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著幻雨如此乾淨利落的出手,曲義峰的心中也再次一定,先前幻雨臉上的異樣雖然很快掩飾了過去,但還是被他捕捉到了一絲痕迹,再加上現在如此匆忙的動手,一切看起來都和他猜想的一模一樣。

想到這裡,他的身形一晃出現在了高空之上,避開了幻雨這一擊,既然知道幻雨的軟肋,那麼他也有了自己的打算。

殊不知看到他這番動作之後,幻雨的嘴角隱秘的露出了一絲狡黠,隨後偷偷在背後做了一個手勢,然後身形拔地而起,再次朝著曲義峰攻去。

並且這一刻,從表面看起來,他幾乎是爆發了全力,天空之上的幻力也是一陣紊亂,龐大的威勢看得下方的一眾人群暗暗咂舌,至於曲義峰,因為並沒有打算正面硬碰,所以一時之間還落了些許下風。

看著兩人已經徹底交上手,而且幻雨還隱隱壓制住了曲義峰,其他人也顧不上在震驚,時不我待的道理他們自然也都明白,黑皇殿的老者率先發難,一個閃身衝到了剩下的土匪面前,一掌便轟殺了好幾人,曲義峰不在的情況下,以他的修為,對這些人來說,無疑是狼入羊群,任意宰割。

隨著老者的出手,大戰再次爆發,兩名黑袍護法頓時驚怒的反應過來,兩人對視一眼,齊齊殺向了黑皇殿的老者,他們先前也看到此人已經受了傷,雖然他們兩人的修為要差上不少,可還都是在全盛的狀態,所以聯手之下,一時間也堪堪抵擋住了老者的攻勢。

不過剩下的其他人,情況就有些糟糕了,雖然人數上還是佔有優勢,但幻雨一方除了墨簫在照顧那名女子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都再次加入了戰鬥,而且秋冥和墨凡陽都是幻王五階的修為,即便是都有傷在身,對這些修為最高只有幻王二階的土匪來說,還是抵抗得相當艱難。

隨著下方的情況越來越不妙,高空之上原本還有些淡定的曲義峰也不禁開始有些怒了,他的眼神掃過,發現自己的手下已經所剩無幾,而且那兩名護法此時也已經狼狽不堪,這樣的損失讓他心疼不已。

他的勢力發展了許多年才達到這樣的規模,沒想到今日一戰之後,如今剩下的已不足三分之一,而且還是在自己修為已經更近一步的情況下,這樣的結果讓他如何能接受,這一刻,他也終於認真起來,徹底爆發出了全部的威勢,面含憤怒的朝著幻雨攻去。

覺察到曲義峰的變化,幻雨正準備凝神應對,可在這時,下方突然響起一道巨大的怒吼,整個地面發出了劇烈的震動,然後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地下飛出,轉眼間化作了龍傲的身影,看到這一幕,幻雨面色一狠,體內的魔核再次一陣極速的旋轉,他的身體在空中再次躍起,手中的長劍高舉,龐大的魔力迅速凝聚在劍身之上,整個劍身如同燃燒起黑色的火焰。

「飛龍乘雲」

口中發出一聲大喝,手中的長劍一斬而下。

漆黑的火焰黑芒從劍身蜂湧而出,慢慢在空中凝聚成一條燃燒的黑色巨龍,隨後徑直朝著曲義峰一頭撞去。

發出這一擊之後,幻雨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悶哼,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而他體內的魔力也迅速開始往魔核內收縮,他的氣息也開始不斷跌落,沒有絲毫猶豫,他立刻朝著下方降落,瞬間便來到了墨簫的面前,一把接過他懷中的女子,立馬發出了一聲大喝。

