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著夜白那沒心沒肺的樣子,秦如雨只能做出這樣的評價。

本來,夜白突然向阿瞑「告白」,就已經夠讓人驚訝了。只是,你總阻止不了一個人對另一個人一見鍾情吧?阿瞑身上,確實是有一種特殊的氣質,很容易引起一些男人喜歡。或許你夜白就是別其他男人更直接,也更誠實,那秦如雨多少還能夠理解,人之常情嘛。

有句話說的好:你能讓你自己不喜歡我,但卻不能阻止我喜歡你。不管阿瞑是怎麼想的,至少夜白喜歡阿瞑這一點,秦如雨是無法改變的。

可是呢,當看到阿瞑逃一般的跑回房間以後,夜白居然是一副毫不在意,沒心沒肺的姿態!既沒有被甩的痛苦,也沒有要上前去關心阿瞑的打算,看得出來,夜白這是根本就沒在乎阿瞑的感受,完全沒把阿瞑放在心裡啊。

那麼,夜白說出那句話來又是為了什麼?開玩笑?可能嗎,而且看夜白的樣子,也不是在開玩笑啊。所以,夜白就是單純的想跟阿瞑睡覺,就是不講感情,不給名分,單純的睡覺?!禽獸啊!賤人啊!渣男啊!再想想之前夜白跟唐心,秦如雨更是在心裡確定了這一點。

天啦,火靈兒居然喜歡上了這樣的人?!她真的能把火靈兒託付給這種傢伙嗎??

······

「什麼?導師你也要去東部大陸?!」火靈兒驚訝的叫道。

沒錯,這就是秦如雨最終的決定,當然,她也不可能就這樣一直跟子君閣一行在一起,秦如雨只是怎麼想都放心不下,所以才打算最後再嘗試一下的。就當是去那邊旅遊一圈,然後趁著這個機會,再好好勸勸火靈兒。既然夜白這方面走不通,那秦如雨還是直接從火靈兒這一點上攻克得了。至少要讓火靈兒認清楚夜白這個人,絕對不是什麼可以託付終身的好男人!

「別誤會,只是碰巧要送一群學生到東壁線那邊見見世面,所以順便路過罷了。」秦如雨解釋道,這顯然是借口,要是真那麼順便的話,她一早肯定就說了。

「東壁線?」火靈兒疑惑的問道。

「哦,你還不知道。」秦如雨反應過來,畢竟火靈兒都是早前批的學生,那時候的情況跟現在不一樣,「記得當初你們都是去zhongyāng森林的,不過你也應該知道,近些年獸人大陸那邊估計出了什麼變故,以至於已經好多年沒有獸人從那邊入侵了。之前,還比較謹慎,不敢亂來,但久而久之,大家覺得東壁線反而比zhongyāng大陸更安全。加上學生們都更趨向於去東壁線,所以如今都是去東壁線那邊見世面了。」秦如雨解釋道。

學院想要培養真正的人才,就不可能讓學生呆在溫室里死讀書,就連天貴族都知道,遊歷是必要的。因此,以前基本都是老師帶隊,讓學生們去zhongyāng森林邊緣增加點實戰經驗。不過這些年,情況逐漸在改變。東壁線,一直都是年輕人的天堂,加上如今又沒了戰亂,不用擔心學生的安全,於是成為了更好的遊歷之地。

「獸人大陸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真的好些年沒有聽到過有戰事了。」凱莉喃喃說道。

「可能是內亂,也可能是瘟疫,以前也有過類似的情況,不過沒有這次這麼長而已。但不管怎麼說,對我們人類都是好事。」秦如雨說道。

「說的也是呢。東壁線,嘿嘿,既然去東部大陸的話,肯定也要經過zhongyāng森林,而且東部大陸那邊也有各種奇珍異獸,這次我已經預測到大豐收咯!」羅蘭眼睛發亮的說道,顯然,這傢伙也是打算跟著同行的。

「那阿瞑呢?」夜白出聲問道。

秦如雨臉sè一黑,

「你別想打歪主意!」

「額,我沒有打什麼歪主意啊。」夜白不由回道。

哼!裝瘋賣傻!

「不過,我們還要先去一趟火靈兒的家鄉。」夜白說道,雖然傘修好了,按理說應該直接回去了,但既然來了這一邊,怎麼也該讓火靈兒去拜祭一下是吧,再說這本來就是一開始火靈兒找的借口之一。

至於火靈兒說的遊樂場,還有那最有名的燒烤,估計只有等以後再好好體驗了,想想那天貴族少女,夜白認為暫時還是不要去自找麻煩,在這個節骨眼上,萬一又碰到了可不好。

秦如雨:「我也一起去。」

夜白:「你不是要帶學生嗎?」

秦如雨:「反正都是遊歷,走哪裡不一樣啊!」

去那邊也正好,就算沒有確實的證據,但說不準還能讓夜白認清唐心的真面目呢!

