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疼!這種疼痛來得是那樣的真實,連他自己也感到疑惑了,他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現實中還是在夢中了!

「你是在幹嘛!」

仙兒疑惑的看著趙庸在自己的腿上又是掐又是擰的,人家都已經找上門來了,別人還沒有動手,他自己倒先自虐起來了。

「我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在做夢,這事也太奇怪了!」

「做夢?哈哈哈……」葉飄見趙庸根本的不理會自己而自顧自的和別人說話,也不禁覺得又氣又好笑,「你覺得很好笑是嗎?這個笑話也太冷了吧?」

「好了,先不論其他的,先說說為什麼找到我們,你說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趙庸也弄不清到底眼前的一切是真是假了,既然這樣那還不如就按照自己所看到的來吧。

如果他們真的是在夢中,那也比清醒著等待死亡的來臨要好上許多,如果不是在夢中,那他們也不至於太過無聊而徒增對死亡的恐懼。 「難道你不清楚我們來的意思嗎?只要你們把七彩靈心菊乖乖的交出來,或許我們還有商量的餘地!」

葉飄冷冷的看著趙庸說道。

「我們不管你是誰,嫁禍於我們還把東西拿走,你的主意打的可是真精啊!」

葉沖也是憤恨的說道。

「呵呵,葉飄,葉沖,你們也真夠可以的,自己做的事情不敢承認,就隨隨便便的想找個替罪羊,我們不知道什麼七彩靈心菊,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會認為是我們拿走了東西,今天就是你說破天,我也不會承認自己沒有做過的事情。」

趙庸可不會承認是自己拿走了那七彩靈心菊,吃到嘴裡的東西想要自己再吐出來,他可沒有這個思想覺悟,這也不是他的作風,更何況自己也不是直接從林天耀手裡搶來的,就興許他們搶人家的,難道就不允許自己搶他們的?更何況那還不是他們的東西!

「好,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了,把他們押上來!」

葉飄把手一揮,隨即身後就有人七手八腳的帶出來幾個人。

「林天耀!林天心!」

「容黎!」

「逍遙無忌!無雙!」

數個人同時驚呼道。

「看到了吧?」葉飄得意洋洋的看著趙庸,「以七彩靈心菊換五個人,你們並不虧,現在我給你們一刻鐘的考慮的時間,如果到時候你們還沒考慮好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你們只有一刻鐘考慮的時間,時間已過,這些人不僅要喪命,那東西你們也帶不走!」

葉沖也是盛氣凌人的說道。

「雲少,你到底拿沒拿那東西,我們已經出不去了,你要是拿了,就趕緊給他們,反正我們也是沒命拿走!」

逍遙無心頓時也急了。

「逍遙大師說的沒錯,你如果真拿了那東西,趕緊給他們,命都要沒了,還要那東西做什麼?」

仙兒見到容黎被控制在葉飄等人的手裡,頓時也是亂了方寸。

「你們不用著急,你們現在看到的都不是真的,我們還在夢中!」趙庸淡然的說道,「我們都知道出不去了,難道他們不知道嗎?還抓來人質冒著死亡來要挾我們,這根本不合邏輯!」

「你在說什麼?我看只有你還在做夢!」逍遙無心有些惱火的對說道。

「逍遙無心,你也是個聰明人,我問你,從我們發現信函上的地圖的地方趕到這裡,我們用了多少時間?」

趙庸乾脆不理會葉飄等人,向著逍遙無心問道。

「差不多要一天的時間了!」逍遙無心說道。

「那從我們開始進入絕魂之域開始算起,就算葉飄等人馬上趕回去,抓到他們再趕回來,那需要多少時間?」

「需要……」逍遙無心好像突然明白了,「我記得我們進入這裡的時候已經是夜裡,到現在天還沒有亮,也就是說他們不可能在這段時間內走個來回。」

「沒錯,還有呢?」

「還有?」逍遙無心疑惑的問道。

「假如他們真的走了一個來回,這絕域之地的種種限制是屬實的話,那我們現在就應該是一個死人了,但我們好像還不是死人吧?」

「還有一個可能,他們跑了一個來回,而且還活著,那就是這絕域之地的記載是假的,嚇唬人的!」

「但是最後一個可能是不成立的,我在進來的時候就已經試過了,這裡不能飛行,也不能開啟自己的空間之力,既然我們親自試過,那就應該是真的,那葉飄也就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跑一個來回,也不可能站在我們的面前。」

「可是他們現在明明就站在我們的面前,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我們在做夢,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趙庸侃侃而談,說出了自己的分析和判斷。

青兒、寒凝雪、仙兒、逍遙無心以及逍遙遊也都疑惑了,難道他們真的是在夢境中嗎?

