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他好像真的沒有傷害我的樣子,張的也還算個人樣,我變不怎麼害怕了。拉起床上的衣服胡亂的穿在了身上,鎮定的吸了一口氣道:「那麼你到底是誰,來這裡幹什麼?」

看我沒有那麼害怕了,他也笑了笑,坐在我的床邊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佛教所說的三千大世界你應該知道吧,我們身處的世界,擁有無數個相同又不同的平行空間。而在宇宙中,有一群活了無數個宇宙紀年的老不死的。被稱之為宇宙至高神。他們生存在時間與空間的終點站。漫長而又無聊的生命是他們不斷的追尋刺激,其中有一部分選擇了墮入輪迴在不同的時間和空間里重生,將自己完全變成普通人去感受喜怒哀樂。」

「還有一部分變態,在不同的空間旅遊時碰見了好點的劇本或者是他認為有趣的世界,便利用無限的神力重新開闢空間,塑造世界。對了,其中有一個你肯定知道,在這個世界你們稱他為盤古。他利用一個分身開闢了這個空間,便選擇重生在這個空間內。而那老小子剛好不好在神界也是一把手,掌管著空間與時間的秩序。」

「一百萬年前,不知道怎麼回事,盤古在神域置放的星梭輪發生了偏斜,一個被稱之為命運的傢伙誕在星梭輪之外。他以命運之神自居。擁有上位神邸的力量,但是卻有著滅世的念頭,神可以自由創造空間開闢時空,但是卻無法插手自己空間的命運。一切都以星梭輪的指引為基準。由於命運由星梭輪衍生出來,所以他是神域中的以個特例。本身就擁有控制命運軌跡的能力。」

「他在大部分時空內撒發出滅世通告,其中最有名的便是2012年的世界末日。想來你也應該知道。不過,大多數的神為了自己親手創造出來的世界不被毀滅,或多或少的參與反滅世行動。可惜的是其中十分之一的因為這次行動而被星梭輪打入輪迴抽掉神格。可喜絕大多數空間都被挽救了回來。盤古那老頭也不知道在哪裡去了,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居然沒有露面。神界的大佬們首先有了危機的感覺。於是,造神計劃變隨之展開。我便是第一個被改造成功的真神。擁有超越了僵祖將臣的力量,晉陞神界。可惜的是這無數個時空中卻只出了我一個。至於你說的那位唐三大神,他已經超越了神界的限制,超脫於宇宙時空之外了。這裡的事情怕是想管也管不了了。」

對於他所說的話,由不得我不相信,破開空間的力量,和背後的六對巨大翅膀都能告訴我這傢伙不是人。

我懵了,莊周夢蝶,還是蝶夢莊周呀?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

!! 遠處螳螂的屍體還沒消失乾淨,周圍因打鬥而形成一個乾淨的圈,空氣中儘是死物腐爛的惡臭,但也是這惡臭,他們才有片刻的安寧。

螳螂身體里的液體會有暫時驅散生物的作用。

張龍的目光頻頻看向葉商,幾乎張口想要問話卻欲言又止,殊不知此時葉商卻看的無比清晰,這是凝結精神核之後帶來的好處!

葉商正在慢慢感受著新的感覺,他的大腦中,此時存在一個一枚小小的圓形珠子,這是他的精神核,不過現在只有玻璃球大小。

事實上他也沒有弄清楚自己剛剛是怎麼消滅的那隻螳螂,只記得當時模糊的視野里,能看到張龍快要被螳螂劈成兩半,情急之下好像是強行劈開了什麼東西。

難道是那隻螳螂的精神核?

葉商感覺彷彿一扇新大門正在對他敞開,只不過……

葉商低頭看著他手上這怪異的印記,完全的沒入他的皮膚,除了心口的不曾消失,其他都只能透過皮看到淺淺的紋路,索性葉商並沒有感覺到身體的不適,不過讓一個來歷不明的東西長在自己的身上,怎麼可能不擔心,萬一又是什麼新物種,他可不想白白被當成養料!

