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目光拉長。

二人繼續僵硬回頭,看到一個臉上被拍出一道大紅杠的木林,倒掛著被拍入了青書閣的中庭院牆之中,深深鑲嵌磚石內部,早已吐著白沫,雙眼只剩下眼白,沒有半點黑色。

「堂哥!」

眾人根本沒有看清真小小是如何出手的,只恍惚感覺她站起來振了振衣袖。

似有什麼惡獅,突然發威,但眨眼之間,那向人心投影巨大恐怖的金影之後,還是那個巧笑倩兮的明眸美少女。

出刀剎那,聽到木流的叫喚聲,真小小丟下瞠目結舌的一群人,蹦蹦跳跳向木流所在的右院奔去。

「堂哥我想換一本書,可是小熒火找不到!」

一把抓住木流的胳膊,真小小眉目飛揚。甚至完全忘記了剛剛木林的小插曲,畢竟蚊蠅太小了,小得她都看不到眼裡。 郁星辰搖頭嘆息:「太奸詐了,簡直令人髮指。」

「過獎過獎,」顧君逐笑眯眯看他,「說來還要多謝郁警官,要不是郁警官熱心助人,親自把甘欣桐送到我家去,綁架犯也不會因為她和我太太長得像,就綁錯了人。」

「……」郁星辰抬頭望天:「哈哈,今晚的月色真好,如果每次出來辦案都有這麼好的景色欣賞,我們辛苦一趟也超值了。」

開車的聞安面無表情的拆台:「頭兒,今天初一,沒月亮。」

郁星辰:「……不喜歡說話就別說話,安安靜靜做你的冰山不好嗎?」

聞安目視前方,「我只是不想讓人以為我們Y國的刑警都是你這種智商。」

郁星辰:「……到底我是頭兒還是你是頭兒?」

聞安:「你是。」

郁星辰點頭:「對對對,我是你頭兒,你是我祖宗!」

聞安:「頭兒,你祖宗應該姓郁,我姓聞。」

郁星辰:「……如果不是我還需要一個人給我開車,我現在就把你踹下去!」

小樹苗趴在車窗上,聽的津津有味。

見聞安不說話了,他沖兩人揮揮手:「星辰叔叔,安安叔叔,你們怎麼不說了?繼續說呀,好好玩兒,我都聽得懂!」

郁星辰:「……」

要死了!

汽車停下,顧家開車的保鏢和聞安同時說:「到了。」

聞安和郁星辰開門下車,手往後一伸,手裡便多了一把槍。

兩人持槍在手,靠近別墅大門,每一個動作,都帥的小樹苗兒想要尖叫。

他兩隻小手捂住嘴巴,免得自己真的尖叫出來。

烏溜溜的大眼睛灼灼放光的盯著郁星辰和聞安,眼裡滿滿都是羨慕和讚歎。

顧君逐對葉星北說:「你帶著小越和小樹苗在車上等一會兒,確認安全了再下車。」

葉星北點頭。

顧君逐下車。

顧馳帶著幾個保鏢隨後跟上。

聞安和郁星辰低聲交談幾句,兩人沒叫門。

聞安收了槍,雙手交叉,掌心朝上,身體半蹲。

郁星辰單手拿槍,退後幾步,助跑,起跳,踩在聞安的手掌上,身子一縱,攀上高牆。

顧馳也和顧君逐交談了幾句。

顧馳走到大門前,從腕錶中取出一根鋼針,在大門的門鎖上鼓搗幾秒,「咔嚓」一聲,鎖開了。

聞安:「……」

郁星辰:「私自破壞他人財物是犯法的!」

顧馳一本正經:「我沒私自,我當著警察的面破壞的。」

郁星辰:「……罪加一等!」

顧馳舉手做投降狀:「我賠錢!」

顧君逐瞥了兩人一眼:「辦正事!」

郁星辰朝天翻了個白眼兒:「你是警察我是警察?」

顧君逐順著藏在甘欣桐身上的定位器信號一路找過去,「你連你自己是不是警察都不知道了,你手下說的沒錯,你們Y國警察的智商確實堪憂。」

郁星辰:「……你知不知道你今晚玩兒的這出李代桃僵是犯法的?我可以抓你!」

「證據呢?」顧君逐睨他:「郁警官親自把人送我家裡去,我看在郁警官的面子上請甘小姐吃個飯犯法?吃著吃著飯,甘小姐被人綁架了,我犯法?」

郁星辰:「……你真的太太太奸詐了!」 ?眼,根本沒有聽到漫天箭支雨點般落下時發出的巨大聲響,總之,當他們發現那黑壓壓的箭雨已經將他們籠罩其中的時候,已經來不及躲閃了……

