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直接形成了一個光幕,將整個酒仙宗籠罩其中。

那些弟子也拚命的開始布陣。

一個傳送陣法,在金玉龍腳下成型。

吳淵心頭第一次升起了如此的恐懼。

地獄空間,竟然無法使用了……

外界所有人的修為,除卻了無劍沒有降低,其他人驟然降低了兩個等級!

金玉龍臉色上更興奮:「原來如此,是你身上的至寶,讓他們修為增加了么?雲隱城這一次的特殊開放,是因為你?」 吳淵的恐懼,不是面對金玉龍產生,而是面對地獄空間的被限制,無法使用。

此前任何事情,吳淵都無所畏懼,就是因為地獄空間的存在。

這樣一來,就算是遇到任何的危險,自己最後都能躲藏進地獄空間中。

可現在,這一切都被限制了!

吳淵死死的盯著金玉龍,身上的陰陽之力一分一毫都不能夠調動。

金玉龍長笑道:「縛魂鎖,困住的不僅僅是你的身體,還有你的修為,以及你的魂魄。」

「此乃我酒仙宗秘技,一旦被縛魂鎖控制住,就成了我酒仙宗的魚肉!任我宰割!」

吳淵心頭一顫,原來是因為這樣,所以才限制了地獄空格么?

本來青劍宗和異人,以及修行者聯盟的實力,可以碾壓其他宗門。

可失去了地獄空間,他們的修為瞬間降低兩個等級。

直接就到了自身難保的地步。

不過其他的宗門,都是沖向酒仙宗。

丹青的身體猛的飄飛起來,從他的身上驟然冒出一片紫色的火焰,直接朝著酒仙宗燒來!

「金玉龍!此子的命!留下!」

莫長河一聲長嘯,只是他和無劍纏鬥在一起,根本就無法抽身。

血神陣的血光越來越強盛。

金玉龍身上的氣息已經從巔峰開始往下滑落。

取而代之的是血神陣強大到極點的防禦力。

數百築基期的攻擊,竟然都無法突破!

吳淵心中已經徹底沉了下來。

腳下的傳送陣,也已經成型了!

金玉龍一臉虛弱之色,卻抓著吳淵,漸漸的從傳送陣之中消失……

連同酒仙宗的所有弟子,都在傳送陣之中失去了身影。

「主人!」

杜乾聲音嘶啞的大吼了一聲,怨毒的氣息從他的身上驟然爆發而出!

酒仙宗消失不見之後,丹王閣的丹青,臉色也是憤怒無比。

無劍的表情,陰沉到了一種可怕的地步。

「劍斬心靈!」

他手中的劍,驟然化作了一道巨大的虛影,猛的劈在了莫長河的身體上。

莫長河發出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

他的身上,忽而爆發出來一團魂魄的氣息,那魂魄轟然一聲爆炸開來。

緊跟著,莫長河的身體墜落在地上,雙目之中只剩下來了獃滯。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所有的宗門,都安靜了下來。

青劍宗和修鍊者協會圍成了一個圈。

其餘的宗門則是忌憚無比的看著無劍。

因為他竟然一劍,直接廢了莫長河!

悲憤怨毒的氣息,不只是從杜乾身上散出,還有控制者青劍宗弟子的冥靈族,以及玄靈族身上擴散。

杜乾猛地回過頭,死死的看著無劍,聲音沙啞到了極點:「你不是說,能夠護主人安全嗎?你是怎麼護的!」

無劍沉默了片刻:「他不會死。」

杜乾的目光格外的冰冷。

無劍卻看向了丹王閣的方向:「你們,可以去酒仙宗,帶我們去。」

丹青眉頭緊皺,說道:「恐怕酒仙宗回去之後,會立刻切斷他們宗門的傳送陣。」

無劍又沉默了幾秒鐘,才開口說道:「他的陰陽初始訣,比你們想象的更強,我知道,你們想要純粹的陰陽之力煉丹,陰陽之力不是火,但是勝過世間所有火焰,尤其是陰陽雙焰誕生之後,更可以煉製那傳說中的丹藥。」

「我認為丹王閣可以在酒仙宗切段傳送陣的情況下,還是能去,你們必須要和我們在一起,否則即便是找到他,他也不會相信你們,並且,你們也抓不到他。」

杜乾死死的捏著拳頭,他沒有去打斷無劍的話。

並且從這幾句話之中,杜乾也判斷出來,無劍絕對知道很多修鍊者的信息。

甚至,無劍可能就是從這些修鍊者所謂的小世界中來的。

丹青停頓了一會兒,說道:「可以,不過,要等城主府的事情結束。」

在他話音落下的同時,忽而天際之中一陣陰暗。

城主府的表面,竟然開始滲透出來了霧氣。

丹青臉色微變了一下,說:「這怎麼可能,雲隱城,又要陷入混沌的關閉時間了?」

……

「因宿主忽然脫離情景地圖。情景任務中斷,雲隱城將進入關閉狀態。」

「情景任務完成失敗。」

「下一次開啟情景任務,需半年後。」

「宿主陷入極端危險環境。」

「激活生存任務。」

「任務要求:活下去。」

「任務獎勵:分身。」

「任務失敗:地獄十九層解綁,死亡。」

耳邊一連串的聲音,不停的在意識之中響起。

吳淵此刻卻在一個冒著淡淡黃光的狹小空間之內。

當時傳送陣將他們傳送之後,就來到了一個極為空曠的地方,那裡全是陣法。

金玉龍顯得虛弱無比,身上的氣息跌落到了金丹初期。

他將自己收入了他背後的葫蘆之中。

之後,吳淵就只能夠看到這些黃色的光了。

縛魂鎖依舊束縛著身體。

金玉龍明顯謹慎無比。

地獄空間依舊無法使用。

陰陽之力也被徹底的壓制。

難以同化,難以掙脫。

縛魂鎖也沒有因為時間的變長,而靈力減弱。

反倒就像是一根繩子一樣。

吳淵嘗試了使用身體力量去掙脫。

也只是略為鬆動了一絲,很快又重新變緊。

回想之前金玉龍的話語,吳淵直接就能夠猜測到,他想要自己的身體,是要給這酒仙宗的宗主!

奪舍!

就類似於父母的借體重生,只不過這就是直接奪走自己的身體,吞噬自己的魂魄。

到時候酒仙宗的宗主就會擁有自己全部的記憶。

換句話說,就是成為了自己。

這樣的事情,絕不能夠發生!並且也要在這之前脫離縛魂鎖!

酒仙宗的宗主,一定更強大,自己到時候在他面前,更沒有逃走的機會

苦思冥想之中,吳淵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想到一個就在眼前,卻不一定能夠有用的辦法。

恐怖商店可以打開,不過裡面卻並沒有適合自己用的逃生術法,那些東西都需要自己配合使用。

縛魂鎖束縛了自己的身體,根本無法動彈。

陰德商店之中。

還有功法!

易筋練氣式,茅山道術,自己都學到了中級。

這兩種功法沒有用處。

不過易筋練氣式的身體強度,讓自己剛才掙脫了一絲。

另一個功法,金剛經,完全就是身體的蠻力,防禦力增強。

不像是易筋練氣式的全身增強。

之前沒有給異人族中級篇的修鍊功法,留下來的一百多陰德,此刻派上了用場。

吳淵毫不猶豫的激活了金剛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