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清楚水鹿的分佈之後,他便迅速地選中了一棵高達四十米的古樹。

這棵古樹的位置很特殊。

它處於水鹿棲息地的正中心。

經常會有水鹿從樹下路過。

若是祝融能藏到這棵樹上,那必然可以輕鬆地完成捕獵。

祝融悄悄地朝着古樹靠近。

有「探查之眼」的幫助,他輕鬆地在眾多水鹿聚集的地方爬上了古樹。

大約爬了七八米,祝融便看到了第一根樹杈。

於是,他小心翼翼地蹲在了樹杈上,然後耐心地朝着樹下望了過去。

此時的水鹿群正分散地吃着青草。

即便是祝融也不知道它們究竟什麼時候會出現在樹下。

好在他是一隻足夠耐心的老虎。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很快樹下便傳來了動靜。

祝融瞬間就緊張了起來,他輕輕地晃動着尾巴,努力地控制着平衡。

緊接着他就看到兩隻成年水鹿正從不遠處緩緩地朝着古樹的方向靠近!

「來了!」

祝融迅速地鎖定了站在內側的那隻水鹿,接着迅速地顫動着鬍鬚估測著距離。

「十米,五米,三米!」

「就是現在!」

就在兩隻水鹿即將抵達樹下的時候,祝融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

下一刻,他的身體便如同一枚炮彈一般狠狠地砸中了一隻水鹿!

巨大的衝擊力讓那隻水鹿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便直接昏死了過去。

【力量+0.1】

【速度+0.1】

【耐力+0.1】

就在祝融砸中水鹿的一瞬間,系統的提示音迅速響起。

聽着系統的提示音,祝融頓時激動得鬍鬚上揚起來。

他賭對了!

「看來本王果然沒猜錯!」

「通過不斷地訓練還是能夠獲得屬性值!」

緊接着,祝融一口咬住水鹿的脖子,然後邁著歡快的步伐將水鹿拖到了湖邊。

:大王的病又犯了!沒事非要跟着花豹去學兩招!也不看看自己的體型!萬一摔著了可怎麼辦?

:別沒事瞎操心!這種高度對於大王來說並不算什麼!你沒看到大王回去的時候步伐還很輕盈?

:那種步伐難道不是中二嗎?

:的確有點中二少年的意思!哈哈~

:感覺有點像背著書包回家的小學生!

:不就是一隻水鹿嗎?真的值得這麼高興嗎?我看大王放倒犀牛的時候都沒這麼高興!

:剛學了新招式難道不值得慶賀一番?

:可是你們不覺得這招對大王來說有點雞肋嗎?

:大王:本王喜歡!咋滴?你有意見?

:我覺得大王這招還是挺帥的!雖然這樣做有點浪費時間!

……

由於祝融拖着水鹿的動靜太大,雪蓮很快就被吵醒了。

她迅速地站起身然後滿臉好奇地看着祝融。

「呼嚕嚕?」

「呼嚕嚕!」

祝融迅速地作出了回應。

緊接着,他將水鹿小心翼翼地拖到了雪蓮的面前,隨後有些得意地昂起了頭顱。

這一下,雪蓮更加懵了,她迅速地皺起了眉頭。

她不知道為什麼祝融會在食物充足的情況下再次進行捕獵,也不明白抓了一隻水鹿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但是,既然祝融覺得開心,那她也沒有必要掃祝融的興!

於是,她迅速地來到了祝融的身邊,然後輕輕地在他的下巴上蹭了蹭。更何況這是一隻以精神力見長的紫色星光獸。

少女笑了笑直接說到:「你們不必如此緊張,這溫泉中的藥方正是蘇禹給我,他讓我暫時照顧,他此時已經在一個隱秘的地方,煉著丹藥了,但是對你們三人還頗為不放心,所以這才定住我對你們多加照顧。不過我想來想去,左右我們這段時間也會在……