「快走」

話音剛落,他連忙展開身形朝著山下的方向疾馳而走,龍傲則一把抄起還有些發愣的墨簫緊隨其後。

至於原本還在戰鬥的眾人,墨凡陽第一時間抽身而退跟了上去,因為他聽出了幻雨語氣中的焦急,而正在戰鬥的黑皇殿老者,也連忙捲起秋冥和剩下的人一同撤離。

就在幻雨和秋冥一行人正好消失身影之際,曲義峰也已經化解掉了幻雨先前的攻擊,就在他面露冷笑準備再次追上去的時候,一道彷彿來自遠古的低沉吼聲頓時讓他的臉色劇變。 隨著這道低沉的吼聲傳出,先前已經被龍傲弄的碎石滿地的山頂,再次發出了劇烈的震顫,而且這一次比先前的聲勢更加浩大,並且緊隨而來的是一股凶戾暴躁的情緒,那感覺就像是一個人睡的正香,突然被吵醒后的起床氣一般。

此刻還在山頂上的土匪們同時感到一股寒意降臨在自己身上,他們的心中不由得同時想到了一個東西,也只有那個東西才能發出如此恐怖的威勢,頓時所有人連忙展開身形試圖逃離,包括那兩名黑衣護法也是一樣,這一瞬間這些人幾乎都用出了最快的速度。

包括還身在空中的曲義峰,他想都沒想便立刻衝進了一座建築里,然後身形再次出現的時候,手中抱著早已失去氣息的曲痕。

可儘管這些人已經用出了全力,但是幾條漆黑如墨的巨大觸手已經從地低一衝而出,正好出現在他們前方的位置,其中不少跑得較快的土匪一下就被穿成了糖葫蘆,口中發出了凄厲的慘叫。

剩下的人看到這一幕只能無奈的連忙停下,然而那些觸手就像長了眼睛一般,沒有絲毫停頓的再次朝著人群而來。

「出手」

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大喝,所有人霎時反應過來,數道大小不一的幻力攻擊同時朝著觸手釋放而去,不過很快他們就絕望了,這些幻力打在觸手之上,別說受傷,甚至連觸手的方向都未能改變,而且彷彿這些觸手也被眾人的攻擊激怒了一般,速度驟然加快,原本已經所剩無幾的人,頃刻間盡數陷入了觸手之中,就像被一隻大手捏在了手心,一時間裡面不停發出爆響,顯然是這些人還在做著最後的抵抗。

至於曲義峰,如果他第一時間逃離,以他的修為,定然可以安全遠離,不過他的心中始終無法放下他的兒子,即便是屍體,於是當他出來的時候,也被一隻觸手纏住,不過他始終有著幻皇的修為,這隻觸手一時間對他也沒能構成威脅,反而被他打得連連後退。

而原本收縮的觸手之中,很快便沒了聲息,隨後只有兩道黑袍身影奮力的掙脫而出,正是那兩名黑袍護法,只不過此時兩人的身上也儘是鮮血,甚至其中一人的腰間先前被一隻觸手輕輕劃過,如今都已經露出了生生白骨,疼得他直抽涼氣。

兩人出現之後,正好發現了不遠處的曲義峰,於是二人連忙閃身飛了過去。

而正一拳轟飛觸手的曲義峰看著只有二人到來,他也是又驚又怒,不用想,其他人定然已經盡數隕滅,想到這裡,在看了看滿地狼藉的山頂,他差點沒忍住噴出一口鮮血,自己經營多年的勢力,盤踞多年的地盤,就在這一天,盡數化作了飛灰,並且還是在自己剛剛經歷了喪子之痛之後。

他的腦海中不禁浮現起幻雨的身影,如果他沒有猜錯,此時正在蘇醒的這個東西,定然也是此子搞得鬼,越是這般想,他的拳頭就握得越緊,嘴裡的銀牙幾乎都要咬碎,他的心中不禁暗暗發誓,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把此子碎屍萬段。

片刻后,眼看著被他轟飛的那隻觸手再次飛來,甚至其他方向也有幾隻觸手正在迅速靠近,盛怒之下的曲義峰手中光芒一閃,一把短刀顯現而出,先前與幾人戰鬥的時候他都沒出過兵器,此刻他卻取了出來。

「走」

兵器入手,曲義峰口中對著身後的兩名護法一聲大喝,然後當先沖了出去,兩人見狀沒有絲毫猶豫也連忙跟上。

就在即將到達那隻觸手面前的瞬間,曲義峰渾身幻力涌動,然後手中的短刀一斬而出,一絲刀芒從觸手一處一閃而逝,而被他短刀斬中的瞬間,那隻觸手便有些突兀的停了下來,趁著這個間隙,曲義峰和兩名黑袍護法的身影相繼掠過,隨後漸漸消失在了天邊。

