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直到今日傍晚,上古封印,在半刻鐘時間裡,竟然消失了。

在上古封印消失的時候,原本封印的所在地,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在附近巡視的黑麒麟部落的戰士們,稍一靠近,就覺得氣血翻湧。

「哦,當真有此事?難道說,鵬羽族和比蒙族的人,發現了上古封印的印眼?」獨孤休聽罷,雙目一凜。

他進入上古封印時,用盡了法子,也沒有找到上古封印的印眼,想不到,竟讓那兩個中位獸族陰差陽錯地發現了印眼所在。

「你們幾人,隨我一同前往看一看。」獨孤休一聲令下,黑麒麟部落的幾名精銳戰士,就跟隨著獨孤休,一掠往了上古封印的原址所在飛去。

獨孤休等人到了上古封印所在,果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原本上古封印的位置,已經變成了一個規模龐大的坑洞。

坑洞不知深達多少米,只能看到隱隱約約有了五彩的光芒,從坑洞的底端,射了出來。

「真的是印眼所在地。」獨孤休面上一喜,他一揮手,身後的幾名黑麒麟戰士,隨著他一起,迅速往了坑洞的深處潛去。

坑洞內,雲笙和玉裳的競爭還在繼續著。

比蒙族的麗塔,在走了近四百米后,再也支持不住了,她最終,選擇了第四根比蒙傳承柱,開始學習融合自己此次八荒山脈之行的第二個傳承。

「最後三百米。」因為強大的威壓,雲笙已經直不起腰來了,她這會兒,就如一個佝僂著背的老婦,往前艱難地走著,汗水,已經徹底浸濕了她的衣裳,整個人,就如水裡拉出來的一樣。 最後三百米。

前方只剩了三、四根天狐傳承柱了。

「放棄吧。我看你連一步都走不動了。」玉裳在一旁循循善誘著。

「你好像也比我好不了多少吧。」雲笙瞥了眼玉裳,儘管她還在勉力支撐,可是她的膝蓋也已經在打顫了。

玉裳和雲笙都是六尾天狐,照理說,她們的實力相差應該不大。

只是由於玉裳狡猾,她進入上古封印后,就保留實力,沒有動過一絲氣力。

雲笙卻因為麗塔和鵬羽老大的緣故,耗費了不少氣力。

這樣以來,玉裳就佔了上風。

可即便是如此,雲笙依舊不肯退縮,只是提起了一口氣,如烏龜爬一樣,強撐著不讓上古威壓壓斷她的脊樑,緩慢地移動著。

「這混血雜種,好強的意志力。」玉裳眼中,狡光一閃而過。

轟-

猛地一聲,雲笙的膝蓋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石屑飛起,刮破了她的臉頰。

身上,一下子被加了一倍的威壓。

處於威力驚人的上古威壓之下,這時候,每增加一點威壓,對於雲笙而言,都是艱難無比的,何況是一倍的威壓。

「玉—裳—你好卑鄙。」雲笙清晰地聽到了腹下幾根肋骨崩裂的響聲。

虧了她體內有髓玉功的功力護住了臟腑,否則,她在方才那一刻,臟腑恐怕已經爆開了。

這種感覺,就猶如幾十層的高樓猛然墜地,滋味可想而知。

「咯咯,混血小雜種,移花接木的滋味可好受?」原來,玉裳見雲笙還在繼續前進,就施展了天狐傳承移花接木,將自己身上的威壓,全都加諸在了雲笙身上。

這時候,兩人都已經是精疲力盡,陡然加大的威壓,讓雲笙再也難以負荷,她趴在了地上,胸膛只有微弱的起伏,證明她還活著。

反觀玉裳,卻是一臉的舒愜,她將自己身上的威壓,轉移在了雲笙身上,自己一下子就輕鬆了。

目睹這一幕,已經化為了狐形的陸雲霜一臉的憤恨。

「這個叫做玉裳的女人,城府委實可怕。日後若是遇上了,還需多加小心。」麗塔還在那裡吸收比蒙傳承柱上的傳承之力,看到了玉裳的所作所為,她只能無奈地搖了搖頭。

她的情況也比雲笙好不了多少,為今之計,她只能勉力自保。

「虧了你,我終於可以得到最強的天狐傳承了。你的命也是夠硬的,這樣都還能剩一口氣。放心,等我吸收了最強的天狐傳承,我就回來送你一程。」玉裳咯咯笑著,她欣然往前走去,一直走到了最後一根天狐傳承柱上。

