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看它就是一張臉,就好像拼揍了很多不同的皮膚和五官,就能看出,這女鬼肯定害了不少人啊。

該滅!

陳浩給它打了一個標籤。

察覺了陳浩威脅的目光,女鬼沒有絲毫畏懼,繼續瞪視片刻,身影悄悄退後,消失不見。

陳浩沒有管它。

反正現在還是下午,陽光很足,它也跑不掉,還是看看黑貓和公雞發現了什麼好東西。

要知道趙半仙這麼詭異的同道,佈置這樣的東西肯定不是沒有原因。

而趙半仙既然養這樣兇戾的鬼,那就不是什麼好東西,搶他的,理不直氣也壯。

很快,隨着黑貓吞噬水池中的黑灰氣息,黑水池慢慢變得透明起來。

而公雞也把石灰地扒拉出一個不小的坑,似乎挖出了什麼,雞頭對着下面一啄,把一個什麼東西吞了,雞眼眯起,看起來很是美滋滋。

隨着二小的行爲,陳浩漸漸的也發現,這太極圖案原本那種讓自己不舒服的感覺,逐漸的消失了。

與此同時,遠在幾千裏之外的一個沙漠邊小鎮,一個手持一張殘破皮紙,正在皺眉思索,似乎琢磨什麼的中年男子,突然轉身看向南方,臉上露出了驚怒交加的神色。

可是他還沒有開口說什麼,突然原本光滑的面孔變得皺巴巴,頭髮也從黑色轉變爲半白,就好像一瞬間蒼老了十幾歲一樣。

隨後他悶哼一聲,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在中年男子旁邊不遠處的一條巷子中,一個身材幹瘦矮小,黑不溜秋的年輕人,用古怪的話語嘰裏呱啦的似乎在罵咧什麼,走了出來。

他突然話語一頓,詫異的看向倒在地上的中年男子,因爲瘦而顯得有些大的眼睛滴溜溜一轉,快速跑過去,推了推,發現沒動靜,然後他就不客氣的把中年男子身上的包取了下來,就連中年男子手中的皮紙都沒放過,拽了就跑,很快消失在另外一個巷子中。

……

看二小破了這太極圖案,陳浩笑了笑,邁步走向房舍,來到門前,陳浩發現門也是鎖的,正要伸手強行打開房門,突然陳浩眉頭一動,目光看向房門。

他發現,在房門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小針。

這些小針,只露出了針頭,如果不注意,只怕就要被小針扎破手。

雖然感知中也沒有發現這些小針上面有什麼詭異氣息,但是做出這樣的佈置,顯然不是沒有用途的。

陳浩看了看,揮手從袖裏乾坤中取出了一把彎刀。

這是在陰月山中,從那個枯瘦老頭身上得到的噬靈刀,這玩意一看就不是普通法器,那枯瘦老頭說,噬靈刀下,魂魄無存,顯然具有不一樣的威能。

陳浩之前一直沒機會用,這會兒用來撬門,卻是很不錯。

對着房門揮刀一劃,那房門的鎖頓時一分爲二,端的是鋒利無比。

但是這門鎖一斷,房門突然自動打開。然後咻咻咻的聲音響起。

聞聲陳浩一驚,身影極速掠開,然後就看到幾道影子從面前飛過,直接破空而去,釘在牆壁上。

陳浩倒吸冷氣。

臥槽,這院子不僅有詭異的太極圖案,尼瑪還佈置了暗器!

這趙半仙可真夠陰險的啊!

不過這些佈置,似乎都是爲了針對普通人。

也就是說,趙半仙去辦什麼事了,怕有人闖進來。留下縫合女鬼守家,可是女鬼只能晚上庇護,白天只能依靠別的手段了。

不過這做什麼事需要去那麼久,都快一年了也沒回來,總不會做的事很兇險,已經死在外面了吧?

心中疑惑,陳浩再次來到門前,然後就看到,這房舍內倒是普通,正兒八經的桌子,椅子,還有櫃子,擺放的物品也都是家常用品,平平無奇。

陰陽眼觀察,然後陳浩傻眼。

那縫合女鬼……不見了!

