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男人婆扶着已經虛脫的龍雲,心急如焚地掃視周圍,希望能看到老魚他們的身影,然而沒有……

眼前的情形讓人頭皮發麻,視線範圍內全是叛軍士兵,有的站在車上,有的站在地上,有的站在臨時搭建的掩體上,詩人留意到,臨時大本營裏頭兩個崗樓身上都有12。7MM的德卡什機槍,那些機槍手早已經虎視眈眈,恨不得將他們打成篩子。

被幾千支槍指着的感覺實在不好,所有人背靠背圍成一圈,端槍警戒。其實這樣做,大傢伙都知道是徒勞,只要槍聲一響,馬上會迎來一場混戰,但是其結果毫無疑問是幽靈小組和英軍士兵會被子彈打成肉泥。

已經沒有退路了! 我能召喚華夏人傑 所有的希望和賭注,都在卡馬拉身上。

國王輕聲道:“希望這些叛軍會聽卡馬拉的,不然咱們都得下地獄……”

“告訴他們別輕舉妄動,否則就將他們的將軍送去見上帝!”詩人對男人婆低聲道,“看到那邊沒有,有一臺卡車,咱們靠過去,國王你負責開車!我和男人婆帶着這頭豬在後車廂打掩護。”

男人婆對着圍住大家的叛軍大聲喊道:“退後!退後!誰敢動一下,保證你們的將軍會炸成碎片!”

說罷朝詩人丟了個眼色,詩人舉起一隻手,輕輕展開露出裏面的手雷。這下子叛軍都看清楚了,不但這白人手裏有一顆手雷,卡馬拉的脖子上還掛着一串。

如果鬆開手,兩顆手雷會引爆另外幾顆,然後迎來的將是一次大爆炸,自己的將軍斷無生還的可能。

“後退!後退!”艾多桑看着眼前這羣亡命之徒,不由心生恐懼,他還弄不明白,英軍的特種部隊怎麼這麼快就到了?沒道理啊!這英軍俘虜纔剛剛送到,就算有內鬼,英軍從幾百公里外的弗里敦趕過來,恐怕也要幾個小時,何況還要進行戰前準備。

北極熊端着一支R4突擊步槍,想起自己落在另一輛卡車上的MX134加特林機槍,忍不住就心疼起來。

“FUCK!這麼一走,我的槍就沒了!”那支槍是他花了兩萬五千美元向一個美國軍火商購買的,算是他最喜歡的武器,現在要扔在這裏,實在比割肉還難受。

正在大家一步步往卡車靠攏、叛軍一步步退讓的時候,忽然從營區的東邊傳來一陣劇烈的爆炸聲,接着,更多的爆炸聲接連響起。

轟轟轟——

一團團巨大的火球拔地而起,衝向天空!伴隨而來的,還有沖天而起的一支支火箭炮,有的火箭彈甚至射到一些帳篷上,馬上引起連鎖反應,更多的爆炸接連而來。

叛軍士兵像潮水一樣的人羣裏也落下了兩顆火箭彈,爆炸將人撕成碎片,殘肢斷臂漫天飛舞,有些被炸斷了手腳暫時死不掉的叛軍已經被震得暈頭轉向,人像白癡一樣在火光中邊哭叫着邊爬着、走着。

隋末第一狠人 叛軍陣營頓時開始崩潰,所有士兵都顧不上眼前的幽靈小組和英軍,他們還以爲這些英國俘虜招來了空中支援,目前最大的想法就是先逃命!

三千多人亂起來,場面是恐怖的,有人跌倒在地,被後面潮水一樣逃命的人踩過去,開始還狂喊救命,一會兒就沒了聲息,成了一具屍體。

“找掩護!”