《丹道至聖》第八百零六章玩笑 褚雲希不禁皺了皺眉,「你……」

「為什麼?」

秦舒突然開口,定定地看着她,問道:「你為什麼要給褚夫人下毒?難道有什麼比母女親情還要更重要的東西,讓你不惜痛下殺手?」

褚雲希愣住,而後面色一點點沉了下來。

半晌,她驟然冷嗤道:「母女親情?」

她朝秦舒搖了搖頭,可笑地說道:「什麼母女親情啊?柳唯露配嗎?她就是個殺人犯!」

秦舒眉頭一皺,正要說話,卻被褚雲希打斷——

「秦舒,這是我和她的事,跟你沒關係!如果你肯幫我保守這個秘密,我以後不會再為難你,而且!我還可以給你一大筆好處,怎麼樣?」

她蠱惑地說道,直接明了。

秦舒毫不猶豫地拒絕,「我不是來找你要好處的,只是想弄清楚你做這件事的原因。聽你話里的意思,你是為了報仇?我雖然不清楚你和褚夫人之間的仇怨,但也想勸你一句……及時收手,你繼續下去,可能來不及報仇,就先把自己搭進去了。」

褚雲希狐疑地看着她,不由得笑了笑,臉上帶着嘲弄,「我們倆的關係,什麼時候好到你來為我擔心了?」

一秒記住https://m.net

秦舒面容冷淡,平靜說道:「我是不希望巍巍剛回到褚家,就要目睹這樣的陰謀算計。」

「哼!」

褚雲希瞪了她一眼,豁出去地說道:「好啊,既然這樣,那你就儘管去告訴柳唯露,讓她知道下毒的人是我好了!」

說完,不給秦舒說話的機會,氣沖沖地起身離開了包廂。

秦舒只好皺着眉把話咽了回去,眉眼間流露出一抹擔憂。

如果不阻止褚雲希,不知道她會繼續對褚夫人做出什麼事情來。

秦舒思索著,起身走出包廂。

只是剛走到門口,身旁人影一閃。

她還沒看清楚,後頸上便有鈍痛襲來。

接着,她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本已經離開的褚雲希從角落裏走出來,催促動手的男人,「趕緊把她我的那個地方,然後嘛……」

她吩咐一番,看着秦舒被手下帶走,冷笑地勾了勾唇。

還好她聽到秦舒要跟她談早上那杯茶的事情,心裏覺得不對勁兒,提前安排了人。

這個秦舒,居然還敢威脅自己,絕對不能讓她壞了計劃!

現在么,她剛好有了一個新的想法。

褚雲希重新回到總裁辦公室里,神色看不出絲毫異樣。

柳唯露已經開完會回來了,隨意問道:「剛才方秘書說秦舒來找你?什麼事兒,她居然特意找到公司來了?」

褚雲希不以為然地回答:「沒什麼,就是告訴我,以後不能再給您亂喝茶了。秦舒這個人,做什麼事情總喜歡較真兒!」

「我倒是希望你可以向她學學,做事情也認真一些。」柳唯露笑了下,剛說完,手機上突然收到一條信息。

「褚夫人,我是秦舒,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您,必須當面跟您說,請您馬上過來一趟!」

信息上,還附了一個地理定位,離公司不遠。 要知道現在的這個沈建,因為他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已經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因此這時候的哪怕是這隻虎王在面對現在的這個審限的時候,也同樣在自己內心當中有非常大的忌憚,不過讓這隻虎王完全沒有想到的是,和他如今作戰的並不是沈建自身,而是那實名蘇家的武者,這蘇家的武者,雖然說也擁有著相應的戰鬥力。

然而這些蘇家武者們,他們的自己自身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畢竟和沈建比起來相差好幾個台階,他們的作戰實力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辦法和沈建之間相互相提並論的。因此這時候這隻劍齒虎的虎王也根本就沒有拿這10位人類的蘇家武者當回事。

