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着川流不息的宮人和御醫往來於大明宮,不少人心裏都頗爲沉重。

或許,在今日之前,武勳將門世家,對隆正帝的感觀,已經快到了生出惡念的邊緣。

但一切不滿,隨着今日之大封,全都不復存在。

這就是皇權時代下,人們的思想。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

在行完霹靂雷霆後,再施雨露,臣子之心,就多半由怨望,變成感恩。

今日隆正帝施下如此前所未有之隆恩,滿朝勳貴之心,都從之前的動盪不寧,轉換成了堅定的支持。

看着那一張張關心沉重的臉,牛繼宗秦樑等人相互看了眼,眼中唯有苦笑……

到底是御宇二十多年的帝王啊!

帝王之術,超凡不俗。

今日之前,賈環若起事反秦,這裏的大半武勳都會相隨。

但今日之後,賈環若再起事,這裏的大半武勳都會反目。

原因很簡單,就算冒着抄家滅族的危險,隨賈環起兵造反,得到的,多半還不如今日之多。

既然如此,誰還會反?

不僅不會反,他們還會拼死維護大秦皇朝。

因爲大秦若是沒了,他們身上的名爵富貴,也就沒了。

相比於贏祥、張廷玉等人的提防防範,誆騙賈環入上書房監視,隆正帝此法,何等大氣,也何等高明!

當然,若隆正帝身體無恙,他應該不會行此等封賞。

以他隆崇的威望,只會行削藩奪權之事。

畢竟,今日之舉雖高明,可多少會留下一些不小的隱憂。

但現在……

隆正帝已經沒有他法了,他是在爲贏晝收人心!

一旁處,涇渭分明的站着內閣三位大佬。

張廷玉、胡煒和陳西樵,三人不動聲色的站在那裏,可餘光從未放鬆對武勳的觀察。

待看到這羣武勳,多半在擔憂隆正帝的安危時,動盪了一天的心,總算稍微得到了些慰藉。

牛繼宗秦樑能想到的事,他們自然不會想不到。

但是,他們依舊擔心,此舉會飲鴆止渴。

皇庭衆人正各懷心思,就見賈環紅着眼,闊步走了出來。

衆人忙圍了上去……

賈環微微揚了揚下巴,道:“陛下無事,只是受了些勞累,修養幾天就好。

未來幾日,依舊由皇五子贏晝監國,總理王大臣贏祥攝政。

軍機要務,由軍機閣處置。

其他的,待陛下醒來後再說。”

說罷,沒理會還想問什麼的張廷玉等人,而是看向許崇蘇武等人,淡淡道:“這個時候,好些人的眼睛都在盯着你們。

都收斂點,不要得志就猖狂,讓人小瞧了去。

哪個敢仗勢欺人,胡作非爲,不要怪孤王不念舊情。”

許崇、蘇武等人凜然,忙躬身領命:“謹遵王爺諭旨。”

“散了吧。”

……

軍機閣。

推了幾次沒推掉,賈環到底上了主座。

國朝禮法如此,牛繼宗等人也不敢違背大義。

不過,賈環卻無論如何都不讓一羣長輩喊他王爺。

除非在君前,其他的,一切照舊。

牛繼宗等人自然欣慰無比。

只是,賈環隨即之言,卻讓他們有些爲難……

“牛伯伯,義父,您幾位回去後,寫辭爵摺子吧。”

牛繼宗、秦樑等人都陷入了沉默,牛奔、秦風等認反倒急了,牛奔看着賈環正色道:“環哥兒,這世上沒有以子逼父的道理。

若是讓父親辭爵才能受爵,我情願不受此爵。”

秦風、溫博等人也點頭稱是。

秦風道:“父親原本就是國公,如今我承襲的,亦是國公。

若非讓父親辭爵,我才能獲封,又何必多此一舉?”

這一幕,讓牛繼宗等人心裏痛快了許多。

牛繼宗瞥了牛奔一眼,沉聲道:“混帳東西!你那爵位是靠我辭爵才得來的嗎?

原當你長進了,還這般糊塗!”

秦樑也皺眉喝道:“若無環哥兒,等我百年之後,你能承襲國公?”

牛奔和秦風都不說話了。

他們開口,是應有之義,否則傳出去不像。

雖然武勳都厭倦儒家那一套,可生存在這個世間,大勢如此,他們也不得不隨波逐流。

賈環笑道:“不是因爲你們的緣故,才逼得伯父義父他們去爵,這裏面還有更重的意義。

如果沒有意外,等陛下養好些後,就會行禪讓之事。

陛下退位成太上皇,五皇子登基繼位。

這個時候,陛下希望朝事儘可能平穩些。

哪怕是去武勳軍權的大政,也要減緩腳步執行。

霸王總裁很邪魅 去了幾位長輩的爵位,爲的是讓他們繼續執掌軍機。

如此,也算是在去武勳軍權上,進了一步,開了個好頭。”

聽賈環這般一說,牛奔、秦樑等人頓時高興起來。

既然各家爵位都有了極好的繼承人,也得到了更好的爵位,那麼他們最在乎的事,就是手中的權利。

原本以爲馬上就要賦閒在家,成爲廢人了。

這讓手握大權一輩子的幾人,心裏其實都不是滋味。

卻沒想到,還有這等轉機!

賈環道:“日後兩閣閣臣,都有任期年限限制,多以十年,甚至是五年爲期。

伯伯、義父,您幾位的時間說短不短,說長也不算長。

最多也就五年時間。

這五年,希望你們能選好合適的接班人。

讓大秦軍方的權利交接,平穩穩健的過度。”

牛繼宗點點頭,沉聲道:“陛下以國士待吾等,吾等自不能辜負君恩!”

