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當然,放心吧,在抓住滿寧的時候我會在第一時間告訴你,你那邊有什麼安排也要告訴我,我覺得這一次對於我們來說是一次大好機會。”

盧寶點點頭:“等時機成熟我會告訴你的,爲了避免引起其他人的懷疑,我先走了,到時候我們通過電話聯繫。”

見盧寶要走,高翔親自將其送了出去,等盧寶安全上了車,高翔才轉身回去。

但盧寶和高翔都沒有注意到的是,在黑暗處隱藏着一個神祕人影,這個神祕人影一直在暗中監視着盧寶兩個人,頗有些熟悉。 在審訊之下,滿寧的手下將滿寧洗錢的所有經過仔仔細細的告訴了高翔,高翔也帶着警察進行詳細記錄,最後整理成一份報告,第二天交給了莊重。

在看完報告後,莊重頗爲滿意的點點頭:“沒想到竟然還隱藏着這樣一個洗黑錢的組織,高翔這件事情你功不可沒!”

高翔原本將功勞還給盧寶,但想到之前盧寶和莊重相處的並不是很和諧,再加上盧寶在臨走之前告訴自己這件事情不要提到自己,所以高翔便將功勞全部包攬在自己的身上。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局長,還有一件事情,現在的滿寧正在逃跑當中,我這次來不僅僅是爲了向您彙報情況,更重要的的是申請通緝令,我準備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好,就按照你所說的照做對於這種無法無天的犯罪分子,我們不需要任何的心慈手軟,你儘管放心大膽的去做,出現什麼問題由我給你承擔!”

“是,局長,我一定全力以赴。”

有了莊重的允許,高翔便迅速着手處理手中的事情,打印出通緝令,無論是現實還是網上都發布着有關於滿寧的信息資料,高翔這次是勢在必得。

另一邊,僥倖逃脫的滿寧還不知道自己目前的處境,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認爲自己可以擺脫現在的困境,更是狂傲的拿出銀行卡,遮掩着自己的臉來到銀行。

滿寧理所當然的看到粘貼在各個角落當中的通緝令,不屑的說道:“還真是有意思,還真的以爲這種東西能夠抓住我?我倒要看看你們有什麼能耐!”

滿寧將嘴上的口罩推上,繼續向銀行走去,由於怕泄露自己的身份,滿寧來到自動取款機前,插入銀行卡,信誓旦旦的輸入密碼,看着屏幕上所顯示的餘額,滿寧心中暗喜,輸入取款金額。

然而不幸也是從這一刻發生,想象中出錢的畫面並沒有出現,而是告訴自己無法完成操作。

這讓滿寧有些不安,便嘗試着繼續將錢取出來,可再次嘗試之下結果仍然一樣,依舊沒有辦法取出一分錢。

這時,站在滿寧身後的人變的不耐煩起來,嘴中埋怨道:“喂喂,你到底行不行,如果不行的話就給我讓開,後面還有這麼多人呢!”

“說的是啊,難道還能讓這麼多人都等你一個啊,你以爲你是誰?”

聽着身後的叫囂聲,滿寧只好不甘心的讓開,再將銀行卡放回去的時候,卻不小心將身份證連帶出來,掉落在地上。

“先生,你的身份證。”

“謝謝。”滿寧在道謝之後便迫不及待的接過身份證,很是慌張的跑了出去。

滿寧的舉動讓其他人爲之一愣,沒有想到這個人的行爲舉止竟然會這麼怪異,但卻沒有注意到身份證上信息是什麼。

跑出去的滿寧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道上,越來越捉摸不透爲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樣,百思不得其解。

這個時候,一通電話打了過來,滿寧拿出手機一看,鬆了一口氣,原來是自己的一個客戶,並不是什麼危險人物。

“孫老闆,你好啊。”

孫老闆憤怒的說道:“滿寧,我讓你洗的那筆錢你給我洗哪裏去了,這都多長時間了?”