於是,一眾人的行程暫時定下,先去火靈兒的故鄉,然後再轉道回東部大陸,當然,中途羅蘭可能還要順便掃貨,這些暫且不提。不過,去見朋友的花容月怎麼還一點消息都沒有?不管怎麼樣,夜白等人也不可能一句話都不說,直接丟下花容月就走人吧。

「不會出什麼事吧?」雪麗有些擔心的說道,就算沒來找他們,怎麼也該送給消息過來是吧。

「那個傢伙也會出事?嗯。。。。。。」

眾人腦子裡漸漸浮現一個場面,花容月被人劫sè,然後一出聲就直接把人嚇跑了,這傢伙真的會出事?就算出事也是別人被嚇出毛病來吧。

······

「你那邊如何了?」

等沒人的時候,夜白又跟幽聯絡了起來。

「沒什麼太大的進展,還在繼續探查。」幽回道。

「這麼久了都還沒什麼進展?」夜白問道。要知道這次去的可都是些大人物,絕對不是些遊手好閒之輩,大家的時間都金貴著呢,既然花這麼長時間也沒什麼進展的話,那還會繼續在那裡浪費時間?你要是能確定那是龍也就罷了,但現在他們就是去確定這麼一個可能xing的啊。

所以,教會的人可能繼續查下去,但其他人應該很容易就散了的。等到教會真正確定了一切,那再次召集,也並不算難。不可能所有人都跟你一直這樣耗下去的。

「久?」幽愣了愣,「有意思,看來這背後有高手在動手腳啊。」

能夠讓他們這群人在無甚進展的情況下,繼續堅持調查下去,並不是大家都有耐心,而是他們並沒有感覺到「久」。哪怕是三分鐘熱度,如今大家都覺得才「兩分鐘」呢,又怎麼會減少興趣呢!

; 「喬姐姐嗎?」

向敏憤憤的點頭。

「喬姐姐是來找阿離哥哥的……」多莉把前因後果,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向敏。

向敏聽完之後,更氣了,差點沒像個鞭炮一樣當場炸起來。

「什麼?!」她憤怒的瞪向沙發上坐著的喬小諾,「你說她已經有男朋……唔……」

多莉小手緊緊捂住她的嘴巴,「噓,姐姐你別這麼大聲。」

向敏閉了閉眼,把火氣壓下去了一點,沖她點頭,多莉還是不相信,「真的?」

「唔唔。」

多莉這才鬆開了自己的手。

向敏立即跳了起來,一個箭步衝到喬小諾面前,氣得不輕的指著她,「你既然有男朋友了,為什麼還不要臉的來糾纏阿離?」

喬小諾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蹲在自己面前,低頭認真給她處理傷口的蘇離臉上。

聞言,才詫異的抬起頭來。

她掃了一眼向敏,又看了一眼做錯事怯怯不安的多莉,頓時明白了多來。

「我沒有男朋友。」

「胡說!」向敏冷笑一聲,「前不久,你還跟你男朋友在慈善二手市場接吻呢!在公共場合哦!」

喬小諾難堪的垂下眼帘,下意識的去找楚城,看到他雲淡風輕的模樣,似乎對這些根本就不在乎。

心裡有些酸澀的難受,她該怎麼跟他解釋,她其實一直把莫風臨當成了楚城。

所以才會……做那些事。

放在身邊的手,微微攥緊,她看著楚城,一字一句的解釋,「我沒有男朋友,已經分手了。」

「哈!」向敏像是找到了可以攻擊她的有力把柄,「那就更無恥了!見一個愛一個,喜新厭舊!」

「蘇離,我只想解釋給你聽。」喬小諾不想讓外人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況且,這是她跟楚城兩個人的事,與別人無關。

就算她要解釋,也只需要對楚城解釋而已,至於其他人,不在她關心的範圍之內。

向敏扭頭,對蘇離說道,「阿離,你別被她給騙了。這種人,就是花心大蘿蔔,見一個釣一個。她根本就沒有心,只是想玩玩而已,她只是想玩弄你的感情而已!」

「我沒有!」

喬小諾的耐心達到了爆發臨界點,「別用你最惡毒的惡意,來揣測一個談不上認識的人。你不配。」

「跟男朋友大庭廣眾之下接吻的人是你吧?」向敏冷嗤,「多莉從來不會撒謊的,她都親眼看到了,那還有假?」

「……我說了,我已經分手了。」

「那更說明了,你就是喜新厭舊的花心大蘿蔔。明明還有男朋友,卻喜歡上了阿離,你說,你可不可惡?你所謂的分手,就是你單方面的分手吧,你男朋友同意了么?他知道你是喜歡上別人才甩了他的么?」

上藥的手,一頓。

蘇離抬起頭,眸色微冷,聲音低沉,「向敏,你很聒噪。」

向敏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眸,直勾勾盯著蘇離看,他在說什麼,她聒噪?