尼瑪,女鬼呢?這大白天的,還能跑了不成!

擴大感知範圍,然後陳浩面色微變。

女鬼的氣息,已經離開了幾十米遠,在地下。

這裏還有地道!

陳浩連忙跑進屋內,在裏面的房間,終於發現了異常。

這裏似乎是一個祭拜的地方,裏面佈置長藩,蒲團,燭臺,香爐,隱約能夠感知到一種邪氣殘留。

只不過,在祭臺上卻沒有被祭拜的神像。

目光一轉,陳浩就發現那縫合女鬼留下的氣息,在祭臺後面。

走過去一看,陳浩就發現一個被打開的地道入口。 還真有地道?

萬古神帝 陳浩眉頭一挑,看向縫合女鬼離去的方向,這會兒它已經跑遠,感知中無法找到它的氣息了。

很顯然,這地道的另外一邊,肯定有什麼準備。

沉吟片刻,陳浩離開了房間,招呼黑貓和公雞一聲,離開了院子。

駕車循着縫合女鬼殘留的氣息追擊,等到了另外一處院子後,陳浩發現氣息斷絕,縫合女鬼已經不見蹤跡。

有人幫它還是有別的手段?

靈木仙途 陳浩沉默下來。

片刻後,陳浩駕車離開了烏豐鎮。

等回到邕寧的時候,天色近晚,陳浩簡單的吃了一頓,然後迴轉靈幻街。

剛進入店內,陳浩驚訝的發現,梁紅玉居然在。

“道友找我有事嗎?”梁紅玉看到陳浩,抿嘴一笑。

陳浩笑道:“是有點事想問問紅玉姐。”

梁紅玉遺憾的道:“原來不是你想通了啊。”

陳浩無語。

這娘們,我那麼明顯的拒絕,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答應。

“想問什麼就快說,我最近打算閉關一段時間,你可能會很久都看不到我呢。”梁紅玉笑道。

陳浩也不打馬虎,直接道:“紅玉姐,你知道那個趙半仙嗎?”

“趙半仙?嗯,你說的是趙半鬼吧!”梁紅玉說道。

陳浩一愣。

半鬼?這是什麼稱呼?

梁紅玉看向陳浩道:“你是要幫助那些被趙半鬼害死的人?”

陳浩看着梁紅玉道:“紅玉姐知道趙半仙害人?”

梁紅玉隨意的回答:“知道啊。”

陳浩道:“那紅玉姐就任由他害人?沒打算管一管?”

梁紅玉笑了:“和我有關係嗎?我爲什麼要管。”

陳浩語塞。

古代的你可是保家衛國的巾幗英雄啊!怎麼死後變成這樣?難道歷史中對你的記載都是假的?這不大可能吧!

梁紅玉目光微動,繼續道:“道友若是要管,那我倒是可以告訴你一些這個趙半鬼的事情,不過你要付出一些代價哦。”

陳浩乾笑道:“紅玉姐,你這不是強人所難嘛,如果是要我參加什麼事,那就算了。”

梁紅玉白了一眼陳浩:“那事我可不會強求,對你是機緣你都不珍惜,我何必再求。不過你可以再拿出一些靈香來,情報嘛,總是有價值的。”

陳浩連忙道:“這個沒問題,紅玉姐請說。”

梁紅玉滿意的笑道:“陳道友果然大氣。關於這個趙半鬼,實際上他不是本地人族修士,而是幾年前纔到來,在烏豐鎮發現了一處奇異之地,借用這奇異之地修煉鬼巫之術。至於那些被它害死的鬼,就是被他用鬼巫死咒影響。”

陳浩錯愕道:“鬼巫之術?這是什麼道法?”

