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直接將兩個巨大的購物袋裡面的東西,全都倒在暗衛三子的面前。

然後,沈勇看到一塊包裝牛肉,拳頭大小,拿起來一看,上面的標價竟然是一千六百五十元!

窩草!

這特么的什麼牛肉啊!

也太貴了吧!

看了包裝上面的介紹,沈勇才知道,原來這個只有拳頭大小的牛肉塊,竟然是「和牛醬牛肉」!

原料是澳洲和牛肉!!!

它可是世界上最貴的牛肉,就算是生肉,也要兩千多一公斤呢!

李紋、田莎莎和林一寧,這三個女人,竟然每天都要吃!

這是什麼待遇啊?

大富豪也應該沒有幾個人會這樣吃吧!

更何況,她們三人還只是避難在天華散打武館!

「避難」避得也太舒服了吧!

皇太后級別的「避難」啊!

還是三個皇太后!

沈勇是交代過韓濤,要好好地照顧她們三個!

畢竟是三個女孩子嘛!

之前她們還受了那麼多的苦,遭道了非人的待遇!

對她們好點,讓她們感受到好人的溫暖!

可是,這種每天吃和牛肉的「溫暖」!

任憑誰也受不了啊!

怪不得韓濤會討厭她們三個,並且快點讓他們走呢!

沈勇看到這個時候,終於明白了!

拿著和牛肉,沈勇越想越生氣,臉色明顯變暗,怒火在心中迸發!

但是,沈勇並沒有直接爆發,而是手中拿著和牛肉,強壓著心中的怒火,一言不發地看著癱坐在椅子上的李紋、田莎莎和林一寧。

此時,整個院子都是異常的安靜。

只聽到燒烤爐里傳出的噼里啪啦的炭火燃燒的聲音。

更加顯得死亡一樣的寂靜!

這時,所有人都意識到沈勇已經怒了,一句話都沒人敢說,連咳嗽都不敢咳嗽。

原本癱坐在椅子上的李紋、田莎莎和林一寧,意識到沈勇是真的生氣了,連忙坐直了身體,睜著大眼睛看著沈勇,大氣都不敢喘一下,更不敢解釋什麼!

因為她們三人也知道她們自己的做法太過分了!

「這和牛肉,好吃嗎?」

沈勇問話,聽起來很輕鬆。 VabienSuite7層的小型套房內,七八名工作人員與少女們各自分坐在客廳兩側,三台肩扛式攝像機正對沙發進行著現場的拍攝,另外兩台臨時借用的遠程操控攝像機則被架設在了幾個攝影師伸展不開的角落裡。

金孝淵盤腿坐在地板上,下意識的瞥了一眼作家手中的提示板,接著將視線轉向坐在身側的MC夢,「據我所知,孩子小時候如果讓爸爸帶著玩的話對孩子特別好。」

「當然了,H國家庭的話父親總是話不多、很嚴肅,一副嚴苛的樣子,所以孩子們變得都不那麼開朗。」MC夢按照拍攝前台本上標註的信息,自然的將話語接上,「如果父親能和孩子成為朋友關係的話,那麼對於孩子的性格塑造和待人接物都會有所裨益。」

這一番略帶說教和指導的話術自然不是MC夢現場編纂出來的,在攝製組雇傭母子健康教育協會會長來進行第一集的協助工作時,就已經想好了節目對於嬰幼兒養育知識的普及。

國內過於年輕的父母數量日漸上升,而保護措施的缺失和反墮胎法案,也讓這些自己還是孩子的青年不得不開始養育自己的子女。他們本就不成熟的思考方式和行為方式,導致了嬰兒遺棄和傷害的案件也愈發嚴重。

台里能夠通過這個項目的原因,多少也有這些因素在內。

場地內的拍攝照常進行,幾項被記載於育兒手冊上的知識,作為節目中穿插的遊戲提出的同時,也在讓今天剛剛到達的MC夢儘快熟悉孩子的習慣,和一些嬰幼兒知識避免對孩子造成傷害。

「那前輩您是更喜歡男孩還是女孩?」權俞利突然開口問道。

MC夢自然的身體後仰,雙手支撐在地板上,餘光掃到作家提示板上加快進度的提示,即便這個話題剛剛開始,拍攝經驗豐富、熟悉拍攝節奏的MC夢,還是開始調轉話鋒進行收尾。

「說實話,我真的是更想要一個女兒。」

「哦?更喜歡女兒嗎?」

「嗯…但是…」MC夢雙腿伸直,腦海中突然有些空白,支支吾吾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只好將眼睛不停撇向對面的責任作家等待提示。

