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當女聲結束的時候,談蘇已經看清楚了她所處的環境。

此刻,談蘇並非身處影院之中,周圍的椅子像是變魔術似的消失無蹤,她正坐在一張有些年頭的長椅上,而長椅就在一條黑漆漆的馬路邊上。此刻天色已晚,這條似乎坐落在郊外無人處的馬路上渺無人煙,甚至連路燈都沒有,十米開外的景物影影綽綽的一片,分不清哪些是樹枝樹幹,哪些是它們的影子。一陣細風吹過,馬路兩旁的樹葉嘩嘩作響,就像是暗處的鬼魅竊竊私語,令人毛骨悚然。

談蘇站起身,再一次確認這條陰森的馬路上除了她之外連只鬼都沒有。而她的手腕上也多了一隻表狀儀器,正方形的屏幕上正顯示着一些信息。

目前積分:500。

門之碎片:無。

護身符:無。

事情真的不妙了。

能在一瞬間將她從電影院帶到這麼個鬼地方,她確信,這絕對屬於超自然的力量。再加上那個女聲所說的一切,她很容易且不得不接受目前的狀況——她穿越了,被拖入一個可怕的遊戲中。

而且此刻,她正面臨一個極度危險的局面。她的初始積分是500點,這個次世界主線任務的積分正好也是500點,而即時任務有100點積分。如果她這第一個即時任務失敗了,她就會扣除即時任務加主線任務總共600的積分,變成負100。她記得很清楚,那所謂的系統說過,積分很重要,涉及到她能不能回去,而一旦積分爲負,她就會被系統“處理”。至於所謂的“處理”到底是什麼,她一點都不想知道。

所以說,第一個任務就是生死攸關的,系統所謂的“新手優惠”,到底優惠在什麼地方?

遠方忽然有車燈光由遠及近,談蘇神色一整,不再多想,只願能順利度過這第一個“即死任務”。

來車速度不慢,談蘇站在路邊,舉起雙手用力地揮舞着。既然剛纔系統聲音已經提示東和珍是開車來的,那麼這輛車十有八.九就是她的目標。

然而令談蘇吃驚的是,在離她二十多米遠的位置,車子卻猛地剎車停下,木偶一般一動不動了。

談蘇停下揮舞的動作,疑惑地皺起了眉。

他們是因爲她才停下的?不,不對,他們沒道理會停那麼遠。那麼,致使他們停車的就是別的原因了——有什麼事會讓兩人荒郊野外停下車?爭執甚至吵架?走錯路了?還是……撞到東西了?

在談蘇按兵不動的這段時間裏,那輛車也一直沒有動靜,突然,它就像是被獵狗追趕的兔子,瘋狂地向前加速疾奔。

談蘇神色一變,顧不上自身安危,兩步跳到馬路中央,邊揮手邊大聲道:“停車!幫幫我!”

然而,對方像是根本沒看到她,速度一點兒沒降,直衝她而來!

在車子撞到她之前,談蘇猛地向旁一躍,滾出了一兩圈趴在地上。

而伴隨着一陣猛烈的剎車聲,她企圖攔截的車子終於停下,但沒人下車查看,甚至沒人搖下車窗。

談蘇雖沒被車撞到,但在躲避的過程中不可避免地受了點兒擦傷,她深吸了口氣,這才積攢起力氣撐着地面爬了起來。

與此同時,車子裏,從後視鏡中看到那白衣女子僵硬而緩慢地從地上站起的那對情侶像是被扼住了喉嚨,瞪着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後視鏡中詭異的這一幕,驚恐萬分卻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談蘇小心地走了兩步,確定自己身上只是一些擦傷,並沒有扭傷甚至更爲嚴重的骨折之後,便加快速度走到駕駛座旁,拍了拍車窗。

車子裏突然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這尖銳的聲音透過車窗玻璃,如錐子般刺中談蘇的耳膜,聽到車子裏的這個女人大叫着鬼啊鬼啊,談蘇嘴角一抽。

她說怎麼這兩人這麼兇殘直接開車撞她,原來是把她當成鬼了!

作者有話要說:新文新氣象,請大家依然多多支持!

