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用完那招我會消散的,短時間內無法協助你了!”慕白迴應極快,顯得有些焦急。

“沒事,現在就開始蓄力吧,我擋住他半分鐘還是可以!”沈木心意已決的回到。

慕白不在說話,只是停止了輔助法術的釋放,白泉光芒全力爆閃而出,混沌破虛劍就要使出。

天空烏雲開始盤旋,那是先兆。

“淺淺,把蕭青峯轉移到安全處!這裏暫時交給我!”沈木暴喝一聲,周身氣勢大漲。

“靠,沈木,你瘋了,竟然強行提升修爲,你又不會這種祕法,這樣下去你恐怕成不了十分鐘吧!”小修大驚,此時沈木身上的氣勢竟然隱約接近中階武皇,而且依舊在持續攀升,連帶他的修爲又被牽住。

“顧不得這麼多了!”

一人一騎迎上奇美拉的雙頭硬憾數下,沈木口中鮮血連吐數口,但是他根本顧不得恢復傷勢,只是簡單地施加治癒術後就再度衝上,因爲他不上,身後這些人就得死!

“地獄炎槍!”

“水龍的咆哮!”

兩擊大招如約而至,將奇美拉的攻勢阻上了一阻。

“效果不錯!”沈木瞅準間隙給自己釋放了一個聖治癒術,剛完成法術,奇美拉的攻擊竟然狂暴而至。

“什麼!竟然還有翅膀!”沈木驚呆了。

之前奇美拉一直是半潛水狀態在和衆人戰痘,實力已經足夠強大。誰能想到他只是不願意離開這片水域而已。

如今他被徹底激怒,剩餘的大半身軀破水而出,兩隻肉翼一擺,,如此聲勢,簡直無法形容。

沈木在這頭龐大的妖君面前猶如一隻螞蟻一般,顯得無力。

但恰恰是這隻無力的螞蟻。正在使出渾身解數抵抗着那狂暴的攻擊。

冰火風。

竟然是三系的妖君。

風系,這個全新的元素出現在衆人的眼前。那絕對是風系,魔力波動顯示青色,不同與其他兩系的能量。

“混沌破虛劍!”

關鍵時刻,天空中的烏雲間終於凝結完成了這道禁咒。

巨大的光劍直插而下,攜帶毀天滅地的聲勢而來。

奇美拉的速度並不慢,但是禁咒波動鎖定之下根本無從躲閃。

三系法術從他口中噴出,試圖阻止這驚天一劍。

“你當我不存在?漫天.凝!”

沈木施展出強大武技,那紫色巨劍完全形成了巖姬的形狀,朝着奇美拉直刺而去。

奇美拉憤怒異常,竟然被這些螻蟻逼迫的狼狽至此,單翅甩去,直接擊碎沈木施展而出的武技。

沈木武技被破,反噬之力直接涌上心頭,一口鮮血再度噴出。

“呵呵,碎得好,我正愁鬥氣碎片不夠多呢!雪影.融霜!”沈木豪放大笑,完全不顧渾身的血,劍指蒼天融霜發動。

龐大的奇美拉雙翅以及雙頭全部被紫色冰晶瞬間覆蓋,行動受阻。空中混沌破虛劍插下,直接命中無法抵抗的巨大身軀。

慘叫聲響起。驚天動地。

“攻擊不要停,發什麼呆!”沈木感覺其餘幾人攻擊驟停,連忙呵斥。接過轉頭一看。

剩餘四人竟然只有蘇淺淺勉強支撐鬥氣護盾護住衆人。

慕白脫力消散而去,兩大靈尊無人守護,完全承受不住戰鬥餘波。

“木哥,這邊不行了,我支撐不了多久了。”蘇淺淺喊道,雙刀火焰明顯開始暗淡。

妖君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蘇淺淺那邊狀況艱難,沈木這裏也好不到那裏去,就連小修都被抽乾了靈力顯得虛弱起來。

“沈木,要不逃吧,至少能活命。等着混沌破虛劍消散之後我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了!”小修艱難開口道。

“逃嗎?”沈木望向不遠處的蘇淺淺幾人,心中計較萬千,猛地咬牙下定決心。大聲呼喊道:“淺淺,我擋住他,你們立刻離開,但我不能走。我走了,這輩子恐怕就無法破圖瓶頸了。心中有懼,何以言勇,此生修爲,無法寸進!”

