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畢竟他們都是搶了葉落的徒弟,自然而然的都想對葉落這個曾經的師傅有所了解。

然而除了對葉落崛起的速度很快。而且智師天賦高超,收徒很厲害。每一個徒弟都堪比頂級妖孽的天才,其他的一無所知。

鐵鎚和夏青青都有所避免的把葉落的信息透露出去。

法修峰主曾經說過。在天武聖地裡面最傑出的天才還是葉落,不管是他的哪個徒弟比起葉落這個師傅來說都差了很大的一截,他不知道是葉落太天才,所以收的徒弟都是天才,還是葉落有一種別人難以看的明白的收徒方式。

這是讓煉如玉和木善老人都沒有太強迫鐵鎚和夏青青的原因,雖然對於鐵鎚和夏青青他們都很喜歡,甚至都願意收為關門弟子,不過也是打算慢慢來。

最關鍵的問題就是葉落這個曾經的師傅,現在的葉落讓他們感覺到是一直的震驚,如果葉落一直成長下去,真的成為下一個天武聖主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麼到時候他們就是和聖主搶徒弟了。

「竟然大功告成,我也要走了。」葉落開口,看著劉爺和陸臨他臉上就很不喜。

而劉爺和陸臨雖然滿心的不情願,不過有煉如玉在旁邊,他們也不敢太過放肆。

葉落走出鍛造烘爐的範圍,一股清涼的感覺出現在了自己的心中。

秋天的天氣有點蕭瑟,有點悲涼,不過葉落心中還是有點喜意,就像布滿了枝頭的成熟的果實一般。

在葉落的空間戒指裡面還躺著一樣東西,那是一個縮小版的鍛造烘爐。

到了最後煉如玉看著葉落的眼睛都帶著一道光一般,不過葉落對於煉器實在是不太感興趣,所以也就沒有太過的問葉落。

最後給了葉落一個縮小版的鍛造烘爐,居煉如玉所說「這爐子裡面有個火脈的分支,雖然很小,不過也足夠靈師以下的煉器師所用了,你不想跟我學煉器我也不強求,我看你的資質也不需要我多教什麼,不過畢竟煉器之道靠創造也要經常練習的,這個縮小版的鍛造烘爐給你,希望你不要荒廢了煉器之道。」

葉落看著煉如玉臉上的誠懇也就沒有拒絕,把這個縮小版的鍛造烘爐收了下來。

突然葉落心裏面一怔,一股暗淡之色出現在了葉落的臉上,臉上的喜色瞬間就消失了。

「鐵鎚你這又是何必呢!」葉落嘆息一聲。

「二號徒弟鐵鎚脫離師徒關係,扣除你武修屬性點五點,教化點數五千。」教化系統的聲音傳出。

葉落連教化系統後面的聲音都沒聽清晰,他只聽到前面的鐵鎚脫離的聲音。

果然煉如玉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在自己面前,葉落估計到了是鐵鎚去求的煉如玉,沒想到代價竟然是完全的脫離自己的師徒關係。

這教化系統就是把師傅和徒弟綁在一起,為一條繩上的螞蚱,竟然收錯了徒弟,自然要付出代價的。

代價很沉重,如果是沒有帶師收徒以前,葉落都交不出那麼多的教化點數。

可是現在葉落想的不是教化點數的損失,而是嘆息自己。

他想起了在武造坊的時候,塔爺把鐵鎚交給自己的情形,那時候本來鐵鎚要到自己門下當一個智徒的,可是自己看鐵鎚對於塔爺很孝順也就沒有為難。

今日鐵鎚脫離,自己不怪他,難道怪他不成熟,還是不夠信任自己,怪的只能是自己實力不夠。

如果自己是天武聖主的話,鐵鎚絕對不會脫離的,恐怕整個聖地的弟子都為成為自己的記名弟子,那麼到時候的教化點數才是一個天文數字。

「天武聖主之位。」葉落握緊拳頭,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從新回到馴獸峰,天已經暗下來了。

