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直到現在姐姐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恐懼的擰著身子不停掙扎、抽泣著。

「我勸你還是不要做無畏的反抗,快點兒老實回答我的問話!」

黑衣人見狀有些惱怒,腳下又稍微加大了幾分力度:「你再這樣哭哭啼啼的,小心我把你和你丈夫一起扔進河裡去餵魚!」

聽到這話,姐姐顯然被嚇壞了。

但因為她被黑衣人踩住了腦袋,所以只能貼著地面含混不清的開口說話:「我,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意思,你說的什麼包裹?我根本就沒有見到過,求求你放了我們吧。」

「嗯?」

黑衣人挑了挑眉毛,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他可不會笨到,認為這年輕女子是因為嘴硬的緣故,才沒有說實話。

按道理講,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鄉下女子怎麼會傻到,用她自己和丈夫的生命去換取那半冊秘術殘卷呢,這代價是不是有點兒太大了?

再者說,如果他們兩個都死了,只留下那半冊秘術殘卷還有啥用處啊?

怪,真是怪事兒。

難道老孫頭將秘術殘卷藏到別處去了?

要是那樣可就糟了,這天地之大,讓我上哪兒去找啊。

事情有些蹊蹺,黑衣人心裡開始有些急了,他彎腰一把扯住姐姐的頭髮,目露凶光的大吼:「你敢騙我?信不信我現在就能讓你和你丈夫一起去死!」

說話間,伸手從腰間摸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冷冽匕首,作勢就要衝姐姐的手臂上紮下來。

「住手!不要傷害我姐姐!」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孫婆婆實在是忍無可忍,她萬萬不能看到自己的親姐姐受到一星半點兒的傷害。

就算是用爺爺留下來的那半冊茅山秘術殘卷,來換取姐姐和姐夫兩條人命,孫婆婆也在所不惜。

危難就在眼前,孫婆婆已經別無選擇。

她一手高舉半冊茅山秘術殘卷,一邊從荒草叢中慢慢走出:「你要的東西在我這裡,只要你放了我姐姐和姐夫兩個,我就把…」

「哈哈!」

不等孫婆婆把話說完,黑衣人居然就在轉瞬間突兀的出現在了孫婆婆眼前,他全然不顧孫婆婆的驚恐,伸手一把就將孫婆婆手上緊握的那半冊秘術殘卷給生生搶了過去。

下意識瞟了一眼孫婆婆那張陰沉、稚嫩的臉龐,黑衣人得意的大笑出聲:「原來你們是雙胞胎姐妹,難怪會長的這麼像。

我剛才本以為得到這半冊茅山秘術還會再多花費一些時間,沒想到只是短短瞬間這麼輕易的到手了,看來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與黑衣人狀若瘋癲的狂喜不同,此時孫婆婆更加關心自己姐姐、姐夫的安危,眼見著黑衣人奪走了他想要的東西,孫婆婆不禁出言提醒道:「你笑夠了嗎?想要的東西你已經拿到手了,那還不趕快把解藥交給我?」

黑衣人止住笑聲,他陰測測的眼神劃過孫婆婆的臉龐,「小丫頭你說的沒錯,既然我想要的東西已經到手了,那你們對於我來說也就沒什麼價值可言了,哼哼哼。」

孫婆婆不是傻瓜,僅從他的語氣和表情上就可以判斷出,他這是想要殺人滅口了。

「你想幹什麼?」

孫婆婆下意識的往後退了退,雖然知道接下來可能會難逃一死,但仍舊不死心的開口道:「我們只是鄉下種田人,對你來說根本就構不成威脅,難道你還怕我們以後找你報仇不成?」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錯愕,他沒想到眼前這個看起來年紀尚輕的小女孩兒,竟然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心思。

察覺到黑衣人眼中的變化,孫婆婆則故意調高語調兒,用一副極為鄙視他的口氣道:「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害怕我這個黃毛丫頭以後去找你報仇,既然你這麼膽小的話,那就快點兒過來殺死我吧,免得以後等我長大把你打的滿地找牙,那可就實在是太丟臉了。」

「呵呵,好個伶牙俐齒的小丫頭,你這激將法用的著實不錯,但可惜呀可惜…」

黑衣人乾笑兩聲,將手上那半冊秘術殘卷塞進懷裡,隨手抽出剛剛那把短小精悍的匕首來,臉上不帶一絲感情的緩緩向孫婆婆靠近:「可惜我不吃你這一套,去死吧!」

當黑衣人揮動手上那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刺向孫婆婆咽喉時,孫婆婆竟然平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是那麼渺小和無助。

哎,還是難逃一死了嗎?

