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當相對的,也更容易迅速的積攢軍功,當年定遠將軍就是從北疆打拚上來的。

「夏……陸姑娘不會同意的。」楊海斬釘截鐵。

伍元只是垂眸,沒有多說,但他的眼中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和動搖,顯然已經下了決定。

他與陸錦依身份懸殊這個問題,從知道對方的真正身份那一刻起就一直被記在心裡,一直不安著。

以前陸錦依若只還是被將軍冷落不受重視的庶小姐還好,如今對方成了正統的嫡女,便完全不一樣了。

這個問題早晚都要面對,而他向來不打無準備的戰,也不願意放手,那就只能早做準備。

「其實,未必需要這樣,我看陸姑娘也不願意回,更不是那種會接受安排的人,或者你們隱匿田園也不錯。」老楊頭道。

伍元卻是搖頭。

他當然知道一旦兩人之間出現了猜測到的那種阻隔,陸錦依肯定會反抗。

就是因為知道,他才要這樣做,她不想她吃苦,也不想她受到任何傷害,他只想把結果送到她手上,而不是讓她去苦惱,讓她做選擇。

確定對方真的很堅決,父子兩對視一眼,滿眼都是憂心和嘆息,卻沒有再多做勸說。

「那你現在有什麼打算,直接去北疆參軍?我倒也認識一兩位軍官,要不然我幫你問問,看能不能走走關係。」

這次伍元倒沒拒絕,點點頭道:「那便有勞楊叔,日後有機會定當百倍報答。」

「嗨,說的什麼話,若還這般客氣我可就不幫了。」老楊頭叱罵一聲。

伍元笑笑,點頭道歉,給兩人又倒滿酒。

「那陸姑娘那便你打算怎麼交代?」

不用想都知道對方肯定不會同意的,以對方的性子,別到時候鬧起來,或者對方直接追著過去,那就完犢子了。

「我自有辦法讓她答應。」伍元看著碗里的酒,說了聲,仰頭把酒灌入喉嚨里。

翌日,陸錦依一大早起來,做了一堆的精緻早點,楊家自家吃的,還有的讓人送去王府,順便打聽珏王的消息。

本來還想送些去給秦川和陸亦書,但一個在侯爵府,一個還是定遠將軍的親戚,為免多生事端,便不送了。

不過她這邊沒送,兩人卻自己送上門來。

早飯過後便又相攜上門,直接來和陸錦依邀功。

雖然其實沒幫上什麼忙,但好歹也出了手,為了吃的兩人臉皮厚成城牆。

畢竟陸錦依現在身份不同,他們都擔心以後她如果回了將軍府那就不會繼續擔任味滿齋的主廚了,也就吃不到美味了。

所以撐著現在,能多吃一次就多吃一次。

楊家人也知道兩位的身份,一個是小侯爺,讓他們不得敬小慎微,一個仔細算來可以說是陸錦依的遠方表兄了,讓人看著心情複雜,還有些尷尬,畢竟有些話題不能隨便說了,還要努力避開。