葉商轉頭看著張龍,腫脹的右邊臉異常的可怖,他開始有些後悔讓張龍參與進來,或許他自己一個人更方便,他不確定張龍會不會想要回去。

「還要繼續嗎。」張龍突然出聲。

葉商「嗯」了一聲剛要勸說張龍先回去,就看到後者已然站起來,摸索著把葉商也拉起來:「往後要小心點了,哥們我有點累。」

葉商完全沒料到張龍居然會主動提出,明明剛剛才經歷過一場生死攸關的戰鬥。

「你不必……」話還沒出口就沒張龍打斷。

「你是我兄弟,咱倆的關係,你不能害我,再說了,我來都來了,現在走我成什麼人了,走,咱們快走,時間越長越危險。」說完已經拉著葉商開始走,走了兩步又倒回去,「嘿嘿,咱抹點這螳螂的血,臭是臭了點,多少也有點用。」

葉商還來不及反應,粘膩的液體就糊了一頭一臉,胃裡簡直要翻江倒海!

二人小心的摸索前行,順著螳螂來時的方向,整齊的被鐮刀砍斷的植物彷彿成為了最好的指向標,看來這一片只有一隻巨型螳螂,一段時間內,都是有驚無險。

在樹林里沒有任何的方向,感受不到時間的流失,葉商跟張龍都明白,再找不到,他倆的體力就算是一路上平安,也夠嗆能走的出去。

這次出來,除了張龍沒讓任何人跟著,晚點回去不算什麼,重點是他擔心喬之玟!

葉商舔了舔自己乾澀的唇,挪動步子走著,突然卻聽到身後「撲通」重物落地的聲音,隨著一聲悶哼,陷入沉寂,是張龍!

葉商靠著精神力強化過的雙眼,能清楚的看到張龍現在的情況,原本只是腫脹的右臉,卻已經擴散到整個右半身,浮腫的身體看起來萬分可怖,爆起的青筋好像隨時都能裂開。

怪不得張龍一直不吭聲,而是在默默忍受痛苦!

時間不多了!葉商咬咬牙!讓他現在放棄,他做不到,已經能聽到河流的聲音了!可同時他也不能棄自己兄弟與不顧,唯一的辦法,最快的時間去解決!

魂訣第三層,精神屏障!

但依照葉商現在的能力,僅僅是維持十分鐘!十分鐘是極限!他只有十分鐘!

葉商緩緩呼出一口氣,好,就用十分鐘解決!

5米……10……20……40……50米……到了五十米的時候,葉商已經能夠感受到變得鬆軟的泥土以及細小的水流聲,森林裡只有一條河流,應該就是申辰說的那條。

可還有個問題,有河的地方,一定會有更多的,危險的,可怕的生物存在!

那就來吧,遇神殺神,遇佛*!絕對不能葬在這裡,也絕對不能失敗!

葉商活動活動四肢,壓低了身體緊貼地面,雙手撐地的匍匐前進,在距離還有兩米的時候停住,開始打量四周,已經能看的很明顯了,確實有條河流,並不寬,目測只有兩米左右。

他現在周圍沒有什麼活物,視野里能看到一堆無脊椎動物,蠕動速度很慢的圍繞在河流旁邊,葉商心裡忍不住苦笑,這蛞蝓跟他想象的太不一樣,申辰可沒有說蛞蝓是有成年男子高的!而且還有鋒利的牙齒!按照葉商的身板兒,被一口吞掉沒有問題。

葉商全神貫注的盯著河流邊上的蛞蝓,之前他還在擔心會不會有什麼其他生物的接近,現在看來,完全是多餘的擔心,因為壓根不需要。

龐大的身軀,以及布滿了牙齒的口腔足以吞下任何一個生物。

蛞蝓長壽,誰知道這群活了多久……

十分鐘時間,還有七分鐘!

不能拚命!可能拚命不是對手,那也就只能智取!世界給予物種都是公平的對待。不可能擁有強有力的身軀的同時,精神力跟智慧都具備,一定有破綻!沒有最完美的生物!

葉商又往前爬了一米,看的蛞蝓更清楚了一些,讓他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那群蛞蝓,只是在濕潤的泥土上蠕動,卻始終沒有靠近深入河流。

葉商有個大膽的猜測,可始終無法相信,這群蛞蝓會怕水?!喜歡濕潤潮濕的地方,卻並不喜歡水,這似乎並不矛盾,至少目前葉商看到的是這樣。

賭一把!那就賭一把!葉商咬了咬牙,一點點的快速往蛞蝓的方向挪動,他身上螳螂的味道還沒有消失,來之前他查過資料,這種軟體動物是沒有嗅覺的!

更幸運的一點是,有隻蛞蝓竟然落單!葉商計算過他們蠕動的速度,就算是一米的距離也需要蠕動20秒!這隻落單的蛞蝓之前跟其他群體相差3米!

葉商有一分鐘的時間去解決這隻蛞蝓!而他也只需要一隻來救喬之玟!