天氣有點灰濛,帶著一點濕氣。

錢百萬不虧是商人出生,管理起來很有一套,而林不凡對於個個弟子的資料也收集的很是齊全,馴獸峰也算慢慢步入了正軌。

雖然少了中層的精英弟子和高層的核心弟子,不過等到這批弟子成長起來以後,這些都不會在是問題。

葉落剛剛回到馴獸峰,很快錢百萬和林不凡就找了上來。

「師傅。」

「葉首席。」錢百萬和林不凡各自開口。

「師傅在過幾天就是靈石的發放時間了,可我們馴獸峰峰主都不在,我們又沒有那麼多的靈石發放,這是一個大問題啊!」一開口錢百萬就哭喪著臉。雖然他有錢不過很明顯靈石不在錢的範圍之內。

「葉首席,還有個個弟子我都統計好了,有馴獸天賦的才有三人,這裡面除了獵驚峰本來就是知道有馴獸天賦的以外,另外二個分別為橫刀和柳絮。」林不凡也開口,橫刀就是那個臉上有著一道大刀疤的三級弟子刀疤男。

葉落也有點印象,畢竟被自己打劫過了的。而柳絮竟然也有馴獸天賦讓葉落倒有點奇怪了。

他曾經用探索之光,看過柳絮的天賦,雖然很強比起她哥強了一大截的地步,不過馴獸天賦自己也沒看出來。

只有額外天賦「九鳳體」讓自己看不懂,難道這個就是馴獸天賦,葉落猜想。

有了三個正宗的馴獸峰弟子也是好事,包括自己也有了四個了。

而另外一件事葉落想起來就頭疼。

天馴子走了,自己去哪裡找那麼一大批的靈石啊,雖然新人弟子一年只需要一塊靈石,而自己的身上可也才幾塊靈石了。

如果連靈石都不給弟子,這些弟子就算叛逃峰頭那也是沒有話說的。

葉落可不想自己千辛萬苦收來的弟子都走了,所以得去找靈石不可。

到底該怎麼辦才能夠收集靈石,葉落暗自皺眉。

看著葉落的眉頭皺起,錢百萬突然在葉落的身邊開口:「師傅不知道你此次去煉器峰做的怎麼樣?」錢百萬知道葉落和煉器峰之間的衝突已經很深了。

從葉落殺了煉器峰以前的首席弟子,又把煉器峰的副峰主給打了,就能夠看得出來。(未完待續。。) 我的臉刷的一下白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了下來。直到這個時候,我才感覺到艾麗在我生命中的重要。外公給周璐施完銀針之後,回過身來。他看到了我的異樣,連忙問道。

“小然,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周璐沒有什麼事情吧!我公司裏出了一點急事,必須馬上趕回去。辛苦你了,外公。”我感到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虛脫和難受。孫少離開時給我留下了一個兇惡的眼神,他終於找艾麗報復去了。

“你要是着急,就走吧!這裏有這麼多人,都會照顧周璐的。過不了兩三天,周璐就會和從前一樣的。路上開車小心一些,有空去看看你表妹小雨,好長時間沒有見到她了。”外公嘆了一口氣,將我推出了門外。

屋子裏剩下顧琳在照顧周璐,曾幾何時,她們兩個人還爲我爭風吃醋過。只是一轉眼,她們兩個人都和我漸行漸遠了。當然,這跟她們沒有關係。而是我的心太小,已經裝不下別的女人。

我沒有跟大爹和我媽說清楚原因,只說公司裏有急事。大爹和我媽都不喜歡艾麗,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如何他們知道我爲了艾麗,而不顧病中的周璐,肯定會傷心了。

汽車在公路上疾馳,我翻出了孫少的電話,我戴上了藍牙耳機,給孫少打了出去。

“孫少,我警告你,你要是傷了艾麗一根汗毛,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我在電話了大聲的說道。

“周然,艾麗不見了?我怎麼不知道啊!她不是跟你在一起嗎?你找我幹嘛?”孫少在電話裏咯咯的笑着。

“孫少,你少跟我裝糊塗。剛纔張警官跟我打電話了,她說是你的人帶走了艾麗。你有什麼事情衝我來,別拿一個女人撒氣。”我壓根看不起孫少這樣的行爲,動不動就綁架女人要挾他人就範。

