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直覺告訴他,優盤裏面一定有什麼十分重要的東西,否則那個人不會大費周章的讓小偷去搶楊若曦的包包。

“好!”楊小弟趕緊給林凡讓出了位置,同時一雙眼睛好奇的盯着電腦屏幕,想要看看大力哥想要做什麼。

林凡看着這個對話框感覺很是熟悉,腦中不知覺就浮現除了該怎麼做,迅速的用快捷鍵調出命令方框。

原本藍屏的電腦屏幕立刻就變成了黑色,只留一個白“-”符號。

然後,林凡的雙手就開始十指齊飛,一連串奇怪的符號出現在了電腦的屏幕上,看的楊小弟眼花繚亂。

楊小弟只不過是一個高中生,計算機也才接觸到入門,根本就看不懂林凡究竟在電腦上敲得什麼東西。

十分鐘過去了,林凡依舊還在鍵盤上劍指如飛,手上根本就沒有停下來的動靜。

又是二十分鐘過去,隨着屏幕的的背景爲之一變,對話框突然跳出一個OK的提示,林凡頓時一喜,總算強制破解了密碼。

藍色的屏幕退去,林凡發現這裏面居然是一份人員的數據檔案。

數據裏面詳細記錄了每個人的生平過往,以及一些見不得光的事,而這些人無疑都是各國政F高官和企業高管。

最後,這些人都是在爲同一個組織效命,叫做‘Illuminati’,與其說是效命,不如說是被掌控。

也就是說這個叫做‘Illuminati’的組織基本上已經控制了世界政要和企業大半重要職位的人,而這些人都是有着極其重要的地位。

這是一件多麼可怕的事情!

要是這份數據裏的名單被公佈出去,絕對會對整個世界都產生巨大振動。

“Illuminati,這到底是個什麼組織?”

林凡只覺得一顆心怦怦直跳,趕緊是將U盤拔掉,拿在自己手中保管。

這個優盤已經成了一個燙手山芋,要是繼續放在楊家姐弟手裏,只會帶來大災難。

“大力哥,你好厲害,你是黑客嗎?”

楊小弟一點也沒感覺到危險的降臨,而是一臉崇拜的看着林凡。

林凡卻是一臉嚴肅的警告道:“小陽,剛纔看到的東西,你一定不要跟任何人說,知道嗎?”

楊小弟還以爲林凡是不要讓他把自己是黑客的身份說出去,頓時就像是發現了大祕密似得,一臉興奮的點了點頭。

但就在這時,隔壁房間突然傳來楊若曦的一聲尖叫。

林凡心裏就是一突,趕緊朝着楊若曦房間跑去。

見門關着,林凡對着門就是一陣狂拍大聲喊道:“楊若曦,發生了什麼事?”

可是尖叫聲過後,楊若曦只是大喊着“救命”,這讓林凡一時間急的團團亂轉,以爲是幕後之人親自對楊若曦下手了。

心下一急,手上一用力,整個門鎖都被林凡扯的變形,直接報廢。

如此大的動靜,自然是吵醒了正在睡覺的楊家父母,紛紛跑出來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шωш_ Tтká n_ C〇

林凡哪有時間回答她們?

將門鎖扯下來之後,迅速就竄了進去。

只見房間燈開着,沒有楊若曦的人影,只有洗手間裏不斷傳出楊若曦救命的呼喊聲。

林凡有些奇怪,這好像不像是入室行兇啊?

但這個時候,也管不了其他了,直接就衝了進去,卻看到楊若曦正穿着睡衣和拖鞋,一臉害怕的站在馬桶蓋上,眼睛驚恐的盯着洗手間的某個角落。

林凡一看,居然只是一隻蟑螂,頓時一顆心鬆了下來。

“我說……一隻蟑螂而已,至於把你嚇成那樣嗎?”林凡看着楊若曦一臉無奈的說道。

楊若曦看到林凡進來了,頓時像是找到了救星,趕緊對着林凡道:“你趕緊把它弄走。”

林凡過去就是一腳,啪的一下,就直接將蟑螂給踩死。

“好了,現在沒事了。”

原來只是虛驚一場,害的他剛纔還以爲幕後黑手親自動手來搶優盤了。

事後,楊媽對着女兒訓斥道:“大半夜你亂叫什麼,我們還以爲你遇到了什麼危險。”

“遇到蟑螂這麼可怕的生物難道不算是危險嗎?”楊若曦理所當然的道。

楊媽都無語了。

楊爸則是看着已經被破壞的不成樣子的門鎖道:“大力,沒想到你除了做菜的手藝不錯外,連手上的力氣也這麼大,這怕是要重新換一把新的了。”

林凡聞言很是不好意思,剛纔也是心急,但這也怪不了他啊,誰叫楊若曦叫的如此讓人誤會。

“要不然他怎麼叫大力呢?”楊若曦一點也沒有心疼自家的門鎖,而是一臉打趣的說道。

就連楊小弟也想說,大力哥除了廚藝厲害,力氣大,還是一名黑客,但是一想到大力哥對他的叮囑,楊小弟就只能將想要說的話給嚥了回去,把它當做是隻有大力哥和他才知道的祕密。

雖然只是虛驚一場,但是林凡卻是不敢有絲毫大意,叮囑楊若曦如果遇到危險,一定要立刻向他求救。

楊若曦也不知道林凡爲什麼要跟自己說這些,還以爲是對方因爲白天的事而擔心她,頓時心中生出一絲甜蜜,不知不覺對林凡有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一夜相安無事,可林凡覺得楊若曦目前十分危險,但是他又不能時刻的在楊若曦身邊保護,於是決定將名單的事告訴阿仁,讓他派警察24小時輪流保護若曦的安全。

林凡和楊若曦在外面找了一個地方等阿仁,畢竟餐館人多口雜,不適合說事。

沒過一會兒,阿仁就來了。

“大力表哥,聽若曦說,你有事找我?” “大力表哥,聽若曦說,是你有事要找我?”