然而這時候這個沈建一直在背後觀察,因為他看到這10名蘇家的武者,由於自己自身的實力比起這隻劍齒虎的虎王可以說要弱小了很多,所以說這時候他在和這些虎王發生相互之間的爭鬥的時候,每一個人在進行戰鬥的時候都可以說非常的謹慎,因為我作為一隻虎王來說,他自己自身的血脈境界可是達到了三階前期的程度,所以說普通的武者是根本就沒有辦法和他之間相互爭鬥的,除非那些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三階欺負境界的老傢伙,才能和這隻劍齒虎的虎王一爭高下。

然而當一個人的修為境界,真正的達到三階氣府境界的時候,他便很少見在外面進行打仗,這時候的他只有進行相互之間的訓練,才能夠讓自己自身的實力得到非常大的提升,而對於一名普通人類武者而言,它必將修鍊很多種功法和武技,讓自己的作戰實力擁有非常大的提升,這樣才能夠和虎王這樣的妖獸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這種戰鬥,不過絕大多數人並沒有這樣的實力。

所以說這樣一來在薊州城這個地方,每當有一些武者們聽到有劍齒虎的虎王盤就在這裡,沈每一個人都非常害怕,因為他們完全沒有想到200多隻劍齒虎所組成的強大隊伍,可以說完全不是那種普通的武者可以相比的,不過當這個沈建一個人在再而三地和敵人發生相互之間爭鬥的話,那麼即便是沈建,也是覺得這件事對於他們來講,可以說是一件非常不值得的事情,這個這些人類

沈建在此時此刻和敵人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的時候,即便是那些實力比較強大的武者,也完全沒有拿沈建當回事,所以說到這時候,這個沈建自然要和敵人只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不過沈建對此卻並不會自己親自的和弟弟一人進行戰鬥,而是讓這10名蘇家的武者和這隻虎王進行戰鬥,雖然說對方有三隻劍之虎,不過其他的那兩隻劍之虎目前的修為境界和作戰實力也僅僅處於二階後期巔峰而已,並沒有真正達到世界的程度,所以說他們體內的妖力能量對這些舞者的身體擁有極大的補充作用,即便人沈建也完全沒有想到這些妖獸實力,竟然如此強大。

這也是為什麼沈建的作戰實力越來越強大的原因,然而當這時候的這個沈建一而在再而三的想要和眼前這隻虎王進行戰鬥的時候,這隻虎王已經和幾名蘇家武者戰鬥到一起,而是監審限已經對他造成了評價,,所以這時候這個沈建可以說完全沒有信心和對畫畫,你搶我之間的爭鬥,而且這時候這個沈建也並沒有拿他們這這樣的虎王當回事,如果在萬妖山脈的深處向虎王這樣的妖獸可以說一抓一大吧,根本就不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情,也就是在萬妖山脈的外圍地帶,他們這些人才真正的擁有施展實力的機會,不過這是要暫時的。

沈建在這時候便開始真正的幫助這些蘇家武者進行作戰,所以說是在作戰的過程當中,沈建幾乎是全程的監護,在他們的身後,只要有哪名素假的武者,在和這隻劍齒虎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的時候那麼沈建在此時此刻,就在背地裡看著這些蘇家的武者們,他如今非常緊張的看著這些附加物武者們,因為沈建這一次帶領這些人們進行歷練,並不想讓夫家人,侄子是今生日。

沈建在此時此刻終於知道了自己實力竟然強大到如此的第五,因為這時候神仙體內的妖力能量和人類元力能量都非常的躁動,彷彿他全身上下有說不完的力氣,。而相比之下這些蘇家武者們,因為他們自己自身的實力本來就有非常大的基礎,所以說當他們再次進行修鍊的時候,一點都沒有費力氣。

不過對這些蘇家五而言,這些蘇家武者們和這些劍齒虎之間的爭鬥無疑是最具有挑戰性的,再沈建的安排之下這些蘇家武者,他不得不以和這些劍齒虎進行作戰,甚至要面對這支實力最強大的虎王,虎王作戰實力和普通劍齒虎,可以說是完全不一樣的一隻虎王,可以頂得上幾十位人類讀者,所以說這時候這個沈建和這些書要武者進行試煉的時候,沈建可是擁有自己的狂的。