打心底里發出一聲不舍的哀嘆,孫婆婆下意識將眼光望向了不遠處,在地面上疼的來回打滾的姐姐:姐姐,永別了,妹妹先走一步了。

近乎絕望的閉上雙眼,幾滴清淚便緩緩從孫婆婆眼角滑落下來,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即將在下一秒鐘停止了。

就在孫婆婆以為自己馬上就要這樣含冤死去的時候,豈料身後猛然吹過來一股極為強勁的罡風。

罡風的速度、力道完全出乎孫婆婆的想象,不但在瞬間打折了黑衣人手中那把寒光閃閃的匕首,竟然還在同一時間直接穿破虛空,狠狠將黑衣人打的一個踉蹌,不斷後退著。

「噗!」

黑衣人穩住身形之後,才發現剛剛被罡風擊中的腹部很快流出鮮血,他面目猙獰的單手捂住傷口還不待緩過神來,豈料下一秒直感覺喉頭一甜,便很是突兀的從口中又噴出一口鮮血來。

茫茫然睜開眼睛的孫婆婆愣住了,她怎麼都不會想到事情的走向竟然是這樣的,也萬沒料到看似平常的一陣清風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威力。

直到此刻,孫婆婆也沒搞明白剛剛在電光火石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奇特的事。

她有些迷茫、困惑,但這並不妨礙她發自心底的喜悅:呼,不管怎麼說,自己總算是安全的,但凡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愁以後沒機會找這個黑衣人報仇。

孫婆婆正在胡思亂想,黑衣人則目露精光十分謹慎的往四周打量,「哪位高人駕臨於此?還請現身說話,不要這樣鬼鬼祟祟的。」

他的話音一落,馬上自孫婆婆身後閃出一人。

只見此人一身道士打扮,長的是身高八尺,面如冠玉,劍眉杏眼,鼻直口方。

頜下幾縷長髯隨風擺動,顯得是威風凜凜,器宇軒昂。

當這個道士從孫婆婆身後剛一出來,黑衣人便一眼認出了他的身份,原來來者正是青衫教掌教方大成。

「呵,我當是誰這麼偷偷摸摸的暗算我,原來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方掌門啊?」

黑衣人眼中閃過一絲怒氣,他假惺惺的沖著面前方大成抱了抱拳,不陰不陽的開口道:「呵呵,沒想到您也喜歡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倒是讓晚輩不知該如何評價您的為人吶!」

方大成手持拂塵,雙拳緊握回了一禮:「閣下見笑了,貧道只是途經此地,恰巧見到你要對這小女孩兒行兇來著,情急之下才會迫不得已將你打傷,出手之前忘了於你先打聲招呼,實在是貧道考慮不周哇!得罪之處還請閣下海涵。」

方大成這話說的有理有據、滴水不漏,不但幾句話就把黑衣人罪惡的一面無情揭開,還在話語中隱隱嘲笑、調侃了黑衣人一番。

黑衣人聞言,臉上有些不自然,他要不是面上始終蒙著一層黑布,恐怕氣急敗壞的模樣早被對面的方大成瞧了去,到時候指不定又得被悄無聲息的狠狠奚落一番。

想到這裡,黑衣人直感覺顏面掃地,但方大成說的話似乎無懈可擊,搞得他一時語塞,不知該怎麼還擊了。

黑衣人正處於尷尬境地,孫婆婆則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似得,匆匆跑到方大成身旁,用稚嫩的小手緊緊抓住他那寬鬆袖口,將黑衣人之前做的壞事通通告訴了他。

方大成聽孫婆婆講述完畢,沖著黑衣人步步緊逼過來,只見他輕輕一甩手中拂塵,淡淡道:「還請閣下把搶走小女孩兒的東西,和解藥一併交出來為妙,否則就莫要怪貧道不客氣了!」

黑衣人咬牙切齒的盯著面前多管閑事的方大成,真想一刀一刀將他割碎,但奈何實力有限也只能將苦水咽回肚子里。

就在剛才孫婆婆和方大成說話的空當,黑衣人原本想要趁機溜走,可誰知道雙腿好似木樁一般全然不聽自己的指揮,這讓他倍感無奈。

他不是傻子,知道這種細微的變化絕對是方大成的傑作,也透過這小小的細枝末節,讓他明白了自己和方大成之間的實力差距實在過大,如果當場動起手來,他絕對是占不到什麼便宜的。