蘇淺淺被沈木的氣勢所震,差點也要陪着留下來,但她要是留下來,身後幾人都得死。禁咒和奇美拉的碰撞散發出的氣浪越發強悍,一秒都不能再留了。

“你保重!”留下這句話,蘇淺淺不回頭,夾住地上幾人直接就走。

“好了,小修,你呢?陪我留下來嗎?”沈木舒了口氣,伸手一招,側身一個流影出現在身旁,這是沒有靈魂的流影,指受他的控制。

“都締結契約了,你死了我也要被反噬,算了算了,就這麼着吧。”小修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哈哈,那就走吧,上!”沈木一揚手中長劍,“天要亡我乾坤凝,我破天地又如何,漫天一劍!”

流影開路,攜帶者狂暴的紫的巨劍朝着前方的能量爆發點出衝去,義無反顧!

奇美拉震怒,這人類竟然不知死活,這點修爲就想要撼動自己奪取寶物。

空出一爪向着這邊揮來,爪風之下竟然撕裂了虛空。

“這麼巧,我剛好也領悟了些許空間法則呢,”沈木往前方虛空一劍劃出,竟然也是斬出了一道黑色裂縫,漫天立刻竄去其中消失不見,待再次出現之時已經從奇美拉的冰頭背後射來。

“轟,”一聲響,那原本在抵抗混沌破虛劍的冰頭硬吃了一擊傷害,力道更不上之下,有些壓制不住禁咒了。

這一擊可謂兩敗俱傷,因爲沒有了漫天守護的情況下,沈木自己也被那利爪所傷,一人一騎到飛而出,口吐鮮血。

“哈哈,來得好,小修,你還能堅持嗎?能的話就再上!”沈木瘋狂大笑,猶如封魔了一般,劍姬劍嗡鳴迴應着,似乎也很享受這種極限的戰鬥。

那道雖漫天一起出現的流影還在冰頭附近閃躲戰鬥着,併爲消散。沈木趁着這個機會和氣浪威勢再度欺上,幾劍斬出,打亂對方的節奏。

小修此時狀態逐漸開始上身,竟然沒有疲憊反而開始強盛了起來。

“沈木,我感覺體內的血脈開始躁動起來了,似乎要突破!”

沈木大喜,小修要突破了?那自己豈不是也快了。攻擊更加賣力起來。

這陣欣喜勁還沒過多久,悲劇的一幕發生了。

混沌破虛劍的能量開始消散,天地間的波動逐漸減弱。而奇美拉的咆哮聲終於蓋過了這些所有的威勢,開始獨佔鰲頭。

“哈哈,愚蠢的人類,現在你想走也來不及了!”奇美拉竟然口吐人言,語意嘲諷。

沈木見對方不急着攻擊,很是納悶,自己的傷害就這麼弱嗎讓他不削一顧?

“今日你我必死其一,動手把,別讓我贏得這麼快!”沈木豁出去了,反正已經激怒他了,也就不指望再有什麼迴旋的餘地。

“如你所願!哈哈!”奇美拉的聲音迴盪在這片空間中。

嗯?空間中?

沈木立刻警惕起來,他的周圍什麼時候形成的這道結界,竟然是一道寒冰結界!

結界之中沈木本就虛弱的力量再度被壓制,行動都變得緩慢了起來。

“你才發現嗎?呵呵,那就讓你嚐嚐,冰原之王的真正實力吧,冰火烈焰,聽我召喚!”奇美拉不在藏拙,雙頭突出的冰火烈焰在雙翅風系能量的加持下更顯得狂猛,風助火勢!

整個結界空間內瞬間就要被冰火烈焰所瀰漫,沈木根本無處可躲。

“流影,回來!”沈木單手一招,再度使出漫天劍氣護住自己。

“小修,你不懼火吧?”

“那是當然,我是上古天獅一族,本就是控火的行家,他要是使出光系審判法術,那我可就慘了,不過這火嗎,嘿嘿。走!”小修身形原地消失,蛻變進化中的他已經比之前更強幾分,速度極快,身後帶出一片真空區域。

“我去,提速前能不能通知一下,用心念傳遞啊!”沈木差點沒掉下去,習慣了之前小修速度的他有些沒適應。

“哈哈,不好意思,慢慢你就會習慣了,這還不算我的全速,坐穩了!”小修心念傳音道。

奇美拉似乎注意到了對方竟然不畏懼火焰,也不再浪費能量,一口深呼吸之下整個空間的火焰盡數被他吞噬。

“竟然傷不了你,那我還拍不死你嗎?碎空爪!”