阿仁穿着一身白色短襯衫十分風騷的走了過來,剛一坐下就對着服務員叫道:“麻煩來一杯冰檸檬水,謝謝!”

“是,昨天抓到的小偷審訊出什麼線索了嗎?”

假愛真婚 “你找我來,就是問這個嗎?”阿仁挑了挑眉,臉上有點不正經的道。

“也不全是!”

“那還有什麼?”

“你先告訴我審訊的結果,我再跟你說。”

阿仁點點頭,突然嘆了一口氣,一臉鬱悶的說道:“問過了,那傢伙根本就不知道找他搶包的人是誰,至於那個手機號,我查過了,是有人用假的身份證給辦的,現在已經完全打不通了。”

林凡聞言一陣可惜,幕後之人要比他想象中的狡猾和謹慎。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Illuminati這個組織?”見沒有結果之後,林凡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你是從哪裏得知這個的?”

聽到‘Illuminati’,阿仁的臉色微微變化,頓時收起了剛纔一副不正經的模樣,臉色變得嚴肅起來。

“看你的反應,那應該就是知道了。”

阿仁點點頭,一臉的嚴肅。

“Illuminati這個組織,中文譯爲光明會,是一個世界性的犯罪恐怖組織,國際刑警早在三十年前就開始注意它了,可惜這個組織實在是太過神祕,根本就找不到他的老巢在哪裏,即便是手上有證據也無法對其進行抓捕。最近幾年,Illuminati愈發的活動頻繁,在世界各地不斷製造混亂,前段時間香江發生的幾起恐怖襲擊案件,我們懷疑都與其有關!”

“爲什麼突然問起這個?”阿仁問道。

“因爲我今天找你出來想要交給你的東西和這個組織有關。”林凡說道。

“哦,是什麼東西?”

聽到林凡要交給他一件和這個恐怖組織有關的東西給自己,阿仁的臉色變得異常的嚴肅。

他雖然平常一副吊兒郎當,一副不太正經的模樣,但是一當遇到案件,那就是比誰都認真。

Illuminati這個案子可是一直調查了很久,如今一點線索的都沒有。

楊若曦也是一眨不眨的盯着林凡,今天一大早,林凡就讓她將阿仁給叫出來,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也想知道是什麼東西。

“就是它!”林凡將一個黑色的優盤放在了阿仁身前說道。

“這個不是我買給小弟的優盤嗎?怎麼會在你手上?”楊若曦疑惑問道。

“是我昨晚找小陽要過來的。”林凡隨意說道。

阿仁拿着這個優盤不是很理解的問道:“你說這個優盤和Illuminati這個組織有關?”

“沒錯。”

“我不是很明白!”

“準確的來說,是這個優盤裏的資料和Illuminati這個組織有關聯,這裏面詳細的介紹了和Illuminati組織有關資料,以及它所掌控的人員名單,一旦被曝光,Illuminati組織將會無所遁形,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阿仁臉色一變,隨即一陣激動,問道:“你說的是真的?這裏面真有這些東西?”

不光是國際刑警,就連香江警方早就想剷除這樣一個組織了,如果林凡說的是真的,那真是太好了。

“當然是真的,否則我也不會特意找你來了。”林凡說道。

阿仁趕緊將這個優盤收了起來。

不過卻是一臉疑惑的問道:“這麼重要的東西,真的是若曦買來的?”

阿仁表示嚴重懷疑。

“你覺得有可能嗎?”林凡聳聳肩說道。

阿仁趕緊搖了搖頭。

“可是這個優盤確實是我從手機店裏買的啊?”楊若曦一臉無辜的說道。

“那你想想,當你買完這個優盤之後,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林凡引導性的問道。

“特別的事情,什麼特別的事情?”楊若曦一臉迷糊,不是很明白林凡的意思。

“比如有沒有被掉包,或者拿錯之類的?”林凡說道。

“噢……我想起來了,卻是有這麼一件事,因爲那天是晚上,已經很晚了,看不太清楚,當時我從手機店出來的時候,一個帶着黑色口罩的陌生男人行色匆匆的把我撞了一下,好像十分緊張的樣子,他也有一個同樣的黑色優盤,難道優盤就是那個時候不小心掉在地上拿錯呢?”

“bingo!這應該是最好的解釋了,而且我懷疑他就是想要搶你包包的人,爲了就是拿回自己的優盤,還記得你家被人翻過,卻是沒有拿走任何東西這件事嗎?”

楊若曦點點頭,這件事三個人都知道。

“我想他一定是先到你家沒有找到優盤,纔想到優盤應該是在你身上,纔會讓找人來偷你包的。”林凡繼續說道。

“哇!大力表哥,你真是一個神探,這都讓你想的到!你如果去當警察,絕對是辣手神探。”阿仁又開始變得不太正經起來,說話極度誇張。

“我可不去當警察,警察還是讓你去做吧!我只是幫着分析一下案情而已!”

“那那個傢伙手中爲什麼會有這個優盤?”阿仁奇怪的問道。

“這個就需要你們警方去查了,不過我想,應該也和Illuminati有關,他很可能就是這個組織的一個成員。”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