處在上古封印印眼裡的天狐傳承柱,和一般的傳承柱不同,它們似已經有了靈性,在人靠近時,發出了猶如古鐘般的嗡嗡響聲。

「這就是那些老傢伙保留下來最強的天狐傳承嘛?」玉裳看著最後一根傳承柱,柱子上,有一個凸起的天狐標誌。

那天狐標誌,栩栩如生,上面的天狐,有七根天狐狐尾,這是如假包換的七尾天狐傳承。

「七尾傳承,你終於屬於我了。」玉裳近乎痴迷地看著那一根傳承柱,她指尖多了一點殷紅,血就要融入傳承柱內。

可就在這時,玉裳的腳忽然被猛地一扯,一隻狐爪倏然落在了那根天狐傳承柱上。

血,瞬間滲入了那根天狐傳承柱。

那血,不是玉裳的血。

玉裳低頭一看,她的腳下,不知何時多了一隻狐爪。

已經化成了六尾天狐形的雲笙,居然在最後一刻,搶先她一步,抓住了那一根天狐傳承柱。

在雲笙的身後,是一條長長的血痕,她居然,在最後關頭,拼著一口氣,爬完了三百米的距離。

「雜種,你快放開我。」玉裳氣得發瘋,她沒想到,在這種時候,雲笙竟然還會和她搶奪天狐傳承柱。

「那根傳承柱是我的!」玉裳那雙藍綠色眸,已經被血充紅。

她怒到了極致,化成了狐形。

滋滋滋,雲笙手上的血,不斷地滲進那根天狐傳承柱。

「呵呵,是我的,還是我的。」雲笙抬起了臉來。

「放開!放開!」雲裳氣得對準雲笙,狠狠地一掌擊下。

她要氣瘋了,煮熟的鴨子飛了。

這個該死天狐雜種,那是屬於她玉裳的天狐傳承柱。

可是任憑玉裳怎麼打,雲笙的爪還是死死地抓著那根天狐傳承柱。

「副族長,你看印眼裡的是?」這時候,獨孤休和黑麒麟部落的幾名精銳,已經進入了印眼區域,他們也看的到了印眼裡的情況。

這是什麼情況?

比蒙?鵬羽族,還有天狐……兩頭六尾天狐?

天狐部落,居然一下子出現了兩頭六尾天狐。

看來傳言是真的,傳聞天狐部落舉辦聖女候選,候選大典上出現了兩名六尾天狐。

而且這兩名天狐,在搶奪上古封印里的最強一根天狐傳承柱。

獨孤休鷹眸一黯,留意到了地上那一頭已經奄奄一息的天狐。

雪白色的毛髮,已經染成了血色,可是她的爪,依舊死死地握著那根天狐傳承柱,她的眼,已經閉上了,很顯然,那一名天狐女子已經昏死過去了。

可是她的狐爪,已經是死死地抓著那根天狐傳承。

到了這個地步,還不肯放手嘛……

沒來由的,獨孤休的心底,一陣窒息的,他有種衝動,想要衝上前去。

「副族長,事不宜遲,我們應該儘快搶奪那些傳承柱。」身旁的提醒,讓獨孤休回過了神來。

「對。」獨孤休僵硬地收回了視線,他飛身一掠,和幾名黑麒麟戰士,往了上古黑麒麟傳承柱飛去。

「陰魂不散,我就讓你魂飛魄散。」玉裳目光一厲,眼光落到了身子一側的另外一根天狐傳承柱上。

這是倒數第二根天狐傳承柱,同樣也是七尾天狐傳承,只是,它終究不是最強的那一個天傳承。

玉裳素手一揮,將那一根傳承柱,連根拔了起來。

去死吧,玉裳高高地舉起了傳承柱子,狠狠得朝著雲笙的腦袋砸了過去! 此時,雲笙拼著最後一絲意念,死死地用閻羅狐爪抓住了那根天狐傳承柱。

「決不能讓玉裳,得了這根天狐傳承。」

那個念頭,不斷地迴響在雲笙的腦里。

頭頂,玉裳已經將那根天狐傳承柱,砸向了雲笙的頭。

「!」

雲裳嘴邊那一抹殘酷的笑容涸住了。

一隻手,擋在了她的面前。

「你是……黑麒麟部落的人?」玉裳身前,站了一個陌生的男子。

從男子身上,那股彪悍的戰意和強橫的體魄,玉裳一眼就看出了,她是黑麒麟部落的人。

上古封印里,怎麼會出現黑麒麟部落的人?

玉裳用眼角的餘光一掃,看到了十幾名黑麒麟部落的戰士,他們如影隨形,跟隨在獨孤休的身後。

每名男子的手上,都有幾根八荒傳承柱。

嘖,看來黑麒麟部落是早有了準備,他們必定早就埋伏在了上古封印附近,趁著上古封印的印眼出現時,進來瘋狂掠奪一番。

對方人多勢眾,而且這名男子的實力,似乎並不比她差。

玉裳目光倏然轉柔,她搖身一變,化成了人形。

面上早已沒有了早前殘忍嗜殺的模樣,面上漾起了嬌媚入骨的笑容。

玉裳是個聰明的女人,聰明的女人往往懂得用上自己的資本。

往常,男人們只要一看到她的容貌,就會心搖神曳。

只是眼前的男子,在目睹了玉裳的真顏后,絲毫沒有動心,一雙鷹目沒有一絲波瀾,不帶任何多餘感情。

擋住玉裳的男子,有一頭火簇般的發,陰翳的目光,冰冷刺骨。

「就算你不殺她,她也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獨孤休的舉動,讓他自己都有幾分詫異。

他方才,帶著屬下,迅速將這些八荒傳承柱採集一空。

丞相夫君不好惹 待到他打算搶奪天狐的傳承柱時,發現玉裳正要擊殺那頭奄奄一息的額六尾天狐。

實際上,獨孤休完全可以不顧那兩名天狐的死斗,可就在玉裳準備下狠手的時候,獨孤休的手腳像是不聽使喚般,他下意識地出手了,擋住了玉裳致命的一擊。

不可能活著離開這裡嘛?

玉裳看了四周,很快就明白了獨孤休的意思。

她們如今身處的位置,本就是上古封印的印眼。

上古封印的印眼,就是由這一片長老級別的強者的傳承柱支撐起來的。

方才她和雲笙,各搶了一根天狐傳承柱,加之黑麒麟部落,方才又掠了不少其他獸族和黑麒麟部落的傳承柱。

印眼區域,如今就像是一個一下子被掏空的地下礦洞,一下子缺失了大量的支柱。

由於印眼能量匱乏,已經搖搖欲墜,整個上古封印,隨時都會崩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