第一章再強調一下,本文以劇情爲主,談情爲輔,男主是個人物,將會在第二個故事出現,如文案所示他跟女主是相愛相殺的節奏。大家要是有興趣可以猜猜看這章出現的哪個人是男主……

我的經歷和知識水平有限,這文因爲設定原因其實也比較難寫,如有bug,請友善提出,能改我一定改,如果因劇情原因無法修改,也算我長了見識,我肯定感激你。一上來就人身攻擊打負分的,請做好會遇到我任何反應的準備。更多說明請看我專欄自白,這裏就不多說了。

另急需大量玩家資料,有興趣的童鞋可按照以下格式自薦,只是自薦的請打零分。

姓名:

年齡:

性別:

職業:

性格:

其他必須說明的事:

插入書籤 車中的情侶互相擁抱着,女人閉眼尖叫,男人卻雙眼直勾勾地盯着談蘇,直到看清楚她的模樣,他纔像是緊繃的刺蝟收起了渾身的刺,呼出口氣放鬆下來,一邊安撫女人一邊搖下車窗,看向談蘇一臉驚魂未定地問道:“有什麼事嗎?”

談蘇不動聲色地打量着車中的兩個人,車裏的兩人明顯是亞洲人,但並非中國人。不知道是不是系統的緣故,他們說的話談蘇可以明顯聽出不是中文,但到了她的耳裏,已經自動轉換成了中文的意思,這讓她跟他們沒了交流上的障礙。兩人大概二十來歲,男的應該就是東,女的是珍。

珍在東的安撫下漸漸安靜下來,只是看向談蘇的時候神情依然帶着點兒懼意。

談蘇微微一笑道:“對不起,能帶我一程嗎?我等了好久也沒等到車經過。”

“這個……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裏?”

“不知道,我醒來的時候就在這裏了。請你們幫幫我,我可以給你們錢。”談蘇的臉上露出了懇求之色,但雙手卻一動不動,一點都沒有要掏錢的意思。原因很簡單,她早確認過了,她身上一個子兒都沒有,註定要搭上這兩個人蹭吃蹭喝了。

珍此刻已經恢復了冷靜,看談蘇一個人站在黑漆漆的夜裏實在可憐,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她推了推東的手,小聲道:“東,我們幫幫她吧。”

“這……好吧。”東猶豫了會兒,終於同意了。

“謝謝,你們都是好人!”談蘇聞言,飛快地拉開後方車門上了車,剛把車門關上,她就聽到了系統的提示。

【即時任務一完成,獎勵積分100點。】

談蘇長舒了口氣,緊繃的身體也放鬆下來。如果他們不同意她上車,很可能她會採取不怎麼文明的手法。幸好,他們同意了,她也就不用做艱難的決定了。

一開始最危險的時刻已經過去,就算之後第二個即時任務沒有完成,她的積分頂多就是變成零,不會因爲負分而被“處理”。現在,她得好好想想將來的路。

這所謂的遊戲沒有退出選項,就算再反感,她也只能一步步走下去。而按照那所謂系統的意思,要離開這個遊戲世界,只有一條路——努力賺積分,讓自己成爲前三!

賺積分有兩種方式,主線任務和即時任務。雖說主線任務的積分比較多,但真正致命的其實是即時任務。即時任務是必須完成的,不然就會離開次世界,連主線任務的積分和當時的即時任務積分一起扣除。那可是一筆不小的損失,或許到後期大家的積分都上來了還能忍受個幾次失敗,但前期,一旦即時任務失敗,很有可能積分爲負,會被系統處理。幸好,她的這第一個即時任務不算太難,不然她恐怕就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最後,單就這個世界來說,離開次世界有三種方式,最理想的一種是集齊2片門之碎片召喚……拼合成次元門,另兩種都是失敗的,要麼死,要麼沒完成即時任務,都必須扣除主線任務的積分。第一種目前來說很有困難,這所謂的系統沒有給出任何提示,她根本不知道上哪兒去找那所謂的門之碎片。

思來想去,談蘇意識到自己目前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儘量完成即時任務,儘可能多地獲得積分,即使最後無法完成主線任務,也有足夠的積分來抵扣。

談蘇看了東和珍一眼,剛纔系統提示的時候他們並沒有表現出任何異樣,也就是說,系統的聲音他們聽不到,應該只有她這個玩家才能聽到。

“我叫蘇,你們呢?”她看向正副駕駛座,對兩人微微一笑。既然系統把她弄上這輛車,足以說明,她今後的任務很可能是跟這兩人有關,跟他們打好關係是個最有利的選擇。

“我叫東,她叫珍。”東啓動車子,下意識地看了後視鏡一眼,出口的聲音有些緊繃。

談蘇挑挑眉,看來他們剛纔真的撞到了什麼東西吧。她可以肯定,他從後視鏡裏看的並不是她,但上車前她已經確認過,車後方的路面上很乾淨,什麼都沒有。

車子向前駛去,談蘇繼續挑起話題套着近乎,“東,珍,你們是情侶吧?”