也在這時,那隻原本靜止的觸手輕輕發出了一聲脆響,隨後緩緩斷成了兩截,一股墨綠色的液體霎時噴發而出,然後一聲響徹天地間的刺耳聲緩緩響起,原本早已破碎不堪的山頂,震動的頻率越來越快,不多時,一隻身形超過百丈的龐然大物慢慢爬了出來,兩隻銅鈴大小的眼睛緩緩睜開,露出了兩道讓人心懼的綠芒。

這個龐然大物不是別的,正是那隻一直沉睡的鐵背山蟻王,先前一直被黑袍護法使用**讓它徹底陷入了沉睡,而幻雨當日在替曲痕配置藥物的時候,正好配置了一瓶可以解除**的解藥,交給了龍傲,事實上那個時候,他就已經想到了最壞的打算。

後來龍傲在查探人質所在的時候正好又發現了此獸,其實原本他並不想喚醒此獸,畢竟這個東西要是蘇醒過來,屆時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他也沒底,不過後來曲義峰意外突破到了幻皇境,再加上先前的情況,他這最後一步棋也就不得不使用出來了,可以說此物會醒來,確實是幻雨一手操控。

先前就在他拖住曲義峰的時候,剩下的人拖住了其他人,也就是在那個時候,龍傲卻完全消失了身影,實則是他去到了此獸沉睡的地方,利用解藥喚醒了此獸,可或許是由於沉睡的時間過長,幻雨的解藥一時半會也無法徹底起到效果,所以龍傲為了保險起見,直接化作本體,利用自己的氣息,把此獸徹底驚醒了過來。

也正是因為這般,幻雨當時看到龍傲巨大的身軀,才會顯得那般焦急,須知幻獸的領土意識都非常強,龍傲這樣做,無疑是一種赤果果的挑釁,而且這個地方可是此獸的老巢,不說它本身,就是山下的那些小弟,也足夠讓自己這些人頭皮發麻。

盛寵醫妃 鐵背山蟻王完全蘇醒之後,它真的暴怒了,如果說先前被龍傲挑釁讓它很生氣,那麼最後曲義峰斬斷它的觸手算是徹徹底底激怒了它,一道無形的漣漪瞬間從它身上散出,不多時,整座螞蟻山頃刻間沸騰了起來,無數的鐵背山蟻爬出了自己的洞穴,發出了刺耳的叫聲,因為它們聽到了王的召喚。

而正在疾馳中的幻雨一行人,這一刻同時面色大變,他們雖然速度已經很快,但由於眾人身上都有傷,所以如今離山腳還尚有一段距離。 無奈之下,幻雨只能一揮手,先行讓眾人停下,然後找了一處隱秘之地暫時藏身,如今整座山上的鐵背山蟻盡數出動,他們身上的傷勢也不輕,如果一旦被纏上,恐怕情況會更加不妙。

眾人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均都認同了幻雨的決定,除了老者和龍傲在外警戒之外,其餘人都連忙開始療傷。

此次幻雨一方都只是受傷未曾發生折損,黑皇殿一方除了人人帶傷之外,只剩下了老者加上秋冥和另外三人,至於當初偷襲墨簫的那人,也葬身在了山頂之處,所以目前雙方也未曾爆發什麼衝突,而且無論怎麼說,他們能保住性命,始終還是幻雨的功勞。

整整過去了三天左右,眾人身上的傷勢也都恢復得差不多七七八八,再加上有幻雨這名大夫在,也就更加加快了眾人的恢復時間,雖說幻雨身上的藥物早已所剩無幾,可做一些簡單的處理倒也沒有多難,他的這番舉動也是贏得了黑皇殿僅剩幾人的好感。

畢竟兩方勢力恩怨頗深,先前也只是暫時的合作,能在危難之時繼續施以援手,這樣的情況可不多見,就連黑皇殿的老者也不由得對著幻雨點了點頭,露出了讚賞之色,對他這樣活了太多年的人來說,見慣了爾虞我詐,背後捅刀子的事情。