難道她說的話,有哪句不對么?

分明是這個壞女人在糾纏他,為什麼他還要幫壞女人說話? 「這,應該是你們幻系的手段吧。」夜白推斷道。

幻系之人,在幻之君幽面前,玩弄幻系魔法,居然還一度騙過了幽?!不要覺得驚訝,也不要認為幻之君幽的實力有所不足,實在是因為他們七君子,都存在一個最大的弱點!

這個弱點,不是實力上的,而是思想上的,是長久以來,先入為主,養成的潛意識跟習慣! 妖孽王爺腹黑妻 七君子一脈,一直跟外族戰鬥,固然本身的實力被磨礪到了極致,同樣也有厚實的積累、見識,跟出sè的眼光、判斷。但,七君子卻幾乎沒有跟人類戰鬥過!特別是到了後期,人類根本不允許內鬥,以至於七君子一脈跟其他族系的人都沒怎麼交過手,更何況還是跟自己的族人了!

所以,相當戲劇xing的,幻之君最大的弱點,反而是幻系魔法,而夜白如果沒有真實之眼的話,他估計也會很輕易的被暗系魔法給算計。不是他們見識不多,而是根本想不到那方面去。像火系水系這類的還好,畢竟攻擊是直接打過來的,你只需要根據攻擊本身,做出條件反shè般的反應就行了。憑藉七君子一脈常年養成的戰鬥經驗,任何直接的、看得到的攻擊,他們甚至都能夠憑藉本能去應對。

可像幻系跟某些暗系魔法,很多都是非直接,無法看到,並且還算不上是有害的攻擊xing魔法。七君子潛意識裡,還是跟獸人戰鬥的那一套,他們不認為敵人會使用自己等人的手段,因此,事先根本就沒朝那方面去考慮,也自然沒有去提防,於是,中招也是理所當然的了。

好比你去山中狩獵,你會覺得野獸會放陷阱嗎?不會!自然也不會在這方面有所提防。結果,很多狩獵者就坑在了其他狩獵者的陷阱下,哪怕那只是非常簡單的陷阱。

現在,幽清醒過來,認識到了問題所在,抱有提防之下,想要再算計到他,可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聽說教會有一位神秘的幻聖女,如果真是這位搞的鬼,那七大聖女如今就有三個在這邊,教會這麼大的手筆,我想重心可能真在我身上吧。」幽開口說道。

「如果不是幻聖女搞的鬼那還好,如果真是,那你可能真的暴露了。」夜白說道,如果真有教會的人在背後搞鬼,說明龍的蹤跡都是假的,雖然也有可能是教會在針對當中的其他某個人,但針對其他人會專門把幽這麼一個不確定因素請過去?所以只可能針對的就是幽!

「要是真那樣的話,那應該也只是針對我而已。我想可能是我試探zhongyāng祭壇的行動被一些人發現了吧。不過他們不可能知道我的真實目的是什麼,對你那邊,最多也只是探查一番。到時候我會把這邊的人給拖住,那麼約定之ri就全靠你了,你那邊不能出差錯,最好把其他幾個傢伙一起都找來幫忙為好!」幽說道。

雖然憑藉幽的手段,一直都沒有留下任何痕迹,也沒有驚動任何東西。可畢竟幽在zhongyāng森林深處的活動太頻繁了,這麼些年,難保不會被一些特殊之人偶然發現。好比有遠距離觀察手段的,當初在獸人大陸,就有能夠利用空中鳥類俯瞰的獸族。無論幽再小心謹慎,躲過世界上最厲害的機關陷阱,但別人在遠處看得清清楚楚,幽也沒有任何的辦法,暴露不可避免。

「嗯。對了,不僅是幻系魔法,我之前遇到過一個jing靈,人類那邊也是可能有會使用森林魔法的傢伙,這方面你也要多加小心。」夜白提醒一句,不僅是遠距離觀察,如果有會森林魔法的,那幽在zhongyāng森林深處的行動,在別人看來更是一目了然。

「明白。既然他們要耗,那我也繼續耗著吧,直接捅破一切,把人刺激到了可不好。要是能一口氣拖到約定之ri以後,那就什麼都不用擔心了。」幽回道。

······

由於幽那邊目測是真的出了狀況,夜白認為還是早回東部大陸那邊做準備為好,加上天貴族少女估計還在鳳城,夜白不願意停留,於是在第二天,就直接帶眾離開。

期間,花容月送信來說,他有事還需要耽擱一陣,讓夜白一行不用等他,先回子君鎮去,他以後自會回來。花容月本就是世上有名的人物,在來到子君閣以前,一直都是自己在打拚,絕對不是夜白那種生活無法自理的類型,因此倒並不讓人擔心。

