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到木宣被一次又一次的被攻擊到,開始傷痕纍纍,救出徐家三老等人的重生忍不住擔心起來,並且要衝動的上去幫助木宣,卻被八角寨的幾位當家死死的拉著。

「不要擔心,公子不簡單!」

見識最長的八角寨大當家意味深長的說了這麼一句,就不再開口,專註的看木宣準備如何應對。

能夠把數千人輕易的一再轉移位置,這豈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就算控元境的強者,他也不認為能夠做到,可木宣卻能做到,這說明了什麼?還有就是在玄煞之地歷練的時候,同時從來沒見過木宣有什麼擔心,就算髮生天大的事情,他也並不放在心上。

這次他讓自己配合重生救出那些被俘之人,並沒有讓出手相助,想來是有自己的底氣,所以他雖然同樣擔心木宣的安全,但也沒有做出如重生一樣過激的事情。

看到王漢與吳坤只是緊張罷了,絲毫擔心的意思都沒有,八角寨那位大當家更是安心起來。

王漢二人可是見到過那些奇形怪狀的東西之強大,木宣到現在都沒有召喚出來一個,想來還在掌控之中,他們沒有什麼擔心的。

只是奇怪救出被俘的那些人是,怎麼會那麼順利,非但沒有人阻攔還給他們打開了方便之門,這才是現在他們行不通,並且緊張的原因,生怕有什麼陰謀。

其實他們還真的是多想了,鐘不歸無論背後是誰在撐腰,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木宣,既然木宣已經被困,並且隨時都有可能被斬殺,他怎會在意不相干之人的死活?想要斬殺他們,對鐘不歸來說很是簡單,不阻攔他們只是為了減小傷亡,讓他們多活一段時間罷了。

木宣心中焦急萬分,氣沖沖的對太極吼道:「你再不給我想辦法,我就拿你出來亂砸一氣啦!不就是變換了陣法?至於讓你如此手忙腳亂的?」

「嗚嗚..哥哥,他們欺負人,他們欺負人!嗚嗚…」

太極給木宣的答案,讓木宣非常無語。

其實他太高看太極了,太極的靈智只是相當於一個三四歲的孩子,猛然變化的陣型,讓它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加上木宣的責怪,更是讓他失了分寸,只能一個勁的哭泣。

可木宣的形式已經不容樂觀,畢竟一百多位孕神強者組成的殺陣,豈是輕易能應付的?若非三尺青峰是絕品靈器,木宣早就支撐不住了。

但他又不甘吧太極、火磷他們中的任何一個現身,誰知道暗中有沒有強者窺探,自己的老底一下子完全暴漏,可不是什麼號事情,所以只好催促太極快點來幫助自己,他本人則是堪堪抵擋攻勢。

鐘不歸見木宣只能堪堪抵擋,沒有了開始的那種銳氣,很是滿意,冷笑著,時不時對木宣開始偷襲。

整個陣法都由他控制,他能夠在不破壞陣法的同時,對木宣發出攻擊,更是讓木宣的形勢岌岌可危,眼看就要支撐不住。

一陣發狠,木宣把還未完全煉化的,在隕石坑時,嘯月給他留下的那件盔甲來做出最大防禦。

之後從納戒里取出一些靈果,渾淪吞棗的吞食后,快速轉化為靈力,隨後靈力不要命的向著三尺青峰內灌注。

有了那件不知名的盔甲防禦,木宣不再擔心安全,經由木宣吞食不少靈果后,全力灌注的三尺青峰,終於顯露出來了它的真正威能,化作十丈大小的劍意,狠狠的對一處斬去!

轟隆隆!

一陣巨響傳出,一百零八位孕神強者組成的大陣,就這樣被告破了!

隨後木宣再無力氣,癱倒在地,三尺青峰也像是被抽幹了靈性,如廢鐵一般被隨意丟棄在一邊。

鐘不歸傻眼的看著這一切,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他怎麼也沒想到木宣能夠發揮出絕品靈器的全部威能,來破解了大陣!

絕品靈器啊!那至少要神元境的強者才能發揮出全部威能,可自己親眼所見,這開竅後期的少年,卻發揮出了絕品靈器的全部威能,打出了足以堪比控元境強者的一擊!這該是何等的逆天?