他奶奶的,今天老子算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了。

黑衣人在心裡暗罵一聲,伸手從懷裡慢慢摸出那半冊秘術殘卷,握在手中有些戀戀不捨:哎!眼看著已經到手的秘術殘卷又要不翼而飛,真是讓人心碎不已。

雖然有些心不甘情不… 雖然有些心不甘情不願,但黑衣人還是選擇將秘術殘卷交還回去,他可不想因此得罪方大成,從而丟了性命就更加不值得。

只要有這條小命在,以後還有的是機會從這小女孩手上再次搶回秘術殘卷。

重新拿回爺爺留下的東西,孫婆婆終於鬆了一口氣,下意識望了一眼黑衣人身後已經疼的暈死過去的姐姐、姐夫,忙急聲道:「還有解藥呢?你快拿給我!」

黑衣人不甘心的咬咬牙,可最終也只能自認倒霉,他從懷裡迅速掏出解藥,直接扔給了對面的孫婆婆。

孫婆婆接過解藥,直往姐姐、姐夫身旁跑去。

方大成見狀方才露出一抹笑意:「既如此,那閣下就可以走了。」

黑衣人聞言心裡暗自鬆了一口氣,可誰知還不等他將這口氣喘勻,卻又聽方大成告誡道:「今日之事,貧道雖不追究,可望閣下日後還要好自為之,有道是善惡到頭終有報,人間正道是滄桑。」

聽了這話,黑衣人心中更加惱火,雖然如此卻又不敢當面出言反駁,索性只好在心中不停嘀咕:好你個道貌岸然的臭道士,說的倒是好聽,今天我技不如人也只好吃了這個啞巴虧,等我日後功法大成,定要找你一決雌雄!

默不作聲的沖著方大成拱拱手,黑衣人轉身欲走,可誰料腳下居然還是動彈不得。

黑衣人瞪著面前的方大成,沒好氣的道:「你們想要的東西我都已經給你們了,難道方掌教還想留我喝杯茶不成?」

「哈哈!閣下說笑了,請便。」

眼瞅著孫婆婆已經過去將解藥一一送進不遠處昏迷兩人的口中,方大成這才收了束縛在黑衣人腳下的禁制。

其實他這麼做也是多留了一個心眼兒,防的就是黑衣人在解藥上做什麼手腳。

既然服下解藥的兩人沒有異樣,方大成這才肯放走黑衣人。

腳下沒了束縛,黑衣人轉身便匆匆往來時的路上返回。

但當黑衣人經過孫婆婆身旁時,猛地出手一把抓住她的肩頭,作勢就要挾持著她一同逃走。

「死性不改!」

方大成苦笑一聲,施展輕身功夫來了個瞬間移位,只是眨眼間就到了黑衣人身後位置。

黑衣人感覺耳畔生風,知道肯定是方大成追了過來,他當下不敢猶豫,趕緊轉身單手將孫婆婆甩到身前當做擋箭牌,並用另一隻手朝著身後奮力擊出一掌。

方大成的注意力全都在黑衣人身上,他萬沒料到黑衣人竟然這般厚顏無恥的拿小女孩當做擋箭牌,所以當下不由暗自吃了一驚,忙及時收回了準備打出的一掌。

也就是這麼短短瞬間,黑衣人剛剛打出的一掌已經狠狠拍在了方大成的胸口上:「嘭!」

一擊得手,黑衣人嘴角不經意露出一抹邪魅笑容,可誰知道還沒等他的笑容消失,方大成居然直接伸手扣住了他的手腕兒。

糟糕!這個方大成果然是名不虛傳,中了我全力一掌非但沒事,竟然還能在短時間內發起反擊。

一抹驚詫從黑衣人眼前閃過,還沒等他做出任何反應,方大成已然出手直擊他的左肋。

「嘭!」

悶響起處,是骨頭碎裂的聲音。

「啊!」

黑衣人忍不住哀嚎出聲,只見他渾身猶如觸電般開始肆意扭曲,最終手上無力的一把鬆開了孫婆婆。

方大成眼疾手快的接住孫婆婆,將她直接放在身後護住了她。

饒是孫婆婆平時膽子夠大,但在猝不及防之下,還是被黑衣人瘋癲的舉動還有刺耳的慘叫給嚇了一跳。

她渾身打著哆嗦躲在方大成身後,就連看也不敢看黑衣人一眼。

而中了方大成一掌的黑衣人,此刻的面色卻立時變得煞白煞白的。

他單手捂住受傷的地方,額頭上止不住的滴落豆大的汗珠,心道:看來今天不拿出點兒看家本事,恐怕難以脫身啊!

心中主意已定,慌忙從懷裡摸出一顆雞蛋大小的黑色藥丸,狠狠朝著方大成面前一甩:「方大成!我們後會有期,今天這筆賬我早晚都要找你算清楚!!」

隨著藥丸落地,一股漆黑的煙霧瞬間從其中釋放了出來,這煙霧濃烈不說,就連味道也讓人作嘔。

孫婆婆實在難忍這噁心的氣味,忙在第一時間伸手捂住口鼻。

方大成見狀轉身帶著孫婆婆不斷後退,就在他們剛剛離開原地的瞬間,豈料那塊兒土地上『砰』的一聲炸裂。

泥土四處飛濺不說,原地還猛地無火自燃起來。

原地起火已經很是奇怪,但令人更加摸不到頭腦的是,那火苗居然還是幽綠色的。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