“周然,你以爲你真的就很偉大嗎?一個男人,居然拿一個女人做槍使。你難道不知道動員拆遷戶拆遷是最難的一件事情嗎?好了,不跟你瞎扯了,艾麗不在我這裏。你有本事找去,別來煩我。”孫少氣呼呼的掛了電話,他說的話不無道理。鐵血會那麼多兄弟,我真不該把艾麗推到了風口浪尖。

我將汽車開到了警察署,張蕊在她的辦公室等我。她還在訓斥她的兩個手下,這兩個人我認識。便是那次在江邊協力救下馬瑞和馬瑞的老師的兩名警員。

“張警官,如果我之前沒有叮囑你。艾麗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情有可原。你明明知道艾麗有危險,你仍然這麼粗心大意。你……”我氣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周總,之前跟張隊說要防止孫少對艾小姐不利。所以我們一直監視着孫少以及他的手下。可是艾小姐的失蹤,跟孫少沒有多大的關係。張隊在你回來之前,已經跟孫少聯繫過了。甚至求助於青城警方的支持,嚴密的監視着孫少的一言一行。結果得來裏同樣的線索,孫少從蓉城回到青城之後,再沒有去任何地方。包括他的手下也是如此。”一名警員耐心的解釋着。

我知道現在我說什麼也無濟於事了,孫少在青城的勢力很大。甚至青城的財政收入,百分之三十是來自孫氏集團。所以即使是青城警方,對孫氏集團也在很多時候開着綠燈。

我氣沖沖的離開了警察署,張蕊追了出來。

“周總,你一定要冷靜,我們沒有找到艾小姐,不能證明我們沒在努力。保護公民的生命財產安全,是我們做警察的職責。你回去等消息吧!不要在擅自行動了。”張蕊顯得很內疚,其實她是我所見到的警察中最負責的一個。

“謝謝你,張警官。無論怎樣,我都會盡全力尋找艾麗的,因爲她現在是我的全部。如果沒有艾麗,衆誠集團拿下的拆遷項目,未必能夠順利的進展下去。”我沮喪的走出了警察署,已經有什麼難解的題,我第一個就會想起艾麗,向她徵求意見。

在她的家鄉吉成縣的那個小鄉村,艾麗將她完整的身子給了我。從那個時候起,艾麗便更是在我心底深深的紮根了。我開車回到了酒店,幾個小時之前,還是我將艾麗送到了這裏。把車開到停車位,關了車門下來。在我的車後,站着一個女人。

她燒成了灰我都認識,居然又是謝染。我一把拉過她,對她怒目而視。

“謝染,你究竟想幹什麼?李凱爲了你,一條腿都斷了。你爺爺爲了你,氣得差點舊疾重犯。”我大聲吼道。

“周然,你幹什麼?你弄疼我了?”謝染的手腕被我捏得發痛,甚至流出了眼淚。

“你也知道疼了?你傷害別人的時候,怎麼就不考慮考慮後果。謝染,我真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女人,虧我媽每次見到我還念起你!”我捏痛了謝染的手腕,其實我的心更痛。

“你到底想說什麼?周然,如果我是你想象的樣子。你媽還有你大爹還能活到今天嗎?當年,是你爸帶隊去抓我的爸爸,我爸爸在逃跑時不幸被飛馳而來的汽車撞死了。我媽也因爲悲痛過度,不久也離開了人世。周然,你敢說你爸爸一點錯也沒有嗎?我爸爸只是上了別人的當,難道就不能給他一個改錯的機會?”