至於秋冥,從最開始的輕視,到後來的慢慢改觀,再加上先前幻雨突然暴漲到幻皇的實力,在他的心中都留下了深深的痕迹,就在他每次都以為已經看穿幻雨的時候,幻雨總會做出一些更加超出他預料的事情,他的心中除了有些挫敗的之外,也難得產生了一絲認同,並且還罕見的在幻雨替他治療之後,說出了一句謝謝,這對以往的他來說,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就在第二日的時候,還發生了一個小插曲,就是那名人質,也就是那位小姐,終於是醒了過來,可當她剛醒過來的時候,看到這一眾人渾身傷勢的大老爺們,差點沒有繼續暈過去,好在是幻雨眼疾手快連忙扶住了她,並且一番耐心解釋之後,她才慢慢緩了過來,除了道謝之外,其他的時間倒也顯得很是拘謹,畢竟一個女孩子和這麼多男子呆在一起,總是會有諸多不便。

興許是幻雨的耐心贏得了這名女子的不少好感,後面的時間她基本也都喜歡呆在幻雨的身邊,況且此地除了幻雨的狀態稍顯完整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看起來有些狼狽,並且她也看出來,這些人似乎都是以幻雨為首,對於這樣的情況,墨簫倒是偷偷的給幻雨比了個手勢,弄得幻雨一陣白眼。

終於在第四日的時候,幻雨見眾人的狀態已經回復了不少,便示意龍傲外出查探了一番,待龍傲回來之後,也帶回了一些信息,或許是這幾日下來,鐵背山蟻王的怒火有所消退,而且也並未發現眾人的蹤跡,當然曲義峰他們去了何處,還是已經葬身在山頂,幻雨他們就不得而知。

所以山中的鐵背山蟻大多都已經回到了自己的崗位繼續駐守,只有一部分還在山中繼續巡邏。

於是在幻雨和秋冥的商議之下,便決定著手出發離開這裡,而且為了保險起見,秋冥也終於拿出了那件可以隱匿氣息的寶物。

那是一顆渾圓的球體,當秋冥拿出此物之後,稍微注入了一些幻力,一道無形的光罩就把眾人盡數包裹了起來,據他所說,此物名叫斂息水晶,屬於上品中級幻器,作用也很是簡單,就是隱匿氣息,至於範圍,則隨使用之人隨意控制,只要修為沒有超過使用之人太多的情況下,絕對無法發現和識破,這也是黑皇殿中的寶物,此次也是為了讓他更加安全的完成任務,所以黑皇殿的殿主才破例拿給他使用。

看著此物,幻雨也不禁有些眼饞,同時心中也有了幾分警惕,如果有心之人拿著此物發動偷襲,那般後果他都不敢在想下去。

其實也是幻雨忽略了一點,這顆斂息水晶確實是難得的寶物不假,但是它還是有著上限的,這個上限就是幻皇境,至於其中的緣由,以後幻雨就會明白的,只能說和幻魂有所關聯。

有了此物的隱匿之後,眾人一路下來也未在發生什麼意外,畢竟這山中其他的鐵背山蟻大多都只是四級的程度,秋冥可是有著幻王五階的修為,再加上鐵背山蟻的感知能力本就偏弱,自然也就更加無法發現端倪。

所以再次經過了大半日之後,一行人終於走出了這座螞蟻山,如今山上的土匪已除,整座山的主宰權隨著鐵背山蟻王的蘇醒,再次回歸到了這些幻獸的手裡,也算得上是為這一方居民除去了一大禍患,幻雨的心中也還是頗為高興。

離開螞蟻山不久,秋冥便單獨找到了幻雨,原本幻雨還以為他是想要爭奪人質,畢竟這也是他們先前有過的約定,不過顯然秋冥並不想在那麼做,不是因為他忌憚幻雨的實力,而是他也有著自己的驕傲,嚴格說起來,這次能成功救出人質也跟他沒有多大的關係,本就不是自己的功勞,強行搶奪,這樣的事他不想也不屑去做。

