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相比打撈船員的興奮,待在打撈船上的菲軍,卻多少顯得有些表情尷尬跟沮喪。他們都清楚,伴隨這架艦載武裝直升機出現,華夏軍艦距離這裡也不遠了。

跟菲軍上校待在一起的唐興佑,看著直升機上那顆紅色軍徽,表情自豪的道:「上校先生,這個局面只怕是你沒想到的吧?接下來,你們想好怎麼解決此事嗎?」

「哼!我們是正常執法!你們無權干涉!」

「沒錯!你們確實是正常執法,可問題是,你們在沒任何證據的情況下,做出如此野蠻攔截登船的行徑。我相信,任何一個心存正義的政府,都會對你們行徑感到失望的!」

如果讓菲軍搜出打撈船打撈到的寶藏,那麼打撈船就會變得很被動。可現在菲軍一無所獲,又做出如此野蠻巡檢的舉動,自然需要給華夏一個合理的解釋。

打打嘴仗無所謂,涉及到這種原則性的問題,區區一個菲軍上校,還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可以說,這次冒然的公海攔截行動,會令菲軍陷入非常被動的境界。

就在此時,已經飛抵打撈船上方的武裝直升機,很快盤旋喊話道:「我們是華夏國海軍,我們現在需要降落,請下方人員離開降落台,不要做出威脅我機安全的動作!」

用英語複述兩遍之後,特戰分隊的指揮官也適時道:「徐先生,現在可以下去了嗎?」

「可以!劉隊長,請記住,從現在開始,我是吳明少校!等下你們要做的,就是配合我的行動。沒有我的命令,不許擅自行動。這事可大可小,明白嗎?」

「是,吳少校!」

「等下我先下去!索降的時候,拿出你們特戰分隊的氣勢來!趁著這次機會,讓這些上竄下跳的猴子知道,咱們華夏的海軍也是不好惹的!」

「是!」

伴隨直升機懸停打開艙門拋下繩索,在不少菲軍士兵的注視下,徐海寶邁步走出艙門,一手端槍一手拉住繩索,很迅速也很輕鬆的降落至直升機平台上。

看到徐海寶玩的這出單手索降,很多特戰隊員也覺得非常佩服。隨著徐海寶安全降落,其餘特戰隊員也拿出最好的作戰狀態,從武裝直升機上索降下來。

等到徐海寶跟八名特戰隊員成功索降到平台上,徐海寶打出『警戒』的作戰手勢,大步走向那些同樣舉槍的菲軍士兵面前,表情冷酷的道:「你們想開戰嗎?」

簡短的五個字,便給這些菲軍士兵帶來強大的壓迫力。好在這時徐海寶又說道:「把你們的指揮官叫來!還有,放下你們的武器,我們是來救援,不是來打仗的!」

清楚這個時候,千萬不能發生兩軍開火的事件。真要在公海發生交火,那麼由此引發的後果,足以震驚全世界。到時失禮又丟人的菲軍,也會成為全世界的笑柄。

聰明一點的菲軍軍官,很快道:「聽我命令,都放下武器!」

令徐海寶哭笑不得的是,在這名菲軍軍官的命令下,有菲軍士兵竟然把武器丟到甲板上。看到這個舉動,跟在徐海寶身後的特戰隊員,也覺得有種想笑的衝動。

恨不得掐死那名菲軍士兵的軍官,一張臉瞬間通紅的道:「笨蛋,你在做什麼?我讓你把武器收起來,不是讓你把武器丟掉。該死的,你這是投降知道嗎?」

挨罵的士兵,又趕緊把武器的撿起來。而此刻的徐海寶,沒理會這些菲軍士兵出糗的樣子。走到被扣押的船員身邊,笑著道:「你們好,我是特戰分隊的吳明少校!」