陸錦依倒沒有因為陸亦書的身份而對他有什麼特別對待,還是如以往一般,讓陸亦書暗暗鬆了口氣。

他還真擔心這位新晉的表妹會連帶著也討厭他,把他拉入黑名單。

王爺別給奴家挖坑 見陸錦依一如既往,兩人就厚著臉皮開始點菜討食,還自個拉了一車新鮮肉菜過來。

陸錦依對兩人的厚臉皮和嘴饞是好奇又好笑,深刻懷疑他們當時插手救人是不是當心以後吃不到她做的吃食了。

不過陸錦依還是應允了,所以中午的楊家飯菜格外的豐盛,眾人也吃得滿意至極,幾乎所有不開心都被拋開了。

只是下午出了個不太令人愉快的小插曲。

定遠將軍親自帶人送來了兩車東西,並想和陸錦依見一面,可惜被直接拒絕,門都沒讓進,東西更沒有收。

定遠將軍大概也預料到了,沒有太過強求,不過東西都沒帶走,只是放在門口。

陸亦書期間還多了句嘴,只說就當這些東西是以往缺失的補償,不要白不要。

結果被陸錦依一句:「如果你要當說客的話,那以後我也一視同仁了」給堵了回去,便再不提。

然後那兩車東西在經過一群人圍觀議論半天後,在秦川和陸亦書離開時,幫著拉回將軍府。

「那個,將軍,小錦現在還在氣頭上,倒不如先讓她冷靜冷靜再說,別把她再惹火了,會更僵的。」陸亦書還是戰戰兢兢的進了將軍府。

這是他首次見到自己這位表叔。

他私心裡,還是不希望陸錦依真的和陸家斷絕了關係,或者鬧得太僵。

定遠將軍只是低垂著眼眸,也不知道聽沒聽進去,才過一日,他整個人像老了十幾歲一般,面上也顯出憔悴來,有些落魄的樣子。

陸亦書嘆了口氣,便要告辭。

只是他才轉身要走,定遠將軍卻突然開口。

他的聲音有些嘶啞,道:「難得你能與小錦走得近,你多看著她些,別讓人欺了。」 「她想要的是我的人頭。」里奇做了一個「人太帥就是不行」的自戀表情。

「老闆,您做人失敗得連下屬都為您汗顏了。」布蘭德直接潑了里奇一盤冷水。

里奇對著布蘭德咧嘴滿不在乎地反擊道,「智腦,出來……我要立遺囑……要是我死了,賭場的一切將自動轉到布蘭德名下,即時生效。」

「遵命。主人。」智腦准去無誤地完成了里奇的遺囑,並高效率地讓其同時生效。

「小布,可要好好地給我經營哦。」里奇幸災樂禍地笑得十分可惡。

言下之意,賭場的工作就交給你了。絕對會讓你——過.勞.死.的。看你還敢不敢給老闆潑冷水!

「老闆,您這是在折煞屬下,相信老闆絕對會比在下長命。」正所謂禍害遺千年,您老還是乖乖接手自己的工作吧。布蘭德忍耐地推了推眼鏡,對於里奇找自己麻煩已經司空見慣,但是接手賭場這種麻煩中的極品,他是一百萬個不願意——太麻煩了。

右手輕放在心口,左手放在背後彎腰,臉帶笑容地向溫妮行了個紳士禮,「溫妮小姐,請您放了老闆。」

「不可能。」溫妮簡單直接拒絕。

「那麼,談判破裂,那麼……」推著眼鏡,身子慢慢直起來,眼神瞬間充滿殺氣。「失禮了。」

話音剛落,布蘭德人已經在原地消失,幾個優雅的閃身,人已瞬移在溫妮面前,動作如行雲流水地迎面對著溫妮腦袋送上一記脈衝搶。溫妮像是早有準備,拉過被挾持的里奇,微微向左側身,優雅淡定地避過布蘭德其襲,纖細優美的手指如同彈琴般,幾個彈指之間,手上的餐刀一已經被她當做刺槍般,來回攻擊了數百回,可惜都被布蘭德輕鬆躲過,布蘭德同樣以極快的速度隔開她的攻擊,並找准機會同時舉槍瞄準她的腦袋。此時的溫妮,總是不慌不忙一把將里奇擋在她面前,成為人肉擋箭牌,成功阻止讓布蘭德停頓了一秒,送給他好幾下重擊。

周邊衛兵們剛要先前幫忙,就被安妮卡一個個擱到在地上,士兵們紛紛阻止。由於空間有限,里奇他們三人打得難分難解,士兵們怕誤傷了溫妮,眾人只能放棄便捷的武器,改用肉搏戰來捉人。

一時之間場面陷入混戰階段。

布蘭德氣定神閑地抽出手帕擦著嘴角的血跡,十分埋怨地對著里奇說:「老闆,您很礙事。」

里奇依舊一副痞子表情,但是五官像是被人狠狠蹂躪了一番根本無法辨別,里奇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揍了我幾拳。」

「老闆,那是不可抗力。溫妮小姐每次都拿您來做盾牌,屬下無法收住攻擊。這些純屬意外,對吧?溫妮小姐。」布蘭德腹黑地將溫妮也拖下水。

溫妮看著里奇和布蘭德旁若無人地一來一往,早已見怪不怪,儀態萬千地甩了甩身後的長發,「聚舊完了嗎? 魔尊戀愛有點難 我們接著下一輪嘛。」

語畢,雙方又混戰得難分難解。

————————我是混戰分割線——————

「小匿,你說他們哪邊會贏?」

「不知道。」甜匿冷冷地答著。

甜圓圓對著從剛才開始就不知道在生悶氣的甜匿,撅了撅嘴,不甚在意地繼續盯緊房門口。

甜圓圓一家三口,從溫妮政變之後就一直降低存在感地龜縮在房間的角落,試圖想能趁著混亂溜出去。不過,根據甜圓圓的推測和以往的狗血運,再加上穿越大神的狗腿定理。

「小匿,依我看了多年的x點小說經驗,溫妮只是炮灰而已,等一下他們打得差不多的時候,一定會出現一個小Boss來秒殺全場,到時候不是血洗全場,就是苦海情深,之後再來一段相愛相殺,到最後是十幾年後的一個無名小子跑出來為父報仇之類的巴拉巴拉……」某人腦洞又開大了。

