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到長得跟個農民伯伯式的韓山,兩人收斂了笑容,徑直走到床邊,往繡花緞面兒被子上一躺,捧著個手機打遊戲。

一邊打一邊說著些韓山聽不懂的話,手機音效里還傳出「啪嚓啪嚓」的聲音。

韓山就朝通電話的兒子看看,果然,腳步朝窗口邊挪了挪。

韓山糾結著,要不要提醒一下的?

想想還是算了。

別到時候不理他下不來台。

不過他對這兩個年輕人,印象卻很不好。

很快房門又開了,是何瀟瀟。朝韓山靦腆道:「叔叔,走,去吃飯了。」

「噯~」韓山應了一聲,朝陽台上的韓義指了指,然後又看了眼床上的兩個年輕人,走了出去。

何瀟瀟看到韓山臨走前的目光了,喊道:「耿旭,凱琳,聲音小點!」

正好一局結束了,兩人手機一收,目光在陽台上的韓義以及何瀟瀟隆起的小腹來回看;

穿著打扮很fashion的堂妹耿凱琳,玩味的笑說:「瀟瀟,你現在挺厲害的嘛,都未婚先孕了。」

何瀟瀟看來也不怎麼喜歡她,很不爽道:「關你什麼事啊,管好你自己吧!」

「嘁——」耿凱琳拉長聲音,一臉不屑說:「誰要管你似得。」

雙手抱著後腦勺的耿旭,蹬掉腳上的尖頭皮鞋,抻了抻雙腿說:「瀟瀟,不是當哥的說你啊,你以前傻不愣登的就算了;

現在好歹也是大學畢業生,怎麼還被人騙的奉子成婚啊?

我二舅他們也是的,這種一輩子的大事,不擦亮雙眼就敢把你往外推,萬一掉進坑裡,這輩子就算毀了。」

何瀟瀟手裡一把花生全砸了過去,「大過年的,閉上你的烏鴉嘴吧!」

「哎呀——臟不臟啊就往人身上扔。我這衣服好幾千塊呢,弄壞了你賠啊?」

耿凱琳站起來把公主辮上、還有Superdry衛衣帽子里的花生拿掉,憤憤然到。

那邊韓義已經結束電話。

是王小虎打過來的。他過年沒回來,留在深城的工地了。

主要是為了王浩淼的事情。

按照韓義的意思,王甜甜都走了,王浩淼這個開後門進來的當然一塊掃地出門。

所以年前放假的時候,他特地交代人事部,通知王浩淼年後不用來上班了。反正還沒簽正式合同,連違約金都不用付。

不過王小虎念著舊情,求韓義放他一馬。

韓義也能理解他的心情,考慮過後還是同意了。

收起手機,見何瀟瀟等著他呢,笑問:「吃飯了啊?走唄!」

床上兄妹倆眼睛就跟雷達似得在韓義身上掃著,最後發現一無是處。

長得不帥,沒氣質,沒品味,而且感覺……老氣橫秋?

之所以給他們這個感覺,是因為從他們來之後,這個男的就沒主動跟他們打過招呼,搞得一副自己很牛逼的樣子。

不過也不關他們的事,反正明天就走人了,明年來不來還兩說呢!

那邊三家長輩都已經下樓了,他們換好鞋、鎖好門也乘電梯跟了下去。

樓前花壇邊一字排開四輛車,蘇L途觀,滬B賓士GLC,蘇A長城H7,蘇A奧迪A6L。

韓義也沒開車,坐何爸爸的途觀,朝潤州國際酒店開去,那邊已經提前訂了桌子。

等他們到的時候,何偉一家已經提前來了。

何偉爸媽早就知道韓義身份,對他自然厚愛有加,包括韓義父母在內,也是愛屋及烏,拉著他們的手「親家長」、「親家短」。

反倒是以往作為座上客的何向青一家,明顯有些受冷落了。

何向青一臉笑眯眯的,她女兒耿凱琳就嘀咕說:「屌絲對屌絲,還真是門當戶對。」

何向青訓斥說:「不要瞎說。」

耿凱琳明顯微調過的尖下巴、朝對面熱情的過分的何偉一家示意了下,嗤笑說:「中國人就是假客氣;

吃個飯而已,你推我讓的,真是一點也不嫌丟人。」

何向青沒說話。她也很不喜歡這樣的場面,哄哄鬧鬧,一股子鄉土氣。

那邊正在用熱茶湯洗餐具的耿斌,不滿道:「什麼叫中國人假客氣?你不是中國人啊!

說話一點分寸沒有。」

耿凱琳歪歪嘴沒說話,不過顯然是不以為意。

何向青維護道:「別上綱上線的,琳琳也是就事論事嘛。

你看這鬧哄哄的,吃個飯而已,一點也不清凈。」

耿斌是公務員,對於這樣的情形早已駕輕就熟。

不過也能體會她的心情,便沒再說什麼。

……

對於二姑一家的表現,何偉自然是看在眼裡。

但他卻沒有多嘴的去提醒,甚至還特地交代父母,韓義身份不許亂傳。

說他心理陰暗也好,說他小人也罷,反正他就是不想讓太多人知道韓義身份。

尤其是何向青一家。

當年他大學畢業,他父母請耿斌幫忙找個工作;耿斌連個敷衍都沒有,直接說安排不了。

這麼多年來,每次過年團聚也是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看著就來氣。

現在告訴他們韓義身份,以他對他二姑了解,肯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攀上韓義這條線。

所以,他憑什麼要告訴他們韓義身份?