掏出隨身附帶的小刀,雖小但鋒利,沒有嗅覺成為葉商最好的掩蓋,螳螂的粘液隨著時間變成了一層有顏色的薄膜,跟地面的顏色相近,小心一些,接近沒有問題。 「你到這裡來幹什麼,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

我有些迷惘的看著他,他看著我那熊樣,笑了笑,站起身來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個文件夾一樣的東西,開始讀了起來:「秦陽,男,23歲,未婚,漢族,出生於華夏國平原洛陽城。性格雙向性,本性善良。為人懶散,心境豁達,有一定的幻想綜合症。喜愛較少,知識廣泛,父母離異,導致心灰意冷,在這個世界沒有什麼朋友,屬於姥姥不親爺爺不愛的角色,牽挂不多,擁有一定的潛力,被列為優先考慮對象。」

我x,有沒有搞錯,這傢伙讀的這東西怎麼有點像是法院判決書一樣。變戲法似的將那文件夾收起來之後,僵神對我說道:「每個空間內神界里都派有代言人擬定了上億的候選人名單,而你正好被列在這候選人的名單之內。剛好我就是你的引導者。」聽他這麼一說,我更是張大了嘴,這傢伙這麼能忽悠的。

「上億的候選人那要多出多少變態啊?」我有些驚訝的問道。想想,如果每個空間里都有上億的人成神,有多少個空間還是個未知數,神界豈不是要被撐爆掉。」

僵神看著我笑了笑搖了搖手:「想成神,沒有那麼簡單,體質,心境還有許多的未知風險。好幾個空間,說不定沒有一個人能夠最終成神。所以更要大幅度挑選。由於是用無上神通直接對基因進行改造,所以期間的痛苦,非一般人能夠承受,心性與體質缺一不可。」僵神的話說的我心裡打突。

「那如果沒有被選上你們會如何的處理。」

鬼知道是不是當完實驗品便會被銷毀掉。卸磨殺驢的事情我看的太多了,誰知道面前這位仁兄最後會不會把我賣給外星人做實驗。

「恩,如果沒有被選上,自然我們會收回他們對於這件事情的記憶,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還算有點人性,沒有全家滅口,最起碼沒有滅我的口。我深深的乎了一口氣道:「我可不可以選則不要當候選。」

僵神無奈的搖了搖頭道:「很抱歉,這件事情是強制性執行的。為了時空的秩序,和挽救即將到來的浩劫,所有當選者都要儘力配合。」我的心啊,那是個哇涼哇涼的

「老大,你們這幫子人去搞就行了,我手無寸鐵的弱小男子你們拉我去搞個鳥啊,我不要當炮灰。雖然我對這個世界沒有太多的留戀可是我還不想死啊,我還沒有結婚呢,我還是個處男啊。最起碼你也等我開了處在搞我吧。」聽我這一陣啰嗦僵神腦門後頭冒出了一滴諾大的汗珠。

那傢伙無奈的搖了搖頭道:「由於命運的魔抓還沒有伸到這個世界,所以你們的這個空間,暫時是安全的,現在,我要對你的體質進行測試了,如果你合格的話,我便會利用創世神那個老頭給我的無上神力將你的體質改變的與我一樣。不過為了避免有什麼差錯,我會在你身上做一點小小的改動。放心一點都不會疼的。」

「我看你與我有緣,才讓你來做我的傳人,你先考慮考慮。考慮好了,我送你去馬小玲那個世界。」

丫的聽起來怎麼這麼像騙小孩子打針的感覺。要不要這麼虛偽,都說了強制執行,還讓我考慮?房間里的燈光猛然一暗,緊接著我發現我的身體一點也沒有辦法動了,胸口彷彿是壓了幾千斤的東西一樣,難受死了,身體四周更是彷彿有無數的針往皮膚裡面鑽一樣,想要暈過去,可***這腦神經卻興奮的要死。一點都沒有承受不了的痕迹。我能夠清楚的看見無數的黑色電芒從僵神的身上冒出來,不斷的向我的體內壓縮。

這項偉大的傳功儀式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我終於承受不了,猛的喊叫出來。聲波以我為中心,一圈一圈的向外擴散,玻璃,電視,電腦,都被震碎,整個房間一片狼藉,而我也彷彿是死狗一般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身上的汗水將衣服完全打濕,僅僅的貼在身上。並且在皮膚的表層還粘著一層粘粘的東西,散發著陣陣的惡臭。