梁紅玉道:“鬼巫術是巫術的一種分支,不屬道門傳承,歷來都十分罕見,而且修行十分困難,一百個修行之人有九十九個橫死,剩下一個是不能修煉的。而趙半鬼也算是一個奇才,他另尋偏門,藉助奇異之地,逆命奪壽,讓自身修行所產生的死氣和生氣均衡,成爲了兩百年來第一個把鬼巫之術修煉到陰陽境界的人,不過成也奇異之地,敗也奇異之地,趙半鬼算是被這奇異之地鎖死了,雖然不限制人身,但是一旦奇異之地被破壞,他修行的鬼巫術立馬就破功,遭受反噬。”

陳浩瞪大眼睛。

臥槽,那個太極圖案,不會就是奇異之地吧!那這被黑貓和公雞弄沒了,豈不是說,趙半鬼現在不死也殘了?

“紅玉姐,那這些被趙半仙害死的人,有沒有什麼問題?”陳浩想起什麼,開口問道。

梁紅玉笑道:“說有問題也有,說沒有也沒有,這趙半鬼對命相之術頗爲精通,心思巧妙的尋找那些死劫臨身或者黴運當頭之人,悄悄的推一把手,讓死劫提前,黴運變死運,在這些人死的時候,自身的生機就會被鬼巫死咒奪取一部分,來彌補趙半鬼自身,正是因爲這種禁術,他才能夠修成鬼巫術。”

陳浩明白過來。

難怪那些觸發了系統任務的鬼魂,獎勵那麼少,原來有些鬼的確有問題。

不過那些黴運當頭的就過了,這也算是害人吧。

“對了,咪咪曾經對趙半鬼調查過,據說這個趙半鬼背後有大能庇護,那個大能很可怕,即便是咪咪這樣喜歡戲弄人的,也不敢對趙半鬼胡來,害怕招惹了那位大能。”梁紅玉繼續說道。

陳浩眉頭一挑:“大能?哪位大能?”

梁紅玉道:“很神祕,從未在修行界出現過,別人都稱呼王爺,據說,趙半鬼修行的這種奪壽禁術,也是從那位王爺手中得來,不過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陳浩目瞪口呆。

尼瑪,居然又是王爺的人!

得,這下對上趙半鬼,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了,之前坑他,絕對是坑的太正確不過了。

和王爺結了怨,怕是無法善了,這能夠剪出他的羽翼,也是一件好事。

“紅玉姐,這趙半仙已經快一年沒出現了,你知道他去哪裏了嗎?”陳浩詢問。

梁紅玉笑道:“你說這個,我還真知道,鬼巫之術的修行,達到了陰陽鏡之後,就要蛻變,先死後生,這樣不僅能夠脫離那奇異之地的控制,也能夠進階更強的境界,巫靈境。不過想要突破,他必須要找到血玉才行。這血玉傳說中爲千年前的血魔所煉,而血魔攪動風雲,被當代道門五位真人聯手封禁,之後血玉消失無蹤,傳說和被血魔搶奪的其他寶物藏在血墓之中。只是血墓所在,無人知曉,只有一張不知道從那裏冒出來的地圖說是血墓圖,不過也被分成幾份。這趙半鬼就得到了其中一份,我估計他是去尋找血墓去了。”

說到這裏,梁紅玉語氣幽幽的道:“如果你想去找趙半鬼,那我可以幫你哦。”

陳浩道:“紅玉姐請說。”

梁紅玉笑了:“這趙半鬼初來之時,來拜訪過我,被我攝取了他身上的一縷氣息,我可以把這縷氣息交給你,就算他死了,你也能找到他的所在。” 梁紅玉滿意的走了,帶走了陳浩的又一把靈香。

而陳浩手中也多了一顆透明小珠子,小珠子之中,有一道紅氣,不斷的翻涌,隱約對準了一個方向。

梁紅玉說這是鎖氣珠,能定氣尋蹤,是一個寶貝。

陳浩笑呵呵的嘴裏道謝,心裏mmp。

狗屁的寶貝,尼瑪就是個普通玻璃珠好不好,連法器的邊都不沾,只是珠子之中,佈置了一道禁法,鎖住了裏面的一道氣息,能夠判定氣息主人所在,在靠近一定的距離之後,珠子就會爆開。