東點點頭,應了一聲:“嗯。”

估計剛剛跟朋友們聚會回來吧?還喝了不少酒呢。

談蘇一上車就聞到濃郁的酒味,是從兩個人身上飄散出來的,而東的身上味道比較濃。稍稍一想她就明白了,大半夜的,喝完酒開大老遠的車,應該是回家,如果只是兩個人喝酒,他們不會跑那麼遠,而如果是去跟親人朋友會面,一般來說不會喝那麼多酒。當然,她的猜測只是猜測,不排除別的可能。

看出東依然心神不寧,並不願意多說話,談蘇便決定識相地閉嘴。

收回視線之前,她眼角餘光瞄到前方路邊,被車燈照得敞亮的樹旁,有一個影子正面向馬路站着。

那是個……白衣女子?!

談蘇眼神微變,此刻車子卻已經駛了過去,她忙轉頭向後看去,那兒卻什麼都沒有了。

車子猛地向一旁抖了抖,好不容易纔穩住停下。

“剛剛……”珍遲疑道。

“我看到了。”沒等珍說完,談蘇就開了口,“一個長髮的白衣女人。”頓了頓,她又加了一句,“差不多我這樣。”

珍驚恐地轉頭看向談蘇,緊張地看了她好幾秒,見她依然還是淡然的模樣,她才舒了口氣。

“珍,你來開。”原本一言不發的東打開車門下了車,轉到副駕駛座旁,將一臉茫然的珍拉下了車。

珍看了東一眼,欲言又止,最終什麼都沒說,轉到駕駛座上了車,車子再次啓動。

這回談蘇沒再說話,只是不動聲色地打量着二人。

東神色緊張,一直望着窗外,時不時透過後視鏡看向車後,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而珍一邊開着車,偶爾擔憂又疑惑地看東兩眼,沒有再說什麼。

也就是說,東心裏藏着什麼事,剛剛的阿飄姑娘——這個世界既然不是她的現實世界,那麼存在鬼也是可能的——或許跟他有關,而珍顯然對此一無所知。

談蘇抱着雙臂靠在椅背上,雙眼望着車窗上自己的倒影,默默地盤算起來。看來,她得想辦法套出東隱瞞的事,對這個世界多瞭解一分,她今後的即時任務恐怕就越容易完成。

【主線任務之一:以問答模式問出東隱瞞的“真相”,本任務獎勵爲門之碎片。

現在進入問答模式,此模式只允許玩家提問五次,劇情人物只會回答是,不是,或者不知道。在此模式下,劇情人物不會撒謊,但回答內容僅爲此人物當前所知而非事實。五次提問之後,請玩家即刻說出“真相”。】

系統話音剛落下,談蘇就發現自己一瞬間來到了一個雪白的房間,她正坐在一張充滿着金屬質感的銀白色長桌旁,而她的對面,正端坐着面無表情的東。

主線任務?門之碎片?

談蘇雙眼一亮,仔細回憶剛纔系統說的那段話的同時,開始觀察這個房間。

wωω• тTk án• co

房間大約有三十個平方米大,沒有門窗,白得有些過了,看得滲人,談蘇很快就轉移了視線,看向她和東之間的桌子。桌子正中的位置放置着一塊一個手掌高的屏幕,上面寫着“第一題”,下方是一個數字,60,而隨着時間的流逝,它正在一點點變小。

談蘇立刻意識到,那是一個倒計時,也就是說,她第一題的提問時間只有60秒……不,現在只剩下55秒了。

談蘇沒有立刻提問,只有五個一般疑問句的提問機會要問出一個她完全沒有頭緒的隱藏內.幕,並不簡單,她必須好好利用這五個問題,讓這五個問題達到最大利用率。既然剛纔的阿飄姑娘讓東表現異常,那麼估計他隱瞞的真相跟那位姑娘脫不了干係。

https://ptt9.com/114255/ 當時間還剩下20秒的時候,談蘇終於理清了思路,極爲大膽地開口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你前女友是自殺的嗎?”