而在這生死存亡的瞬間,巴比倫他們每一個人的應變,就生動地反映出了他們每個人的個『性』:巴比倫自然還是以攻代守,大斧一舞可謂是滴水不漏;希魯姆最冷靜又最黑心,居然抓過兩個身穿輕型鎧甲的叛軍槍兵來給自己當擋箭牌;馬修則是一邊大罵著:「戈多你這個『混』蛋,居然連自己人都放過!」一邊一頭扎進了魔馬小黃布下的土系護罩中;

最囂張的則非凱姬莫屬了,她已經達到劍聖水平的金黃『色』鬥氣根本絲毫不懼箭雨,在周圍叛軍槍兵紛紛中箭倒地的時候,她飛身一躍,騎上了獨角獸小雪,居然掉頭殺向了那些隱藏在四周的叛軍弓箭手!

「快!讓人纏住凱姬,絕對不能讓她靠近弓箭手!」戈多眯著眼睛沉聲道,他這邊的弓箭手已經沒有槍兵做掩護了,如果被凱姬沖近,後果不堪設想,他現在已經有點後悔開始沒有速戰速決了——都說英雄難過美人關,皇帝陛下這次的決定真得是錯了!

然而此時戈多身後的一個身材不遜於巴比倫的彪形壯漢冷冷地發話了:「戈多大人!您好像把我們兄弟幾個給忘記了?凱姬現在跟她的手下分開了,正是活捉她的好機會,我看,應該是我們幾個出動的時候了!」

戈多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是啊,自己倒真把這幾個維京蠻子給忘了!當初自己以為皇帝陛下把這幾個蠻子安排在自己身邊是對自己的不信任,現在看來,倒是自己想錯了?

想到這裡,戈多微笑著道:「哥盧克大人,您有把握活捉凱姬?如果沒有的話,還是不要冒險的好,畢竟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就算不能活捉凱姬,我想皇帝陛下也應該不會怪罪我們的!」

「放心吧戈多大人!我們維京一族的『天羅』能夠剋制凱姬的鬥氣,只要您派幾個身手好一點的騎士幫助我們牽制住凱姬,我想活捉她不成問題!」哥盧克是維京蠻族的族長,剛剛加入阿蘭德龍的陣營不久,地位自然不高,眼下既然有了立功的機會,他又豈能放過?

「那好,只要能夠活捉凱姬,我自然會在皇帝陛下面前為您和您的部下請功的!圖薩,雷克,你們兩個帶幾個人去協助哥盧克大人!」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戈多自然不會再反對,反正不管成功與否,他的那份功勞都是少不了的。

××××××××××××××××××××××

凱姬終歸沒能衝進叛軍弓箭手的陣地,她被四個武技非常高強的叛軍騎士纏住了,雖然他們的青『色』鬥氣水平跟凱姬比起來相差甚遠,但是卻足以抵禦獨角獸小雪的電擊,而且他們配合默契,使用的又是能夠剋制凱姬長劍的長柄武器,一時之間,凱姬對他們倒也無可奈何!

想到自己的部下們還在箭雨中掙扎,凱姬心中大急,受到心境的影響,她手中的劍慢了下來,非但沒能快速突破對方的圍攻,而且一時間還***得手忙腳『亂』……

「就是現在!」一直隱藏在暗處的哥盧克和另外三個蠻子突然出現在凱姬和四名叛軍騎士的周圍,下一秒,一張青『色』的大網從天而降,罩向了正在跟叛軍騎士們纏鬥的凱姬!

「用網來抓我嗎?」凱姬自然第一時間注意到了來自上空的威脅,不過她並沒有把那張大網當成一回事,因為她自信自己的黃金鬥氣一定能夠將那張大網彈開甚至是撕碎!

