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白澤應該是怕了賀蘭飛瓊,見賀蘭飛瓊沒有阻攔他,全力運轉靈脈,向外飛射,但詭異的事情發生了,不管他如果努力,就是沒辦法飛躍圍牆,他能感覺到自己正在空中穿行,但始終無法離開大殿的範圍。

「破陣?」金鴉星君若有所思。

「一會讓他們到封魔陣中試試。」賀蘭飛瓊道:「或許因為我們已到了星君境,才會讓封魔陣發生了另外的變化。」

「他們居然都到了大聖境?」蘇唐有些詫異。

「嗯。」賀蘭飛瓊道:「我把他們都放在靈池中修行,進境自然快了許多。」

「妖族不是到了大聖境,就有化形之力么?」蘇唐的視線落在了那隻銀色巨虎身上。

「這樣挺好的,是我不讓它化形。」賀蘭飛瓊道。

這個時候,白澤發現了不對,只得向下飄落,他向外走,走不出去,落下來卻不受任何影響,肯定是有人做了手腳。

「賀蘭飛瓊,你到底是什麼意思?」白澤一字一句的說道:「我要修行,你不讓,我要走,你也不讓?!」

「你要走?」金鴉星君看向白澤。

「不錯!」白澤道。

「這裡是我的秘境,既然你要走,那我就送送你吧。」金鴉星君袍袖一揮,一股巨力裹挾著白澤的身影投向空中,接著空中出現出現了一個大洞,白澤穿過洞口,消失得無影無蹤。

「讓他一個人出去,不會有事吧?」賀蘭飛瓊道,她只是想利用白澤,探探封魔陣的底細,並不打算讓白澤去送死。

「那傢伙已經是大聖境,支撐一時三刻應該是沒問題的。」金鴉星君說道:「不管他,正好現在有時間,我給你們講解一下靈符的妙用。」

三個人坐在案旁,蘇唐和賀蘭飛瓊都屬於門外漢,又真的想學習靈符,聽得非常認真。

金鴉星君認真的講解起來,其實所有的靈符都是一種艱澀的文字,出現的年代、由來,早已不可考證了,但靈符的威力是確定的。

大概估計,各種靈符多達萬種,每一種靈符都代表著一種靈脈運轉方式,也代表著一種力量,這東西沒辦法改良,老老實實的把靈符畫出來,又老老實實的按照規則運轉靈脈,靈符的威能就出現了,差了一點,靈符就變成了毫無用處的符號。

金鴉星君講了差不多有一個小時,也教了蘇唐和賀蘭飛瓊幾道簡單的靈符,兩個人饒有興趣的試驗了一下,卻都失敗了。

「其實靈符之道只是小技,用來輔佐修行尚可,把所有的時間都用在淬鍊靈符上,就是捨本逐末了。」金鴉星君笑道:「神識朽壞才是大事,到那時候,就算有再高深的靈符,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不過,你們距離朽壞關竅還很遠,閑來無事玩一玩也好。」

「明白了。」賀蘭飛瓊道。

「我還能再教你們一些靈符,別的就看你們今後的機緣了。」金鴉星君站起身:「我們也該動身了吧,那傢伙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好。」蘇唐應道。

金鴉星君釋放出神念,把蘇唐和賀蘭飛瓊、還有那隻銀色巨虎全部裹在其中,接著眼前一花,又看到了那片一望無際的沙漠。

「白澤往哪個方向走了?」蘇唐舉目四顧。

「在那邊,你們感應不到?」賀蘭飛瓊奇道。

「我們自然是感應不到的。」金鴉星君笑道:「他在你的靈種中修行,自然侵染了你的神識,所以你才能知道他的位置。」

「這樣啊……」賀蘭飛瓊露出笑意,隨後探手抓住那隻銀色巨虎的頸毛,縱身向白澤所在的方位掠去。

只是一個多小時不見,白澤已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樣子,衣衫襤褸、滿面風塵,沙土拌合汗水,變成了泥漿,順著他的臉頰不停向下流淌著,臟到了極點。