看著在自己面前眨眼的徐海寶,待在甲板上的趙極也忍住想笑的衝動,很快道:「吳少校,你好!多謝你們及時趕來,我是海龍號的安保組長趙海!」

「趙組長,你好!接到你們的救援信號,我們海軍編隊第一時間趕來。請你們相信,只要你們沒觸犯法律,祖國會替你們做主,不會讓你們白受委屈的!」

「是,多謝吳少校!這些菲軍太野蠻了,先前為了逼停我們的船,他們竟然動用了機槍掃射。若非你們及時趕來,只怕我們都很難想象會發生什麼事。」

「請趙組長放心,關於你們的情況,祖國也高度重視,目前正通過外交渠道跟菲進行抗議。相信不久之後,他們會給你們一個合理解釋的。」

「謝謝!」

打撈船上的其它隊員,看著徐海寶跟趙極演雙簧的樣子,同樣覺得想笑又不敢笑。在這個過程中,真正的特戰分隊員,也下令隊員把武器收起來。

沒多久,負責搜查的菲軍上校也走了過來。看著將船員保護起來的海軍特戰隊,也覺得嘴角有些抽搐。隨著這些華夏軍人上船,他們已經失去了控制權。

面對這名菲軍上校,徐海寶表情不善的道:「上校先生,你知道你的行為,已經構成了挑釁的罪名嗎?你們先前的行徑,跟海盜無疑。我真難相信,這是軍人做出來的事!」

「少校先生,搜查可疑船隻,也是我軍的權利之一。 魔女來襲,夫君請接招 你們無權干涉!」

「是嗎?那麼請問上校先生,我國的這條商船,到底觸犯了什麼法律?僅憑你一句懷疑,便開槍逼停我國商船。這樣的行徑,你是在挑釁華夏的威嚴嗎?

如果任何國家都象你們這樣,那麼我想警告上校先生。或許在不久之後,我**艦會在任何時候,對你方船隻實施攔截巡檢。這樣的後果,你能承擔嗎?」

被徐海寶一通話說的啞口無言之後,菲軍上校很快決定收隊。就在他們準備下船時,徐海寶卻道:「上校先生,你現在還不能離開!想離開,還是等我國大使來了再說!」

「你敢扣押我們?」

「不好意思!相信上校先生應該知道,這艘商船懸挂的是我國國旗。根據國際法相關法律,你們的行為已經構成了犯罪。你們現在所在的地方,也被視為我國的領土。

在我們的軍艦沒抵達前,在你們沒做出合理解釋前,你們都不能離開。還有一點,請不要逼我做出任何不友好的舉動。上校先生應該知道,這事你已經處理不了了!」

看著再次舉槍的華夏特戰隊員,這些登船的菲軍士兵,也不敢有任何輕舉妄動。雖然很生氣很惱火,可這名菲軍上校必須承認,這事他真的脫不了身。

等到海軍編隊趕來,看著噸位性能明顯優越太多的華夏海軍戰艦,這些已經失去動力的菲軍艦艇,也只能無力的等待著國內的救援。

不少經過的各國商船,看到這種兩**艦齊集於公海的場面,同樣覺得難以置信。只是從現場的情況看,誰都知道趕來的華夏海軍編隊,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啊! 看著偽裝特戰軍官的徐海寶,跟其它趕來救援的特戰隊員乘機離開。先前感覺受到威脅跟屈辱的打撈隊員,現在都覺得很解氣,知道有國家給他們做後盾。

隨同菲軍救援艦艇一同前來的駐菲大使,在同海軍編隊指揮員會晤過後,趕來救援的海軍編隊也很快離開。至於失去動力的菲軍艦艇,很需等拖船把他們拖離公海。

這次公海攔截『海龍號』的行動,無疑令菲軍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最為重要的是,他們沒查到『海龍號』有任何違法的行為,卻在攔截時動用了機槍掃射。

