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男人啊,奇怪的動物!

(這章昨天寫到一半,然而實在無法……星星喝醉了。)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

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

屠蘇美酒,品歲之酒,星星只恨未能一品為快……哈哈,酒中之言,不可盡信,唯有給大家拜年之意,全是一片真。

金雞辭舊歲,玉犬迎新春。

新的一年開始了,星星在這裡鄭重向所有的好友們拜年了……拜年了。

此時此刻,本想賦詩一首,然而有王荊公《元日》專美於前,星星又豈敢獻醜於後,只得無奈罷手。

罷手、亦未能改心中拳拳之意。

再次給大家拜年,祝大家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康,萬事如意,闔家幸福美滿。

祝福的話還有很多,不過再說下去,朋友們估計該煩厭了。星星感覺尚有千言萬語,未然盡說,那就用馮延巳之長命女,三陳其願。

春日宴,綠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陳三願:一願郎君千歲,二願妾身長健,三願如同樑上燕,歲歲長相見。 宴罷酒歇,葉拜力、林十九和海特告辭離去,厲無極和忘晴川就留宿在了風雪樓中。

「無極,你現在只是分身,萬一酒醉露出馬腳,如何是好?」到了房中,忘晴川傳出一道神念。

厲無極滿臉帶笑,還以一道神念,「無妨!此身酒量不在真身之下……千杯不醉!」

當然,對於修士而言,可以以玄元化解酒力。只是這樣做的話,酒中真意,蕩然無存,那尚有何樂趣可言?

忘晴川接著道:「方才那葉拜力之言,你可還記得?」

「你是指……第八始魔子?」厲無極道。

「不錯,這個應該和邪魔的真相有關,需要進一步打探明白!」忘晴川緩緩點頭。

厲無極贊同道:「呵呵,這個自然!今後我們想辦法接近這葉拜力,最好是能夠接觸到冰雪洲的最高層。」

兩人交流了片刻后,忘晴川不再言語,和衣上床,靜坐修鍊。

……

一夜無話。

第二日上午,林十九趕了過來,笑問道:「大人,昨夜可曾睡好……」

「不勞林營主念叨……尚好!」厲無極正色道。

林十九接著道:「本閣本來是準備今日帶你們去見家主的,但是一早才得到訊息,各府的府主兩天前都趕往了冰雪洲洲城……至於何時歸來,尚未可知。」

「哦?林營主,你知道洲城召集各府主、所為何事嗎?」厲無極心中一動。

將整個洲的府主召集起來,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難道是這魔域有什麼大的動向不成?

林十九面容一肅,略顯遺憾地搖了搖頭,「不知道!此等機密之事,除了各府府主、誰能知曉?」

他本來興沖沖地領著厲無極過來林延府,欲向家主邀功一二。誰想卻天不遂人願,遇上這事。若是這劍魔突然改變主意,不願意接受林延府的職封,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厲無極揮了揮手,沉聲道:「林營主,既然如此,那我二人便不多叨擾了……也前往這冰雪洲城去長長見識。」

林十九連忙道:「大人!你又何必心急?不如暫且住上幾日,或許家主很快便會返回。」

厲無極不為所動,「多謝林營主的好意了。不過我意已決,請莫再相勸。」

忘晴川也突然插話,執意要去冰雪洲城。見狀,林十九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正在這時,葉拜力來到了風雪樓中。