幽靈小組的隊員軍事素質和叛軍士兵不可同日而語,在危險的時刻還能保持冷靜,所有人馬上找到一處很合適的避難所——一個臨時用沙袋堆起來的掩體。

東邊除了有“蜜獾”20步兵車和瓦爾基里火箭發射車之外,更重要的是有兩座彈藥庫,裏面堆放着大量的彈藥,從RPG火箭彈到子彈,從炸藥到迫擊炮彈和榴彈炮炮彈,兩座軍火庫加起來,等於幾十噸的烈性炸藥,爆炸起來不可謂不恐怖。

整個營區就像開始舉行一場盛大的焰火晚會,就連腳下也能感受到劇烈的震動。

爆炸引起的氣浪席捲了整個營區,帳篷東歪西倒,捲起了漫天塵土,把躲在掩體後的十幾人全部蓋得灰頭土腦。

“小心!”國王指着不遠處大叫了一聲。

所有人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頓時嚇了一跳,紛紛狼狽地趴倒在地。

十幾米開外,一名渾身着火的叛軍士兵像個被點燃的大火團,用一種幾乎絕望到癲狂的聲音瘋狂地喊叫着,像個瘋子一樣到處亂竄。他背上似乎背了一個裝滿了彈藥的巡邏包,加上身上纏繞了塞滿子彈的機槍彈鏈,卻被飛來的火箭彈產生的火焰引燃了這些要命的東西。

Wшw ◆tt kan ◆¢○

平時往身上掛滿彈藥顯然是一種最簡單的耍酷辦法,叛軍士兵尤其喜歡如此,端着機槍,腰裏和胸前掛滿手雷,然後將一條兩米長的彈鏈在上半身纏成X型,足夠嚇尿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塞拉利昂小老百姓。

不過此時,這些玩意卻成了自己的催命符。

高溫引燃了子彈底火和彈藥,有的爆炸,有的發射,叛軍士兵成了一顆人肉大煙花,噼裏啪啦的聲響中,亂射的子彈波及了身旁幾個淬不及防的叛軍,還沒來得及逃命就吃了槍子,紛紛倒地。

彈藥爆炸和亂射的子彈將叛軍士兵的背部打得稀巴爛,他像一條剛被釣上船掉在甲板上的大魚,撲騰撲騰地在地上翻騰,然後身上的手雷轟隆一聲,炸了!

碎肉和內臟被爆炸產生的衝擊破掀得到處都是,彷彿下了一場血雨。

國王厭惡地拍掉沾在頭上的血和肉末,擡頭一看,懊喪地罵道:“FUCK!車沒了!”

所有人目光朝卡車望去,劇烈的爆炸將車的油箱炸裂,幾百公升的柴油嘩嘩流到地上,被火點燃,很快將卡車也燒成了一團火。

沒了車,就沒了逃生的工具,所有人心頭一沉,覺得事情簡直糟透了!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必須衝出去,不然等他們回過神,咱們就是死路一條!”

國王環視周圍,爆炸聲漸停,幾個軍官開始聚攏那些因爲慌亂而到處躲避和逃竄的士兵。

一羣人挾持卡馬拉開始往大本營的外圍移動,不過似乎運氣不是很好,周圍的大火和小爆炸阻礙了突圍的速度,很快,一名叛軍士兵看到正在移動的幽靈小組和英軍,舉槍就朝他們掃射。

“接觸!找掩護!”

所有人馬上鑽到一輛破卡車旁蹲下,子彈打在車廂板上,噹噹直響。

“該死的!別朝我開槍!”卡馬拉驚得魂飛魄散,趴在車輪底下嗷嗷狂叫:“我要殺了你這頭蠢豬!”

國王舉槍還擊,將那名叛軍士兵打倒,不過終究是引起了其他叛軍的注意。

“他們在這裏!”

“這些英軍要逃跑!”

“圍住他們!”

“殺了他們!”