牛奔則眨了眨眼睛,看着賈環,道:“環哥兒,咱們就快出海了吧?”

賈環呵呵一笑,道:“是快了,不過得先和施世叔學好海戰本事。”

秦風等人又嘲笑起牛奔來。

秦樑看着這些後輩,面色有些慨然,道:“日後,就看你們的了!

希望你們弟兄們,能同舟共濟,一往無前。

不負我大秦武勳的威名!”

…… “娘,這件事,就算完了?”

榮國府,東路院,東廂臥房內,賈玫一口咬着一個水靈靈的蜜桃,一邊斜着眼看着趙姨娘,眼不眼嘴巴不是嘴巴的道。r?anw

enw?w?w?.?r?a?n?w?e?n?a`c?om?

趙姨娘見之生惱,啐罵道:“你這小畜生又沒短兩根毛兒,還想怎樣?”

“噗!”

賈玫吐了口桃皮,吊着眉毛道:“娘,我是你親兒子,差點被那小東西給摔死,沒摔死也差點淹死,你這就完了?

你可想明白了,如今賈小三兒是寧國府的,不算你兒子了,頂多算你一大侄子!

大侄子也沒認姨娘做嬸孃的……

他如今,和皇帝老頭兒是一嘎達的,連老爺都靠不近邊兒。

我跟你說,如今,你可就我賈老四兒一個兒子!

日後,準得是我給你養老送終。

你別忘了,那賈小三兒是一心要出海當神仙的。

他能帶你?!

上回不就丟下你了,我勸你也別做那白日夢。

趕緊給我討個公道回來,纔是正經!”

趙姨娘聞言,猶豫了下,竟覺得挺有道理,遲疑道:“可小吉祥說,日後你的前程得靠你三哥啊。

如今跟他一班好的,那都要封國公做侯爺了!

你是他親弟弟,你要巴結巴結他,日後就算做不了國公,做個侯爺也成啊!”

“吸溜……呸!”

賈玫最後啃掉一口桃肉後,一口吐出桃核,嗤笑了聲:“嘁!小吉祥的話你也能聽?

那小蹄子……哎喲!”

賈玫吊兒郎當話沒說罷,腦袋上就捱了下,氣急梗着脖頸叫道:“娘,你做什麼?我昨兒可差點就死了,你還動手打我?”

趙姨娘眼神不善道:“小蹄子也是你說的話?讓你三哥聽到了,腸子給你踹出來!

小雜毛,毛兒還沒長齊,也不知跟哪個學的這個浪樣兒!

該不會是錢槐那個小畜生教壞的你吧?”

錢槐便是趙姨娘長兄錢啓留下的獨子,其娘劉氏和賈璉還有過一腿兒。

後來賈璉被收拾了回後,就老實了。

可劉氏天生不是個老實的,倚在後街宅門口,賣弄風騷。

賈環實在沒法子,總不好對一個女人如何,乾脆就嫁了出去。

錢槐卻留了下來,放在賈家族學裏唸書識字。

只是他實在不是讀書的料兒,唸了沒二年,被夫子趕了回來,只道愚不可及,頑石不可教也。

然後就在賈家前院當個小管事度日。

賈玫稍微長大些後,趙姨娘就指了錢槐給他當跟班。

說起來,賈玫能成現在這樣,趙姨娘最多佔四成功勞,剩下的六成,倒是錢槐的功勞大些。

賈環不是不知道此事,只是當初爲了治眼睛,錢啓被牛繼宗幹掉,錢槐纔沒了爹。

後來他娘又成了那個樣子,好好一個家家毀人亡。

賈環心中終究有些歉疚,纔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只要不太過分,讓他衣食無憂的過一輩子也就是了。

只是賈環也沒想到,趙姨娘會讓錢槐當賈玫的跟班兒。

如同前世,錢槐做他的跟班兒一樣。

一飲一啄,許是天定。

聽了趙姨娘的話,賈玫不耐煩道:“你別管誰教的,娘我給你說,小吉祥那丫頭是一心一意向着賈三兒的,她的心可不在你這兒!

她是糊弄你,替小三子說話哄你!

娘,別看你整天高聲的吱哇亂叫,其實你不是個明白人。

像我賈四爺這樣的,尋日裏不怎麼說話,可肚子裏卻全明白!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哦對了,愛叫喚的狗都不咬人,咬人的狗都不叫!

你是前面那個,我是後面那個!!”

看着賈玫豎起猴爪子似的小手指了指她,又比劃了比劃他自己,趙姨娘一張臉變的扭曲,掄起巴掌,“pia”的一大耳刮子朝賈玫臉上糊了上去。

不過臨了還是去了七分力……

“你個蛆心的孽障,沒造化的種子,老孃怎麼就生了你這麼個小畜生!

倒是把自己想的高明的不得了,可你再高明,不就一條會咬人的狗嗎?

還得了你的意了,我呸!

小吉祥還敢同我說謊不成?

不像你個小畜生,花點子巴狗大,成日裏沒一句實話!

少在這瞎扯你孃的臊!”

趙姨娘叉腰罵道。

賈玫氣急敗壞,也顧不得裝垂死的病人了,梗着脖頸,額前暴着青筋,咬牙瞪眼道:“你還不信我?

什麼狗屁國公侯爺,賈三兒自己也不過是個侯爺,他還能封別人國公?

他要能帶一堆國公侯爺,他還不成王爺了!

我看你就是被人哄的迷了心了!

我把話擱這,他賈三兒要是能成王爺,我賈四爺就把門口那攤狗屎給吃了!

可要是成不了,娘你就去給我討份銀行股份回來。 帝國首席:甜寵億萬老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