“孫老闆,您可能有所不知,我這裏發生了一些小意外,所以洗錢的事情要多等一段時間。”

“一段時間?你知不知道你口中所說的一段時間對我造成多大的損失嗎?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那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最好盡最大的努力把我的那筆錢洗出來,否則到時候不要怪我不講情面。”

滿寧連忙賠上笑臉:“是是是,孫老闆,我一定在第一時間給你補償上這筆錢。”

“哼。”孫老闆冷哼一聲之後便掛掉了電話。

滿寧如釋重負,現在警察盯得自己這麼嚴,不要說洗錢,連躲避起來都成了問題,更重要的是現在自己的銀行卡已經遭到凍結,所有放在銀行卡的錢都取不出來,至於那些不動產估計現在也被警察全部鎖定,情況只能用窘迫來形容。

失魂落魄的滿寧打開自己可憐的錢包,只剩下不到兩千塊,而跟隨自己僥倖出來的人有五人之多,這些錢根本不夠用。

想到這一點,滿寧無奈的嘆口氣,握緊拳頭,只能從另一邊思考對策。

回去的路上,滿寧的電話就沒有停止過,一直都在不停的接打電話,所接的全部都是那些讓自己洗錢的老闆,每個人的目的都很簡單,那就是要自己還錢。

“是是是,我一定會盡快處理這件事情,我們合作這麼長時間,難道對我一點信任都沒有嗎?”

說完,滿寧便直接掛掉了電話,快速的將手機卡取了出來,將其丟進垃圾桶中,這才讓自己的耳根子清淨了很多。

滿寧怎麼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更沒有想到自己會淪落到如此可憐的地步,臉上寫滿了無奈。

在途經一處光滑的牆壁時,只見牆壁上貼着一張通緝令,滿寧停下腳步,定睛一看,只見通緝令上的照片正是自己,而且還附有自己清楚的信息,這讓滿寧更是慌張不已,連忙加快腳步,趁着沒有人注意到自己連忙躲到偏僻的角落當中。

得到喘息機會的滿寧靠在牆邊,自言自語道:“沒想到這些警察的行動速度這麼快,馬上就查到了我的信息,可是即便如此也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畢竟在臨走之前我已經安排人將資料全部封鎖,怎麼又會變成現在這樣?”

一個可怕的想法出現在滿寧的腦海之中,那就是最後的資料並沒有清除掉,所以警察纔會有這樣大的舉動,但滿寧沒有想到的是,從中干涉這件事情的人則是盧寶。

滿寧遮擋着自己的臉,回到了住處,本來想和自己逃出來的手下人說些什麼,卻在門前停了下來,因爲聽到了一些讓自己意想不到的事情。 另一邊,這些人並不知道滿寧就在外面,仍然在專心致志看着電視中的內容,而電視中正在播放的則是有關於滿寧的事情。

“沒想到這件事情會鬧得這樣大,現在好了,都上電視了,也不知道我們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說的是啊,滿寧在此之前還信誓旦旦的和我們說不用擔心,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結果呢?事情不還是變成現在這樣?”

“兄弟們,依我看,我們這樣東奔西跑下去遲早會被警察抓住,還是另謀出路的比較好。”

這一番話得到了所有人的同意,相繼點點頭。

站在外面的滿寧將他們的每一句話都聽在耳中,更沒有想到的是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手下會有這樣的想法,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就在這些人探討以後該做什麼的時候,滿寧毫不客氣的推開門,其刺耳的聲音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過去,這些人見是滿寧到來,也就將口中的話收了回來,而電視中仍然在播放着有關於滿寧的結果。

“滿老大。”所有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滿寧臉有慍色的點點頭,回手將門關上,看着電視中的內容諷刺道:“你們還真的有閒情逸致,還有時間在這裏看電視,真心不錯。”

這些人也不是傻子,第一時間邊聽出來滿寧這樣說話的含義是什麼,便連忙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掉,帶着謙遜的笑容說道:“老大您笑話了,我們也是在這裏呆着沒意思所以纔會這樣,並沒有其他任何的意思。”

