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申猴深吸一口氣,立馬低頭領命:「狼王放心,我定……不辱使命!」

蒼狼王也緩緩點頭,說:「申猴,現在各大邊疆都戰事連連,我沒有辦法派人支援你。你要記住,如果天龍葯業背後沒有幕後,那最好!」

「如果天龍葯業背後還有幕後,對方的目的可能是陳天選!甚至,可能把我們都納入圈套之中。對方的實力,一定逆天!你務必,要小心!」

「當然,這也只是我一個猜測。」

申猴聽到這些話,笑着說:「狼王,您放心……我申猴您還不放在心上嗎?我一個人去調查這件事,就足夠了!」

狼王點點頭,這才安心。

他讓申猴一人去,是有原因的。

大部隊去,一方面是沒人。

另外一方面,反而不利於調查。

很快,申猴就乘坐當晚的戰機,直接前往川州。

來到天龍葯業外,申猴徑直去了酒吧。

「老闆,來一杯深水炸彈。」申猴走到吧枱,隨便點上一杯酒,悠閑的翹起來雙腿。

倒不是申猴想享樂。

而是,申猴知道。

不管在任何地方,酒吧永遠是最好調查消息的地方。

兩杯酒下肚,申猴伸了一個懶腰。

這時候,一個穿着暴露的女人朝他走過來。

「帥哥,要一起喝酒嗎?」美女化著濃妝,對審核笑意凜然。

顯然是酒托。

申猴點頭,勾了勾手指,說:「你敢和我玩嗎?」

女人也看到申猴的眼神,玩味的說:「當然……怎麼,哥哥怕了?」

申猴好歹是天王,哪裏會怕。

他掏出來一摞錢,放在女人面前。

隨後對女人勾勾手指,說道:「錢,有的是……就看你能不能從我這裏拿走。」

女人直接坐在申猴跟前,笑着說:「爽快!」

然後,一杯酒灌下去。

她在酒吧等了這麼多天,終於看到一個像申猴這樣爽快的男人。

她才不會放過。

可兩杯毒酒下毒,女人才發現一個問題。

申猴的眼神,不在自己身上。

「帥哥,怎麼不玩了?」她可不想讓到手的錢,就這麼飛了。

但申猴的眼神,竟然在害怕。

他的目光停留在門口。

他看到一個人!!!

「怎麼是他!!怎麼會是他!!!他還活着?」 ,

[]

溫栩栩這天終究沒有去見霍司爵,她讓遲郁給自己訂了一張回m國的機票,然後,當天下午,她就坐飛機走了。

兩天後,霍氏集團舉行了一次記者招待會。

在招待會上,那個器宇軒昂尊貴不凡的男人,又出現了,他氣定神閑的站在鎂光燈的聚焦下,依然是這城市站在他建的王者。

一同相陪的,還有小鳥依人站在他旁邊的未婚妻。

霍氏集團這件鬧得轟轟烈烈的新聞,雖然最後在老爺子的強制手段下,把它壓下去了,但是要想服眾,還是要給一個交代的。

於是這天,所有人都在電視上看到了久未露面的霍氏總裁,宣布霍氏高層董事會重組。

重組?

記者們聽到,頓時一片嘩然。

重組可不是小事,而且,還是這麼大一家公司。

可是很快,這位總裁大人就給了他們一個合理的理由,那就是前些天在網路上那起全城轟動關於他的醜聞,都是董事會幾個成員謀划。

現在,已經被警方逮捕了!

外界聽到,又是一片轟動。

緊接著,當時被造謠已經遭到了殺害的霍氏集團總裁未婚妻洛家千金,也巧笑嫣然的告訴大家,那天被拍到的事,不過是他們夫妻之間玩的一些情趣愛好罷了。

眾記者:「……」

至此,這起被高度關注的新聞事件,終於落下了帷幕。

兩天後,某地下室內,那位楊姓董事在嚴刑逼供下,終於招供出他確實在一直跟人勾結。

「我一開始是跟霍正華合作的,他答應了我,只要等他兒子霍驍坐上掌權人的位置后,他就給我更多的股份。」

「霍正華?」

審訊他的冷緒聽到這個答案,不是很滿意。

因為,他根本要的就不是這個。

霍正華已經死了,霍驍也在那天晚上被總裁打得半死不活,現在還關在霍家,他不可能在那麼快找殺手到淺水灣的。

冷緒覺得這件事很不正常。

於是,他審完了這個楊姓董事後,就去公司找霍司爵了。

「總裁,根據我的推斷,霍驍應該不是那天晚上的兇手,這顆子彈,應該另有其人。」

他把那顆子彈重新掏了出來,放在了面前的辦公桌上。

霍司爵一直坐在裡面閉目養神。

他現在還是狀態有些差,稜角分明的俊臉上,也帶著一絲病態蒼白。

聽到這話,過了大概有四五秒,這才見他慢慢睜開了雙眼:「本來就不是他,霍驍那種廢物,還設計不出這麼縝密的計劃來。」

「所以您的意思是?」

「查一下那廢物這幾年的所有記錄,包括和什麼人接觸過?做了些什麼事?都給我查清楚!」

「是,總裁。」

冷緒神色一變,立刻答應了。

按照這位b的意思,那是霍驍已經也成了別人的棋子嗎?

這太可怕了!

到底是什麼人?居然敢將這對父子都玩弄於股掌之中,還有,他敢這麼做,背後的目的又到底是什麼?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對抗著的是誰嗎?

冷緒忍著心底的震撼,從辦公室里出來了。

一出來,剛好看到這總裁辦的大門口走進一個年輕女人,她穿著一件白色襯衣,底下是大品牌最新款短裙,配著一雙鑲滿水鑽的細高跟……

前所未有的精緻。

冷緒馬上退到了一邊:「洛小姐,您過來了。」

「嗯,你們總裁在裡面嗎?」

洛瑜手裡還提著一個保溫盒,抬眸朝對面的總裁辦公室看了一眼后,她問道。

冷緒忙點點頭:「在呢,洛小姐還親自做飯送過來,總裁承蒙您的照顧,辛苦了。」

「沒事,他現在病剛好,要細心些,行了,我不跟你說了,趁著湯熱,我趕緊拿進去給他喝。」

洛瑜淡淡的扔下一句,然後提著手裡的保溫盒就進去了。

冷緒也扭頭看了一眼。

發現,被推開的辦公室門裡,這女人進去后,直接把飯盒放在了那張寬大的辦公桌上,人便繞到這桌子裡面去了。

「司爵,感覺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那是一個溫柔到了極點的聲音。

而且,伴隨著這樣的聲音,冷緒還從那條沒有關嚴實的門縫裡,看到了一隻雪白的手腕,貼上了坐在裡面椅子里男人的額頭。

男人,似乎也沒有躲避。

冷緒:「……」

算了,只要他這位主人過得好,那就什麼都無所謂了。

——

m國。

溫栩栩回來了后,也很快就投入了她的工作當中。

她不希望再去想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便只能用忙碌的工作來佔有她的時間,而這一點,似乎效果也挺好的。[] 第21章

沓……沓……沓……

馬豪腦袋裏回蕩著陳北冥的腳步聲,眼睜睜的看着他朝自己走來,卻什麼都做不了!

「嗚嗚嗚……」

「額額額……」

就連說話,也好像有東西死死卡主他的脖子!讓他叫不出來!

他只覺得自己全身顫抖,褲襠下已經濕透了……

陳北冥走到他面前,伸手捏着他的下巴,看着他驚恐的眼神,面無表情道:「害怕么?」

馬豪說不了話,但表情已經說明了一切!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