驚魂甫定的叛軍士兵終於意識到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紛紛朝卡車圍了過來,個別士兵還朝天鳴槍。

“完了完了……”一名愛爾蘭團士兵絕望地癱坐在地上,“我們死定了!”這是個新兵,所有了老兵都會說,在非洲作戰,最好是戰死,否則落在那些叛軍和部落士兵的手裏絕對比死更難受,因爲他們極端仇視白人。

北極熊從車輪旁伸頭往外看了一下,發現十幾米開外全是叛軍,火光中人影重重,黑壓壓的一片腦袋,人數絕對在千人之上。

“又被困住了,該死!”國王恨恨道,“現在通訊器材都留在了卡車上,咱們這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了。”

“大不了跟他們拼了,不過咱們死之前,這傢伙也活不了……”詩人手上加了點勁,卡馬拉的咽喉馬上一陣劇痛,覺得自己的喉結都要被卡碎了。

“咳咳咳——”卡馬拉劇烈咳嗽幾聲,狂擺手道:“千萬不要硬拼,咱們還有商量的餘地。我讓他們停火,他們都聽我的……”

可是話音沒落地,一陣槍聲響起,十幾顆子彈打在卡車鋼板上,把他嚇得幾乎又要趴在地上。

“嘿嘿,看來你手下的人對你可沒那麼忠誠,估計早想你死了。” 高維尋道者 北極熊冷笑着看了一眼卡馬拉,轉頭問:“男人婆,幽靈情況怎樣?”

男人婆看了一眼自己懷中的龍雲,一臉焦灼搖頭道:“很不好,接近昏迷了。”

正說着,一個黑乎乎的東西噹啷一聲砸在卡車車身上,然後落到地上,滾到了北極熊的腳邊。

“手雷!”北極熊大吼一聲,猛地俯身撿起那枚還未爆炸的82-2式手榴彈朝叛軍方向扔去。

82-2式手榴彈的延遲爆炸時間比一般手榴彈要短,結果飛出不到十米就在空中轟一聲爆炸,彈體裏的鋼珠和破片鋪天蓋地往四面激射出去,將車身的鋼板射出一個個小坑。

“與其等死,不如衝出去!”北極熊咬咬牙道:“待會再飛來幾顆手榴彈,就沒這麼好運氣了。”

“好!死也不要死得那麼窩囊!”詩人附和道。

卡馬拉驚得幾乎要癱倒在地,詩人將他扯起來,依舊擋在身前,嘿嘿笑道:“將軍,希望你平時有足夠的鍛鍊,我可不想你的肌肉在擋了幾發子彈之後就成爛肉一堆,現在你可是我的人肉盾牌了。”

他把手裏的一顆手榴彈朝叛軍扔去,爆炸過後,傳來幾聲慘叫。他拔出自己身上的手槍,架在卡馬拉的耳邊,對所有人說:“看到前面的掩體沒有?我們分成兩組,我帶着卡馬拉擋住男人婆和幽靈一起前進,北極熊你和我一組,還有你們幾個……國王你帶着幾個英軍士兵掩護我們,一組火力掩護,一組衝到那裏隱蔽,然後交替前進。”

誰都知道,這樣做其實風險很大,幾乎可以斷定在如此近距離的情況下,在上千支自動步槍和機槍的掃射下,絕對沒有人能全身而退,這不是拍電影,是真槍實彈的戰場,即使僥倖能衝到下一個掩體,其實也不會有多少作用,頂多是多堅持一陣子。

現在,他們的希望都放在了大本營外哨卡里的傑克中尉身上,他的手裏有通訊器材,已經在聯繫英軍特種部隊,如果SAS和傘兵團的人能及時從弗里敦趕到,興許大家還有活命的機會。

至於老魚,所有人都以爲自己的頭兒已經出了意外,否則不會此時還沒出現。

國王深呼吸一口空氣,朝自己的隊友點了點頭,北極熊開始伸出三根手指倒數。

3,2……

這個“1”字還沒出口,忽然車對面傳來密集的機炮聲,接着就聽到對面叛軍的陣地上亂成了一團,和剛纔爆炸剛發生時候沒兩樣。

大家好奇地悄悄伸出頭去看,外面的情形令所有人都感到意外。

一輛“蜜獾”20步兵戰車衝進了叛軍陣地裏,公爵車頂上的20MM機關炮,像個瘋子一樣對面前密密麻麻如同螞蟻一樣的叛軍進行掃射,這種大威力的機炮打到人的身上,幾乎只能用“炸”這個字來形容,輕鬆就將人撕成碎片。