滿寧冷笑一聲,並沒有將自己所聽到的話告訴手下人:“不要以爲我不知道你們的內心在想什麼,別看現在我們深陷困境當中,但很多時候都是往往在逆境的時候出現奇蹟,更何況我們現在也沒有完全處於逆境,只不過需要暫時躲避風頭罷了,等避過這一段時間,我們還是可以出頭。”

聽着滿寧信誓旦旦的話,其他人如同被洗腦一樣,原本還焦躁不已的話瞬間被摧毀掉,對滿寧的話深信不疑。

“是,老大,我們相信這件事情會得以解決,更相信滿老大您的實力。”

在安撫好這些人之後,滿寧也不想有過多的停留,尤其是回想起這些人所說的話,更是憤怒不已,爲了以免暴露自己的情緒,滿寧選擇離開。

見滿寧要走,手下人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滿老大,我們手裏沒有多少錢了,不知滿老大能否支援我們一些?”

滿寧有些不滿的咬住嘴脣,及其不情願的從錢包中拿出一千塊,放在桌子上說道:“省着點花。”

說完,滿寧便離開房間。

剩下的人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千塊,用着頗爲埋怨的語氣說道:“就這點錢還好意思口口聲聲和我們說有奇蹟誕生,在這裏糊弄鬼呢?依我看我們如果在跟着他的話,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還是找機會離開他比較好。”

“我看不見得,我們現在和滿寧屬於同類型的人,如果現在一起離開的話,早晚會被抓住,結果還是不會有任何的改變。”

“那除了這個辦法外你還有其他的辦法嗎?”

“我們先不用這麼着急,到時候一切自有打算,我們先安靜一段時間,看看他到底能耍出什麼花樣!”

回到房間中的滿寧怒不可遏的將衣服狠狠的摔在地上,氣的滿寧破口大罵:“這些吃裏扒外的東西,到了危難關頭卻要說出這樣的話來,真是可惡!”

滿甯越說越生氣,尤其是想到自己所有的資產都遭到了凍結,更是氣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最後只能不甘的躺在牀上,可對於現狀卻沒有任何的辦法。

雖然說滿寧在辦理入住手續的時候沒有泄露自己的個人信息,但還是被酒店的服務人員認出來,在第一時間告訴了高翔。

得到消息的高翔信誓旦旦的將警察集合在一起,全副武裝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沒有想到盧寶在這個時候走出來,很是讓高翔意外。

“你這樣信誓旦旦的要去哪裏?”

高翔將手槍別在腰間:“我收到消息,滿寧已經出現,我正準備帶人去將其抓捕歸案。”

盧寶面不改色的靠在牆壁上,雙手抱肩:“你這樣大張旗鼓的去抓滿寧,你覺得可能抓到他嗎?滿寧在這裏摸爬滾打這麼多年,怎麼可能連這點都想不到?”

經盧寶這麼一說,高翔原本信心十足的話瞬間失去了信心:“那你說我們應該怎麼辦,難道要眼睜睜的錯失這次機會嗎?”

盧寶的臉上出現一抹信心十足的笑容:“當然不會,我們不用着急,到時候自然會有人將滿寧送到我們手中。”

其他人包括高翔在內都爲之一驚,絲毫不知道爲什麼盧寶會這樣胸有成竹。

高翔將信將疑:“能告訴我你這樣堅信的理由是什麼嗎?”

“我之所以會這樣說就說明我有絕對的把握,如果你要不相信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說完,盧寶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隨後便離開高翔等人的視線內。

看着盧寶離開的背影,高翔很是無奈,完全不知道盧寶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

劉平走過來小聲問道:“隊長,我們現在怎麼辦,還要不要行動?”