一國軍艦對另一國商船,動用這樣強大的殺傷力武器,真傳出去的話,只怕會惹來全世界的批判之聲。這種行徑,無疑是對公海自由航行權的一種挑釁。

面對船長唐興佑很鄭重的道:「鑒於貴國軍艦,對我公司商船及船員所造成的傷害。我已經致電我們的董事長,稍後會有相關律師,對貴國軍方提出相應的訴訟。

僅憑你們所謂收到的情報,便對我的商船進行如此惡劣的攔截,這是行為無疑是對國際海洋公約的賤踏跟挑釁。如此惡劣行徑,跟海盜有何區別?」

先前徐海寶離開時,已經告知唐興佑要趁機提出合理的賠償。至少徐海寶相信,菲方高層如果還要臉的話,他們就會希望這件事,不要鬧到國際上去。

可口頭上的一些威脅,多少還是要有的。不管怎麼說,這次讓海軍艦隊跑這麼遠實施救援,徐海寶覺得總要給點辛苦費。這錢讓菲方掏,也很合情合理嘛!

做為中間人的駐菲大使,也清楚國家也不希望因為這事激化兩國的矛盾。更何況,這件事僅憑菲軍某位高層,想來也沒這麼大的膽量。這意味著,後面還有人背地使壞。

借著這次機會,華夏方面自然不會輕易放過菲方。尤其得知海龍號打撈船,將菲軍登船的所做所為全部錄下保存。有這份視頻資料,官司打到聯合國都不怕。

正如唐興佑所說,菲軍之前攔截『海龍號』的行徑,確實不象一個國家的軍隊所能做出來的。說的難聽一點,跟穿著軍裝的海上武裝集團,也沒多大區別。

有關善後談判的事,徐海寶並未過多關注。跟著艦載直升機回到旗艦的徐海寶,很快收到國內發來的密電。對於高層提出的擔憂,徐海寶也很快給出的答覆。

看著待在身邊的鐘躍明,徐海寶很快道:「以編隊現在的航速,相信幾小時之後,應該能進入我國的經濟海域。定時炸藥這種東西,相信艦長應該能搞到吧?」

「當然可以!」

「那就行!給我準備一枚威力大點,能夠吸附在潛艇外殼上的定時炸彈。定好時間之後,等時間一到,就算潛艇出什麼事,那跟我們也沒什麼關係了。

就算小鬼子有懷疑,沒有任何真憑實據,他們又能做什麼呢?更何況,潛艇執行秘密海訓任務出事,各國其實都有發生過。輪到小鬼子的潛艇出事,也很正常嘛!」

聽著徐海寶說出的話,鍾躍明很快道:「徐先生,據我所知,蒼龍級潛艇性能非常優異,能在水下五百米左右潛行。這個距離,徐先生沒問題?」

「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我想做,那就一定做的到。要不然,怎麼拍的到那相片呢?」

清楚鍾躍明所說的這個潛水深度,對很多常規潛艇而言都不容易。那麼對於正常的人類而言,那怕攜帶重型潛水裝備,估計也不可能潛到這樣的深度。

可問題是,此刻的徐海寶完全不能用常人的眼光對待嘛!