等我再次睜開眼后發覺全身上下充滿了力量,眼睛呈現橙金色,而且背後長出了雙翼,雙翼展開時有長約100米左右,也是橙金色的。

僵神較有興趣的看著我「可以啊小子,本來以為你連一分鐘都支持不了呢,沒有想到你居然挺過來了。不錯,不虧是我僵神看上的人。你現在已經通過測試了,接下來便是安排你到另外一個平行空間里了。走吧小子。」說完便打了一個響指,我一個人居住的房子便著起火來,我靠,我住了這麼長時間的房子他居然說燒就燒了,可惜,我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如果不是的話,我一定要狠狠的罵他一頓。

當我正在感覺時僵神又出現了「好了,不要再感受了,先給你普及一下知識。又是一個變異的,不過我並不意外,你可是我看中的人。」

殭屍一共分七級:

永恆究極體也稱真神:殭屍的真神;與創造整個宇宙的虛無之神同級,因為他們是一個媽生的。眼睛金色

究極體:殭屍的真祖;是殭屍真神在這個空間的代言人,一共有六個,但是在超級遠古的時代,同九重天和其他各個空間的眾神們在一場大戰中死傷殆盡,只留下了現在的一個;眼睛銀色

完全體:也就是第一級殭屍,不怕陽光及一切神聖之物,任何物理與超自然攻擊,與天地同級數的存在生命體!擁有毀滅整個正反空間的力量;眼睛紅色

成熟體:二級殭屍,不怕陽光及一切神聖之物,只有極小的物理與超自然攻擊能傷到他們,照完全體第一極殭屍差50%的力量。

同一個空間的一般神詆一個級數!擁有超自然力量與不可思議的魔力!兩個。眼睛綠色

生成體:三級殭屍,不怕陽光及一切神聖之物,可以承受大部分的物理與超自然攻擊,照成熟體第二級殭屍差50%的力量,與一般的普通神仙同級數,數量不多!眼睛藍色

普通體:四級殭屍,也就是一些歐美的吸血鬼電影里長見的那種,怕強烈陽光照射及一些高級神聖之物,照三級殭屍差50%的力量,有一定的超自然能力,但不是十分強,數量一般,眼睛灰色.

以上殭屍都是擁有永恆不滅的生命,與永久的青春,不過每一級都是由上一級所製造,每一級之間的差異都是天差地別!不可逾越,所以殭屍的等級化分十分嚴格,如果想升一級,必須吸到一定數量的人血和一定年限的修練才能升級,投機取巧在殭屍的世界里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

七級殭屍:最無能的殭屍,沒有思想,只會嚇人或者像香港恐怖片里的那些古里古怪的殭屍一樣,只會一蹦一蹦的追著普通人,吸人陽氣!沒有什麼能力!也就是一般電影里那些垃圾殭屍!簡直就是殭屍的恥辱,是變一些普通體四級殭屍製造,用來干體力活的那種垃圾,四能殭屍用膩了,就不管他們了,讓他們自生自滅,沒想到他們還會吸陽氣,不過對於普通體四級殭屍來說跟本就無所謂,所以他們才會如此囂張!

「對了,師傅,我以前蠻喜歡施展道術的,那我以後還能修鍊這些東西嗎?」

「能的,因為你的體質特殊,是混沌之體,所以可以修鍊。你既然要學習道術,那麼我就給你些道術的修鍊法決和材料。」說完我的手指上帶著一枚戒指。

接著師傅最後說道:「這戒指是空間戒,裡面有無限空間,那些修鍊法和材料都在裡面。好了時間到了你去吧。」

「等一下,我還能問一個問題嗎?」

「夢裡的那些是真的,我只能告訴你,你們一開始就被算計了,至於你的朋友們。現在尚且安全,不過之後會怎麼樣,就不是我能預料的啦!。」

「你都不能嗎?」

僵神頓了頓,接著又說道,「天道浩淼,就算是神,也要受種種規則限制,所以接下來的問題,你不用問了,你沒許可權知道。」

說完便一揮手,就消失不見了。

「至於送你去另一時空,是有任務的,而且這個任務與隕靈有關,至於是什麼任務,得靠你自己去發現,同樣地,規則限制,我不能告訴你。」

一道白光閃過,我就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我終於醒了過來,剛想張開眼睛,刺眼的陽光卻衝進我的眼帘。我揉了揉眼鏡,慢慢的將眯成一條縫的眼睛張開,此時的我,躺在草地上,四周都是山林,早上溫和的陽光照在身上,有著說不出的暇意與舒服。伸了一下懶腰,卻聽見從身上發出來噼里啪啦的響聲,彷彿是身上的零件都生鏽了似的。