奇美拉凌空飛起,伸出兩隻巨爪來回撕裂虛空,可依舊不能奈何沈木,因爲沈木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奇美拉震怒,在自己的結界裏面竟然奈何不了這種蒼蠅,簡直煩人透頂。

“小修,不能大意,被擊中我們妥妥的就會被秒殺了。”沈木時刻揮動劍氣反擊,由於雙靈陰陽訣的回覆能力出衆,這種消耗也不擔心鬥氣不夠。

“沈木,在結界內我也是沒辦法啊,除非你也學會結界能與之對抗,否則最多半小時我可能就頂不住了。”小修焦急的聲音傳來。

“領悟結界?哈哈,我試試,魔力結界麼,那我召喚光元素如何。”沈木一心二用,在體內慕白的協助下開始在周圍生成光元素。

5分鐘,10分鐘,20分鐘。

生死關頭體內的靈魂洞察似乎效果特別出衆,竟然藉助着對奇美拉寒冰結界的解讀硬生生的領悟出了自己的光之結界,雖然範圍很小,也不夠純熟。但依舊足夠護住自身周圍的環境了。

“不會吧,沈木,你這天賦有些誇張了,我剛纔是開玩笑的。怎麼結界之力說領悟就能領悟的呢!這不可能。只有中階靈皇以上的修爲纔有可能領悟的啊!”小修吃驚道。

“這樣嗎?哈哈,那我可能算是天才吧。武皇能飛,靈皇能有結界,如今我兩大殺手鐗都有了,還看這奇美拉再囂張!”抵消了寒冰結界之後的二人行動更爲迅捷,躲避更加輕鬆。

可是這依舊不是長久之計,因爲奇美拉的防禦太強,沈木竟然無法對其造成有效的傷口。

沈木的鬥氣爆發也差不多到極限了,一旦結束,攻擊力將會在若上一倍多,絕境之際,只有一條路能走了。那就是突破,進入自由騎士。

小修進化已經完畢,只要自己突破成功,兩人血脈鏈接之下小修也會直接以便成爲天獅聖獸,屆時才能擁有斬殺妖君之力。

沉澱了半年多的修爲終於被沈木全部彙集起來,準備直接強行衝擊瓶頸。

皮膚之外血絲涌現,那是體內能量膨脹過度的表現。他的靈力確實已經能夠突破了,只是自由騎士的瓶頸確實更強,一直壓制住了他的修爲。

“啊!給我破!”沈木嘶聲大吼,那瓶頸也只是出現一絲裂縫,這還遠遠不夠!

“既然這樣,小修,走,我們硬憾一擊,助我衝破這瓶頸。”

“你瘋了?把自己撞死怎麼辦?”

“管不了這麼多了,這樣下去遲早會死。”

奇美拉沒想到一直躲避的沈木二人一個轉向迎面而來,直接撞擊在了他的爪子上。

巖姬劍咯吱咯吱發出碰撞聲,沈木而人再次倒飛而出。一口鮮血突出,沈木確實在笑,“哈哈,果然有效。再來!”

剛纔拿一下是因爲奇美拉沒有準備,並沒有發揮全力,這次再碰撞的話肯定就不會這麼好受了。

“砰!”這聲巨響驚天動地,沈木被直接拍入了水中。

湖面泛出一陣血色波浪,那是沈木吐出的鮮血。

“哼,小東西,這下死透了吧,這可是我的全力一擊。足以把你拍成肉泥了,哈哈!”奇美拉猖狂大笑。

“高興地太早了吧。”一束完全紫色的能量從湖面之下射取而出,一人一騎,竟然毫髮無損。特別是那頭天獅的威勢已經完全提升了起來,頭上還有兩隻犄角,顯得威武不凡。

“什麼怎麼可能!”奇美拉一臉不可置信,兩顆大腦袋摔了幾下後接連吐出了冰火兩種屬性的能量。

“哼,又是冰火,不是說了我不懼怕這些玩意了嘛!”小修驕傲的大吼一聲,迎着兩股能量就是衝殺而去。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