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來,這老太婆想要拿自己來立威了。

又想捕捉阿狸,前去天獅殿立功,又想在族中,拿自己來立威。

這老太婆,還真是好打算。

不過,真的以為自己是隨意拿捏的柿子嗎?

「小雀,給我直接砸了這狸貓一族的石殿,我看看,我就是在這裡囂張放肆,他們能奈我何!」林寒陡然出聲。

本來,這狸貓村落,畢竟乃是阿狸的故鄉,他不想與其發生什麼衝突。

但這狸貓村落,除了這族長還有點愧疚之心,其他人,不僅不愧疚,反而還連本加利,想要捕捉阿狸,前去邀功,甚至是要鎮壓自己,處以大刑。

這,簡直是太過分。

林寒心中冷笑,既然這狸貓一族的大長老欺人太甚,那自己,也就無需再給這些迂腐心狠的老狸貓客氣什麼。

而阿狸此時也是怒目而視。

顯然,她也對狸貓一族上層前輩的態度,十分厭惡。

「轟隆!」

林寒大手一抓,將那狸貓一族族長抓取到石殿之外,防止她受到傷害。

畢竟,整個狸貓村落,也就剩下這位族長還有點良知。

至於石殿裡面的那老太婆和帶路的老嫗,林寒就不那麼客氣了。

他直接在腦海中讓小雀祭出火王殿。

轟!

一尊巨大的殿宇轟然從高空砸下,直接將那石殿給砸了。

嘩啦啦!

嘩啦啦!

整個石殿在火王殿的沉重壓力下,寸寸碎裂,化為一片廢墟。

「可惡的小崽子,我一定要殺了你!」

轟隆!

廢墟一處猛地炸開,那老太婆渾身被砸得血跡斑斑,她身旁,那帶路的老嫗修為太低,已經被砸死了。

此時老太婆死死盯著林寒,眼眸之中是一種極端的殺意。

「你敢對我顯露殺意?」

林寒聲音威嚴,他猛地望向那神色猙獰的老太婆,一雙本是漆黑深邃的眸子,陡然變成了血紅之色。

天妖之眸!

瞬間發動!

一瞬間,一種仿若妖族帝王般的恐怖氣息,從林寒身上散發而出。

「妖帝傳人?」不遠處,被林寒第一時間移出石殿的那狸貓一族族長,佝僂著身軀,陡然朝著林寒跪伏了下來,神色滿是驚恐。 蹬蹬瞪!

不遠處,那一臉兇狠猙獰的老太婆,當接觸到林寒那血色雙眸的一瞬間,身軀猛地蹬蹬瞪倒退了好幾步。

她神色同樣帶著一種驚恐不定,死死盯著林寒。

縱然她是半步洞天境強者,是狸貓一族中的第一強者。

但此刻,她卻是能夠從林寒身上,感受到了一種無法遏制的驚恐感覺,林寒身上,散發著一種讓她發自靈魂深處的恐懼之意。

這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恐懼,她這種修為高深的老狸貓,感受最深。

「哼,這一次看在阿狸的面子上,饒你不死,但你若再敢阻我,我介意將你這個狸貓族的大長老給直接擊殺,血染大地。」

林寒冷哼一聲,直接轉身離去。

而原地,無論是狸貓一族的族長,還是那大長老,都是神色獃滯,眸子中有著恐懼,根本不敢在動彈分毫。

林寒,已經讓他們感受到了,什麼叫做強大和恐懼。

尤其是那最後那一雙血色眸子,讓她們感到自己就像是在面對一族妖族帝王。

只能臣服!

不能反抗!