簡單的和幻雨聊了幾句,他便帶著黑皇殿的人離開了,幻雨看著那漸漸消失的背影,也不由得嘆了一口氣,或許下次見面,他們依舊是敵人,但是總的來說,通過這一番接觸,幻雨對秋冥的看法也改觀了不少,同時他也有一種預感,他們兩人絕對還會有一些難以預料的糾葛。

既然黑皇殿的人離開了,幻雨自然便要把那位小姐安全的送回家,這樣才算完成此番的試煉,這當中倒也在沒有發生什麼意外,當他們安全送回此女之後,順便收取了報酬,一行三人便踏上了返回金瀾谷的路。

一路上,或許是因為完成了任務,所以幾人的心情倒也很是放鬆,順便還在半路大吃大喝了一頓,最後當然還是幻雨掏的腰包,誰讓他養了這麼一隻敗家的帝龍豬呢。

剛剛回到金瀾谷,墨簫和墨凡陽便先去墨謙那邊報平安去了,至於幻雨,則獨自一人前去交付任務,當那名劉長老看到他出現的時候,那可是大加讚賞,然後便讓他好生回去休息,臨走時還對他眨了眨眼睛,他自然也明白了一些什麼。 回到金瀾谷的第三天,接連發生了兩件喜事,其一便是墨簫,在晨練的時候突破了,如今的他也到了幻靈九階的地步,而就在他有些沾沾自喜的時候,墨凡陽也接連突破了,這就像突然被潑了一盆冷水,他的表情頓時哭喪下來,弄得一旁的墨謙一陣哈哈大笑,就連幻雨也不禁有些莞爾。

看起來此番試煉雖然有些兇險,但是兩人也得到了相對的好處,至於幻雨自己,因為剛剛突破不久,自然不可能這麼快突破,當然他也並不會有什麼不開心的,因為很快,他渴望已久的東西就來了。

就在三人剛剛晨練結束,陪著墨謙用完早飯之後,莫雲軒便找人來傳話,讓三人一同前往大殿,聽到這個消息,三人同時露出了笑容,不用想,肯定是要發放試煉獎勵,所以三人連忙準備了一番,便一同朝著大殿走去。

金瀾谷的大部分建築都是以樓閣為主,只有在中心處有一座氣勢磅礴的大殿,此處是平常長老們和谷主的議事之處,同時大殿的後殿也是每一任谷主的居所,當然也並非固定,譬如曾經有一位谷主,他長期居住的地方便也是在一處閣樓,關於這一點,其他人自然也不會有什麼異議,況且谷中除了日常管理者之外,大部分人都在閉關或者修鍊,就是莫雲軒也長期處在閉關的狀態,沒有大事發生他也是極少現身。

當幻雨他們三人來到大殿之時,殿中除了一些長老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弟子,顯然也是先前有接過試煉任務的,一般來說,有些試煉任務完成之後,直接便在長老那邊領取了獎勵,像這樣由谷主親自出面的,只有一些比較大的獎勵才會如此。

三人先是和諸多長老一一見禮,然後也和其他的弟子相互點頭致意,不過幻雨也注意到其中有幾名弟子,彷彿和墨簫有什麼糾葛,看向墨簫的的表情有些冷漠,甚至有的還面露冷笑,而當他轉頭看向墨簫的時候,發現自己這位師弟的臉上也是這般,他也沒有過多去詢問,只是把這幾人都默默記在了心底,如今既然自己已經是墨簫的師兄,不說護短,至少不能讓他平白被人欺負了便是。

並沒有讓眾人等待太久,大殿上方的首位上便緩緩現出一道身影,正是谷主莫雲軒,眾人見狀連忙齊齊行禮。

今日的莫雲軒還是身著那套暗褐色的錦袍,不過他的臉上卻一直洋溢著淡淡的微笑,顯示著他的心情極為不錯,輕輕一擺手,眾人相繼起身,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或許想到了即將到來的好處,不少人的臉上也都露出了笑容。

