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看了楚河一眼,比克深深吸了口氣后,沉聲對著楚河說道。

「好,有意思,我就等著那一天吧!」

楚河毫不在意的大笑道。

「哼!你絕對會後悔的!」

冷冷的回應了一句后,比克轉身回頭,在一陣寒風中,緩步消失在了楚河的眼前。

「…….哈哈,有點意思!這比克的實力雖然現在在我眼中實在是不怎麼樣,但是,用來給悟空他們幾個練手倒是不錯,相信這次有了比克這個敵人,這幾個人一定會因此成長起來的!」

「不然的話,這個世界豈不是太無聊了,以後,就沒人和我了練手了~!」

楚河為自己的機智行為感到很是滿意。

回到龜仙人和琪琪所在的旅店,楚河發現,這兩人早已洗洗睡了。

楚河也閑來無事,回到自己的房間后,也靜坐休息了起來。

第二天,很快地就到了。

天還沒亮,琪琪便已經早早地起床。

看得出來,此時的琪琪很是興奮。

今天的琪琪,換上了一件新衣服。

這是早在之前,她便已經做好的一個為了比武所穿的深紫色旗袍。

這件旗袍裁剪的很是合適,完美的包裹住了琪琪那凹凸有致的玲瓏嬌軀,此時的琪琪,雪白的面龐上滿是紅暈,看上去充滿了青春的朝氣和澎湃感。

這是為了和孫悟空見面,琪琪專門花費很大的心思自己設計製作的。

目的,就是為了驚艷她的心上人。

一大早,她便在鏡子面前照來照去,並且不時地向楚河與龜仙人詢問自己夠不夠迷人,而從龜仙人不斷噴涌的鼻血可以看出,今天的琪琪,確實是魅力無限。

「好漂亮,琪琪,你可不可以讓老師我摸一下屁股?就一下,好不好!」

龜仙人色色的目光,猥瑣的眼神,淫蕩的聲音不時的在琪琪身邊環繞。

而回答龜仙人的,則是砰砰的拳頭聲。

可憐,吃早飯的時候,龜仙人的臉蛋已經腫的塞不下任何東西了。.. 等一切準備好了之後,楚河便同琪琪、龜仙人一同前往天下第一武道會的會場。

或許是由於昨夜下過了一場小雨的關係,今天的天氣顯得格外清朗,碧藍的天空一碧萬頃,萬里無雲,清新的空氣純凈好聞,花草樹木蒼翠欲滴,散發著盎然的生機。

似乎這時候只是在路上行走,便能使人的心情變得格外的暢快。

剛一到武道會場附近,就已經見到會場的擂台周圍已然是人山人海。

只見四周各處都是為了觀看武道會而從各個城市趕來觀看的四方群眾。

這些群眾們一大早就已經熱情高漲的在這裡久候著,他們紛紛為了能夠搶到領先的位置而互相擁擠著,就是為了一睹擂台上那一幕幕的精彩瞬間。

好在天下第一武道會有為專門參賽的選手們設置了綠色的通道,使得楚河他們不用像其他群眾們在人流中瘋狂的推擠。

楚河剛一走進參賽選手準備會場,稍微環視了一下,就見到了孫悟空他們一行人。

而且,不僅如此,在孫悟空那一行人中,他還見到了一個讓他極其熟悉的身影,此時,正在同她周圍的人交談著。

妙曼的嬌軀凹凸有致,婷婷玉立,帶著無限的誘惑,一頭天藍色的齊耳長發,飛揚飄逸,靚麗的容顏一如既往的輕柔秀美,藍色如寶石般眼眸顧盼生輝。

這美少女,正是布瑪。

不過此時的布瑪,看上去臉上已經少了一些過去青澀稚嫩,而是多了幾分柔媚性感。

雖然只是靜靜的在那裡站著,但是,無聲無形間,卻已經散發出了驚人的魅力,讓人一眼望去,便捨不得移開目光。

或許,唯一的一點缺憾,就是她的胸部,還是像以前一樣,沒有多少改變。

不過,這並不重要。

她來了,沒想到,她竟然來了。

楚河在見到布瑪后,心中頓時生出了無限的歉意。

其實,在昨天報名的時候,他的心中就曾想過一個念頭,布瑪會不會在報名點等著自己的到來。

但是,當他來到時發現布瑪並沒有來的時候,無端的,楚河心中生出了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也許,不知什麼時候,自己真的有點在意起了布瑪。這種在意,是一種有別於其他的感受的情緒。

