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白子畫面對林青,也便是天屍老祖的話,直接無視,反而開口對江寂塵道。

江寂塵,手中出現沉岳,直接把一名融嬰初境的修士拍飛,諷然地開口道:「能跟你比,剛見時還是築基,現在都已是融嬰了,再消化了天屍老祖的一成天屍之氣,只怕可以問聖了吧?」

江寂塵現在心裡還很不爽!

雖然他救出了小男孩,但也是完全被鬼血人白子畫算計了一把。

此時,他故意如此說,給白子畫拉仇恨!

果然,江寂塵的話剛落,天屍老祖怒不可歇。

先是被眼前這小子無視,再讓江寂塵戳到痛處。

他能不怒?能不狂?

而這一切,都與眼前這小子有關,該死!

所以,天屍老祖雖然借林青的身體,發揮出來的力量有限,但也是接近小聖人的存在。

此時,他更是不顧一切的催發力量。

感受到天屍老祖暴發的氣息,白子畫臉色終於大變。

他現在可是處在美麗少婦、詭異男子的攻擊中,而這兩人也都是恐怖無比的人物。

若再加一個接近小聖人的天屍老祖,那他就有難了!

「小子,竟然陰我!」

白子畫怒叫,很想找江寂塵算帳。

事實,他見到江寂塵那一瞬間,心中感到無比的震驚。

他想不到,從前視之為螻蟻的人,現在竟然可以抗衡融嬰境修士了。

其成長速度,根本不比他慢。

再這樣下去,只怕會被那小子反超。

幸好,這次坑了天屍老祖一回,只要煉化完這些蘊含著龐大天屍之氣的鮮血。

確實如江寂塵所言,可以問聖!

不過,現在首先要逃生出去。

死了,可就什麼都沒有了。

「大家彼此彼此!」

看到白子畫臉色難看,江寂塵的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來。

「這樣下去,沒有意義,我們聯手如何,只要你稍稍幫我阻住這些人,我可以啟動一個二人傳送符,你我一起離開。」

白子畫直接以神念傳音,這樣交流可快到極速。

「不行,除非你給我一張傳送符,若不然,大家都別想離開這裡!」

江寂塵卻不會相信他,這傢伙很陰險,需小心就應付。

他們神念交流,雖然只是一剎那間完成,但美麗少婦、詭異男子、天屍老祖的攻擊已經將白子畫淹沒。

「轟!」

但白子畫真的很強悍,且手段很不凡,竟然生生的從恐怖的毀滅攻擊中衝出,只受了輕傷。

而江寂塵,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一群融嬰前、中、後期境的修士,同時殺來,他也頂不住了。

「傳送符給你!」

白子畫閃現在江寂塵身邊,丟給他一張高級傳送玉符。

江寂塵神念掃描過,知道沒有問題,一旦啟動,可以傳送百里之外。

「快,不要保留,聯手一擊,阻他們一會!」

白子畫這次真的急了。

那三人太強了,特別是發狂中的天屍老祖,那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戰力,都已是恐怖無邊,非他能敵。

江寂塵也知道,此時不能再猶豫、留手,因為,稍有不慎,真的有可能要在此殞落。

一角蒼天殺陣、一片噬毒珠碎片、古葯鼎同時浮現出來。

、、也同時極限運轉。

再有,一手握聖劍,一手提沉岳,江寂塵暴發出最強的攻擊,向前掃去。

而白子畫,他也拚命了,無所保留。

融嬰後期境的氣息轟然暴發,同時手中出現一片血布!

是藏血舊布的氣處!

江寂塵遠遠可以感應到了,他有些眼熱。

且白子畫手中的藏血舊布竟然比清雅手中的還要完整。

他想奪過來,送給清雅。

不止,除了一片血布,白子畫還祭出一劍。

散發寒氣,霜雪染劍身。

此時,血布披身,霜雪之劍則向前橫掃。

只見,劍氣所過,霜雪染天,冰封萬里。

「靠,比自己還護得嚴實!」

江寂塵看到白子畫隨意出手,都是如此不凡靈器。

且他境界遠在江寂塵之上,能夠催發出來的力量也遠勝江寂塵。

「轟!」

前方,四周,終於被稍稍相阻。

特別先是冰封,而後是江寂塵無窮的殺氣、劍光、毒氣把他們淹沒。

雖然無法傷到他們,但總能稍稍相阻。

這時候,江寂塵和白子畫幾乎同時啟動傳送符文。

下一刻,他們被傳送之光籠罩。

但有一絲延遲,不會被立刻傳送走。

二人眼中驀然閃過一絲光彩,盯著各自身上的秘寶。

但江寂塵顯然比白子畫快了一線,因為,他早已算計好了。

咻!