就這樣,子君閣一行出發離開鳳城,先朝南邊,去火靈兒的家鄉,同行的還有秦如雨幾人,加一眾學生。

火靈兒的家鄉叫紅果鎮,以產朱雀帝國特產『紅果』而聞名。不過在繁華的西部大陸,居然有大片土地來供你種紅果,也側面反映出紅果鎮位置的偏遠。紅果鎮位於鳳城管轄區跟四方城管轄區的交界位置,是一個離兩邊中心都最遠的地方,其情況就跟東部大陸那邊的子君鎮差不了多遠。鎮上幾乎都是種植紅果的果農,除了每年來採購的商人外,平ri里幾乎看不到什麼外人,更何談魔法師了。

火靈兒,雖然不是紅果鎮出的唯一一位魔法師,但絕對能夠算得上是幾百乃至上千年紅果鎮最優秀的一位魔法師。可惜。。。。。。

「聽說那就是火靈兒。」

「我也聽說過她的事呢。」

「本來一開始還挺可憐她的,不過現在嘛。。。。。。」

「這人的際遇還真說不清楚,誰能想到她現在還會過上好ri子呢。」

那群學生嘰嘰喳喳的小聲議論著,他們當然不是嫉妒火靈兒的天賦,畢竟不是同一屆的,無利益相關,也沒有親眼見識過,這方面感受不大。其實火靈兒突逢意外,遭受打擊,以至於無法使用火系魔法他們都很同情,只是,火靈兒之後居然選擇了水系,這就很受人詬病了!

好比一個人,遭遇不公,生活落魄,大家都會可憐她,甚至接濟她,但她後來卻當了漢jiān,投靠了敵人,哪怕是逼不得已為了生存,也很難再被人理解了。或許如今朱雀帝國同玄武帝國之間是沒有戰爭,但火系天生就把水系當成了假想敵。火靈兒放棄火系魔法,去學習水系魔法,這種行為,就是一種背叛!

「都給我閉嘴!」秦如雨沉著臉喝道,雖然火靈兒沒在這邊,但她可在這裡聽著呢。

; 就因為她很美嗎?

男人啊,果然是視覺動物,容易被美麗的壞女人欺騙!

尤其是這個壞女人,更為可惡!

阿離多清風明月的一個人啊,為什麼偏偏被她給盯上了呢。

向敏決定了,她要保護好阿離,不能讓這個壞女人得逞!

「阿離,這樣的女人我見得多了,隔壁農場的奧利維亞太太,就是這樣的人。仗著自己美麗,持靚行兇,把先生甩掉之後,跟著一個富豪跑了。最可恨的是,還沒離婚,她就已經懷上了富豪的孩子,這種婚姻期間出軌的人,真是可惡至極!」

喬小諾臉色微白,蘇離低下頭,繼續給她處理傷口。

「我不是那樣的人。」喬小諾低聲說。

她不是那樣的人。

她不會像奧利維亞太太那樣,出軌跟別的男人跑了。

她從始至終喜歡的都是楚城,就算要嫁人,也只會嫁給楚城。

蘇離沒在說話,動作輕柔卻快速的替她把血止住了,重新上藥,包紮。

向敏一直在嘰嘰喳喳,喬小諾乾脆不在搭理她,她就像是個鞭炮,越點越炸。

傷口包紮好了,蘇離正要起身,便聽到了一陣尷尬的咕嚕聲。

他垂眸,看向捂住肚子的喬小諾,她臉蛋微微一紅,舔了舔唇,尷尬的問,「有吃的么?我還沒吃早餐。」

蘇離:「……」

「喂,你故意的吧?」向敏抓狂,「傷口已經處理好了,你就趕緊走。別又賴著不走,要蹭飯。」

喬小諾瞥了向敏一眼,皺了皺眉,疑惑的問,「我是吃你家大米了嗎?」

向敏:「……」

「那你有什麼好氣的?」

「……」

「我一看到你,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你知道為什麼么?」

向敏警惕的盯著她,但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為什麼?」

「因為啊,我們那裡每逢喜慶的節日,都會放鞭炮慶祝,現在講究環抱,都是放禮炮了。你啊,就像以前的鞭炮一樣,又炸耳,又刺鼻。」

「你說我聒噪?」

「不僅聒噪,還……熏人。」喬小諾不喜歡噴香水,也不喜歡別人噴太濃烈的香水。

向敏身上噴著的香水,越來越濃烈,她一靠近,周圍的空氣都被她身上散發而出的那股子味道,給充斥得徹徹底底。

簡直令人窒息。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