“不知道。”

東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似乎在這個詭異的空間裏,他已經失去了自我思考的能力。

在東回答完之後,桌上的顯示屏立刻換了文字,變成了“第二題”,而數字也跳成了“60”。

談蘇眉頭微皺。

從剛纔那女鬼的年齡和東的異樣判斷,談蘇認爲她是他的前女友,而那女鬼在這麼年輕就死亡,多半是自殺。當然意外、疾病和他殺也有可能,可要是意外或疾病,東在隱約意識到她已經是鬼之後的表現應該不會那麼害怕和排斥。所以在自殺和他殺之間,她選取了最可能的進行提問,期望於他回答“是”,然而他給出的答案竟然是“不知道”。他不知道他前女友死了,還是不知道她前女友的死亡是自殺?不過,至少從他的回答可以得出結論,那個女鬼確實是他的前女友,不然他應該回答“不是”。他正好有另一個死得很蹊蹺的前女友的可能性不是說沒有,但概率太低,在猜測之時談蘇只能選取概率最大的可能。也幸好他的回答不是“不是”,不然可能性就太多了。

快速思索了一番,談蘇認爲東不知道前女友已經死了的可能性更高一點。在她上車之前,東和珍的車停過一次,那時候他們肯定是“撞到”了那女鬼,她猜當時東就看清楚了女鬼的樣子,要是當時東已經知道前女友早就死了,第一次是出於本能而停車,那麼第二次當自己以同樣的白衣長髮模樣出現的時候,已經有了前面的預警,東絕對不會停車。可他還是停下了,這說明他不知道他的前女友已經死亡,第一次撞到“人”時還以爲是自己眼花,第二次遇到同樣的白衣女人時,他有那麼一瞬間以爲是他的前女友,這纔會停車查看。同樣,女鬼是東所殺的可能性也排除了,不然這個問題,他的回答應該是“不是”。

至於那女鬼到底是不是自殺的……一個人在死後能變成鬼,應該執念很深,有放不下的人或事,而那女鬼不找別人卻單單來找東,原因大致也就那些,不是深愛,就是恨極。談蘇傾向於女鬼是自殺,如果她是被人殺害的,前面已經排除了東的殺人可能性,那麼她就不該出現在這裏。誰殺的她,她去找誰纔對,總不至於她是來找東幫忙抓兇手的吧?可那女鬼若隱若現的,是個正常人都被嚇死了,還怎麼幫助她?更何況,她能來找東幫忙抓兇手,直接去找兇手嚇死對方或者用鬼的神奇力量弄死他不是更容易麼?

第二題的提問時間已經過去一半,雖說第一題東的答案是不知道,但他的回答,還是給了談蘇較爲清晰可靠的信息。此刻她也很慶幸他的回答是“不知道”,如果是“不是”,她要思考的可能性就太多了。只能說,這第一題,她賭對了。

談蘇抓緊時間又思考了一番,問出了第二道問題。

“你認爲她是自殺的嗎?”

“是。”

談蘇的雙手在桌上交握,右手食指無意識地在左手指節上輕輕叩擊。第二個問題看似跟第一個問題沒有區別,但第一題是客觀題,第二題是主觀題。客觀上不知道,主觀上卻認定,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東跟女鬼分開時一定沒有好好道別,他不瞭解女鬼的近況,甚至迴避去了解——爲什麼?東一定做了對不起甚至嚴重傷害女鬼的事,不然他也不會在隱約確定她已經死亡之後這麼肯定她是自殺的。

問到這裏,女鬼是不是自殺已經不重要了——連東都不能完全肯定的事,怎麼可能問得出來?談蘇的目的是查探出東隱藏的真相,她現在已經知道東和女鬼之間一定發生了極爲嚴重的事,這就夠了。接下來,她的提問要點是問出東做了什麼對不起女鬼的事。一定是非常嚴重的,嚴重到東認爲會讓一個正值妙齡的女孩自殺的事。

對一個妙齡女孩來說,什麼事會讓她絕望到自殺? 當提問時間還剩下10秒的時候,談蘇問出了第三個問題。

“她被強.奸了嗎?”

“是。”

“你在場?”第四個問題的倒計時剛跳出來,談蘇就問出了口。

“是。”

最後一個問題的倒計時在走動着,談蘇卻沉默了。

一個女孩被強.奸後,如果有男友的安慰和照顧,一般來說走不到那條絕路上,而既然東認爲他做了對不起女鬼的事,就說明事後他什麼都沒做甚至厭棄她,更甚者事發時他在場卻光看着。第四個問題和答案已經說明了一切。

如果他當時在場,卻什麼都沒做,又是因爲什麼?

被控制住了?——如果是那樣,女鬼應該不會怪他,畢竟他也是身不由己。

懦弱?——難道連報警都不敢?或者說,不是不敢,是不能?

談蘇一陣思索之後,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強.奸她的人你認識?”