「啪!啪!啪……」葉飄一邊拍著手一邊說道,「精彩!你說的還真精彩!不得不說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也很能說,可是你也太低估了我們,也太相信自己的心智了,你要不要聽我說說?」

「好,我看你能說出什麼花來!」

「剛才你所說的都沒錯,分析的也很對,但是那是在我們是傻子的情況下才可能發生的,當我們聽格雷說被我打傷的時候,就知道肯定有人想要嫁禍於我們,我想了一圈也沒有想到有哪個帝國的人敢這麼做!」

「我留意了一下進來的人,除了你們,所有人我幾乎都認識,於是我就派人留意了你們,等你們和我們面前的這些人分開以後,我就派人馬上把他們抓了起來,然後送到了我們的面前,而不是我們跑了一個什麼來回,這個解釋不知道你是否滿意?」

「嗯,你說的也是很精彩,我也是納悶了,就算你現在拿到了七彩靈心菊,也是跑不掉完蛋的下場了,那個東西也不能直接的吃掉就能起作用的,這點你們應該比我更清楚,賠上性命來拿一個根本不能救命的東西,就是傻子也知道這是賠本的買賣,更何況你還帶著那麼多人一起來做,所以就算你說的再精彩,也是難以讓人相信!」

他們在這絕域之地剩下的時間已經不能夠返回到絕域小鎮了,要不然趙庸也不會放棄尋找生存的努力,就算人再不看中生死,也沒有人願意去死,自己不例外,他們更是不可能例外。

「雲少兄弟,我不管現在是真實的還是在夢境,總之不能冒這個險,算是我們欠你一個人情,如果真是你拿了那七彩靈心菊,你就趕緊交給他們吧!「逍遙無心給趙庸連連鞠躬的說道。

趙庸正要開口說話,突然感到自己的胸口一陣刺痛,他低下頭去,只見一個白色透明的劍尖從自己的胸前冒了出來,殷紅的鮮血正順著劍尖滴滴答答的落下! 一段透明的白色劍尖從趙庸的胸口透了出來,殷紅的鮮血順著劍尖滴滴答答的落下,那聲音雖小,但卻震顫著眾人的心!

趙庸緩緩扭過頭,仙兒正牙關緊咬,手裡還攥著由光元素組成的一把劍的劍柄上。

「聖女小妞,你也對我下黑手!」

趙庸忍著鑽心的疼痛,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仙兒。

「對不起,容殿使從小就一直陪在我身邊,我視她為我最親的親人,我不能陪著你讓她去冒險,既然他們不相信你拿了七彩靈心菊,也只有你死了,他們才會放過被挾持的人!」

「你混賬!」青兒怒喝一聲,一條藤鞭閃電般向著仙兒點出,逼退了仙兒,身形也是一閃到了趙庸身邊,一把抱住了趙庸,「雲少,你怎麼樣?你不要嚇我啊!」

青兒的淚珠簌簌的落了下來,她也是沒有想到仙兒會突下殺手。

「我沒事,不要傷心,記住我所說的話,這是夢境,我死不了的!」

趙庸強作歡顏的說道,這他奶奶的也太逼真了吧?他極力的說服自己這不是真的,可是身上的疼痛感同身受,應該有的痛那是一點也沒落下。

「雲少,你可要挺住,你要是死了,那我們幾個可就要孤獨一生了,所以為了我們幾個,你也不能完蛋!」

寒凝雪堅信,不論他們現在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中,趙庸都不會那麼輕易的去死,所以言語之中也並沒有青兒那麼的悲切。

至死不渝 逍遙無心也是看著這戲劇性的翻轉,頓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一時呆愣在原地了!

「寒凝雪,這裡交給你了,」青兒紅著眼睛,把趙庸交給了寒凝雪,然後緩緩的站起,看著對面的葉飄等人和仙兒,身上的氣息也是驟然而起,「傷我心愛者,我要你們全部陪葬!」

「聖魔導師!」葉飄等人驚呼一聲,頓時慌了手腳,「聯手抗敵!」

「綠色的生靈,聽我號令,吞噬吧——綠色纏綿!」

一聲低喝也從青兒的嘴裡同時迸出!