當艦隊替徐海寶準備好所用的定時炸彈,徐海寶也沒在軍艦上多待。將先前借的裝備交還之後,依舊跟先前上艦時一樣,在軍艦快速航行中躍入海中。

早前陪徐海寶執行任務的特戰分隊長,也很小心的道:「艦長,徐先生到底是什麼人?」

「奇人!其它的,你就不要多問了。記住,從始至終,我們都沒見過這個人,明白嗎?」

「是,艦長!」

得知巴士海峽有小鬼子的潛艇靜默監視,鍾躍明也很想試試將其找出來。很可惜的是,早前艦載反潛直升機,在附近海域搜索許久,都未能發現這艘靜默的潛艇。

由此可見,這艘應該剛服役不久的小鬼子新型潛艇,其潛藏水平還是很高的。如果不找出這種潛艇的技術參數,也會給未來進軍遠洋的海軍帶來重大威脅。

只是鍾躍明或許沒想到,他的這種擔心徐海寶自然也知道。潛入海中之後不久,徐海寶給趙極發去一條簡訊,讓其先行返回南海。至於徐海寶,則會在海峽這邊多待一會。

對徐海寶而言,只要身處大海,那麼他便無拘無束。現在事情已經處理結束,那他也要給自己放個假,在這片大海中好好的玩上一番才行。

儘管對徐海寶的這個決定有些擔心,可趙極還是沒多說什麼。就目前這種情況看,唐興佑跟菲方的談判,估計也要持續一段時間。等打撈船回國,需要的時間只怕更久。

掛斷電話,安心下來的徐海寶,很快搜索起那艘潛艇的蹤跡。根據先前的發現,徐海寶很快穿梭至那片潛艇潛伏的海底凹地中。不多時,便再次發現那艘潛艇的蹤跡。

tw.95zongcai.com/zc/23669/ 清楚這艘潛艇的搜索監測能力很強,徐海寶直接潛伏到海底,借著海底的泥沙跟礁石,緩緩的靠近這艘航行速度不快的潛艇。借用精神力,傾聽著潛艇上的動靜。

不時能聽到潛艇上傳來的聲音,多少懂些日語的徐海寶,還是能聽到『離開、結束』之類的話。隨著海軍編隊離開這片海域,以潛艇的速度想追也追不上。

更何況,先前海軍編隊的反潛直升機,也一直在附近海域上空盤旋。這種情況,也令小鬼子的潛艇不敢輕舉妄動。真讓華夏海軍監測到他們的存在,會發生什麼誰也不知道。

找到潛艇發動機所在的位置,徐海寶將攜帶的定時炸彈,將其安裝在潛艇的外殼上。看了看周邊的地形,徐海寶覺得這片海域的地形比較複雜,是個不錯的埋骨之地。

將定時炸彈的時間縮短兩小時之後,徐海寶連續發射幾枚玄冰刺,將潛艇的外殼刺破。看著灌進潛艇的海水,徐海寶知道等待這艘潛艇的命運不會太好。

果不其然,真在試驗極限深潛的蒼龍級潛艇指揮台,很快傳來嘀嘀叫機器警報聲。潛伏在潛艇旁的徐海寶,透過精神力很快感知到,潛艇上的小鬼子徹底慌了。

「壓力艙出現異常!潛艇正在極速下降,請求援助!」

類似這樣的話,伴隨徐海寶傾聽慢慢分析之後,也被徐海寶聽了個正著。看到潛艇外殼有些地方出現裂縫,徐海寶也會趁機將裂縫變得更大一些。

而此刻潛艇所在的位置,正是一個海底斷層的上方。壓力艙失去控制,潛艇的船體也不斷開裂。這種變故,無一例外都在說明,距離潛艇墜落深海也不遠了。

聽著潛艇上小鬼子不斷呼叫救援,告知潛艇發生重大故障的話,徐海寶知道這是小鬼子跟外界進行彙報。可隨著潛艇外殼裂縫不斷擴大,潛艇墜落速度也在加快。

達到潛艇外殼承受極限之後,潛艇如同丟進大海的巨石一般,快速的墜落至下方的海底斷層中。可這些小鬼子根本不知道,有個人卻在潛艇外隨潛艇不斷下降。

五百米、六百米、七百米直到最後超過千米的海底,潛艇上終於沒了任何動靜。一直跟隨潛艇墜落的徐海寶,很清楚潛艇最後爆艙,海水倒灌進潛艇中了。

確認潛艇上已經無人生還,借著裂開的潛艇外殼,用力撕開一道口子之後,徐海寶很快鑽進潛艇內。沒多久,看到潛艇黑匣子,徐海寶便將其取出順走。

早前那枚定時炸藥,也被徐海寶安放在潛艇的燃料艙中。等定時炸藥被引爆,相信整艘潛艇也會四分五裂。就算小鬼子派艦船實施打撈,估計也撈不到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從先前傾聽到的話,徐海寶相信小鬼子做夢都想不到,這次潛艇墜落的事件並非事故而是人為造成的。可對徐海寶而言,他深知海底斷崖對潛艇的危害有多大。