此刻的白澤,靈力已近枯竭,只是因為堅強的求生意志,還在勉力支撐著。

他的御空術都快沒有維續了,一會兒掙扎著飄上半空,一會兒又頹然跌落,在他接近沙漠的瞬間,便有一隻只怪獸從沙漠中鑽出來,然後他擊潰幾隻怪獸,又拚命飄起來。

「去把他馱上來。」賀蘭飛瓊喝道,接著甩手把銀色巨虎扔了出去。

「等一下。」蘇唐急忙道,與他們的遭遇相比,攻擊白澤的怪獸不但數量要少得多,體型、攻擊的速度等等也都差了一些。

那銀色巨虎顯然是知道蘇唐和賀蘭飛瓊的關係,急忙停下身形,看向了賀蘭飛瓊。

「救我……救我……」白澤看到了蘇唐他們的人影,發出驚恐的求救聲。

「這封魔陣怎麼看起來象某位大存在設下的歷練之地?」金鴉星君皺起眉頭。

「確實。」蘇唐輕聲道,能根據靈力的強弱,出現相應等級的怪獸,應該就是一座訓練場。

「救我……」白澤還在哀叫著,他剛才還想遠離賀蘭飛瓊,現在卻又極希望自己能重新得到庇護。

「既然是歷練之地,那就簡單了。」金鴉星君道:「我們去看看那些沙獸到底有什麼古怪。」

「好。」賀蘭飛瓊點頭道。

三個人一起向沙漠掠去,白澤見蘇唐等人趕來救援,幾乎喜極而泣,向蘇唐等人的方向伸出雙手。

「下去!」賀蘭飛瓊揮出一掌,掌勁席捲而下,正擊中了白澤的身體。

突然發現賀蘭飛瓊向自己出手,白澤的雙眼猛地睜大,怒吼道:「你……」他只來得及說出一個字,掌勁裹挾著他直投向沙漠,下一刻,一隻怪獸從沙底躍起,一口把白澤吞了下去。

其實,他們三個人已經做出了判斷,竟然是人為的歷練之地,那麼初衷絕不是用來殺人的,可白澤並不知道,被吞噬的瞬間,他眼中充滿了絕望。

緊接著,蘇唐等人也接近了沙土,果然,體型更為巨大、行動更為敏捷的怪獸出現了,咆哮著湧向他們,這一次,他們沒有再出手,只是用神念護住自己的身體,任由怪獸把他們吞掉。

蘇唐只感覺眼前一黑,接著發現自己被包裹在一道如龍捲風一般的沙塵里,沙塵裹挾著他,不停向下旋落。

周圍還有幾道沙塵柱,金鴉星君、賀蘭飛瓊、白澤還有銀色巨虎都各在其中。

突然,蘇唐感覺到一陣劇痛襲來,一股莫名的力量居然透過他的護體神念,直接滲入他的身體,就像有無數把鋼刀在骨節上刮動一般,只是剎那,蘇唐已痛得冒出了一身冷汗。

另一邊的金鴉星君也露出了痛苦之色,更有些驚慌,顯然他也不懂那種力量由何而來,而銀色巨虎表現得極為不堪,如瘋了般在沙塵中翻滾著、咆哮著,試圖脫困而出,賀蘭飛瓊還算鎮定,不過她的眉頭已緊緊蹙成一團,應該也不輕鬆。

只有白澤是最輕閑的,他好似什麼都沒感覺到,險死還生之後,他東看西看,觀察著周圍的一切,不過看向賀蘭飛瓊時,卻似乎在咬牙切齒。 沙塵下方,是無邊無盡的煙氣,煙氣中浮現出了一座小島,沙塵柱正通向那座小島,等到距離近了,越發現那座小島佔地極為廣闊,一點點綠色出現在他們面前,接著快速擴大,形成一片片森林、草原。