自己之前答應過她,去外界修鍊后,要經常回去看她。但是,每一次只要專註了修行后,自己就會把之前所說的話全都拋之腦後,忘記了一切。

自從上一次和他一別後,這些日子一來,自己幾乎都沒有和她見過面了。

看來,布瑪是真的有些生自己的氣了。對自己有了無限的怨念。

也許,她不在想見到自己了。也許,她已經不是那麼在意自己了。

想到此處,楚河心中頓時有了一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一種從未有過的憂傷情緒,在他的心中,忽然地慢慢地滋生。

這種感覺,讓他有點害怕。

這是比無數次面對生死劫難時更為恐懼的一種感受。

不過,現在,看到她的到來,楚河心中其他的情緒頓時全部煙消雲散,只剩下了歡喜的感覺。

孫悟空眼尖,他很快地就發現了楚河,一邊高聲叫喊著楚河的名字,一邊興奮的朝著楚河揮起了手。

布瑪聽到動靜,目光一轉,頓時就發現了楚河的身影。

她的目光剛一和楚河接觸,那原本平靜的目光,頓時,就像平靜的湖面泛起漣漪,激動起來。一抹驚喜之色從她白嫩的臉上迅速的閃過。

飛速地跑到了楚河的身前,布瑪停在楚河的身前,仰著頭,緊緊地盯著楚河,片刻后,眼眶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阿……河,是你,真的是你,你…..怎麼現在才來,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

一邊激動的說著,布瑪一下子便不由分說地撲在了楚河的懷裡,輕聲的嗚咽了起來。

「你好狠心啊,說過常去看我,但是,我等啊等,就是不見你的身影,你…..怎麼能這樣呢!」

一邊哭著,布瑪一邊抽泣的說道。

一下子軟玉溫香,被抱了個滿懷,感受著那淡淡的處子幽香絲絲散發,楚河的一張俊臉感到有些泛紅。

嗅著那絲絲的香氣,他頓時有些口乾舌燥了起來,心中也忽然變得一片茫然起來。

聽著耳邊傳來的陣陣哭聲,楚河緩緩地吸了一口氣,鎮定心神。

此時,他溫厚的大手輕輕地拍打著布瑪的後背,然後,楚河慢慢地將頭伸到布瑪的耳邊,用輕輕地語氣,溫柔的說道;「是我錯了,對不起,原諒我好嗎?」

「……..哼,你現在才知道錯了啊!你知不知道,本來這次我想著不要來了,但是,我知道在今天這個日子你一定回來的!」|

「我也是沒辦法,我控制不住實在太想你了,所以,還是忍不住就來了!」布瑪深深的凝視著楚河,用一種滿含深情的語氣說道。

「實在是很抱歉,你也知道,我這個人就是這樣,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楚河低著頭,歉然道。