莫雲軒慢慢坐下身,眼神從下方的一眾弟子及長老的身上掃過,隨即緩緩開口道。

「今日把你們召集過來,想來你們應該也知道是為了什麼事,我也就不在多說」

聽到他的話,幾位長老倒是沒有多少表情露出,不少弟子臉上的笑容卻是更甚。

隨後這位谷主便把眼神看向一人,正是管理試煉閣的那名劉長老,接著開口道。

「劉長老,你來宣布吧」

人群中的劉長老聞言,緩步走出,躬身稱是。

接下來,劉長老便拿出了一冊書簡,大聲宣讀起來,大概的內容就是一些弟子所完成的任務,然後獲得什麼獎勵之類,幻雨也注意到,大部分的任務都不是很難的那一種,譬如尋找什麼草藥和獵殺幻獸之類的等等,當然就連一些護送的任務也有,這些任務也都分成了好幾個等級,其中大部分的任務應該都是從谷外接來,也有一小部分是由谷中的長老所發。

至於獎勵的話,當然,能來到這裡的,顯然都是圓滿完成任務的弟子,所以在獎勵方面,除了接取任務時承諾的獎勵之外,一些弟子還額外獲得了數量不一的幻石獎勵,畢竟金瀾谷屹立了這麼多年,身家也還很是豐厚,這些原本就是用來培養弟子的資源,莫雲軒自然也不會吝嗇。

「墨雨,墨簫,墨凡陽」

「任務等級,S級」

「獎勵,十萬上品幻石」

「另因為任務完成突出,額外獎勵五萬上品幻石,總計十五萬上品幻石」

「以上宣布的所有獎勵,稍後可憑弟子令牌前往幻石閣自行領取」

就在幻雨還有些走神的時候,劉長老已經宣讀完了所有的獎勵,由於幻雨他們接取的任務等級最高,所以放在了最後,不過這也引起了下面眾多弟子的一片嘩然,原因自然是因為S級的任務向來就極少,而且完成的次數就更少,並且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凡是完成過S級任務的弟子,便有機會直接擁有成為下一任谷主繼承人的資格,這一點才是眾人最在意的,至於那所謂的十五萬上品幻石,雖然數量很多,但相比較起來,就顯得並不是那麼重要。

就在劉長老剛剛宣布完之後,其中一名弟子便直接站了出來,先是對著莫雲軒一行禮,然後接著開口說道。

「谷主,弟子想知道墨簫他們到底是完成了什麼S級任務,因為先前弟子去接任務之時,並未看見有此任務,所以…」

說完之後,他的心底其實也有一絲害怕,雖然他的話語並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可這樣當面質問谷主的做法,無疑還是有些出格。

看見此人的質疑,墨簫當即就有些不憤了,聯想到先前差點九死一生的畫面,他立刻就要衝出來怒斥,還好幻雨眼疾手快連忙拉住了他,莫雲軒可還在上面坐著呢,要是弟子間就這樣起了爭執,那樣事情就真的有些大條了。

聽到這名弟子的詢問,莫雲軒並未開口,而是劉長老開口了。

「這道S級任務是在最後時刻接取,並且完成的地點是在螞蟻山,你還有疑問嗎」

劉長老說完,眼神平靜的看了這名弟子一眼。

且不說這名弟子有什麼反應,剩下的其他弟子都紛紛面色一白,同時閉上了嘴巴。

經過這麼一個小插曲,不少人看向幻雨他們三人的目光都有了一絲莫名,然後眾人在莫雲軒的示意下,便紛紛告辭離開了大殿,包括墨簫和墨凡陽也都相繼離去,唯有幻雨一人被留了下來,至於原因,他也是心知肚明。 獨自一人面對著莫雲軒,幻雨也還是有點緊張,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場面頓時有些安靜。

至於端坐在上面的莫雲軒,則眼神仔細的盯著幻雨,那般動作彷彿是想要徹底看清楚他的底細一般。

當然,此次螞蟻山之行,他已經了解了事情的經過,事實上在幻雨他們出發的時候,莫雲軒早就派出了一名幻皇境的長老跟隨在暗處,只不過眾人都沒有發現而已,再加上所有的危險最終都完全化解,這名長老從始至終也都沒有現身,所以此次發生的所有事情,莫雲軒盡數都已了如指掌。