“我爺爺就是因爲我爸和我媽的離世,纔將我帶離了那個城市。這樣的深仇大恨,放在你身上,你能忘記嗎?你可知道,有好幾次我趁你熟睡的時候,想一刀殺了你。可是我看到你一張善良的臉,我卻下不了狠心。那個時候,我只想一心把鐵血會搞垮,然後拿回屬於我的一份財產。可是,我失敗了,是周璐的出現,讓我前功盡棄。周然,你可曾考慮到這些……”

謝染的哭訴,讓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整件歷史一樣。這些事情,謝老爺子跟我講過。當年謝染爸爸的死,是有人栽贓陷害。更多的原因是謝老爺子當年樹敵太多,但謝染卻將這個仇記到了我爸爸的身上。

知道我爸爸殉職。謝老爺子早已釋然,而謝染卻想將這些仇恨來一個父債子還…… (新的一年,祝大家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還算順利,武器也已經修復好了。」葉落淡淡的開口。

「師傅不是我看不起你,煉器峰那些人怎麼會幫你修復。」錢百萬看著葉落直言不諱的開口。

「呵呵!他們當然不會幫我修復,這是我自己修復的。」葉落笑笑,不過靈石的問題還是讓他挺煩惱的。

「|師傅你還是一個煉器高手,我就說嘛!那時候在獅城的時候武造坊怎麼突然拿出那麼多高品質的清風劍出來,原來是師傅你煉製的,那時候真可惜,本來打算去買幾把清風劍的,不過等我知道消息的時候,清風劍都已經賣完了。」錢百萬暗道可惜。「不過竟然是師傅您煉製,那麼我以後也有福了。」

葉落聽著很無語,要知道那時候的清風劍賣的可不便宜,賺的是那些打算考核天武聖地的弟子的錢,那些弟子沒辦法才會一個比一個的價錢出的高的離譜。

現在武造坊走了,連帶清風劍的製造方法都被帶走了,不過葉落知道那個清風劍的製造還是有缺陷的,大武師級別的清風劍都沒打造出來過。

突然葉落靈光一閃,猛的一拍腦袋。

「有辦法了。」葉落猛的想起,竟然在獅城的時候能夠把清風劍賣的那麼火,而現在自己所在的地方更加的好,富有的不在是有錢。而是有足夠的靈石。

而恰恰自己需要的就是靈石。

自己可以煉製清風劍來天武聖地裡面賣,想必很容易受到靈師以下弟子的青睞。

「師傅什麼辦法。」看著葉落的樣子。錢百萬也跟著緊張。

「哈哈!百萬還需要你去操作一下,你畢竟有比較豐富的經商經驗。我就這樣告訴你,如果我現在有一批比清風劍還要好的武器要出售的話,你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宣傳的眾所周知。」葉落開口。

「師傅這個當然沒問題,這是我的專長。」錢百萬挺了挺胸膛,一臉自信的開口。

「那我們師徒就合作一把,盡量把幾天後的靈石都賺回來。」葉落和錢百萬拍擊了一下雙手,然後就開始去準備了。

第二天一大早,葉落就早早的起來了。

葉落再次來到煉器峰,不過這次他用海妖面具改變了一下面容。

煉器峰也有那麼多的弟子需要養活。而且也不可能有那麼多的資源來揮霍,所以煉器峰也有出售武器的地方,葉落竟然打算靠煉器賺靈石,此次來煉器峰就是為了看一下價錢的。

葉落走進煉器峰出售武器的地方,阻止了煉器峰的弟子為自己推薦的打算,葉落四處看了看。

他看的是這些武器的售價和層次。

看的結果還是讓葉落很滿意的,裡面的東西都不是能夠用金幣來衡量的,甚至葉落在裡面看到了標註在幾千到幾萬靈石的武器,不過那些都是很高級的武器。

都是靈師甚至靈師以上才能夠用的。

葉落沒有去關注那些高級別的武器。那些武器都不是他能夠煉製出來的。

好在剛剛在煉器峰裡面的功法殿裡面看了很多的煉器知識,不然以前葉落對於煉器也是一竅不通的。

這才是葉落那麼多把握能夠煉製出足夠的吸引人的武器出來原因。

而在天武聖主裡面已經沒有了傳導性和硬度的說法,靈師以下的武器都以蘊含的靈性多少為分層次的。

葉落看了看自己身體裡面的后羿弓,后羿弓蘊含的靈性如果以前只是蘊含了百分之三十的話。現在就達到了百分七八十的層次,而且外形那麼大,堪比靈器以下的最佳武器。如果不是葉落層次還不夠,甚至可以說這就是一把靈器。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