Tiffany懷抱著靠枕坐在沙發上,突然插話道:「都說女兒會長得更像父親一點。」

「父親也得分人啊。」MC夢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如果長得像我的話,我就只能把她送到能夠開心成長的地方去生活,作為父親能做的就只有這麼多了。」

手指推了下鏡框的下緣,轉頭看向盤腿坐在主攝像機下方的金光俊,「說起來,還不知道這一次的孩子長什麼樣子呢,好像快點見到他。」

「所以在那之前,是不是應該整理一下儀容?照顧孩子的服裝之類的。」同樣接到指示的金泰妍側坐在地板上,左手捂住深藍色圓領衫的的領口身體前傾,眯起眼睛仔細觀察著MC夢的穿著,「您刮鬍子了嗎?我們是手上的指甲油全都已經卸掉了。」

在場的少女們馬上意會到她的意思,紛紛將手背對準攝像機,舞動著纖細白凈的手指。

「…嗯,刮過了..」MC夢摸摸自己光滑的臉頰,揚起下巴左右偏轉向金泰妍印證著自己的說法。身體扭動著面向幾人,雙手拉住格子衫的下擺向她們展示自己的穿著,「怎麼樣?我這身還可以嘛?特意和造型師說過了情況才過來的。」

「項鏈就先摘下來吧歐巴。」已經觀察了許久的徐珠賢立刻開口說道。

有了一個人開頭,其他人也緊隨其後的跟上,項鏈、腰間掛著的鑰匙配飾、破洞褲,一個個缺點被少女們七嘴八舌的挑揀出來,金泰妍左臂向上曲起,右手摸摸左臂的外側,「甚至還在這裡亂寫亂畫了東西….」

MC夢哼著左臂對準攝像機看了一眼,啞然失笑的看著這群人,「這麼說的話我得先拿去消毒才行啊。」

主攝像下方的金凡秀抬起手腕看了下時間,俯身在身旁的主作家身旁說了些什麼,眼睛看向金泰妍,右手在脖頸附近做出切斷的手勢,主作家也適時的給出了自己的指示。

「那麼孩子好像也快要到了,我們要不要整理一下房間,然後再裝飾一下?」金泰妍按照作家舉得牌子推進著拍攝進程,背靠牆壁被DISS了大半天的MC夢乾脆利落的翻身站起,直奔著洗手間跑去。

……

趁著更換帶子和布置房間的空隙,金光俊與主創的幾人圍坐在食堂的餐桌邊討論著進下來的拍攝進程。

「嗯,一會兒補拍一下粘桌角保護套的鏡頭和懸挂嬰兒床玩具的鏡頭吧。」

金光俊瞄了一眼自己的腕錶,抬頭看向桌子對面端坐的FD,視線又落回到台本上,「瑜良他們還在堵車嘛?能不能讓孩子先過來?」

「他說,就算抱過來也沒有辦法及時拍攝,還要安撫好孩子的情緒才能上來。」FD看著手機的消息界面,按照林瑜良的消息逐字逐句的念道。

金光俊手捏著下巴支在桌面上,眉頭微蹙。坐在桌面上的其他人互相傳遞了一下眼神,作家搖搖頭,其他人也就不再出聲安靜的等待著他的判斷。

「….算了,從剛開始我們故意安排他去接待嘉賓到現在,他還沒有出錯過,嘉賓情緒安撫的也不錯,就照這麼安排吧。」金光俊低頭翻開台本,

「補拍完鏡頭把後面這兩個簡短的話題提到前面,再拍攝一段。建勇,你和瑜良溝通好,簡訊震動過後再讓他帶孩子進來別顯得太刻意了,先去吧。」

「好,我知道了。」坐在他對面的FD收起點點頭,手扶著桌面向其他幾人欠身後,就拿著手機離開了席位。

而金光俊又將目光投向坐在作家對面的另一名女FD,「才英,有讓申東泫XI通篇看過養育手冊了吧?一些基本的抱起動作和對孩子造成傷害的動作絕對不能出現,不然責任誰都付不起,孩子房間的布置你再檢查一下。」