隨著青兒的聲音落地,滿地的花草樹木開始像活了一般,所有的枝葉莖蔓開始瘋狂的生長,都向著對方葉飄等人和仙兒伸展纏繞而去。

葉飄等人頓時陷入了那綠色的重圍之中,他們的技能可以向四周之地施展,但是不能向自己的腳下施展,那和自殺沒什麼區別了,受制於不能飛行和開啟空間之力,只要他們的腳還踩在這片土地上,也就不可能躲開或者擊退那些無數向他們纏繞而來的各種各樣的藤蔓了。

這樣的魔法他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不同於一般的木系魔法,普通的木系魔法也只不過是以精神力來凝聚木元素來施展木系魔法技能的,可是他的這個魔法似乎是直接以實物做載體施展開的。

被攻擊的眾人各施技能陷入了苦戰之中,挨到近身的藤蔓被割掉了一批,可是後續的又不斷的湧上來,填補上被割掉的空缺,無處不鑽的藤蔓從四面八方圍涌而上,他們很快的就淹沒在綠色的風暴之中,然後只能縮在防禦罩里。

「聖盾!」青兒看著被囚困在光盾里仙兒,「從你這裡我只想要一個答案,庸哥哥從來沒有對不起你,就是容黎受到威脅也是那葉飄等人所為,你不去找他們算賬,卻對他下手,為什麼?」

「為了自己的親人,你也會和我一樣去做的,只是我們的所處的位置不同而已!」

「你說的真好,如果我今天結束了你,我也不會覺得有什麼愧疚了!」

「等等!」

青兒正要對被圍困的葉飄等人做出最後的絕殺,卻被趙庸給喊住了。

「庸哥哥,他們對你這樣,你還打算放過他們嗎?」

「算了吧,我們在這裡的所有人最終都會死在這裡,不用你動手,我也不怪她,每個人都有自己守護的人,她這樣做也沒有什麼對與錯,把人就回來就把他們放了吧!」

「好吧,我就聽庸哥哥的!」

青兒無奈的收回了魔法,不大一會的工夫周圍的花草樹木就恢復了原來的模樣,就好像剛才什麼也沒有發生一樣!

「咦,出雲和南蒼的人怎麼都不見了?」

寒凝雪突然驚訝的問道。

「哦?」

隨著寒凝雪的提醒,趙庸等人也是發現那些南蒼和出雲帝國的人,在那些藤蔓恢復原來的模樣之後都不見了。

「嗯——」寒凝雪突然盯著趙庸身上還沒有消失的劍沉思了一下,「小哥哥,那南蒼和出雲的人能這麼無端的消失,我就是做一些事情也是沒有什麼事吧?」

「你要做什麼?」

趙庸被寒凝雪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寒凝雪也不回答趙庸的問話,突然抓住趙庸身上的劍,一把就從他的身上給拔了出來。

「啊——」

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聲突然從趙庸的嘴裡喊了出來!

「嚇死我了,好不容易剛剛睡著,你瞎鬼叫什麼!」

仙兒正迷迷糊糊之間,被趙庸的一聲突然的慘叫給驚嚇的完全清醒了,這個傢伙在搞什麼,就算是這種情況下也不叫人安生。

青兒等人也被趙庸的慘叫聲給嚇到了,睜開眼睛迷迷糊糊的問道:「怎麼了?怎麼了?」

「沒事沒事,做了個噩夢而已!大家繼續睡吧!」

趙庸撓撓腦袋尷尬的說道,心想,這下應該是真正的醒過來了吧!

逍遙無心無奈的搖搖頭,還真別說,這雲少的心還真大,這樣的情況也能睡著還能做夢,真不知道是他的心太大還是腦袋不好使。

「哎,我可正做著春夢呢,你這一叫結果給叫沒了!」

寒凝雪有些不滿的說道。

「花痴啊你!」趙庸白了一眼寒凝雪說道,「既然大家沒睡意了,那就起來溜達溜達吧,這天也亮了,就當是我們最後的旅程了,起碼也能在人生的最後時刻飽飽眼福!」

「哎,看來我們是真的沒有出去的希望了!」

逍遙無心嘆了一口氣,希望逍遙無忌他們能夠好好的,家族的希望就靠他們了,希望自己的離開能讓他們真正的長大,挑起重振家族的擔子來。 趙庸等人漫無目的的在絕魂之域遊逛,說是最後欣賞欣賞這裡的景色,其實他們誰也沒有看到眼裡去,他們都是肉身凡胎,也不可能真正的超脫生死,也只不過是故作輕鬆罷了。

「奶奶的,這裡是什麼破風景,一點也不好看!」

趙庸憤憤的罵道。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