可以說,海底斷崖是全世界潛艇官兵永遠無法擺脫的噩夢,早年美蘇兩國也有不少潛艇就栽在這上面。潛艇只要出海,就有一定的比例遇到這種可怕的自然現象。

眼下這艘潛艇墜落的情況,跟發生『海底斷崖』的情況極其相似。等到定時炸彈引爆潛艇上的燃料艙,在超千米的海底下,潛艇也會變得更加破碎。

相對的,就算後續小鬼子派艦艇展開打撈,只怕也很難有所收穫。在這種深度實施打撈作業,其難度可想而知。那怕利用水下機器人,恐怕也起不了太大作用。

確認沒什麼遺漏之後,徐海寶也沒覺得這樣做是在草芥人命。對任何愛國者而言,消滅這些危害國家安全的敵人,都不用覺得有什麼內疚。即便修士,也有國界跟種族之分嘛! 順利解決危機重新啟航的『海龍號』,離開巴士海峽進入南海之後,也並未加速回國。相反在夜間,身為安全組長的趙極,跟唐興佑商議后找了一個荒島休整。

關於『海龍號』沒選擇直接回國,關注這條打撈船的軍方高層,也沒覺得有什麼意外。在他們看來,打撈船選擇在荒島上休整,應該是在等徐海寶的回歸。

原本軍方還想定位徐海寶的位置,結果發現配備給徐海寶的衛星手機,始終處於無信號的狀態。按理說這種情況不應該發生,可事實擺在眼前不信都不行。

夜宿荒島之時,看著遠處波瀾不驚的大海,趙極很小心的道:「舵盤,你不好奇那些黃金去那裡了嗎?這麼多黃金,怎麼憑空消失了呢?」

「廢話!這種事,我怎麼可能不好奇,可再好奇又能怎麼樣。我們只需要知道,沒讓那些傢伙搜出我們辛苦打撈的黃金就行。其它的,等箭魚回來再說吧!」

面對唐興佑的回答,趙極流露出一絲期待的眼神道:「跟箭魚接觸越久,越覺得這傢伙實力深不可測,手段也神出鬼沒。今天若非他在,我們可能真的危險了。」

「可我們還是安全回到了這裡,其它的想那麼多做什麼。真要論起好處,你這傢伙得到的好處最多吧?我可聽說,你修鍊出內力了。是不是很強大?」

「在你們面前,我現在的實力或許還夠看。可在箭魚面前,估計不值一提。至少我知道,經常跟箭魚接觸的那個田處長,他的實力應該比更強大。

早年從部隊退役,我覺得自己這輩子估計也就那樣了。沒成想,跟了箭魚之後,竟然還能接觸這麼多神秘的事跟人。有時想想,都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誰不是呢!只是有一點我們都必須承認,那就是能加入這個團隊,確實是我們的幸運。等這次貨物出手,估計我們都能分到以前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你打算怎麼花?」

將話題轉到分紅的事情上,趙極想了想道:「以前沒敢想,現在讓我說怎麼花這筆錢,我還真沒想過。估計先存一些,而後在老家給家裡買套房之類的吧!」

對這些出身普通的打撈隊員而言,有錢了想到的第一件事,或許就是給家人或自己買套房。除此之外,或許借著放假的時間,去考慮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

畢竟,除了少數幾名隊員外,很多隊員目前都是單身。以前想成家卻沒錢,現在終於有錢了,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成家的事。但一般的女孩,他們現在又是否看的上呢?