沈建,在這個時候便開始真正的讓著些蘇家武者們實力提升上來,要知道作為一名武者而言,如果用溫水煮青蛙的方

這時候安裝沈建的說法,這些蘇家武者們拚命的向那支血脈境界不是特別高的劍齒虎進行攻擊,而這隻劍齒虎非常快的就被這些人類武者打成重傷,他們這樣做其實完全有必要,因為這時候必然是打十指,不如斷一指,讓他徹底死掉之後才能特別的省心,然而當這個沈建真正的和他們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合作的話,那麼你沈建目前的實力根本就沒有必要當把他們當回事,因為這時候的沈建可以說十分輕易地就可以將自己對手直接扇死要來,而對方可以說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然而這些蘇家武者可沒有這樣的實力,因此這時候這個聲音必須要發自內心的想要保護這些蘇家武者們,,那麼他自己必須要拼盡全力,如果這時候的沈建沒有真正的拼盡全力的畫和刻的那些蘇家的武者,很快就會面臨非常危險的局面,而一旦這些食物家務主要遇到危險的話,對於沈建自己自身的名聲也是非常不利的,儘管並不會影響到實踐的切實利益,不過如果讓這個沈建保護的這個富家子弟們死去那麼多的話,必然這些蘇家武者罵將,沒有人再相信沈建個樣,一來沈建對於自己報仇的計劃也同樣沒有任何的幫助。

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當中,每一個人都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和敵人之間進行戰鬥,要知道這一次可以說是這些蘇家武者們耗費時間最長也是他們最激烈的一場戰鬥,經過這場戰戰鬥,這些蘇家武者自身的實力擁有了極大的提升,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這個沈建真正的想要和他們之間進行相互之間的爭鬥的話,沈建非常迅速的就可以將這三隻劍齒虎殺死掉,不過為了歷練這些書家武者,首先還是願意讓這些蘇家的武者動手,自己卻懶得動,因此在這種情況之下,這些蘇牙武者買作戰實力已經比以前強大了很多。

這時候時間有一個非常大的音響,那就是當薑汁糊丸機殺掉之後,無論是沈建還是其他的這些兄弟們都吃一口妖獸的肉要知道妖獸的肉對於人類武者來講,,可以說是非常有必要的,南外很多人類的讀者都要獵殺一些妖獸,從而吃掉這些妖獸的皮肉,就是為了讓自己自身的實力擁有極大的提升。

所以說這些蘇家武者們在面對劍齒虎的時候,或許壓力還很小,讓你在那讓他遇到那些日月帝國皇室之一的話,那麼他對他們心理而言,必將會有一個非常大的優勢,人也不生氣,也不想要讓這種事情發生在他們的身上。

而沈建在這時候則驚奇的發現這些蘇家武者當中,雖然說他們已經將一隻劍齒虎島上種上,然而還有兩隻劍齒虎,此時此刻看到同伴被重傷,可以說向他們攻擊的力度更加兇狠。

因此無論如何沈建和對方進行戰鬥的時候還是非常的驚心動魄的,而且沈建非常重視這一次戰鬥,他知道如果讓這些蘇家武者感受下真正強者的厲害,那麼對直接蘇家5折自身的實力以及各方面的都有很大的幫助。

而這些蘇家武者們此時此刻面對的壓力可以說是完全無法想象的,要知道他們如今的作戰實力,目前也是剛剛突破到武魂境7段而已,如果讓他們和這些書亞的武裝實力相對很多對的時候或許並沒有太好的效果,因此這樣一來瞬間就可以用到自己的行我就走。