至於他這麼做的目的,一方面當然是為了保護,畢竟無論是幻雨還是墨簫乃至墨凡陽,幾人的天賦在金瀾谷的眾多弟子中,都是前幾位的存在,他可不希望幾人就這樣折損在試煉的任務中,況且,既然幻雨被他當做了接班人,自然就更不可能讓他在第一次任務就葬送了性命。

也恰恰是因為幻雨被他當做了接班人,除了此番試煉的任務之外,一系列必要的考核當然也要進行,譬如領導能力,大局觀,危機應變等等,這是作為一方勢力的主人必須要具備的,可以說,這場試煉任務中包含的東西,可不是一丁點,只不過幻雨到現在為止,還不知道這些罷了。

當那名長老歸來彙報這一些情況的時候,莫雲軒也忍不住有些讚歎,試想如果他處在那樣的位置,能不能比幻雨做得更好,這點他也沒有多大的自信,然而當聽到幻雨那神鬼莫測的醫術,再加上幻雨居然可以瞬間把實力提升到幻皇層次,這些種種加起來,使得幻雨的身份變得更加撲所迷離,這也讓他再次有了幾分擔憂,但是至少目前看來,幻雨並沒有帶給金瀾谷任何威脅,所以他也暫時放下了心。

再加上根據那名長老所說,幻雨對待敵人都沒有絲毫偏待,這樣的品行,無亂如何也不像是一個大奸大惡之人才是,而且每個人都會有著一些自己的秘密,這也是每個人的權利。

半晌后,莫雲軒收回了思緒,面帶微笑的對著下方的幻雨說道。

「聽說你們回來的時候,尚還有一些傷勢,如今可已痊癒」

他的語氣中略帶了一絲關心之色。

終於聽到這位谷主說話,語氣也很是和藹,幻雨也輕輕鬆了一口氣,然後恭敬的回到。

「多謝谷主掛懷,弟子們的傷勢經過幾日的修整,都已無大礙」

幻雨這樣的回答,莫雲軒也微微點了點頭,先前墨簫和墨凡陽還在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發現了,兩人不僅沒有什麼傷勢,而且各自的修為也都有了提升,嚴格說起來,這其中應該也有著幻雨一份的功勞。

「既然如此,你便跟我來吧」

莫雲軒沒有在多說其他,率先起身朝著大殿後方行去。

幻雨見狀,心中一喜,連忙邁步跟了上去。

當兩人的身形再次出現的時候,正站在一道漆黑如墨的石門前方,這道石門上透出了一股陰冷蒼涼的氣息,讓幻雨都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如今這個地方到底還是不是在金瀾谷之內,幻雨也不是很清楚,因為先前跟著莫雲軒進入後殿不久,莫雲軒便一揮袖袍帶著他消失在了原地,當他回過神來,就已經來到了這裡。

「在進去之前,我要先提醒你,這個地方開啟一次,必須要呆滿半年,時間未到的情況下,就算是我,也無法強行打開,所以,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莫雲軒轉過身看著幻雨,一臉認真的說道。

看到他這麼認真的模樣,幻雨還愣了一瞬,不過很快,他就在心裡衡量了一番,如今時間對他來說,還是相當緊迫,回到幻羽大陸至今已經過去兩月有餘,也就是說還剩下兩年零十個月,在除去半年的話,也就是兩年零四個月,這麼一算的話,時間倒也還算充裕,況且如今機會就在眼前,就讓他這麼放棄,他也不會甘心,隨著遇到的敵人越來越強大,自己的實力如果無法跟上,那麼先前在螞蟻山那樣的情況再次發生的時候,那就難保還能這般全身而退。

想到這裡,他面露堅定,對著莫雲軒點了點頭。

既然幻雨自己都做出了決定,莫雲軒自然也不好在多說什麼,緩緩轉身,從腰間拿出了一塊漆黑的令牌,手指輕點,一道幻力注入到令牌之中,頓時這塊令牌緩緩飛至半空,朝著漆黑的大門一閃而逝,直接融入了進去。