「別以為道歉就算了,別看我這樣,你要知道,我現在還是很生氣的!」

忽然一下子放開楚河,布瑪一邊伸手擦著略微泛紅的眼眶,一邊鼓著腮幫子,氣哼哼的道。

「那你怎麼樣才能不生氣呢?」

楚河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柔聲問道。

「我……我要你親我一下,親我一下,我就不生氣了!」

遲疑了片刻后,布瑪突然霞飛雙頰,雙手捏著藍色裙裝的裙角,扭扭捏捏的說道。

「親一下?這……這怎麼行?」

聞言,楚河頓時愣住了,他臉色泛紅,猶猶豫豫的遲疑道。

「為什麼不行,難道親一下對你是這麼難的事嗎?」

布瑪眼眶又開始紅了起來,她滿面委屈的盯著楚河,晶瑩的淚花似乎又要開始決堤而出。

見到布瑪這幅泫然欲泣的表情,楚河的心頓時彷彿被針狠狠地刺了一下,無限的疼痛了起來。

「我….好,好吧,我答應你!」

終於,楚河目光一閃,點了點頭,說道。.. 尊寵嬌妃:竹馬邪王,弄青梅 布瑪聽到楚河答應了下來,頓時喜形於色,那如寶石般璀璨的眼眸中此時閃爍出了一種從未有過的光芒。

望著楚河那深邃如星辰的雙眼,俊秀的面容,似乎是由於害羞,布瑪慢慢地閉上雙眼,臉頰暈紅中,露出一臉期待的樣子。

看到布瑪那嬌羞的樣子,楚河越發的感覺帶了布瑪的可愛之處。

輕輕地走上前抱住布瑪,楚河凝視著布瑪的俊秀的俏臉,深深地在那白嫩無暇的臉上親了起來。

感受到臉頰上那一瞬間的熾熱,布瑪嬌軀一顫,感覺全身瞬間火熱了起來。

一種濃濃如蜂蜜般的柔情,瞬間從心房中滋生而來,讓她感覺整個人輕飄飄的,如墜雲端。

「怎麼樣,可以了吧!」

慢慢地,楚河將布瑪放開懷抱后,凝視著她的臉龐,溫和的問道。

「我……我!」

聞言,此時,布瑪還沉醉在那如夢似幻的感覺中,聽到楚河的話,頓時,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布瑪也沒想到,僅僅只是親一下臉而已,自己的身體就有了這麼大的反應。