看著同樣癱倒在地的一位位孕神強者,鐘不歸發狠起來。

「哼!我還真就不信,我今天斬殺不了你!」

鐘不歸一步步的朝著脫力的木宣而去,準備藉此斬殺了他。

「快!快救公子走!」

來到木宣面前,準備就此斬殺了木宣的鐘不歸被一股大力撞飛而去,這讓木宣準備喚出太極的動作也放棄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現在這個時刻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都傻傻的愣在了那裡。

木宣突然感覺被同樣被一雙強有力的手臂抱了起來,飛快的向著王漢他們所在的院落邊緣趕去。

一系列突如其來的變故,使得鐘不歸傻眼了,他怎麼也不敢想象,到了此時,被自己折磨了幾天,不死不活的徐家三老,此刻還能夠如此輕易的接近自己,並且組織自己斬殺木宣,還讓重生配合他們把木宣救走!

不可原諒,真的是不可原諒,這三個老傢伙要死,一定要死。

可還沒等他動手,三個老傢伙竟然主動向他圍了上來,並且怒吼道:「姓鐘的!今天我們要為死去的眾多鄉親們報仇雪恨!」

的確,血石寨屠戮山村,是他在背後牽的線,否則呂燕根本不會找上血石寨這個根本不起眼的小黑道勢力,俘獲、屠戮那些準備去仙古鎮投靠自己的人,自己更是幕後主謀,徐家三老說報仇的確沒有說錯。

但是單憑他們三個空有一身孕神巔峰的修為,戰力卻比不上孕神中期,拿什麼報仇?

想到自己在外邊同樣安排了不少人,暗中更是有自己背後的勢力注意著一切,他根本不怕現在的木宣逃走,所以就等在那裡,看看徐家三老那什麼讓自己償命。

不過此時的木宣卻看不出來了徐家三老眼中有一種熟悉的味道,只是一時間想不出來為何熟悉。 「停下!你們給我停下!我們還沒有到那種程度…」

木宣想衝上去阻止徐家三老,可是被重生死死的拉著,因為他知道徐家三老的選擇,因為這一切他都知道。

在木宣與鐘不歸爭鬥的時候,不知何時醒轉的徐家三老看到木宣岌岌可危,說出了要以命換命,用自己的命,去換取木宣的生存,剛好木宣破解了大陣,藉助鐘不歸沒有在意他們,重生用一種血石寨特有的秘術,隱去了他們三人的氣息,讓他們得以接近鐘不歸,在對方斬殺木宣的瞬間阻止了悲劇發生。

這代表著徐家三老已經抱有死志了,根本沒有生存下去的信念。

如此就是木宣為何在他們身上感受到熟悉氣息的原因,那就是必死之心,如同他在遇到自己的師傅,那神秘存在之前,主動尋死。

雖然木宣想要極力阻止,可是一切都晚了。

轟!轟!轟!

一連三聲巨響,徐家三老只留下那對木宣的懇求。

「公子,我等別無所求,只求公子能夠護佑我等鄉親父老的安危,使之延續下去!不求公子為我等報仇,只求公子能夠救助更多苦難之人!不求公子能讓他們輝煌,只求公子能夠給他們施展抱負的機會!…」

一聲聲鏗鏘有力的語言,一下下的敲打著木宣的心房,讓他心痛萬分。

徐家三老修為不高,但年紀、威望卻是不低,對木宣更是盡心儘力,在山村第一次木宣讓他們選擇的時候,他們義無反顧的站在了自己的身邊,只是讓讓徐三帶著部分徐家凹的人去仙古鎮,以求保留下火種。

但是他們跟隨在自己身邊,如長者一般對自己悉心教導,一有不足就及時指出,讓自己避免了很多錯誤,算是最對自己盡心的人之一。

木宣此時想到了自從和他們有交集一來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木宣還記得,當時去隕石坑的途中,在山中迷路,去徐家凹見到的第一人就是哪憨厚的漢子,徐三!