「嗯,走吧。」甜匿沒有給甜圓圓廢話的機會,站起來率先向門邊走去。隨手一揮,將身前的兩個士兵甩到牆邊。

甜圓圓錯愕了一下,馬上抱著一直在她懷中扭來扭去嘴裡叨念著「布丁」個沒完的甜覓,緊跟在甜匿身後。可是,她沒有走兩步,就發現不對勁了。甜匿雖然甩人出去的速度沒有變,但是走路步伐蹣跚,揮手甩人動作僵硬。「小匿,危險!」

精神開始渙散的甜匿聽到甜圓圓的驚叫后,整個瞬間清醒,馬上集中精神,甩開迎面過來的士兵。

「小匿,沒有吧?哪裡不舒服?」此時的甜圓圓才確定甜匿真的不對勁,慌忙抱著甜覓,蹲到他跟前查看。

好蒼白!

看到如此蒼白的臉色,甜圓圓緊張起來不斷在甜匿身上,東摸摸,西瞧瞧,但是就是找不出他哪裡不對勁。

「我沒事。」甜匿拉開在他身上亂摸的小手,勉強地站起繼續清除面前擋路的「障礙」。「我們要儘快離開這裡。」

甜匿感覺到身體力的每個細胞都在撕裂著,再膨脹,再撕裂,不斷擠壓著他整個人,像是有一股力量在不斷衝擊著個他整個身體,無論他如何壓制,它都在不斷膨脹,就好像……想到這,甜匿震驚地瞪大眼,不容得他細想,體內的劇痛不斷刺激著他的五官。

他現在最需要的是送瘋女人和覓出去,然後找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他要……

「轟隆!」

「危險!」

甜匿感覺被人用力撞開,他剛剛站的地方躺著甜圓圓和她懷中的甜覓,他們不遠處出現了一個人影,從濃煙中走出了數十個身穿輕機甲的人,將他們和布蘭德他們包圍,現場一片寂靜。

「哈哈哈,里奇老頭,你都有今天了!」一把囂張的笑聲從帶頭的男子傳來。「怎麼被自己最親近的人背叛,滋味好受嗎?」

里奇眯著眼,努力地看清楚來人,最後還是放棄,慢悠悠地問:「你是哪顆蔥?」

「你!居然不記得我!」來者沒有想到里奇居然不認得他,氣憤得說不出話,正想上前給他好看,被後傳來如地獄般的陰冷寒風。

諸天行遊記 「挪開。」

「咦?」

「腿,從她身上挪開。」

「??」

「啊!」一聲比殺豬還刺耳的慘叫,從男子口中傳出。男子只覺得自己的右腿一陣錐心刺骨的劇痛,身子失去平衡,整個人瞬間摔倒在地上,抱著一條被扭曲到一種不可思議角度的腿打滾。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著男子剛剛站著的地方,哪裡站了一個渾身寒氣,雙眼血紅、臉無表情的小孩,而且他身旁的地上還躺著一個額角留著血昏迷過去的漂亮女子。 在這個科技代表一切的星際,如果有人說還相信舊時代的上帝鬼神之拿一套信仰,這個人的腦袋有問題,就是一個傻子,再不然就是懦夫。因為在星際信仰早已被如同人類的味覺一樣,早早地被放棄了。克隆技術打破了上帝的「創造論」之說,5D技術、空間跳躍說明了所有的一切不過是物質轉移,包括靈魂。星際的醫術發達到即使你在戰鬥中被人砍成十八段,只要主要器官完整無損,誇張地說,你一樣能原地恢復繼續戰鬥。

那麼,你還會相信上帝嗎?答案是不會,因為沒有人想當傻子。

可是此時此刻,躺在地上哀嚎的人由衷地希望有祂的存在。因為,他們想死。

絡繹不絕的慘叫,遍地的斷手殘肢,彷如煉獄的戰場,沒有勢均力敵的對決,有單方面的殺戮,而製造這一切煉獄的惡魔就是在斷肢堆中唯一站著的人——一個只有五歲的小孩。

在星際的發展史中,人類羸弱的肉體早已不再是一萬年前的脆弱,他們比以前更快、更強壯、也更抗傷性,這些都代表著他們更適應宇宙的生存。因此被砍者被某小孩「腰砍」后不會當場斷氣,而是會或者一段相當長的時間,這些時間足夠被砍者拖著自己的「半身」,痛苦地從殘肢堆里找回自己的「零件」,徒勞的想將自己的下半身「安裝」回去,再絕望恐慌地看著自己一點點地死去。因此,當你看到十條、二十條甚至更多如同厲鬼般,拖出一條條觸目驚心的血路時。這種詭異恐怖的場景,即使是訓練有素的軍人也不一定能承受得起來。