見面寒暄過後,葉拜力略顯興奮的道:「劍魔大人,聽說你在瀚漠洲金牙府並無職封,不知是否確有其事?」

「不錯!……葉大人這話是何意?」厲無極聲音不緊不慢。

葉拜力笑容滿面,「大人,不知你是否願意長留我冰雪洲……本閣可以推薦你至冰雪洲洲城中任職。」

又來一個推薦的,這魔朝之人還真的是「求賢若渴」。不過,正合我意啊!厲無極心中暗笑出聲,卻是一言未發,不置可否。

聽得這話,林十九陡然色變,急聲道:「葉大人,劍魔大人已經同意接受我林延府的職封。你現在突然這樣……我很難向家主交待。」

「林家主不是已經趕往洲城了嗎……而劍魔大人昨晚才剛到!」葉拜力語氣立刻變得不悅起來。

這林十九知道無力對抗自己,就抬出那林家家主來壓人。哼哼,我背後站著的那位,可是連林穆之都要怵三分的存在。

林十九鄭重道:「葉大人,雖然我們是昨天才到,但是此事我早已通知過家主……」

厲無極目沉如水,突然打斷了林十九的話,「林營主,你這話卻是何意……我記得自己從未答應過、要擔任林延府的任何職位!」

話音未落,葉拜力的雙目中已然是一片喜色。

林十九眼底焦灼之色一閃而過,訕笑道:「大人,我這次護送種子過來,就是為了以全大人愛護夫人之意。而且我林延府不比他處,向來都是唯才是舉。以大人之武勇,我伯父定會刮目相看、青睞有加……」

厲無極擺了擺手,「林營主,不必多言!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已然決定了,先去冰雪洲洲城。至於其他,到了再說。」

聽得這話,林十九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無奈的笑容。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對厲無極已然有了一定的了解。這位劍魔大人表裡一致、心堅如鐵,若是做出了決定,就斷然沒有更改之理。

葉拜力卻是欣喜不已,笑道:「大人,正好明日我也要去洲城,大人與尊夫人莫若就隨我們一道……如何?」

厲無極與忘晴川迅即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後重重點頭,「好!」

「那就這麼說定了!明日一早,本閣會親自過來風雪樓接兩位一同出發。」葉拜力開心大笑。

兩人議定后,葉拜力與那一臉無奈苦笑的林十九道了聲別,旋即昂然轉身而去。

……

大光明後山,碑亭中。

厲無極負手而立,黑髮隨風舞動,望著那眯眼微憩的道衍,「金師兄,靈脈已然到手。只是在下不明白,法海神僧為何也會趕往清嵐山收取『葫蘆』?」

「葫蘆?嘻嘻……什麼葫蘆?」道衍一臉笑意,小眼似睜似閉。

「你自己心中清楚!」厲無極忽然露出了一副惡狠狠的表情。

道衍笑意更濃,「施主,清楚就是不清楚,不清楚就是清楚……你說不過是一個葫蘆而已,小僧要來何用?」

「這我怎麼知道?但是在下知道,你肯定知道我的化身停留在清嵐山。」厲無極無奈搖頭,苦笑不已。

道衍坐起身來,拍拍小手,「你這知道來知道去的,快把小僧繞暈了……這是你的機緣,別人誰也奪不去!」

厲無極衣袖一揮,輕聲嘆道:「算了,反正我也知道問不出什麼結果,不如不問。」

道衍眼神狡黠,撇了撇嘴,「既然你心中雪亮,心如明鏡,為何就不能做到心若止水……嘻嘻,其實小僧自己都還有很多未解之疑惑,欲與人言,誰人可訴?」

「呵呵,我看師兄心境早已是古井無波了吧……還會心存疑惑?」厲無極很是感慨的笑了笑。

渡過了返虛劫后,他反而更加的看不透道衍。這個妖僧似乎胸有丘壑,一切盡握手中。

道衍站起身來,繞著石碑走了一圈,「有,自然有!比方說那第八始魔子,小僧就不明白。你說這魔域十洲……是不是就有十個始魔子?抑或說每一個始魔子都是魔祖,因此我們每一次見到的魔祖都不相同。」

厲無極滿臉凝重,幽幽道:「若想揭開邪魔的神秘面紗,讓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只能先到了冰雪洲洲城再說,興許還要一探那魔之皇城。」

道衍拍拍僧袍,笑道:「嘻嘻,施主,這不還全都要靠你。小僧很看好你哦……你說我若是早遇見了你,也不至於一直守在這伏魔殿――如坐監牢。」

「哈哈,師兄鍥而不捨、持之以恆,十萬年來,恐怕是樂在其中吧。」厲無極笑聲朗朗。

捫心自問,如果是讓自己枯耗在一處十萬年,這,絕無可能!