老魚顯然是在負責開車,車子專門朝人多的地方撞去,無情的碾軋着這些驚慌失措的士兵。將近20噸的車重把卷入防爆輪胎下的叛軍士兵壓成了肉醬,整臺車的六個輪子上全是暗紅的血跡,車體上濺滿了腦漿。

叛軍衝着車不斷開槍,可是“蜜獾”20雖然是輕裝甲步兵車,但是車體和玻璃都是防彈的,如果不是用12。7毫米的專用反器材狙擊步槍加上穿甲彈,根本不可能穿透,這些仿製的AK和南非產的R4突擊步槍5。56口徑的子彈只能算是撓癢癢,在車體上留下一串串火花而已。

“是頭兒!”北極熊興奮地大叫,“我就想着頭兒沒那麼容易掛嘛!”

“哈哈哈哈,我們有救了!”

所有人忍不住叫了起來,英軍士兵忍不住在胸前划起了十字架,大喊“上帝保佑”。

“蜜獾”20徹底衝散了叛軍的陣形,老魚調轉車頭衝到卡車便,衝射擊孔裏衝着大傢伙哈哈笑道:“怎樣?是不是覺得我來得太及時了?”

詩人高興地朝他豎了豎中指:“老魚,我以爲你掛了!”

老魚呸了一聲,說:“我老魚在非洲戰場上打滾那麼多年,能在塞拉利昂這條小陰溝裏翻船了!?”

車頂上的公爵一邊開槍一邊罵道:“FUCK!你們倆有話等上墳在慢慢說,再不走,裝甲車也頂不住!”

話沒說完,他看到一名叛軍端着RPG-7從右前方的帳篷裏跑出來,正在朝“蜜獾”20瞄準。

“操!送你去見上帝!”

20毫米口徑的機炮調轉槍口,轟轟轟吐出恐怖的火舌,那名RPG手頓時被打成了爛肉,可是火箭彈卻被髮射出來,在黑暗中拖車嚐嚐的火焰尾巴朝裝甲車飛了過來。

“RPG!”公爵大吼道“找掩護!”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所幸的是RPG火箭彈已經失去了準頭,在叛軍士兵即將扣動扳機的一剎那,“蜜獾”20車頂上的20毫米機關炮已經將他攔腰切成兩段。

轟——

火箭彈擦着車尾的裝甲飛了過去,擊中車後面不遠處的帳篷,將它炸成火球。氣浪捲起濃煙,夾帶着塵土襲來,所有人頓時變得灰頭土腦。

“快快快!”公爵一頭冷汗,一邊開槍一邊催促道:“趕緊撤離這裏,不然我們就成活靶子了。”

戰場上有一句老話: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就像你在叢林裏忽然發現一枚詭雷,那麼別以爲排除了這枚就萬事大吉,周圍肯定還有其他的地雷。

既然有人用RPG攻擊步兵車,很快便會有其他叛軍士兵依樣畫葫蘆。“蜜獾”20只是輕型的步兵裝甲車,擋一下子彈還行,擋不住採用聚能效應破甲的火箭彈。

核載9人的車擠上了十五個人,空間狹小,當然不會舒服,不過這時候,誰都不會在意舒適性的問題,如果能逃命,就算是拖拉機也比私人邁巴赫舒坦。

老魚一邊開車一邊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地板上的龍雲,問男人婆道:“幽靈怎麼了?”