而某貪新忘舊的某熊孩子,在追殺敵人的過程中十分公平,只會給予對方一刀,砍到哪個部位就要看被砍者的運氣了,對於地面上的不斷遊走的「爬行者」及不理睬,也不會補上一刀,只是偶爾停下步伐,欣賞一下自己的製造出來的「玩具」,期望在下個目標能砍得更完美一點。

「怪物。」安妮卡壓著渾身疙瘩,慘白著臉顫巍巍地說。

只見一個「爬行者」死命地抓住小孩的小褲管,嘴巴張張合合,痛苦地發著無意義的哀嚎。小孩蹲下身眼神清澈,表情愉悅地從人家下身挖了一坨腸子出來,帶著血水的腸子滑溜溜的被溫柔地放到對方的手裡,看著自己還在涌動的腸子,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對方再也無法心中的恐懼徹底崩潰了。

小孩像是欣賞夠對方的表情,再次站起來,轉身看著滿臉驚恐的人群,追殺下一個目標。

「他是一隻披著人外皮的怪物!」 頭條追妻,俞先生強勢寵 安妮卡再也受不了轉身吐了起來。

「……」她身旁的布蘭德表面雖然無動於衷,但是也震驚甜覓的實力和手段。

離戰區最遠的里奇和溫妮同樣震驚於甜覓的身手和嗜血的性格。誰也沒有想到這裡居然有一隻披著五歲小孩外皮的小怪物。

盯著遠處的甜覓,里奇眼中閃過一抹算計。感受到身後的人的顫抖,里奇安撫性地輕拍著溫妮握刀的手。「小妮子,別怕,有我在。」

聽到這個久違的小名,溫妮錯愕了一下,隨即被憤怒、厭惡和一些複雜的情緒取代,狠狠地扇了里奇一個耳光,抵著他脖子到又緊了一些,兇狠地威脅,「不準在喊那個名字,否則我先割了你的舌頭。」

里奇吐出口中的血水,滿不在乎地對她聳聳肩。「好吧,等你需要的時候,我再借你溫暖的懷抱吧!」

學不乖的里奇再次被揍了。

甜匿艱難地從痛楚中抬頭看著自家弟弟,對於他殺人時享受的表情和血腥的手段,既使想上前阻止卻愛莫能助,只是忍受著渾身劇痛,擔憂地看著他。

在場的士兵們都是見過風浪的人,卻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五歲小孩暴走後,會如此殘暴血腥,面對一群經常刀口上舔血混日子的人,居然如砍瓜切菜般輕鬆收割人命。彷彿殺人是多麼有趣好玩的遊戲,被殺者的尖叫絕望更是逗樂他的法寶,原本臉無表情的小臉,此時泛起了一抹詭異的天真笑容,殺紅了眼的小孩,好像嫌棄現場氣氛不夠窒息、壓抑,舔著手中的鮮血,笑問:「誰先來?」

死一般的沉默,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驚恐:「怪物!他是怪物!我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

「我也是!」

「我不要被怪物殺了!」

「我不幹了!」

「我也是!」

對死的恐懼,對生的何求如同瘟疫般迅速蔓延在敵方陣營中,原本圍著布蘭德他們的士兵紛紛投降逃跑。

領頭男子在親兵的撐著下,氣急敗壞地對著逃兵們咆哮,阻止著那些臨陣逃脫的士兵們:「站住,不準走!你們這群懦夫,給我回去作戰!你們這些廢物聽到沒有!」心裡不斷責怪父親,為什麼一定要讓他帶上這些貪生怕死的三流傭兵們。

面對強敵,絕對不能將背部留給敵人。這是星際中連三歲小孩都知道的道理,慌不擇路的這群人完全忘記了這個致命的道理。

甜覓看到自己的玩具要逃跑了。甜覓一臉不高興地皺了皺眉,小手輕輕一揮,逃跑的人全部被定住了。

甜匿雙目瞪圓看著甜覓,忍著疼痛厲聲喝止著:「覓,停手!你不能再用……」精神力了!

