我了吧?」秦沫顏輕聲的問道,眼中全是戲謔的笑意。

「愛上你?本殿下愛的人是晴萱,那個溫柔如水,才情雅緻的女子!你怎麼能和她比,就你這痞樣,入不了本殿下的眼!」太子立即理直氣壯的反駁,他怎麼會愛上她?!笑話!但是怎麼連自己都覺得自己沒有底氣呢!晴萱是他愛的女人,一直都是!一直都是!

秦沫顏眼中的笑意掩去了,任太子怎麼失聲大喊,她還是不信。男人,即使他口中再怎麼嚷嚷著愛一個女人,愛到可以為他去死!可是,只要另一個女人出現,他就會管不住他的下半身,而男人最最可悲的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時間要遠遠超過用腦去思考的時間!

「那,這又證明了什麼呢?」秦沫顏對著太子下半身昂起的部位,用力的彈了一下。

「啊!」太子吃痛的叫了一聲,立即站起身來。面對秦沫顏的問題,面露囧色,更無反駁之力!他痛恨他的身體!他這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老天有眼啊!今天晚上,可不是他先招惹她的!

「這就是太子所謂的愛!我愛的人是晴萱!」秦沫顏學著太子的樣子叫了一聲。

「哈哈哈,太子,你不覺得好笑嗎?」秦沫顏笑的花枝亂顫。

「秦沫顏!」太子吼了一聲,站起身來。

秦沫顏看著太子憤怒的模樣,心情大好,他是被說中了心事,狗急跳牆了嗎?

「太子殿下,你看不上我這樣的也罷,但我還是好心的警告你一聲,千萬不要不小心愛上我!」秦沫顏淡笑著說道。

「秦沫顏,本殿下不會,永遠不會!本殿下也警告你一聲,千萬別愛上本殿下!」太子堅決的重複著自己的話,好像找回了一點屬於男人自信!

「呵呵,笑話!我秦沫顏會愛上你?」秦沫顏冷笑兩聲,如果這就是他所謂的自信,真是難為他了。

「秦沫顏,你記住!誰先愛上誰,腸穿肚爛!」太子看著秦沫顏的模樣,她那種帶著譏諷的冷笑,還有篤定的眼神,心不由得猛的刺痛了一下,他都有點不認識這樣的自己,為什麼她不會愛上自己讓自己會有這種感覺?

「好,睡吧!」秦沫顏淡淡的回應了一聲,轉身向床走去。

「本殿下睡書房!」太子很有骨氣的吐出一句話,向殿門口走去。

「好啊!出了這個門,就永遠也別想再進來!」秦沫顏一邊打著哈欠,一邊上了床。給他點顏色,他丫的還自以為很強大的開起了染房來了!

太子的骨氣,彷彿被迎面吹進來的風吹的七零八落,左右思量之後,將剛剛邁出的一隻腳收了回來。他相信,秦沫顏說得出做的到!

再說了,不是答應過做她的抱枕了嗎?人要有信用,如果就這樣走了,豈不是不守信用!(這就是所謂的自找台階)一想到這裡,太子昴首挺胸,鬥志昂揚地走了回來,掀開被子鑽了進去。

—–分隔符—–

呵呵,六皇子要出來啦!大家鼓鼓勁,禽獸到底!要票票,要留言!

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所謂左眼跳財,右眼跳災,但這左眼右眼交叉跳,是怎麼一回事?秦沫顏放下手中的帳冊,眨了眨不停跳眼皮,不棄的工作能力讓自己很滿意,最近鏢局的事呢也進展的比較順利,可這眼皮跳的真是煩人!

「參見太子妃。Http://wWW.niubb.NeT/」湘竹輕輕的走過來,恭敬的說道。

「什麼事?」秦沫顏眼也沒睜懶懶的問道。

「徐賢妃派宮人來請太子妃入宮小敘。」湘竹依舊是同樣的語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