隨著令牌的融入,這道石門就像活過來了一般,其上閃爍著黝黑的光芒,片刻后,石門完全消失不見,一條黝黑的通道顯現而出,一股比先前更加陰冷的氣息緩緩傳來,幻雨見狀,深吸了一口氣,對著莫雲軒行了一禮,隨後邁著大步,踏了進去。

待得幻雨的身影徹底沒入其中,莫雲軒雙手一陣掐訣,通道慢慢開始合攏,沒過多久,便重新變回了一道漆黑的石門,先前被他拿出的那塊令牌,也緩緩從石門中飛出,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深深了看了一眼石門之後,莫雲軒的身影緩緩消失在了原地。

至於踏入通道后的幻雨,那般感覺就像是,怎麼說呢,如同來到陰曹地府一般,這個地方能見度極低,如果普通人來到這裡,恐怕完全就是兩眼一摸瞎,而且時不時有著一些陰風吹過,讓幻雨不得不放出幻力形成了一個護罩。

慢慢散出魂識,經過了一陣觀察之後,幻雨也就放下了心來,好在是這個地方看起來並沒有什麼危險存在,只不過這般環境總會讓人有些瘮得慌。

約莫過去了一刻鐘左右,幻雨收回了魂識,隨意的找了一處地方盤膝而坐,深吸了一口氣之後,慢慢撤掉了幻力護罩,這一瞬間,陰冷的氣息立馬包圍住了他的身軀,沒有猶豫,腦海中浮現出玄陽天經第二層的口訣,沒過多久,他就徹底入定,進入了修鍊狀態。

就在他進入深度修鍊之後,龍傲也被莫雲軒安排去了一處地方,至於墨簫和墨凡陽,還是如同往常一樣,只不過墨簫經過這一次之後,也是徹徹底底改變了不少,日常的修鍊也比以往更加刻苦,這也讓墨謙大感欣慰。 時間就這樣悄然流逝,轉眼間已經過去了三月有餘,而加倍努力修鍊的墨簫,也在第三月的最後一天在做突破,成功晉級到了幻王的境界,全身心投入修鍊的他,也終於開始兌現出自己的天賦。

就在他突破不久,莫雲軒還親自現身讚賞了一番,並且還留下來指點了他幾日,這樣的待遇在眾多弟子中可是極為少見的,不管怎麼說,相比較起幻雨來,墨簫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孩子,如今終於能夠收心修鍊,對金瀾谷來說也是一件大好事,誰會嫌棄自己宗門的高手多不是,所以莫雲軒這麼做,倒也合情合理。

至於龍傲和幻雨,則依舊還在閉關當中,不過也在這時,一封燦金色的請帖悄然飛入了金瀾谷之內,其上的內容也在谷中引起了一陣不小的轟動,當然只是在高層中間,下面的弟子可是絲毫沒有察覺到異樣。

金瀾谷的大殿之內,莫雲軒端坐在首位之上,可以看得出來,此時他的眉頭微微皺起,臉上的表情也流露出了幾分憂慮,至於他的手上,則拿著那封剛送來不久的請帖,真正讓他變成這般模樣的正是這請帖上的內容。

這封請帖乃是由幻丹宗所發,這個宗門主要都是以煉丹師為主,算是一個真正的煉丹宗門,當然他們的實力也不容小覷,幻丹宗的宗主同樣是一位幻皇強者,而且修為還比莫雲軒高上兩階,作為一位煉丹師,能達到這樣的修為可是相當不易,其宗內的長老,大部分也都是幻王境界。

不過,因為幻丹宗總共只有那位宗主一名幻皇,所以相對於金瀾谷和黑皇殿來說,幻丹宗的整體實力可能還是要稍微遜色一些,但是對比其他的小勢力而言,這個宗門依舊是個龐然大物,而且此宗門當初的實力原本遠在金瀾谷和黑皇殿之上,不過後來也不知發生了什麼變故,據傳聞說是此宗之內出現了一名叛徒,至於事實到底如何,外面的人倒也不甚清楚。

總之從那以後,整個幻丹宗開始急速衰落,慢慢的變成了現在的模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