「S級?!」男子不敢置信地驚叫道。這裡怎麼可能出現S級的?!

因為只有S級精神力,會在沒有任何設備輔助下,無聲無色地將人的行動鎖住。可以試想一下,雙方都是勢均力敵的情況下,你要是能定住對方一秒種,你就能毫無生命危險地取得勝利,而這個只是S級精神能力者其中一個最普通的技能。要知道S級精神力者之所以如此精貴,除了它的稀少外,還因為它的多樣性,也就說,普通的異能者只能擁有一到兩道能力。這些S級卻能得到5種、8種,甚至更多。對於那些沒有軍政背景、沒有很厚家底的家族來說,他們絕對是振興可謂存亡的關鍵,因此S級從來都是各大家族的拉攏對象。

因為,當男子看到面前這個殘暴的小孩居然是S級的時候,而且還一下子定住了三十人,包括他在內。感受到這種強大的精神力時,他驚呆了!很快的,他從震驚中變成狂喜,被將「甜覓佔為己有」的慾望沖昏了頭腦。「還呆站著幹什麼?對方不過是個小孩你們就怕得尿褲子。給我動啊!你們這群廢材,小孩子都怕,還當什麼傭兵!」

像是被男子的話羞辱到了,傭兵們紛紛集中精神去解除自己的精神封鎖,握著脈衝槍發狠地對著他一頓狂射。

男子沒有料到,傭兵們會如此一招,當下著急的大喊:「停手!停手!不準用槍,我要活——」的!

「啊!」

「啊!」

「啊!」

男子話還沒有喊完,擋在他面前的傭兵們,如同收稻麥一樣,一遍遍地倒下來。男子看著宛如死神般的甜覓越靠越近,豆大的冷汗不斷從額角冒出來,縮了縮,將躲在士兵的身後。

「覓,停手!」甜覓充耳不聞。

不能讓他再發動精神力了!甜匿發現甜覓的動作比之前緩慢了很多了,知道他的身體差不多大極限了。對著布蘭德他們交待一聲:「別再他身前或兩則出現,否者後果自負。」

甜匿剛要上前,那道搖搖晃晃的人影剎那間讓他停止呼吸,焦急地大吼:「瘋女人,別過去!」抬手正要扇開甜圓圓,熟悉的劇痛再次襲來,讓他差點昏了過去,視線模糊地眼睜睜看著甜圓圓去送死。

甜覓現在可是六親不認,殺紅了眼。瘋女人,別去送死! 陸亦書回身,點點頭應下。

「和我說說,你和小錦是如何結識的,她之前……過得好嗎?」

陸亦書暗自嘆了聲,組織了下語言,便開始和對方說起所知道的陸錦依的情況,只是略去了伍元和她的關係。

他覺得現在還是先不要再刺激將軍了,如果知道女兒還沒認回就已經成別人家的,估計刺激會太大。

聽說女兒竟然有一手非常好的廚藝,受到很多人歡迎,賺了很多錢,生活很好,他不止沒高興,還更加後悔與自責。

聽說女兒從小就被洛安欣奴役著,日常三餐都是自己做,她的這一手廚藝,就像一個巴掌狠狠甩在他臉上。

陸亦書其實了解的也不是很多,所以說沒一會就沒話聊了。

定遠將軍心情也不太好,便擺擺手讓他先回去。

臨走時,陸亦書還是問了下元芷夫人的情況。

定遠將軍也沒有隱瞞。

元芷夫人雖然中了慢性毒藥,但因為陸錦瑟可能還無法在太子府站穩腳跟,每期下的劑量都不多,至少可以拖著兩年。

所幸現在發現了,昨天請了宮中的御醫過來看看,現在已經解了毒。

但這十多年來元芷夫人本就因為當年洛安欣的事情落下心病,加之這段時間被毒藥毀了身體,整個人精氣神都不好,需要調養好長一段時間才能恢復。

如今將軍府這環境,顯然不是養病的好地方,便直接被寧陽侯給接回侯府先調理一段時間,並且讓定遠將軍最好先抓緊時間解決女兒的事情。

目前陸錦依和陸錦瑟的事情元芷夫人還不知道,寧陽侯把人接回去只說要讓她找個清靜點的地方養身體,外界的事情誰也不敢往她跟前說。

實在是以她現在的身體,完全承受不來這樣的刺激。

寧陽侯在殿上雖然幫著女婿說話,但對女婿卻沒半分好臉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