之後他們因為自己突破到開竅境,自己也從而因為他們說他們知道自己的路,就是守護,木宣也找到了自己的路,求索!並且突破。

再後來他們在自己的爹娘被四外公帶走後,跟隨在自己身邊,默默的付出,並且不惜斷絕希望,讓雷山幫助他們提升修為。

而自己呢?被徐三帶著去仙古鎮的近千人,連同徐三那憨厚的漢子本人,都永遠的沒能再回來。

可是對這些無辜死亡的族人,徐家三老在自己面前從來沒有表現出不滿,一直把悲痛放在心裡,但徐家三老應該知道這一切都怪鐘不歸,這位仙古鎮鍾家的老祖,當時就是他誘引他們前去仙古鎮的!

所以今天有了機會,既能報仇,又能救下木宣,他們毫不猶豫的做出了如此選擇。

點點滴滴敲擊在木宣的心房,更是催促著木宣要快點強大起來,這個殘酷的世界已經告訴了他,只有強者才有話語權。

在絕對實力面前,沒有什麼道理可言,強者的話,那就是道理!

雙眼猩紅的看著剛剛避過一難的鐘不歸,木宣終於有了殺意。

因為木宣的呼喊,發現不妥的鐘不歸想要躲避,但也晚了,不過好在他背後的兩方人都是古域內的頂尖強者,給予他保命的手段還是有的,在最後一刻藉助保命的手段,保住了一命,但也頗為狼狽,整個院落中,屬於他的一百多人,死傷了近一半之多!

畢竟是孕神巔峰的強者啊!雖然只是空架子,但三人一起自爆的威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正在向著如何向上面交代的他,突然感覺到了濃郁的殺意!

轉過身來,剛好看到自己的眼中釘,木宣滿眼殺意的看著自己,臉色猙獰的看著木宣,同樣散發除了濃濃的殺意。

木宣表現出來的潛力,就算千百個自己也比不上啊!最起碼有如此心智,如此凝聚力,如此戰力,如此魄力的同齡人,他還沒見到過,加上自己已經得罪死了對方,那麼就絕對不能留下禍害!

更何況能夠讓他背後的兩位絕世強者那麼重視,一旦錯過了今天這次機會,鐘不歸可以肯定,以後的他再沒有機會斬殺木宣了,所以今天無論如何都不能放走木宣!

「給我殺!一個都不能放過!」

冷笑一聲,木宣對重生等人說道:「去殺吧!放出你們最大的防禦,殺他個天昏地暗,血流成河!對待這些滅絕人性的東西,留著也是無用!」

重生與八角寨的八位當家的那種嗜血的情緒被帶動起來,一個個煞氣凌人的去與沒有被徐家三老自爆炸死,心有餘悸的一眾孕神強者衝殺而去。

九人對上數十人,他們也是毫無畏懼!那種不知防禦的拚命打法,加上武技出眾,靈器級別不低,還真讓鐘不歸的那些人一陣手忙腳亂。

王漢與吳坤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所以沒有頭腦一熱的衝上去廝殺,而是選擇死死的守護在木宣身邊,時時刻刻準備好選擇徐家三老的道路,老保護木宣,不能讓木宣再像木年一樣,在他們面前緩緩倒下!

「去吧,你們也去殺吧!不過要量力而行,不用管我,這裡還沒有人能夠奈何的了我!」

看木宣自信的樣子,王漢兩人雖然不想,但最終還是選擇相信木宣,道了一聲保重,他們二人就選擇了能夠應付的對手斬殺而去。

見到木宣身邊再無其他人,鐘不歸自信滿滿的帶著十多位從未出手之人,向著木宣一步步走去,看待木宣彷彿囊中之物。

那十多位從未出手之人,也是木宣自始至終最為忌怠的,因為木宣能夠感受到他們的不同,還有就是徐家三老自爆,並沒有對他們產生太多的影響。

「你就這麼自信,能夠吃定了我?」

「那是肯定啦!別把我此次的準備看的太輕了,否則你會吃虧的!」

花心總裁再遇醜女無敵 「那我也送你一句話,把我看的輕了,你同樣會吃虧的!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吃虧,否則你以為大妖尊怎麼不直接對我出手?而是讓你這螻蟻般的人物出手?」