沈建由於自己自身實力的強大,如今已經完全不用去跑這些劍齒虎,如果哪怕這隻老虎拚命地向人類武者發起戰鬥的時候,尤其是它的力度啊,像某位人類的武者發起進攻之時,沈建都會捏一把冷汗,因為這時候這個神界由於自己自身的作戰實力的強大,根本也絲毫沒有將這些活放在眼裡,因此這時候的時間才坐在這裡不停的觀望,即便這些蘇家武者們在此時此刻真正的遇到了危險,比如說這些劍齒虎真正的可能要擊殺這些酥鴨焐熱的時候,首先這時候必將會挺身而出,直接就是這些蘇家的骨折,一個沈建憑藉現在如今的情況,完全有這樣的實力真正的幫助他們,不過此時此刻這些蘇家誤認為贊鬥起來的時候,可以說每一個人都非常的狼狽,因為他們第1次遇到如此強大的對手,所以說這時候這之間的時候,我向這些人類武怎麼發生戰鬥的時候,每一招都是都是非常的強大的,因此只要有蘇家武者被這支湖人打在自己身上之後,那麼他必然會造成一定程度的創傷,因此這時候這個沈建心中才如此的感動。

不過這時候這個沈建在看到這些數加5怎麼進行進行作戰的時候,忽然發現這些蘇家武者們同樣擁有非常強大的修鍊天賦,當然了這些蘇家武者現如今的修者天賦自然和現如今的事件可以說沒法比,然而他們現如今的修鍊天賦也同樣比那些普通的武者要強了很多,為了能怪他們蘇家那麼多年了,都可以成把薊州城讓他們機修城裡面的附加物者實力更加的強大,然而此時此刻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哎呀媽呀,雖然看起來全身都帶傷,但是他們竟然沒有一個人退縮,這時候終於讓沈建發現,當他們10個人聯合在一起的時候,完全能夠和普通的氣府境前街的高中們一爭高下。

這時候讓沈建心中感覺到十分驚喜的是,那兩隻選完境界達到二階巔峰的妖獸,其中另外一支同樣被他們這些蘇家武者們打上,雖然說並沒有打中他們的要害,他們也並沒有多少性命室友,然而這時候的她們卻依然能夠通過自己相應的實力賺取一定的費用所以說到了現在,蘇家的實力可以說比以前擁有了極大的提升,首先沈建提給他們的極品丹藥,我可以說價值連城的,再加上送給他的一些奇珍異寶,吞服下去衝上去,他的身體狀況擁有非常大的改善作用,所以說這時候這個瞬間。

這隻劍齒虎虎王,拼盡全力要攻擊這些蘇家的武者,而讓這隻虎王心中極為鬱悶的是,這些人類的武者身法速度彷彿比他還要快,在他剛剛要出招的時候,這些人已經考慮在哪都沒有,所以說這時候這些蘇家武者們一旦和敵人敞開話匣子系輕度聊天的話,那麼他們絕對會是對沈建,肅然起敬。

沈建在此時此刻發現這些蘇家武者們已經將三支箭處打上了兩隻,雖然說沒有將政治建築物徹底打死,不過已經證明他們實力的存在,而今後他們再遇到這些,主要對於馮家或者歐陽家族高手的時候,他們不用再如此軟弱了,今後他們將能夠揚眉土氣的面對這些敵人。。收拾了東西,兩個人回酒店,因為不遠,倆人出了場地直接走回去。

中途,周牧珩非要替厲星時背包。

「不沉,我自己來就好。」

「你這場球消耗了不少體力呢,還是要保存一些,下一個對手可能會更難對付。」

厲星時拗不過他,把包交給他。

「盧軻呢?」厲星時問。

「他留下要處理些事情,讓咱們別等他。」倆人等著過馬路的時候,周牧珩問:「這場之後,你就進32了。盧軻的意思晚上要研究一下對手。」

「下一場是…英國那個?」厲星時問。

《大佬他不會追人怎麼辦》第兩百二十章厲星時被舉報 「那行。」

辛哲走出花園的時候,看到黃藍嘴裡叼著一根棒棒糖,懶懶地倚在一棵樹下。

這時,外賣小哥送外賣進來了,杜六和滕七連忙去取外賣,他們把叫來的那些外賣,都一一擺在黃藍面前:「小藍,這是你要的炸雞。」

「這是麻辣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