要是剛才是親她的嘴唇的話,布瑪已經無法想象,自己會怎麼樣了。

現在的楚河,在她的眼中,那濃濃的男性魅力,是這個世界上任何人都比不了的。

https://ptt9.com/17113/ 「布瑪,你怎麼了~!」

看到布瑪神色有些迷離的樣子,楚河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擔心的問道。

一下子從剛才的情緒中清醒過來,布瑪深吸了一口氣后,溫柔的一笑,輕聲道;「我……我沒事!」

楚河見布瑪神情恢復了正常,頓時也放下了心來。

楚河和布瑪兩人剛才的那一幕幕,從剛才到現在都被眾人看在了眼裡,

見到兩人現在好似一副和好如初的樣子,頓時,克林、樂平以及周圍的其他的好事之人,紛紛拍掌大笑了起來。

被這麼多人圍觀注意著,布瑪的臉又紅了起來,於是,她飛速的躲在了楚河的身後。

剛一到楚河身後,她便見到了正以一種好色眼神望著她的龜仙人以及他身旁的一個美麗的少女。

剛才,眼神一直都注意在了楚河的身上,使得布瑪沒有發現楚河身後不遠處的兩人,此時,忽然見到龜仙人和那名不知名的少女,布瑪的心中頓時吃了一驚。

「原來,你這個色老頭子也來了!」

感受到龜仙人那猥瑣的目光,布瑪頓時瞪著一雙大大的眼睛,雙手叉腰,氣哼哼的說道。

「好久不見啊,布瑪,沒想到,一見面你就對我這個老人家這種態度啊!」

龜仙人笑嘻嘻的瞧著布瑪,用一種頗為傷心的語氣唉聲嘆氣的道。

「哼,誰叫你這麼大年紀了還是為老不尊,還是一副色老頭的樣子,一點都沒有改變!」

布瑪對龜仙人做著鬼臉,義正言辭的說道。

一邊說著,布瑪一邊不時地偷眼看起了那不知名的少女。

終於,布瑪忍不住問道;「喂色老頭子,不知道,你身旁這位姑娘是?」

龜仙人聞言,頓時就不知該作何回答,他剛猶豫了片刻,琪琪此時突然上前一步,禮貌的對布瑪打了一個招呼,道;「你好,布瑪小姐,我是楚河師父新收的徒弟!」

「你,你就是他們說的,要代替楚河參加比賽的人!」

聞言,布瑪的神色中頓時露出驚訝之意。

在剛才未見到楚河前,她在和孫悟空他們聊天時,曾聽他們談起過楚河不打算參加此次武道會了,並從他們口中得知,楚河新收了一個徒弟,並打算讓他代替參賽。

其實,布瑪一直很期待楚河能夠上場比賽,因為,就個人來說,她是非常喜歡觀看楚河在擂台時比武時的樣子。所以,在知道楚河不打算上場后,她的心中是有一些失望的。

雖然聽到楚河會收徒弟她頗感意外,但是,她也想當然的認為對方肯定是個男的。

所以,在見到楚河所收的徒弟竟然是個女孩子,而且,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時,她才會

有這麼大的意外。

不知怎麼的,想到之前楚河是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布瑪心中突然有了一種酸澀不忿之感,

「楚河,她真的是你的徒弟嗎~!」

似乎還是有點不敢相信的樣子,布瑪轉頭望著楚河,盯著他的雙眼問道。

「哈哈,沒錯,你別看她一副柔弱的樣子,其實,她的武功修鍊的很厲害!」

楚河目不斜視對視著布瑪,點了點頭,笑著說道。

「其實,也不怎麼樣了!」

聽到楚河誇她武功厲害,琪琪低著頭,有些害羞的說道。

「那她叫什麼名字啊?」

見此,布瑪稍稍放了下心,她看了琪琪一眼,向楚河問道。

「這個……布瑪,她現在還不想說出自己的名字,所以要暫時保密!」

楚河猶豫了片刻,緩緩說道。

「什麼名字會這麼神秘啊!」

見此,布瑪眼睛一轉,一臉狐疑之色。

「布瑪,這是人家的私事,你不要問了,待會兒就算你不問也自然會知道的!」

楚河一邊搖了搖頭,一邊對布瑪說道。

雖然還想繼續的問下去,但是,聽到楚河此話,布瑪只得點了點頭。

這時候,孫悟空、克林,樂平他們也過來了。

見到龜仙人也在此,幾人都很高興的和他聊起天來了。

這時,楚河微微一笑,他看著琪琪,忽然,走到她身前,低聲道;「喂,丫頭,你看,你的心上人悟空正在前邊,趁此良機,你還不快去和他說說話!」

「我……」琪琪聞言,望了一眼正在和龜仙人交談的孫悟空,見到那讓他朝思暮想,現在已經長成了自己心中白馬王子,頓時,她雙腮暈紅了起來。

「害羞什麼,此時不去更待何時?」

「嗯,我知道!」

琪琪鼓起了勇氣,點了點頭,說道。.. 在楚河的注視中,此時的琪琪,臉上帶著緊張而期待的神情,緩緩地向著孫悟空的身後走了過去。

剛一到他的身後,琪琪便停下了身子,然後,只見她伸出小手,輕輕地在孫悟空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正在和龜仙人愉快交談的孫悟空,感到身上動靜,轉身回頭一望,頓時,就見到一個眉目如畫,笑容可親的少女,一臉熱切的望著自己。

見到孫悟空轉身看她,琪琪頓時眉開眼笑。

她抬著頭,兩手一邊不自覺的玩弄著衣角,一邊一臉柔情的叫道;「孫…….悟空!」

聽到眼前少女叫起了自己的名字,孫悟空有些不明所以,看上去一臉獃獃的樣子。

仔細打量了眼前少女一眼,他一邊用手指撐著自己的下巴,一邊茫然的開口問道;「你…….你是什麼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