在經過一番思考之後,高翔說道:“我相信盧寶的話,收隊。”

劉平也不知道高翔爲什麼會如此確認盧寶,但既然高翔都已經這樣說了,劉平只能照做,下令收隊。

接連三天對於滿寧的事情都沒有任何進展,高翔對於盧寶的信任度開始直線下降,期間高翔也給盧寶打過電話,問一下這其中的緣由,但盧寶僅僅是讓高翔等着,至於什麼原因也不說,這很是讓高翔焦灼。

要知道,一旦這一次讓滿寧逃走的話,以後在想找到他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況莊重對於滿寧的事情也非常看重,倘若自己一意孤行的話,事情說不定會變成什麼樣子,高翔越來越着急這些事情。 劉平這時走進辦公室說道:“隊長,我私下裏聽說局長對隊長的決定很是不滿,更是有人在暗中討論隊長你是不是收取了好處所以纔會遲遲不行動,我擔心再這樣下去其他人所說的會對高隊長你所不利。”

對於劉平的話高翔也不是沒有想到過,可是自己這一邊已經答應盧寶,倘若在不經過盧寶的同意下擅自行動的話,高翔擔心會影響盧寶的計劃。

最後,高翔顯得很是凝重的說:“我們再多等一天,倘若盧寶那邊沒有什麼消息的話,我們立即對滿寧進行抓捕。”

與此同時,滿寧這一邊也在悄然發生着變化。

這時,跟隨滿寧一起逃出來的人一起來到滿寧的房間:“滿老大,我們究竟還需要挺多長時間,我們都已經吃了兩天的泡麪了。”

滿寧很清楚早晚有一天會發生人心動搖的事情,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自己手裏一分錢都沒有。

直到這個時候,滿寧仍然再給這些人灌輸自己的思想。

滿寧親自從牀上站起來,拉着這些人的肩膀說道:“你們先不用這麼着急,坐下來說話。”

然而滿寧的舉動並沒有讓手下人很是感動,反而變的很是嫌棄:“滿老大,我們只想知道還要這樣多長時間!”

察覺到手下人說話的語氣有些憤怒,強壓住自己的脾氣,安撫道:“你們也看到了,外面對我還在緊追不捨,我知道你們的情緒很不穩定,我這裏還有錢,你們兄弟幾個去吃個飯,怎麼樣?”

不等這些人做出反駁,滿寧便拿出錢包,掏出五百塊:“兄弟們,我知道你們跟着我受了很大的委屈,我也很無奈,但還請你們相信,我們的光明會馬上到來。”

見滿寧都已經把最貨真價實的東西拿出來,這些人也沒有繼續在追問下去,而是帶着手下人離開,連最起碼的告別都沒有,直接離開。

等到這些人完全離開房間,氣急敗壞的滿寧一拳打在桌子上,點燃一根菸,叫罵道:“媽的,這些傢伙,竟然敢這樣對我惡語相向,根本沒有把我把我放在心裏!”

盧寶再次拿出錢包,發現裏面只有三百塊,內心痛苦到極點,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快點結束現在的處境。

同樣,這些手下對於滿寧的舉動也很是氣憤,走出去之後那些人拿着褶皺不堪的五百塊,埋怨道:“這點錢夠幹什麼的?我們可是這麼多人呢,一人一個菜都不夠吃的!”

“算了,我們已經吃了兩天的泡麪,能吃上別的東西就已經不錯了,我們就不要挑剔了,還是填飽肚子要緊。”

就這樣,一行人來到距離酒店最近的小餐館,菜倒是沒點多少,反而是要了很多酒。

“唉,想曾經我們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如今卻過上了吃泡麪的生活,媽的,這份氣我實在是受夠了!”

“那有什麼辦法,我們和滿寧現在可是拴在一條繩上的螞蚱,我們還能做什麼?”

“我看不見得,別看滿寧說的信誓旦旦,我看他對於現狀也沒有任何的辦法,在他拿錢的時候我看過他的錢包,只剩下屈指可數的那點錢,根本不足以來養活這些人。”

聽完這一番話,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那我們還等什麼,直接去找他!”

這個建議立刻得到了其他人的響應:“說的不錯,我們出來工作不就是爲了錢嗎,如今他連錢都沒有我們還有什麼必要跟着他?”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