人,都會隨著環境跟接觸的事物,不斷的改變。尚未加入打撈隊之前,很多隊員覺得想成百萬富翁,這輩子幾乎沒可能。而現在,一次出海便讓這種夢想變成現實。

關於趙極等人的想法,徐海寶那怕身為修士也無法掌控。搞定潛艇的事,徐海寶也沒極速前進,相反很悠閑的在大海中暢遊。在海中的他,覺得身心都很愉悅。

修為境界提升越高,徐海寶對大海的依賴跟留戀越多。這種心性的改變,讓徐海寶非常清楚,做為主修水元素的修士,水越多的地方他越適應。

相反,如果將他扔到沙漠地帶,只怕他會覺得非常不適應。或許隨著修為境界的提升,他會漸漸失去做為一名平凡普通人的樂趣。這也許就是有得必有失!

借著獨自一人暢遊海底的機會,徐海寶也開始進行自我反思。這種自我反思,也許就是修士路上的悟道之旅,也是對心境的一種歷練。

等到天明時分,依舊沒等到回歸的徐海寶,其它隊員多少有些擔心。可唐興佑還是道:「箭魚的能力,你們都清楚。也許他正在返回的途中,不用過份擔心!」

結果這一等,直接等到第二天的傍晚。看著從海中出來,依舊拎著不少海鮮的徐海寶,正在海灘上執勤的安保隊員也很欣喜的道:「箭魚,你回來了!」

「是啊!大家等著急了吧?回來路上有點事耽搹了一下,沒什麼事吧?」

「沒事,一切正常!就是看你沒回來,大傢伙都有點擔心。」

「辛苦了!把這海鮮拿出做了加餐!」

看著唐興佑跟趙極已經聞訊過來,徐海寶也沒跟執勤隊員多聊。迎著兩人走去之後,徐海寶並未告知潛艇的事,而是很快分配了任務。

「舵盤,打撈船的油料夠回國吧?」

「足夠!什麼時候起航?」

「吃過晚飯收拾一下,我們便開始啟航。去基地,地方你應該知道吧?」

「知道!」

對於徐海寶做出的決定,唐興佑跟趙極都沒過多詢問原因。在眾隊員開始享用晚餐之時,徐海寶又單獨回了一趟打撈船。至於做什麼,其它人都不知道。

打撈船開始返航之時,徐海寶再次撥通田浩明的電話。一直在監測徐海寶手機位置的衛星定位系統,也很快浮現了徐海寶所在的位置。

看到這個定位代號,負責實時監測的軍官,很快將情況彙報給值班首長。得知這個消息,負責值班的首長很快道:「密切關注即可!」

從特事院那邊已經知曉,徐海寶似乎很反感對其的實時監控。那怕衛星定位,也不是徐海寶所希望的。鑒於這種情況,軍方自然不好在這種事情上,過多惹惱徐海寶。

很多時候,只要這個定位代號出現,就意味著徐海寶在用手機跟人聯繫。至於跟誰聯繫,軍方這邊也不清楚。可他們知道,徐海寶沒大事不會用這個手機的!

果然,就在徐海寶手機定位出現不久,海軍方面再次收到特事院轉達的消息。那就是,徐海寶跟其手下的打撈隊員,希望去之前服役的基地休整一下。

甚至令高層倍感好奇的是,特事院傳達的消息中,還提及徐海寶會送海軍一份大禮。至於這份大禮究竟是什麼,不少高層也非常的好奇。

除此之外,徐海寶也交待田浩明,最好出現在明天接船的名單中。有些事,也需要田浩明代為打理。另外的話,帶一個國有銀行的高管過來。

對於徐海寶交待的這些事,田浩明雖然滿心好奇,卻很快決定明天親自去接船。跟田浩明結束通話之後,徐海寶很快撥能基地長朱勛的私人手機。

正在基地家中休息的朱勛,看著突然響起的手機,還是很好奇這麼晚有誰給他打電話。等看到手機顯示的號碼,朱勛同樣顯得有些意外。

接通電話后笑著道:「海寶,這應該是你第一次直接跟我通話吧?出國回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