一旦反抗,只有一個下場,死亡。

半個時辰后。

林寒帶著阿狸,走出狸貓一族的村落。

離開外面桃花林的最後一刻,阿狸神色有些複雜,最後看了一眼她的「故鄉」。

顯然,她本以為回到自己的故鄉,會感受到溫暖。

但結果,迎接她的,卻是族人的自私自利。

「怎麼了丫頭,不捨得嗎?」林寒摸了摸阿狸的小腦袋。

「只要和哥哥在一起,阿狸離開哪裡都捨得。」阿狸仰著頭,大眼睛看著林寒,帶著一份撒嬌。

「丫頭嘴越來越甜了。」

林寒捏了捏阿狸滑嫩的小臉蛋,隨即便是深吸一口氣,眸子帶著一份冷意,道:「走吧。」

「去哪?」

阿狸出聲問道。

「天獅殿。」

林寒緩緩吐出三個字。

……

天獅殿,坐落於南天山脈中心地帶。

諸多南天山脈中的妖族種群,都是附屬這個大勢力。

這一日,林寒一人一劍,踏步來到了天獅殿的大門前。

根據這些時日的了解,天獅殿其中,最強大的天獅殿殿主,乃是洞天境一重天。

林寒目前戰力,可以搏殺半步洞天境,但面對真正的洞天境強者,他卻是力戰不過。

但不要忘了,林寒身具天妖之眸。

一旦開啟,對於妖族來說,簡直是有著天生的壓制。

開始天妖之眸,普通血脈的妖族,在林寒面前,十分戰力,最多只能夠發揮出六七分的戰力。

而這,正是林寒敢一人來此的底氣。

今日,林寒要做的事情很簡單,進入天獅殿,讓天獅殿,將當年追殺阿狸父母和族母的那些強者,全部交出來,由自己處置。

搶錢俏嬌娃 「鏘!」

一聲劍鳴響起。

一道劍光撕裂長空,直接將天獅殿外書寫「天獅殿」三個大字的匾額給斬成兩半,轟隆一聲掉落在地。

這巨大的動靜,頓時吸引了整個天獅殿的注意。

「發生了什麼?是誰敢來我天獅殿搗亂?」

「好像是一個人類,一個小小的神魄境武者,竟然敢來這裡鬧事,簡直是不知死活。」

天獅殿中,一個個獅頭人身、或者完全化形成為人類模樣的天獅殿之人,紛紛魚貫而出。

他們看著林寒,議論紛紛。

尤其是看到了林寒一劍將他們天獅殿的匾額給斬碎成兩半。

如此霸道張狂的做法,讓天獅殿之人都是目光露出怒意和殺意。

但對此,林寒卻是眼神平靜,他手中長劍搖搖指向天獅殿方向,淡漠道:「我今日來,沒有其他惡意,只想來殺幾個人。」

嘩!

就在林寒話音落下的瞬間,整個場上瞬間響起一陣嘩然聲。

眾多天獅殿之人,神色帶著一份難以置信,看著林寒。

他們沒想到,這看上去平凡普通的青衫少年,言語間,竟然如此霸道。

「好一個只想來殺幾個人!」

驀地,一道冷喝聲響起。

那是一個體型高大的青年男子,他身軀雄偉,眼眸凌厲,此刻神色帶著一份兇殘,道:「你是什麼東西,也敢在我天獅殿前口出狂言。」

「鏘!」

一道劍光陡然劃破長空。

下一刻。

啪嗒!

這青年男子整個頭顱直接掉落下來。

一劍,瞬間斃命。

靜!

死一般的靜!

整個場上陷入了一片獃滯,無數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這青年男子,可是他們天獅殿一個十分有名的天驕,但此刻,他卻是在那青衫少年面前,只是一劍,就被瞬間擊殺。

這是何等的實力!

這是何等的恐怖!

這青衫少年,到底是誰?

「好恐怖的一劍。」眾人神色震動,忍不住心中暗暗驚駭。

而這個時候,林寒緩緩踏步上前,看都沒看那青年男子的屍體一眼,道:「現在,我有資格,與你們天獅殿對話了吧?」

「這位小兄弟,你來我天獅殿,所為何事?」

一道威嚴的聲音響起。

唰!

一個身穿大袍的中年男子,一頭金髮,眼眸如雄獅,此時盯著林寒,帶著一份驚異不定。

根據剛才那一劍,這青衫少年,絕對是人族年輕一代的頂級天驕。

他天獅殿,隱藏在南天山脈中多年,好像並沒有得罪過什麼人族勢力。

「無事不登三寶殿,今日來,我是來尋仇的。」林寒直接出聲,說出目的。

「尋仇?」

大袍中年男子神色露出一絲詫異,隨即略帶思索道:「我天獅殿,一向和人族武者交往有好,不知道,我天獅殿,如何得罪閣下了。」

「不是得罪我,而是得罪她。」

林寒淡漠出聲,他背後,出現了一個小小的身影。

是一個小狸貓。

嗡嗡!

神光一閃,這小狸貓,直接變幻成了一個絕美少女,站在林寒背後,有些怯生生。

正是阿狸。

「狸貓一族的族人?」

中年男子眼神一閃,眼神有著疑惑,看向林寒。

「當年……」

林寒淡淡出聲,將當年天獅殿追殺阿狸父母和族母的事情全部訴說出來。

整整半個時辰,那中年男子明白了一切,眉頭微微皺起。

而周圍,不少人也是神色露出恍然。

「十幾年前的事情,誰還說得清。」中年男子出聲了,眼眸帶著一份隱隱間的冷意,道:「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了,恩怨早就分不清,兇手也找尋不到了,閣下還請回吧。」

「我來,不是來妥協的,是來殺人的。」

林寒冷冷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道:「你記不清,說明你在天獅殿中的級別還不夠,現在,讓你天獅殿真正能說上話的人出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