男人婆搖搖頭,一臉茫然:“不知道,在帳篷裏除了點奇怪的事情,之後他忽然就倒下不省人事了……”

老魚顯然知道龍雲是出了什麼狀況,趕緊命令男人婆:“他的揹包裏有藥,你拿出來餵給他吃。”

男人婆趕忙從一堆巡邏包裏抽出龍雲那隻,翻了翻,果然有兩瓶藥。

“鎮靜劑?”男人婆眼睛圓了圓,“這是強效的鎮靜劑,幽靈怎麼回事?”

老魚說:“先給他吃了再說,劑量大一些。”

男人婆有些擔心道:“這分量多了,會死人的。”

老魚似乎一點不擔心,笑着說:“沒事,他不會是,頂多現在就是有點虛脫,也不是第一次了。”

男人婆倒出幾顆藥丸,老魚一看便道:“多點,他需要多點。”

“多點?這會要了他的命!”男人婆眼睛又圓了。

“叫你多放就多放!”

正當老魚和男人婆圍繞給龍雲吃少鎮靜劑這個問題扯皮的時候,在車尾叮叮噹噹瘋狂響了起來。“蜜獾”20裝甲運兵車的後門上凸起一個個圓點。

“這幫孫子追來了!”車頂上的公爵大聲地叫喊着,顯然追來的人爲數不少。

從大本營要衝出哨卡旁的吊橋需要開上將近一公里的路程,由於叛軍大本營裏已經被爆炸搞得亂成了一鍋粥,所以前進的速度很慢。

“你們放了我……”被扔在地上的卡馬拉開口了,“我保證你們平安離開這裏。”

詩人朝他腦袋上蹬了一腳,卡馬拉牙齒磕在車板上,頓時掉了兩顆。

“FUCK!要我殺了你們……”吐出一口血沫,卡馬拉卻忽然神經兮兮地笑了起來:“嘿嘿,你們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沒說完,又被詩人蹬了一腳。

“打開後門,我讓這幫孫子嚐嚐我的厲害!”北極熊在車上拿回了自己的MX134加特林,此時鬥志大發。

國王將車門鎖釦一拉,後門咣一下應聲而開,北極熊二話不說,站在車門旁邊,端着那支加特林朝追在後面的武裝皮卡瘋狂掃射。

MX134密集的彈道在黑夜中像一根根激光,碰到任何都任何東西都無情地將它撕碎,把開在最前面的一輛皮卡發動機上的鐵蓋瞬間成了馬蜂窩,接着轟一聲爆炸,變成一團火衝入旁邊的樹林裏,撞在樹上才停止下來。

男人婆終於將一大把鎮靜劑片送進龍雲的嘴裏,又喂他喝了幾口水,強烈的鎮靜劑很快起了作用,龍雲的呼吸頓時沒那麼急促,脈搏也漸漸緩慢下來。

“頭兒,幽靈能夠控制別人的行爲?”男人婆忽然想起在帳篷裏的事,趕緊問老魚。

老魚頭也不回,說:“沒錯,這就是他的祕密,準確說,他能夠讓身旁的人陷入一種混亂的思維當中,控制不住自己的身體,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當年我在索馬里遇到他的時候,我們被部族民兵圍在意見小屋子裏,以爲自己死定了,結果幽靈忽然爆發出這種可怕的超能力,這才讓我們解了圍。不過這種能力是有副作用的,從索馬里回來,幽靈自己也躺了兩個月。最近這段時期,他的情況似乎越來越嚴重了,經常會做噩夢,還會像現在這樣心跳過速。”

“他是不是病了?”

“不知道,等完成任務,我們送他去德國,我認識個腦科醫生,可以爲他做一次全面的檢查。”

“我們能或者出去再說吧!”北極熊將打得槍管通紅的加特林放在地上,他身旁的四個彈箱已經全部打空,雖然叛軍的武裝皮卡被打爆了四臺,可是這些叛軍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幾乎傾巢而出,跳上一切能夠用的車輛,死死咬住“蜜獾”20不放。

大本營外的哨卡遠遠在望,老魚對着耳機叫到:“傑克中尉,我們出來了,你們撤出哨卡,準備按照計劃行事!”