慢慢回過神來之後才想起來僵神那個把握我到這裡來的神。我現在在哪裡,應該不會是掛了,這裡看上去不太象是地獄。狠狠的拍了拍身上的露水之後,憤怒的喊了一聲:「僵神,我x你丫的給我滾出來。」

卻不想居然震的樹木瑟瑟發抖,我靠,太誇張了吧,我什麼時候練成獅吼功了。隨著我聲音的消失,空中出現了一層淡淡的波紋,一陣黑色的光線聚集起來后,僵神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鬼叫什麼,看樣子你的精神狀態不錯啊。居然還有力氣在這裡大吼大叫。」看著他那俊美的容貌,我無限的極度,誰讓我長的一副大眾臉,沒有人家那麼帥呢。

「你說說,無緣無故把我扔到這荒山野嶺來,萬一有個什麼肉食類的東西我還要不要活了,既然你把我弄過來了,那麼就要為我的死活負責任,現在還沒有交代怎麼回事呢你人就先找不到了,難道你就不知道我一個人在這樣的環境里是多麼的害怕,我可是祖國未來的花朵,難道你忍心將祖國的未來扼殺在搖籃里么?」我的一通搶白,連一點喘息的機會都不給他,聽的僵神直搖頭,連連伸舌頭,最後不得不跟我說了一句:「小子,你夠狠。」

我呼了一口氣,將肚子里的怨氣發泄了一下,然後看著僵神問道:「老兄,說說吧,你把我扔到這麼一個地方應該有原因的吧。這裡是哪裡啊?」

從小便獨自在外面上學的我提早養成了獨立的習慣,一般情況下不會太想家,只有在特別無助,特別苦惱的時候才會想起過去那個溫馨的家庭。

更何況現在我概念里的家已經是支離破碎了。

親人除了父母之外大多數不聯繫,沒有愛人,沒有兄弟姐妹,沒有朋友。現在回想起來,原來以前的我是那樣的封閉啊。就算是我死了怕是也沒有一個人會為我流眼淚吧。

「這裡,是緣起的地方,1938年的紅溪村,想來這裡你應該很熟悉吧。不久,馬丹娜,況國華,山本一夫等人便會聚集在這裡,命運也會安排他的計劃,一切全部都是按照他制定的路線發展下去的。而你的出現,則是命運中的未知數,由於你是我強行插進來的,所以你本來不屬於這裡的,而你承受了我的神力,擁有超強的體質與無限的潛力。所以不用擔心命運會如何對付你,對於他來說,沒有絕對的把握他不會貿然出手。」

鑒於為了方便行事,我將你的身體變成了殭屍的體質,不老不死,永恆的生命,不過好點的是我將你身體內的無限怨氣與殭屍毒都抽了出來,不過在為你改變體質的過程中我卻發現一點奇怪的地方,按理來說一般人鐵定承受不了那麼強烈的洗筋伐髓而暈過去,沒有想到你居然全部的撐了下來。還能夠保持清醒。看來你的潛力真的比我想象中的要大。

往後要發生的事情,我就不用廢話多說了,你自己斟酌行事吧。不過你要記住,雖然你現在的力量相當於將臣,但並不等於說你能殺死將臣,最多能夠打個平手,至於你的力量問題,我也說不出來,你自己摸索吧。

給你點建議,在你沒有把握一招搞定將臣之前,我勸你不要試圖與命運相抗衡,什麼時候你能夠一招之內將將臣擒下,或者幹掉,那麼恭喜你,你可以與命運一拼。這個世界也可以隨著你喜歡怎麼樣便怎麼樣了。」

一聽我現在居然有了和將臣相媲美的實力,太爽了吧。不過同時心裡卻又有點不爽,再怎麼說我也是穿越青年啊,怎麼還要看別人的臉色行事。「喂,老兄,既然你要給我調作弊器,為什麼不索性調到最高,那樣我不久可以先放倒命運再說了么。」

僵神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道:「你以為我不想,光是將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就已經費了我大半的神力,我可不是創世神那個老變態。擁有無限的神力可以大放送。好了小子,沒有什麼事不要打擾我,除非碰見你解決不了的事情了,你可以用這東西叫我,我要和那幾個老不死的去打麻將了,被他們贏了那麼多東西,心裡不甘啊。走了拜拜。」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