鐘不歸忽然想到了不妥,木宣所言極是,大妖尊為何不自覺出手,或者派人出手,反而選擇了自己這個螻蟻般的人物? 「憐古鎮的秩序何時如此不堪了?神元境也能在裡面轉悠了?」

「哼!我呂國辦事,輪不到你們插手!」

「是啊!在我們大宋境內,輪不到我們插手,你鎮妖候還真是好魄力啊!」

「唉!我說張峰,你就別在這逞威風了,現在因為獸潮推遲,你大宋的王主都閉關不出,你又何必出來呢!」……嘯萱自爆來保全磷骨天火的小世界內,現身的那些強者,再次蒞臨憐古鎮外,開始僵持起來,陣營沒有發生什麼變化,只是針對的焦點不同了。

「都給我滾開!傳大妖尊令喻,憐古鎮獸潮期間,方圓五百里之內,不允許任何人族神元境及以上強者存在,妖族六階及以上妖獸存在!」

「鷹寒,何必如此不通人情呢!來傳個口訊就如此態度,讓你來殺人,態度會不會更差啊!」

鷹寒剛剛現身傳令,就有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起,沒有理會,鷹寒直接把準備對木宣先手的鐘不歸身邊的那十多人帶走了一半多,之後直接離去。

在鷹寒離去后,和鷹寒對著乾的那聲音道:「傳大唐上國皇主令喻,妖族六階以上妖獸,人族神元境及以上強者,獸潮期間不允許出現在憐古鎮方圓五百里之內!違令者斬之!」

隨後那人直接離去,張峰等人心有餘悸的看著離去的那人和鷹寒,各自慢慢退卻,準備向上面請示,並且下去傳令了。

大唐上國與大妖尊都插手憐古鎮了,那就不是他們能夠參與進來的了,不過細心之人聽出來了別樣說道味道,那就好似憐古鎮或許還是以後的交集地之一,因為雙方都沒有阻止化神境,已經相當於化神境的五階妖獸出沒於憐古鎮方圓五百里!

在鐘不歸身邊離去幾人後,木宣的耳邊也響起了一個聲音,那是屬於在鷹寒手中救下自己那人的聲音。

「小傢伙,我們能夠給你爭取的只有這些了,剩下的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不過我要警告你的是,不要輕易把你手中的那三樣奇物拿出來示人,妖族與莽雲、吞天兩個上國,歲寒山莊、幽雲山這兩個隱士的超級勢力,都在時刻關注著這裡,他們可不都有我這般心性的!」

沒有再多說,木宣也知道了對方的意思,自己以後是不能依靠太極他們了!

救過自己的那人不會奪了自己的機緣,可別人就不一定了,所以看來以後自己真的要注意了,只是沒想到這次把古域內所有的巔峰勢力都驚動了出來。

鷹寒與另外一人的令喻同樣在木宣等人的耳中響起,所以他們一時間都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等消化了消息,鐘不歸心中更是冷笑連連。

在離去的時候,鷹寒雖然帶走了那些神元境的妖族強者,可是剩下的那些化神境,還是能夠幫助自己斬殺木宣的,還有就是自己也不用隱藏修為了,其實猛然暴漲,一身化神巔峰的修為顯露無疑。

可兒木宣仍是平靜以對,同時心中不斷思索著,接下來自己應該怎樣解決了此次的危急。

就算把玄煞之地的那些人全部召集回來,也解決不了眼前的危急啊!自己現在面對的可是數位化神境的存在啊!那些人修為最高的就是趙嵐,孕神中期的修為,縱使他們個個戰力過人,面對化神境,也是遠遠不及啊!

「我看你這會還依靠什麼!」

木宣不能召喚太極等來幫助自己了,要怎樣才能脫離此時的困局呢?

就在木宣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暗中溝通太極,讓他在最後關頭把自己把重生他們送入千尋鼎時,一個熟悉的面孔慌慌張張的從外邊跑來,趴在鐘不歸耳邊輕語起來。

之後鐘不歸的臉色開始變換起來,可看到被鷹寒留下的那些妖族化神強者時,狠狠的咬牙道:「去給我頂著!你們刀屠幫現在的實力難道還不能抵擋那些人嗎?」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