之所以將傑克等三名英軍士兵留在哨卡,老魚留了後手,戰術小隊突襲,最關鍵的不光是破壞掉目標,而更重要的一點是要全身而退,否則只能是一支自殺式小分隊。

當老魚他們在營區裏大開殺戒的時候,傑克和自己的手下已經在吊橋上安裝了足夠的C4炸藥,只要老魚他們的車通過吊橋,就可以按下遙控,把橋炸斷,從而擺脫尾隨的叛軍。

從戰術角度來說,這是個完美的計劃。

“我們已經撤到吊橋對面的山上,只要你們過了橋,馬上引爆!”耳機裏傳來傑克的聲音。

“幹得漂亮!”老魚大笑道:“坐穩了兄弟們,我們就要過橋了!”

蜜獾20飛快通過哨卡,衝上了吊橋,後面緊緊咬着二十多臺武裝皮卡,長長一串。

“頭兒,你後面有尾巴。”準星在對面山上,透過瞄準鏡,將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他調了調呼吸,手指輕輕搭在扳機上,爲了提高射程和精度,手裏MSG90已經拆掉了消聲器。

準星所在的山坡隱蔽點距離吊橋入口有900米距離,這已經超出了MSG90的600米最佳射程,這對他的狙擊水平是一次嚴峻的考驗。

呯——

槍響了。

第一輛皮卡的擋風玻璃上啪一聲出現一個小孔,司機身子震了一下,車子頓時失去控制,一頭衝出吊橋,朝百米深的谷底墜落。

遠遠看去,可以看見皮卡後箱上的機槍手被甩出車外,絕望地揮舞着雙手,帶着淒厲的尖叫聲急墜下去。

轟——

一團火光從谷底騰起,武裝皮卡成了一堆廢鐵。

《最強獵人》最新章節由雲起書院首發,最新最火最快網絡小說首發地!(本站提供:傳統翻頁、瀑布閱讀兩種模式,可在設置中選擇) 在顛簸不定的蜜獾20步兵車上,已經吞服了大量鎮靜劑的龍雲情況有所好轉。

有那麼一陣,他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死亡的懸崖邊,只要探探頭,就能看到下面岩漿翻滾、黑暗陰森的地獄。

恐懼如同無邊潮水一樣漫了上來,他像個溺水者一樣無助。

這種感覺,是那麼的熟悉。他又回到數年前的那個恐怖的夜晚,在太平洋冰冷的海水中,龍雲掙扎着要鑽出水面,他想張開嘴求救,一個巨浪捲來,口鼻中嗆進鹹澀的海水,他再次沉入深不見底的海里。

場景再一次在腦海裏轉換。回到了兒時的孤兒院,那個秋天的下午,自己低着頭在夕陽底下踩這一地的碎葉。那天是和班裏的同學打了一架,隔壁桌的胖子帶着一羣跟屁蟲朝自己起鬨,譏諷自己是個“沒爹孃要的孩子”。

這是龍雲心底裏最脆弱的地方,他不知道多少次站在學校的門外,看着別人的父母一個個把孩子接走,最後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影子一起回孤兒院去。

站跟前的何院長一臉慈祥,輕輕地撫摸着自己的頭,伸出手去把脖子上的紅領巾整了又整,直到把它整得想電影裏紳士脖子上的領帶結一樣整齊。

可自己卻擡起頭,很不合時宜地追問:“院長,我的爸爸媽媽是誰?他們爲什麼不要我了?”

何院長無言以對,不知道是陽光的原因,還是起風了,龍雲記得那一刻的何院長摘下眼鏡,揉了揉,眼角忽然就多了些亮晶晶的東西。

“孩子,如果你願意,我就是你的媽媽……”

對了,院長就是媽媽……

這種感覺真好,其實誰的心裏都有個脆弱的小孩子,都希望有人寵着……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