轟轟轟……幾個人先後落在一座平場上,周圍能看到殘破的屋宇,還有街道,這裡在很久之前應該是一座村莊,不過早被人遺棄了。

平場的石塊上散發出陣陣毫光,能看到各種奇異的靈符在其中閃爍,蘇唐的視線落在靈符,記錄著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他擁有思維殿堂,這是常人無法比擬的優勢,雖然他不懂那些靈符代表著什麼,但可以在電光石火之間把靈符都記錄下來,其中的奧妙,以後慢慢琢磨並不晚。

金鴉星君長長吐出了一口氣,心有餘悸的喃喃說道:「好古怪的靈陣……」

神念是星君們用來釋放攻擊或者進行防禦的不二法門,他從沒聽說過那種靈陣能毫無阻礙的透過護體神念,直接作用在星君們的**上。

幸好,他在漫長的修行途中已讓心誌異常堅韌,否則那種挖心剜骨般的痛楚,會讓他當場失態。

賀蘭飛瓊伸手抹了抹頭上的冷汗,隨後眯起眼,觀察著周圍的景色。

噗通……那隻銀色巨虎直接癱倒在地,隨後勉強掙扎著爬起,又再次癱倒,它不知道流了多少汗,在石板上留下了一片片水漬。

「那傢伙怎麼一點事情都沒有?」金鴉星君看向白澤。

白澤昂首不理,但他也沒有想著要離開,因為他慢慢明白了,這裡應該不是人界。

「他的靈力已經耗盡,所以受到的影響最小。」蘇唐道,石板上的靈符已經變得黯淡,他沒辦法繼續記錄了:「而我們的靈力保持飽滿,所以受到的影響就大。」

「果然!」金鴉星君道:「封魔陣確實是歷練之陣!」

「是啊,逼得修行者耗盡最後一絲靈力!否則就要忍受那種痛楚。」賀蘭飛瓊也明白了。

就在這時,一陣陣靈力波動從遠方傳來,蘇唐等人終於能放寬心了,有生靈就好,他們能立即詢問出有關封魔陣的信息,總比自己沒頭沒腦到處亂轉好得多。

嗵嗵……幾條人影從半空中迅捷無比的滑落,為首的擁有六翼,其他人大都是雙翼或者是四翼。

蘇唐已從金鴉星君那裡了解到了魔界修行者的境況,千乘帝家的後裔都長著六翼,悲河帝國的後裔則長著四翼,中土帝國的後裔則是雙翼,翅膀的多少並不代表實力強弱,只代表著擁有不同血脈傳承。

「又有新貨來了。」為首的魔族笑嘻嘻的說道:「我們可是說好了,這一次由我先挑!」

「你的運氣可是真不錯。」一個長著雙翼的魔族嘆道,他的視線死死釘在了賀蘭飛瓊身上。

其他魔族的視線也無一例外,都在看著賀蘭飛瓊,修行者的心境有些古怪,境界最高,**便越純粹,到了星君境,除了修行之外,已經很少有什麼事物能打動他們的心了。

譬如說太國星君和伏寒星君,只想得到賀蘭飛瓊的大千靈種,雖然她擁有傾國傾城的相貌,他們也絕不會手下留情,而眼前這幾個魔族,卻只看到了相貌,卻看不到昭然若揭的危險。

「哈哈哈……風水輪流轉啊!」為首的魔族大笑,隨後用手點向賀蘭飛瓊:「我就要她了,那隻老虎我也要!」

「我要那兩個小白臉。」那長著雙翼魔族隨後道。

小白臉?蘇唐的視線不由和白澤相撞在一起,蘇唐顯得很無奈,而白澤卻在竊笑。

「干!只給我剩一個沒用的老傢伙么?!」另一個魔族叫道。

「跟我走吧!」那為首的魔族縱身掠起,張開大手,遙遙抓向賀蘭飛瓊。

賀蘭飛瓊的回應很簡單,提拳,揮出,一股恐怖之極的勁流陡然爆發,那為首的魔族尚來不及做出任何應對,身形便化作了無數迸射的血肉,遠處那幾個魔族也被拳勁的尾風卷中,不是哀嚎著飛跌出去,便是連連後退,口中噴吐出鮮血。