不過陳浩要的就是這個,倒也不在乎什麼寶貝了。

把小珠子收起,陳浩進入了靈幻街。

夜色逐漸深沉,終於,一個鬼魂急匆匆的闖入了陳浩的店內,看到陳浩後急切道:“大師,那個厲鬼出現了,在迴環路。”

陳浩看過去,這鬼正是三個施工人員之一的劉東,下午離開之前,自己放出了它們,現在終於帶回來好消息。

“發現了嗎?行,我們過去看看。”

出了靈幻街,駕車快速離去。

一邊開車,陳浩一邊問道:“你們發現了厲鬼,是隻有它一個嗎?”

劉東道:“我們看到了那個厲鬼,然後我就過來通知大師了。”

看沒有更多信息,陳浩不再多問,專心開車。

十幾分鍾後,陳浩看到了迴環路。

這回環路是邕寧郊區的一絕,環繞着一條不規則形的小湖泊修建而成的道路,曲折連環,一般車輛通過都會小心翼翼,否則就容易衝入水中。

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這裏被一羣賽車黨霸佔了,隔三差五的就過來賽車,之前還發生過多起落水車禍,死了幾個人,爲了安全起見也有警察定期過來巡視,可就是屢禁不止。

陳浩到達的時候,就看到在一處空地上停留了十幾輛開着燈光的車。

車邊一羣年輕男女似乎開趴體一樣,歡呼雀躍,談笑風生。

陳浩目光一轉,發現了有陰氣的痕跡,不過卻沒有看到厲鬼。就連另外兩個施工鬼都沒看到。

“怎麼回事?那個厲鬼呢?”

陳浩詫異的問道。

劉東有些尷尬的看了一眼陳浩,身影一轉,突然消失。

陳浩:“……”

臥槽,什麼情況?

就在這時,陳浩面色一動,看向那些年輕男女的方向,卻發現,他們不知道什麼時候上了車,嗡嗡聲中,一輛輛車,慢慢的包圍了他。

陳浩臉色陰沉下來。

馬勒戈壁的,這是要坑我嗎?

看着那些車越開越快,明顯要撞向他,陳浩冷哼一聲,一踩油門,把車開向了側面。

這些車連忙追向他。

陳浩卻是突然一個轉向剎車,調轉了車頭,然後和一輛車擦身而過,與此同時,一道雷光一閃,那輛車突然就唰的開向其他方向,和一輛車對撞上。

之後陳浩不斷的轉變方向,只要有車靠近,就是一顆雷球伺候。

幾分鐘後,撞他的這些車一個個全部停下來。

陳浩停下車,目光一轉,看向了站在不遠處的五道身影。

一個女人,四個男人,其中三個男的,正是求自己幫忙討公道的施工冤死鬼。

而女人的氣息正是自己下午在烏豐鎮感知到的那個縫合女鬼的氣息,不出意料之外,另外一個煞氣比人的男鬼,就是那個厲鬼了!

呵呵,有意思啊!老子來幫你們,結果你們坑我?

咧嘴一笑,陳浩打開車門走了下去。

黑貓和公雞跟在他的身邊,看向五個鬼,完全沒有什麼警惕和戒備。

看起來似乎很嚇人,但是比起之前遇到的那些厲害傢伙,完全不入流啊。

下車後,陳浩也沒有停留,直接走向三鬼所在的地方。

等到了近前,縫合女鬼身邊的那個厲鬼就獰笑了。

它是一個長髮男子,身材挺拔,穿着一身黑色緊身體恤,看起來很帥氣。

“嘿嘿,想找我討公道?你這是找……”

它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瞪大眼睛。

因爲陳浩完全沒有停步,反而突然加速,速度極快的來到了它們的面前,一巴掌打了過來。

長髮男子急忙要閃避,但是哪還來得及,等陳浩的巴掌打在臉上的時候,一道雷光亮起。

啪的一聲,長髮男子身影就飛起,凌空爆開。魂魄無存。

縫合女鬼大怒,尖叫一聲,手中出現了一座小巧的神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