江寂塵速度發揮到極限,與白子畫擦身過。

然後,藏血舊布出現在江寂塵的手中,但他的上古葯鼎被白子畫摘走。

這……

白子畫目瞪口呆,覺得自己大虧。

但江寂塵突然之間再踏出一步,移形換位。

接著,剛要衝過來的美麗少婦被他置換了位置。

而美麗少婦,置換位置之後,沖勢不減,直直就撲入到白子畫的傳送之光中。

「白子畫,你們不是約好了炮么?送你不謝!」

在隨著傳送之光消失那一瞬間,白子畫、美麗少婦同時聽到江寂塵的傳音。

本書來自 ??而江寂塵,也自然隨著傳送之光,消失在原地。

事實,以江寂塵的修為還無法在正常的情況下,對如美麗少婦這樣的強悍存在進行位置置換。

實是剛才那一瞬那間,美麗少婦剛好是衝殺過來,再加上一時大意。

最終,著了江寂塵的道,被置換了位置。

而白子畫,啟動的剛好是可以傳送二人的傳送符文。

於是,二人就同時一起被傳送走。

至於天屍老祖!

現在也算是復活了,但與林青算是靈魂共存。

很難說,哪天最終誰被誰吞噬?

但不管怎麼說,現在這種狀態,不是走正常之路的復活狀態,天屍老祖要恢復,恐怕需要挺漫長的一段時間。

特別是想恢復到巔峰狀態,更加不容易。

再說,天屍老祖復活歸來的消息一旦傳出去,必有很多強者對他進行追殺。

甚至會有無上人物出手!

而以白子畫的陰險,這樣的消息恐怕無需多久,就會傳遍南州。

然後,他必然就會隱藏起來,煉化鮮血中的天屍之力。

不過,他現在要面對的卻是美麗少婦的纏糾。

而美麗少婦,被江寂塵陰了一把,此時也是怒氣衝天。

一被傳送出來,美麗少婦便已經尖叫起來:「江寂塵,我一定要將你煉成屍寵,再次你玩殘!」

一邊,白子畫被美麗少婦強悍的話驚到。

變成屍寵?玩殘?

聽著這些變態的名詞,怎麼讓人感到有一種無比驚悚的感覺。

白子畫突然有些後悔之前放言,說要上她!

現在,他心中沒底,覺得這個美麗少婦非同凡響,不好對付。

這時,美麗少婦驀然抬首盯著白子畫。

她眸若秋水,有異樣流光閃動,很明亮、吸引人。

面貌嬌艷,肌膚勝雪,閃動光澤,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極美麗的女了。

而且,身段豐滿,腰若水蛇,全身散發著****的風情,充滿了無窮的誘惑力。

她雖然是活屍,但正如她之前所言,她早已是活屍還魂的境界,與活人並無區別。

美麗少婦聲音嬌脆地道:「白子畫,你我現在的實力都相差不大,若鬥起來,誰也別想鎮壓誰,不僅不會有結果,還會浪費時間。」

「但如果我纏住你,然後等天屍老祖和屍二那傢伙趕來,到時你再想要走,恐怕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聽到美麗少婦的話,白子畫臉色變了變。

「那你想怎樣?」

白子畫眼神警惕地看著美麗少婦。

這個女人心計也很過人,現在,彷彿一切盡在她的掌握中,自己很被動。

美麗少婦笑咪咪地看著白子畫,以打量地目光看他,聲音嬌媚地響起:「我不想怎樣,天屍老祖復活,是屍二那傢伙的想法,對於我來說,天屍老祖復不復活關老娘鳥事,不過…….」

聽著美麗少婦拉長的聲音,白子畫皺眉道:「不過什麼?直說吧!」

美麗少婦笑了,露出雪白的貝齒道:「只要你給老娘我玩玩,然後再給老娘飲幾口你的血,那就夠了!」

白子畫怒然,便要拒絕,美麗少婦的聲音已經響起道:「屍二和天屍老祖就在不遠,他們很快就要追趕過來了哦!」

「你開了定位符?」

白子畫大吃一驚地問道。

「嗯,但我也隨時可以關掉的,那就要看你的態度了哦!」

美麗少婦風情萬種,嬌俏地開口道。

白子畫不復之前的風度翩翩、瀟洒風流樣。

此時,表情陰情不定,心中顯然在做著激烈的思想鬥爭。

「幹了,反正之前也答應過,我堂堂一個大男人,難道還怕了一個小女子?」

「今日,非要干到她唱征服為止!」

白子畫咬牙切齒地想道。

然後死死地盯著美麗少婦道:「先尋隱密地,其它事,咱們日後再說!」

美麗少婦笑了:「咯咯……確實就該日後再說!子畫,你真是一個解風情的人!」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