完美僕人 不僅不告訴他們,還要使勁瞞著,最好永遠都不知道! 何偉不想說。

何向榮倒是想介紹來著,可是沒給他機會介紹。

後來一想,也罷!

女婿都到這個地步了,介不介紹又能怎樣?

然後兩家格外有默契,誰也沒提韓義身份。

席間觥籌交錯,你來我往。

耿斌也是酒場中人,氣氛活絡了后,放下當官的架子好好喝了兩杯。

何偉就跟韓義講述這段時間以來的工作情況,偶爾韓義說到什麼,總是放下筷子作側耳傾聽狀,非常謙虛。

機會不常有。

堂妹婿又能怎麼樣?

有了小孩又能怎麼樣?

外面多少旁親不如近鄰例子在那裡,他一個親戚要是態度不端正,分分鐘請他有多遠滾多遠。

話說回來,你以為是個人就能聽韓義講話啊?

「你現在是秘書,秘書的核心思想就是「服務」;

想要服務好領導,你要貼近領導思路,超前做好決策服務。

要想領導之所想,謀領導之所慮,解領導之所疑。

這個所思所想所慮,不是要你去拍馬屁,而是從工作上去理解;

要始終把握領導的工作思路和節奏、方向準則事半功倍,方向偏則南轅北轍。」

何偉點頭。

看到韓義要夾菜,伸手摁住旋轉中的圓桌。

韓義夾了筷子清蒸鱸魚,邊吃邊說:「以上是工作要領,再來說說工作禁忌;

秘書跟司機都是領導身邊人,能當領導半個家,有些東西你一定要記牢。

首先,要管好自己嘴。話多的秘書無論到哪裡都不受歡迎;

第二,管好自己手。什麼東西該拿,什麼東西不該拿,心裡要有譜,越線往往就是貪小便宜吃大虧。

第三,管好自己心。有多大的手端多大的碗,不要胡思亂想。這世上誘惑很多,人看不清本質就容易迷失自己。

一個志在有大成就的人,他必須如歌德所說,知道限制自己。

反之,什麼事都想做的人,其實什麼事都不能做,而終歸於失敗。」

韓義講的這些道理,何偉早就明白;

但奇怪的是,由他口中說出來,卻帶給一種他振聾發聵的警醒,仿似刻進腦海里一般清晰。

「我知道了。」何偉認真的點頭。

韓義點點頭,笑道:「不要怕吃苦!

年輕人嘛,現在吃苦怕什麼,反正以後吃苦的日子還長著呢!」

「……」何偉囧囧無語。

一頓飯吃到兩點鐘,等出了酒店俞靜瑤打來電話,說在KTV,問他們要不要過去。

何瀟瀟躍躍欲試,韓義奪過手機說:「你是不是皮痒痒了?」

電話里能聽到俞靜瑤「咕咚」一聲咽吐沫的聲音,然後嘿嘿笑道:「姐夫——我是問你來不來,不是問我姐!」

「不去。」說完掛斷電話。

耿凱琳就在旁邊呢,見韓義這麼「暴力」,陰陽怪氣道:「真是好威風噢~」

不等韓義開口,何瀟瀟反嗆道:「我樂意被管,你有意見嗎?」

「嘁——」耿凱琳歪著嘴作不屑狀,轉身拉開BenZ車門坐了進去。

跟在後面的耿旭,穿得有些單薄,嘟囔了句「鬼地方真冷」,然後搓著胳膊往車上爬。

被韓義圈著胳膊朝前走的何瀟瀟,扭頭懟了句:「瘦的跟麻桿似得你怪誰啊!」

耿旭一腳差點沒踏空,想懟回去,何瀟瀟已經走遠了。

……

一天晃晃悠悠就這麼過去了。

晚上還是在飯店吃的,不過是大叔家請客。

初三上午,老兩口要回去了。

韓義本打算跟著一塊走,何瀟瀟大眼睛眨呀眨的,摸著肚子不說話。

韓義認輸了,決定再留一天。

樓宇前,韓義叮囑范增群,「過節路上車多,慢點開,到家了給我打個電話。」

范增群是那種面相上看著很老實的男人,但腦瓜卻很聰明。王小虎手把手教了半個月,現在已經能獨當一面了。

「噯,我知道勒。」范增群扭頭看看,確定老兩口坐好了,便起步走人了。

韓義在後面目送他們離開。

中午俞靜瑤過來了。

一件雪白過膝羽絨服,配黑色鉛筆褲,加一雙米色耐克運動鞋,看著跟小仙女兒樣。

耿旭認識俞靜瑤,打趣道:「鼻涕妹真是越長越漂亮,找著男朋友了沒?」

俞靜瑤反唇相譏說:「你找著男朋友沒?」

耿旭當時臉就黑了,「我……嘴巴這麼惡毒,小心將來嫁不出去。」

俞靜瑤看他那樣兒,一下就樂了,「哎,耿旭,你該不會真……彎了吧?」

「噗——」正喝茶的韓義,差點沒一口噴出來。

不說不知道,經俞靜瑤這一提醒,韓義發現耿旭是有那麼點娘娘腔。

大男人噴香水、戴耳釘也就算了,緊身七分褲把麻桿似得身材勒得凹凸有致;

要是女人還能誇句性感,男人嘛……那個畫面自行腦補!

耿旭有些生氣了,「俞靜瑤,差不多得了啊。」

俞靜瑤就不說了,一臉蒙娜麗莎微笑朝韓義走去,「姐夫,你玩什麼呢?」

韓義昨天賣了一批虛擬貨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