見勢不妙,那幾個魔族拼力運轉靈脈,抽身急退,金鴉星君冷聲道:「想走?沒那麼容易!」

金鴉星君的身形只是輕輕一縱,便閃電般掠出百餘米遠,攔在那幾個魔族前方,接著指尖彈出一點火星,火星正落在一個速度最快的魔族身上,接著那魔族通體燃起熊熊的火光,他哀嚎著撲倒,在石板上瘋狂滾動著,不到五息的時間,一個壯漢便燃成了無數點飛灰,火光也終於熄滅了。

剩下的三個魔族呆若木雞,站在那裡一動不敢動。

封魔陣雖然是歷練之地,但進入封魔陣的傢伙,卻大都不是好貨,他們在魔界的身份很高貴,不是帝家後裔,就是大人物的親屬,犯了罪,又不能處死,才被趕入封魔陣中,一向為所欲為慣了,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這裡是什麼地方?」金鴉星君皺眉問道。

「封……封魔陣……」一個魔族壯著膽子說道:「您老被關了進來,難道不知道么?」

「我當然知道這裡是封魔陣。」金鴉星君皺眉道:「你們從哪裡來?」

「我們是從元魔嶺過來的。」另一個魔族點頭哈腰的說道:「這個月輪到我們了。」

「輪到你們什麼?」金鴉星君又問道。

「我們……」那魔族臉上露出苦色,隨後慢慢低下頭。

「帶我們去元魔嶺。」賀蘭飛瓊道。

那幾個魔族眼中露出喜色,紛紛點頭應是,其中一個魔族迫不及待的轉過身,指向前方:「幾位大人,這邊走、這邊走。」

「你們帶路吧。」金鴉星君道。

蘇唐看著那幾個魔族的背影,輕聲道:「難道封魔陣中隱有星君?」

剛才那幾個魔族應該能看出賀蘭飛瓊和金鴉星君的實力,最差也是大聖境的力量啊,他們能轉驚為喜,應該是有所依仗。

「管他有什麼。」賀蘭飛瓊淡淡說道。 片刻間,那幾個魔族帶著蘇唐等人走進一片茂密的竹林,他們能感應到的靈氣越來越濃郁了,尤其是在竹林之中,那些竹子似乎不是天然生成的,有片片黯淡的靈符在竹節內閃動,一眼看上去,就像長著無數的斑點。

金鴉星君探手抓住一根細節,輕輕掰斷,盯著竹管沉吟不語,片刻,揚聲問道:「這是何物?」

「這是魔斑靈竹。」一個魔族急忙回道。

金鴉星君把那根竹管扔到地上,低聲道:「你剛才說得沒錯,封魔陣中必有大修,但一定不是封魔陣的締造者。」

「為什麼?」蘇唐問道。

「能締造出這種歷練靈陣,必有大神通,星域之大,隨處可去,又何必苦守在荒蕪之地?」金鴉星君道。

「這裡也不算荒蕪吧?」賀蘭飛瓊道。

「對那些聖境級修行者來說,能在這裡如魚得水的修行,但對大羅星君而言,封魔陣里的靈氣不過是杯水車薪而已。」金鴉星君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在這裡守個三、五百年,他早就被耗死了。」

「白澤恢復得很快,那妖類也有了精神,看樣子這封魔陣對他們都有不少好處。」蘇唐道:「既然是這等有妙處的歷練之地,又為什麼被稱為封魔陣呢?」

銀色巨虎發出悶悶的叫聲,它確實恢復了一些精神,但那種挖心剜骨的痛楚,它再不想承受第二次了,不管好處有多大。

「到元魔嶺轉一轉,自然會水落石出的。」金鴉星君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