道衍努了努嘴,眼中狡黠之色更濃,「子非魚,焉知魚之樂?小僧之苦樂,亦唯有小僧自知……施主你這是越俎代庖!」

「有嗎?」厲無極忽然轉身,看向了清嵐山方向,「師兄,你不也是假公濟私,讓在下去清嵐山渡劫。」

「嘻嘻,你這小子,是惡狗投胎的不成……沒有感激小僧不說,反倒責怪好人,真是好沒有道理!」道衍笑指了過來,片刻后岔開話題道:「怎麼樣,現在可否調控分身?」

厲無極眉頭一皺,緩緩道:「似可非可,若有若無……」

「無妨!只需要偶爾能cao控即可。」道衍微笑點頭,接著又道:「要不……小僧幫你再將這條靈脈壓縮,說不定你能夠就此突破到問道境後期。」

「還壓?不壓了!」厲無極猛然嚇了一跳。

上次那條殘破的靈脈壓縮后,不但讓他突破了返虛,而且殘留的靈力後來又發揮了作用,使他的修為又強行拔高了一個境界,這才停下來。

「不壓就不壓!」道衍邁著碎步,忽然抬手一指,「走,我們進伏魔殿去看看……會有驚喜哦!」

空間隨即如同水紋般開始蕩漾起來,一個幽深的漩渦閃現后,道衍和厲無極的身影倏忽消失不見。

……

清嵐山,厲無極化身不停揮袖,對著裂縫中投擲符文。宮傾城、烏鴉和藍鳳兒押著古烈,站在一旁不遠處。

「這個臭小子,為什麼不搜這古烈的魂,反而布置起陣法來了?」烏鴉滿眼不解,斥罵道。

宮傾城正色道:「陰魂集的人傷天害理,死有餘辜,搜魂自無不可。可是這古烈,好像並沒有為惡。若是無故傷他,便是有傷天和,與那些邪魔外道又有何異?」

「對啊!大烏,厲大哥只不過是故意嚇嚇他,並不會真的傷他性命。」藍鳳兒順勢接過了話頭。

烏鴉小眼一瞪,「這個人棍怎麼看都不像是好人!大爺我看那……就是真搜了也無不可。」

「咯咯,大烏,你又來胡扯了……好人壞人難道也能夠通過肉眼看出來不成?」藍鳳兒眨了眨眼,嬌笑道。

烏鴉旋即搖頭晃腦,「誰說不能?所謂相由心生,無論心中在想些什麼,臉上都會表現出來,尤其是那雙眼睛,可騙不了人……更騙不了鳥!小姑娘,大爺我天生神鳥,神目如電、神功無敵,這看人的本事啊,說出來嚇死你……」

「呵呵,小烏,你想嚇死誰啊?」厲無極突然停止投擲符文,打斷了烏鴉的話,接著又鄭重看向了宮傾城,「前輩,請將古烈押過來。」

「好!」

宮傾城利索點頭,隨即提起古烈,朝著裂縫邊沿走了過去。 厲無極劍眉一揚,脫口道:「我那是妖丹嗎?就算真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將它移出體外。」

「我知道啊!」烏鴉立刻搶過了話頭,「臭小子,有大爺我在,這不過是一樁小事、小事一樁、易如反掌……不費吹灰之力!」

「吹灰?咯咯,我看是吹牛!」藍鳳兒在一旁嗤笑道。

「什麼吹牛!小姑娘,你好沒有見識也!」烏鴉驀然翻了個白眼,隨後很不屑的道:「大爺我天生神鳥、神鳥天生,說出的話那就是金口玉言……我會吹牛?」

「呵呵,不要東拉西扯!」厲無極不由莞爾。

烏鴉旋即扭轉鳥頭,得意洋洋的道:「臭小子,你還別真不信!大爺我有天地玄黃、乾坤正道、混元一氣、氣貫長虹、空前絕後、無與倫比、渾然天成、戰無不勝、步步生蓮之無上妖元九轉妙法,妖元都可以打碎了重修,何況是移一顆妖丹!」

「你不累嗎?」厲無極猛地瞪眼。

這廝又來胡扯,天知道他說的是真是假……還步步生蓮,你以為自己是那二八嬌娃、紅粉佳人?