但是凱姬這次失策了,這張青『色』的大網並不是普通的網,而是維京蠻族的鎮族之寶「天羅」,柔韌無比,刀劍難傷就不說了,更重要的是,它能夠剋制一切諸如鬥氣之類的外放型能量!失策的結果是,凱姬和獨角獸小雪一起被「天羅」網了個正著,還不等凱姬反應過來,哥盧克和他那三個強壯的部下就一人抓著「天羅」的一角,使足了渾身的力量向下猛地一拽

角獸小雪的悲鳴聲中,凱姬不由自主地從小雪的背上,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她身上原本光彩奪目的金『色』鬥氣也同時消失無蹤……

沒了鬥氣,凱姬就變成了一個柔弱的普通『女』子,更何況她此刻還身處一張柔韌無比的大網之中,所以她此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四個叛軍騎士的長槍大斧架到了自己雪白修長的脖子上……

這次是真得到此為止了吧!凱姬絕望地閉上了美目,半是哀傷半是解脫地想道:也好,反正我也已經好累好累了,就這樣結束吧!只是,不能再見那個人一面,真得很遺憾呢!

「哈哈!成功啦!」哥盧克得意地大笑了起來:這下還有誰敢看不起我們維京一族?誰還敢在皇帝陛下面前罵我們是上不了檯面的海盜?

「凱姬團長!」眼見凱姬被擒,巴比倫,馬修和希魯姆以及剩下的親衛團騎士們目呲牙『欲』裂,再也顧不上去抵擋箭雨,紛紛玩兒命地朝凱姬這邊猛衝過來,然而除了巴比倫,馬修和希魯姆三人能夠勉強在箭雨中前進以外,其餘十幾名親衛團騎士們沒能衝出幾便凄慘萬分地倒在了箭雨之下,死不瞑目……

遠處的戈多看到哥盧克成功地活捉了凱姬,頗有點喜出望外,生怕節外生枝的他當即下令道:「快讓哥盧克把凱姬帶過來!讓弓箭手繼續……嗯?那是什麼?!」此時突然間出現在戈多眼前的奇景讓他傻了眼:只見漆黑的夜空中,一團碩大的赤紅『色』火球如同流星般劃過天際,懸停在了已經屍橫遍野的山谷上方,照耀得整個山谷如同白晝!

不僅戈多傻眼,在場的所有人都在傻眼,就連一直忙個不停的叛軍弓箭手們都停止了『射』擊,一個個都仰頭看著夜空中那一幕只能用「神跡」來形容的奇景……

「下面的人類聽著!現在給你們十秒鐘選擇,」夜空中突然響起了一個沉雷般的吼聲:「要麼放下武器投降,要麼,死!十,九,八……」

叛軍騎士們胯下的坐騎焦躁不安地嘶鳴了起來,倒計時造成莫名恐懼感籠罩了叛軍中的每一個人,所有的人都在面面相覷:天空中的這團火焰居然會說話?它到底是什麼東西?!有些膽子小點的傢伙已經開始撇下手中的兵器,腳底抹油準備開溜了,所謂人心惶惶,也莫過於此了……

「鎮靜!都給我鎮靜!執法隊聽命,誰敢放下武器,格殺勿論!弓箭手大隊給我把這個裝神『弄』鬼的傢伙『射』下來!」戈多一邊努力地勒著胯下焦躁不安的戰馬,一邊氣極敗壞地下著命令:好歹他也是見過世面的,怎麼可能讓一個裝神『弄』鬼的傢伙給嚇到?

弓箭手們非但沒有依照戈多的命令去「『射』日」,而且還乖乖地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原因很簡單:偉大的天龍帝國皇家騎士團團長戈多大人,在剛剛發布完他這輩子最具男子漢氣概的命令之後,就詭異無比地被一團不知從何而來的青『色』火焰包圍了,凄厲的慘叫聲中,戈多連人帶馬燒成了灰燼……

連最高長官都在「烈火中永生」了,剩下的人哪還敢反抗?於是下馬的下馬,丟兵器的丟兵器,甚至還有跪下沖著天空中的火球頂禮膜拜的:眼前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他們能夠理解的範圍,只能歸咎於「神跡」了……

現場只有那幾個剛剛活捉凱姬的維京蠻子有點無所適從,就這麼一猶豫,十秒鐘數完了,於是他們也步上了戈多的後塵,慘叫著在熊熊烈火中化為灰燼……

娘的,要不是為了少殺點人,我用得著這麼裝神『弄』鬼嗎?懸浮在半空中的顏龍憤憤地想著……不及,永不超生,可是對方畢竟是跟他一樣的人類,讓他有點下不去手…… 地下室里,甘欣桐手腳被綁著,嘴裡被堵了東西,身上的衣服被脫光了,江思悠正拿著鞭子,狠狠的抽打她。

江思悠眼珠猩紅,眼下青黑,五官扭曲,眼中都是刻骨的恨意,手中的鞭子惡狠狠的抽在甘欣桐的身上。

甘欣桐早就被冷水潑醒了,疼的「唔唔」慘叫,奈何嘴裡被堵著東西,什麼都說不出。

江思悠抽的筋疲力盡,將鞭子扔在一邊,在甘欣桐面前蹲下,揪住甘欣桐的頭髮,笑的得意又猙獰:「葉星北,怎樣?沒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甘欣桐的眼睛猛的瞠大,拚命搖頭。

不不不。

她不是葉星北。

她是甘欣桐。

她不是葉星北!