「內,已經和大夢他說過了。」才英雙手捧著臉頰看向正和少女們進行溝通交流的MC夢,眼中滿是流光溢彩的樣子,只說了這一句就沒了下文。

坐在她對面的作家疑惑著抬起頭,看見她臉上的表情,當即在桌面下用腳尖提了下她的小腿,「孩子房間的布置要檢查的仔細一點,台本也儘快溝通好。」

迎面骨的疼痛感讓邊才英咧了下嘴,視線掃過自己對面的兩人,看到金光俊鐵青的臉色連忙低下頭,「內…我這就去檢查布置。」手撐桌面起身,逃也似的跑進了旁邊的小屋。

「哎….所以說SKY也不見得就都是好苗子啊…」金光俊收回目光頭疼的捏捏額頭,「沒辦法…就給我這麼些人了,熙烈那邊的又走不開。」

作家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不出大問題就好…督促他們唄…誰還不是這麼過來的。」

「行了,你也別安慰我了。」金光俊向客廳角落裡獨自擺弄設備的工作人員擺了下頭,「走去和池VJ溝通一下,遠程攝像這個連我都不太會用呢。」

「是是是,金PDnim~」

書閱屋 沒一會兒,帳篷里又多出幾道沉沉的鼾聲。此起彼伏,像一場大型的交響演奏樂。

時間流逝,時針緩緩走向了零點。

零點一到,幾道身穿迷彩的人影出現在了營地。

按著之前商量好的,兵分兩路,站在兩個帳篷前,默數三個數,拿出催淚彈,拉環,挨着地面,手腕巧勁一用,催淚彈咕嚕嚕就滾進了帳篷,帶隊人依舊不滿足,又拿出一枚催淚彈,丟了進去。

丟完催淚彈,這些人也不離開,就這樣守在帳篷門口,等待着。

不到三秒,帳篷里的呼嚕聲停止了,傳來幾聲叫罵聲:「我去,這是啥?我睜不開眼了,好辣!」

「催淚彈!」

「你們愣著幹嘛,跑啊。」

床位在前面的人也顧不得後面的大呼小叫了,率先就沖向帳篷門口。

才剛露出一個頭,就被門口守着的兩個門神給一把給按進去了,連是誰都沒看清的菜鳥就又回到了充斥着CS的帳篷。

一群大老爺們在裏面一邊流着淚淚,打着噴嚏,一邊努力往外沖。

等到讓他們待夠五分鐘后,外面的人終於出聲了:「所有人,出來集合。」

帳篷里的人終於不再說話,眾人開始在催淚彈的包圍里穿衣,帶裝備,打背包。

他們都已經不是剛入軍營的新兵蛋子了,集合的速度一點也不拖泥帶水。

一分半,這就是他們交給狼牙的第一份答卷。

看着一群紅着眼睛的兔子,陳善明心情很美,(這就是典型的看你們過度不好我就高興了。)

「你們睡得好嗎?」這時范天雷從一頂帳篷里走出來,看着精神還不錯的眾人,心情很好。

昨天的一系列操作他們狼牙也是第一次操作,所以他也不確定這些人的身體能不能受得了。

「……」

無人說話,俗話說槍打出頭鳥,這時候誰出頭誰就是傻。

「叮,主線任務:敢為人先——作為擁有系統的男人,就要勇於面對各種考驗,請宿主凡事沖在第一。」

自從上次凌天花費1000經驗值抽獎,而沒有及時還賬,系統就不太喜歡跟凌天插科打諢了,好像在生氣。這次也是有了任務系統這才冒出來。

凌天一點也不奇怪,如果系統再不發佈任務,那他的欠「款」就會跟個雪球一樣,越滾越大。

隨意瞟了一眼個人屬性面版,凌天愣住了,他記得上次抽完獎還剩下1000經驗值來着,現在怎麼只有『—6924』,顯然系統將經驗值自動扣除了。

「宿主不要看了,鑒於宿主的不主動,系統決定以後的經驗值先還給系統,直至還完為止。」

凌天無語,我這也沒說我不還啊,你急啥,你還有利息呢?難道不應該是我急嗎?這真的的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系統都快被氣的死機了,凌天都感覺自己背後涼颼颼的,好像感到了系統的深深的惡意。

識時務者為俊傑,凌天決定不理系統了,現在還是完成任務最要緊。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