“是。”

【所有問題已提問、回答完畢,玩家請給出“真相”。】

談蘇飛快地整理了已知信息,三秒之後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東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女朋友被他的朋友強.奸而什麼都沒做,他的女朋友因此傷心絕望,離開後自殺。”

【回答錯誤,主線任務之一失敗。】

系統冷冰冰地蹦出一句話,就在談蘇心中一驚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她眼前一,場景變了。

這是一個類似生物實驗室的地方,擺滿了瓶瓶罐罐,在兩個架子之間,三個男生正壓制住一個女人,而東就站在旁邊,拿着相機拍着照。

五秒後,這個場景消失了,但女人那直勾勾地望着東的悲傷絕望的眼神,卻留在了談蘇的腦海中。

原來,不是強.奸,是輪.奸,東不但看着,他還拍了照。

談蘇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回到了車中。

她打量着東,他的表情並無異樣。看來,剛纔的那一幕,他沒有留下記憶。

壓下得知真相後心中涌起的憤怒,談蘇努力讓自己看向窗外,不然她怕自己會忍不住因任務失敗而遷怒於東,將他暴打一頓什麼的。

剛纔的主線任務,她都已經問到那種程度了,沒想到居然還是失敗了。只是她倒也不怪自己,輪.奸加拍照這種事,僅用是否問答題怎麼可能在五題內問出來?能問出強.奸加東在場,她已經對自己很滿意了。

血族詭探 好在那是主線任務而不是即時任務,不然任務失敗她就得被迫離開這個次世界,還要扣掉那麼多積分。只是她現在擔心的是,主線任務已經失敗了一次,她還有機會以正常方式離開這個世界嗎?主線任務是獲取2片門之碎片,那麼是不是就說明她在這個世界擁有兩次完成主線任務的機會?還是說,主線任務會有很多,她只要完成其中兩個就行了?

畢竟這個遊戲纔剛剛開始,僅從現有的信息談蘇實在無法得出太多結論,只好先將心頭的疑惑放下,走一步算一步。

大約半小時後,車子駛入鬧市區,珍放慢車速,轉頭問道:“你家住在哪裏?我送你回去吧。”

“我不記得了。”談蘇望着珍,臉上換了無助又迷茫的表情。

“這……”

珍一愣,隨即爲難地皺起了眉,正要開口,就見談蘇垂下了頭,用一種脆弱的聲音道:“我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們能不能收留我?我保證我很快就會想起一切的!”

珍看向東,但東只是看着窗外,什麼都沒說,他似乎根本就沒聽到珍和談蘇的對話。

珍推了推東,東驚嚇似的轉過了頭,他那一驚一乍的動作同樣嚇了珍一跳,她的聲音不自覺地拔高了一些,“東,你到底怎麼了?”

東急促地呼吸了兩聲,有些不耐煩地說:“沒什麼。”

“東,你……”珍還想說些什麼,但礙於談蘇這個外人在場,她只好閉嘴,把談蘇的請求再跟東說了一遍。

東看樣子並不情願讓談蘇到他們二人住的地方,聽了珍的話,他對談蘇道:“我們送你去警察局吧,警察會幫助……。”

“有紙和筆嗎?”談蘇打斷了東的話。

東一臉莫名,卻也找出了紙和筆,遞給了談蘇。

談蘇不知道自己要是寫中文的話系統會不會幫着翻譯給東看,因此她寫的是英文:我知道你和那個被輪.奸女孩的事。

主公有難 寫完後,談蘇把紙疊好,遞給了東。東疑惑地打開紙條,很快就看清楚了紙條上的意思,頓時臉色大變。珍正要湊過來看,東卻立刻把紙條撕成碎片,丟到了車外。

“你幹什麼,東?”珍沒來得及看到紙條上的話,對東的舉動疑惑不解。

“沒什麼,我們回家去吧。”東不自然地說着話,眼神忍不住往談蘇身上飄去,疑惑不解又驚訝恐懼。

“那她……”珍遲疑道。

“她跟我們一起回去。我們家裏不是還有個客房嗎?可以讓她住。”東飛快地說。

珍沒想到東的態度居然變得那麼快,不禁皺眉道:“可是……”她相信,他態度的轉變,肯定跟那紙條有關。可是那張紙條上,到底寫了什麼呢?

“快開車吧,我累了,想早點回家睡覺。”東沒有再給珍商量的機會。

珍擔憂地看了東一眼,滿是困惑的眼神隨即落在了談蘇身上。而後者卻側臉望着窗外,看不清表情。

珍沒辦法,只能開車回家。

到東和珍二人的住處後,東讓珍先去洗澡,等珍一走,他立刻緊盯着談蘇,表情戒備,“你到底是誰?”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