烏鴉昂然道:「不累!大爺我還沒有說完呢!」

言畢,一道神念閃爍著金光,直接印入了厲無極的識海。

妖元九轉,傳自遠古,乃是妖族之無上心訣,第一功法。此刻,居然傳給了一個人類。

「臭小子,這下你信了吧!」烏鴉得意洋洋,洋洋得意,不停地搖晃著鳥頭。

厲無極靜立原地,一言不發。

這妖元九轉功法玄秘深奧,博大精深,非一時片刻所能領悟。若非明悟了陰陽道念,恐怕識海都會被撐爆。

烏鴉這廝不知輕重,根本不考慮人家受不受得了,竟然一古腦兒地全部塞了過來。

……

半日後,厲無極終於將功法開篇總綱消化完畢,然後右腿彎曲,左腿后蹬,弓身抬頭,張嘴吐出了腹內的那顆妖氣四溢的元丹。

玄牝之珠,小如蠶繭,綻放瑩瑩清光,讓人心旌搖蕩不已。

「啊?」

見此情形,藍鳳兒不禁張大了嘴巴,這還真的可以吐出來啊!

烏鴉笑兮兮的道:「對吧,大爺我就說了,移顆妖丹算什麼……小姑娘,這下你總該知道我沒有吹牛了吧。」

「果然沒有吹牛!大烏,你真了不起!」藍鳳兒伸出了大拇指,誇讚道。

聽得這話,烏鴉頓時眉開眼笑,頗為自負地張開了大嘴,看上去有些得意忘形。

厲無極不由斜瞥了過來,隨後控制著這顆蠶繭大小的奇怪元丹,緩緩移到了石門的窟窿中。

「哇哇,大小剛好……」見到妖氣元丹順著窟窿滑了進去,烏鴉欣然笑道。

藍鳳兒神情略顯緊張,目光一直在厲無極和窟窿之間來回打轉,有些不放心的道:「厲大哥,你怎麼樣……」

厲無極劍眉微蹙,眼中若有所思,正打算張嘴回話。忽然間,窟窿中一道奇異的波動旋轉而出,彷彿是阪上走丸,流星飛電,扭曲空間,將他猛地攝起,倏忽消失在了石門之後。

這一下變故陡生,頓時讓宮傾城、藍鳳兒和烏鴉感覺到措手不及,不由瞪張目結舌愣在了原地。

「哎呀!這是怎麼了?」藍鳳兒失聲驚叫道,隨後沖向了石門,對著窟窿顫聲急喊,「厲大哥、厲大哥,你在嗎?」

然而石門另一面寂杳無聲,沒有任何的回應。

宮傾城滿臉凝重,上前安慰道:「鳳兒,不要著急。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無極他吉人自有天相,定然是不會有事。」

烏鴉小眼亂轉,「小姑娘,你讓開!大爺我再來試試,看看能否打破這石門……」

「鳥道友,別費力氣了,這石門是打不開的!」宮傾城搖著頭,打斷了烏鴉的話。

「前輩,那你說怎麼辦?」烏鴉遲疑道。

宮傾城想了想道:「這樣,你現在返回天龍院,將此事告訴采前輩和無極真身,我和鳳兒繼續守在這裡。」

「好,就這麼辦!」烏鴉立刻表示了同意。

話音未落,身形已然化為一道閃電,對著通道後方射了出去。

見狀,宮傾城不由撇了撇嘴,這位鳥道友果然是個急性子,竟然這般的迫不及待。

……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