可她嘴巴被堵著,她什麼都說不出來。

正因為她嘴巴被堵著,臉型被撐的走了樣,她原本和葉星北就有六七分的相像,再加上地下室燈光昏暗,江思悠什麼都沒發現。

她只知道,讓她恨之入骨的葉星北,如今成了她的階下囚!

一進門,她就讓人脫光了葉星北的衣服。

這間地下室里,有她六名保鏢在場,就算顧君逐有天大的神通,找到這裡來了,他還會要一個被好幾個男人看光光的女人嗎?

更何況,她做的十分隱秘,她相信絕沒人能找到這裡。

她抽了「葉星北」一通鞭子,抽的手臂酸軟,一身大汗,沒了力氣。

她拍拍「葉星北」的臉,滿臉的傲慢和得意:「葉星北,你以前比我幸運又如何?現在不還是我的階下囚?待會兒我就讓這些男人輪番伺候你,等顧君逐知道你被這麼多男人享受過了,我看他還要不要你!」

她猙獰的笑,站起身,退了幾步,沖她的幾名保鏢揮了揮手。

甘欣桐驚恐的睜大眼睛,看著江思悠,拚命搖頭。

她驚恐的模樣取悅了江思悠,江思悠得意的大笑,「葉星北,你也有今天,你是想向我求饒嗎?不用了!你越慘,我越高興!」

她沖那幾名保鏢下令:「快!還磨蹭什麼?」

幾名保鏢互相看看,一起湊了過去。

他們是黃思源派給江思悠的保鏢,原本就不是什麼好人。

有年輕漂亮的妞|兒白睡,他們有什麼好猶豫的?

幾個男人圍在甘欣桐身邊,上下其手。

領頭的更是將甘欣桐壓在身下,享受著掌心中如緞的肌膚,心想著這豪門少夫人和外面的女人就是不一樣,不說別的,只這皮膚就要更滑上許多。

他想享用甘欣桐的嘴巴,一時意亂情迷,把堵著甘欣桐嘴巴的東西取了出來。

甘欣桐立刻撕心裂肺的大喊:「我不是葉星北,我叫甘欣桐,我只是和葉星北長的有些像而已,你們抓錯人了,放了我、快放了我!」

江思悠難以置信的睜大眼睛,正要上前查看,地下室的門被人一腳踹開,黑洞洞的槍口對轉他們,「不許動,警察!雙手抱頭,原地蹲下!」

江思悠身子一僵,猛的意識到什麼,頃刻間,臉上的傲慢得意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絕望和慘然。 尼……尼瑪……

這是什麼妖孽?

滿院子的人,此時都怔怔地看著真小小背影。

將「木笑笑」三個字,深深地記在自己心中,甚至用小刀子刻了一遍又一遍。

化神修士……

雖然木林也是化神修為,但於這木笑笑相比,那簡直就是一菜雞嘛!

一招見高低,速力完全都不能在同一平面進行對比!

這簡直就是……可以越階的神子嘛!

「笑笑你站近我一步!」

木流雖然也震驚得滿口牙都酥了,第一次認清,父親昨日對自己關於笑笑的夸夸其談有多保守矜持,但此時,他沒有時間消化內心震驚,而是一把將真小小拉到自己面前,而後迅速向天空高舉起自己的木家神子大印!

木家禁止弟子間的械鬥!

更不允許見血!

不管紛爭是在何種情況下發生,又誰對誰錯……一旦有人傷了同胞,便會遭到青木雷的轟擊!

看看此時木林鑲嵌牆內,鼻樑被刀背拍扁,大牙都崩碎許多枚的慘樣,木流心尖顫抖地預測,這道青木雷的強度,應該十分驚人才對!

神子殿下!

突然看到木流出現,院中的木家弟子都極是震驚,因為神子身份尊貴,極少出現在青書院內,有什麼需求,也是有小廝直接來書院取的,自己平日,哪能一睹神子尊容。

但比看到神子殿下更驚悚的是,他他他……他居然以自己大印幫木笑笑攔截青木雷!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