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生在我們這樣的家庭,遭遇綁架之類的太過平常。哪個沒遇到過一兩次,沒經歷過才叫奇怪呢。只是小熙的那一次,太過慘了了。不只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還有一個吵著長大要嫁給他的小不點。

小小孩童,不知事的年紀,花一樣的燦爛笑臉,就那樣的凋零了。我們找到小熙的時候,那兄妹兩個人都不見了。小熙滿身是血,而懷裡則是,抱著一條小孩的手臂。

是那小女孩的,手腕上還帶著生日時小熙送的銀鈴。那條總也甩不開的黏人小尾巴,就那麼消失了……

找到人時的那個場面,真的,那是每個人都不願意提起的。特別是大哥,他覺得小熙之所以會出事,全是他的緣故。

那天的活動應該他去的,是因為臨時有事,所以才會讓小熙代替。如果不是臨時換了人,小熙也不會被掠走,那兩個孩子也不會出事,小熙也不可能性情大變。」

以慕尚情那淡漠的性格,在說起這些事來,也忍不住唏噓一場。殘酷的事情她經手的比較早,可即便如此,那樣的畫面也依舊是無法忘懷。

跟她完全走不同路線的弟弟,在他們不知道的那一刻,心靈經歷過怎樣的衝擊,可想而知。

「這麼說來,小熙是經歷過那件事件后,心靈衝擊過大,才導致性情大變的。可如此的話,不應該是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才能手刃仇敵嗎?小熙怎麼反倒對什麼事情都不上心了。」

慕尚熙可不像是奮發圖強過了的,可若說自暴自棄的話,看著也不像,這倒是讓閻宸有些不解了。

「那件事情具體的經過並沒有人知道。我們的人將小熙救出來后,誰都沒想到的是,就在我們的眼皮底下,一個沒留心,小熙就把那幾個人都弄死了。

不過倒是也能理解,不管換了誰,怕是做法都會是相同的。這是他當時的表情太過平靜,這才讓我們一時間疏忽。」

回想起那時,自家弟弟還真是有夠乾淨利索。一顆雷震天響,之後就什麼都不剩了。

「當場仇當場了嗎?可想來那些人,也不過就是跑腿的吧。如此的話,這也應該是算不得報了仇才對。而這樣的舉動,相當是親手把所有的線索都斷了。除非……」

最後一句除非是什麼意思?閻宸不用說完,慕尚情也是知道的。

「我們當時也並不能肯定。那種情況下,就算是專業人士也未必能弄出什麼有效的信息來。不過猜想再多,也終歸是一些無驗證的想法罷了。」

許多時候,從死人身上,或許還能看出點什麼來。可她弟弟是把人都給炸沒了,所以那是真的沒處看。

有些模糊的線索,也不過是匪徒不小心留下的一點蛛絲馬跡。想要根據那麼點東西查出整件事的頭緒,真是比登天還難呢。

只是唯一知情的慕尚熙,對此事的態度採取的是閉口不談。

而那時候也沒誰會對突遭變故的小孩子,多加詢問,事情雖然一直調查的並不是很順利。

「小熙這次事情壓抑情緒的表現,是勾起那段塵封的往昔了?那尚情你說,會不會有可能是……他又發現了什麼。那些和當年事件,有關的。」

如果只是單單勾起回憶,閻宸覺得,似乎是不應該的。

這麼多年過去了,隨著人年齡的增長,所經歷的也將會大大的增多,承受的力度,也更是照那時候強了不知凡幾,有怎麼可能會被刺激一下情緒就暴動了。

除非發生的這件事,太過不一般。因此才會讓人的心裡產生過大的波動,使情緒完全的不穩定。

「會這麼巧嗎?不過也不是完全沒這個可能,而這樣也會使得很多事情說得通。不管怎樣,事情終歸是要了結的。」

無論是以前的,還是現在的,只要徹底了結了,那又有什麼關係?

……

夫妻兩人趕回家之時,天剛見亮。

遠處泛起了魚肚白,初朝的太陽就快升起來了。

本應靜謐的清晨,人們應該在熟睡當中,可此時的沐家前廳卻是燈火通明。

倒不是所有人都整夜未眠。

老人家都還在歇息,小輩們卻是聚集在了一堂。

「這大晚上的不睡覺,都在這裡聚集聊天,看來哥哥弟弟們很悠閑。」

慕尚情他們回來后,直接趕來了東院前廳。身為管家的周伯提前通知了他們,那群兄弟們正聚在一起,等著他們回來。

「閑?當然了。但我們就算是在閑,也比不上妹子你啊!看看,這都已經出境界了。每日一逛,必有一傷,對吧?」

身為四哥的沐灝黎最先開了口,而那話接的也是相當有新穎了。

但最後那一句,還真是讓人無法反駁呢!

「咳咳,四哥你能別把意外說的這麼有殺傷力嗎?就是有些人無聊的想找事情,搞事情,我們也是被迫的好不好。回家一趟,總是被有些人熱情過了頭,我們也是很無奈啊!」

慕尚情才不承認自己有倒霉體質呢。她可是有著大運氣的人,不然怎麼會有再來一次的機會。

她的身體也是健康的不能再健康,心臟的毛病完全解決了,好的在外人眼中很奇迹。

小靈說是用魂力解決的,具體的她自己也不清楚。這也算是重來一次,一個巨大的福利了。

心臟的毛病那可是先天性的,世界頂尖級的專家都看過,結論是都沒有太好的辦法。說是用藥慢慢治療控制會好的,但過程會很長,但具體的她不知,反正死了。

心臟偷停,這毛病並不稀奇,但稀奇的是慕尚情那種。平時和正常人沒兩樣,也檢查不出來。犯病時最長時間是心臟罷工了近一分鐘,人無徵兆的就過去了,但也是無徵兆的醒過來。

幾次都如此,完全讓人不了解到底出於什麼原因。她當時會中招被推下懸崖,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不管那麼多,反正她是運氣好的。

「幸好七妹你們是偶爾回來被熱情招待,如果是經常回來,再被這樣的熱情包圍,相信你們會成為禁止來京城的黑名單人物。」

老六慕尚德的話緊隨而至。話里話外同樣是一個意思,是你們遭災。

身為大家族的人雖然劫難不少,承擔的也要比任何人都多,但他們還不至於讓自己每日一劫。

所以這小夫妻倆兩人,也是讓他們服氣了。

當然這些話也是另類的關心,不含任何諷刺的意味。

「我說你們這些當哥哥的還真是,幸災樂禍是吧?哼,等哪天你們有事情了,我也拿杯茶水坐在一邊看熱鬧。」

這些兄弟們,慕尚情還真是服了。表面上性格各異,其實骨子裡都是相同的。

沐家的男人說到底,其實根本就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多面,腹黑,還心黑的狐狸,這樣的形容絕對一點錯都不會有。

這個評價,適用於每一個沐家男人。

「七姐,別一句話,就先翻所有的船好不好。別管四哥和六哥怎麼說,我們都還是很關心你們的。就像我和小十,得知消息后,要不是二哥攔著,我們就都闖過去了。」

小九沐灝誠這話說的也是很有技術含量了。除了把老四和老六兩個人踢出去,整體來講這話沒毛病的。

真是聽的兩位哥哥心痒痒的。

弟弟太皮了,教訓一下,也是無妨的吧?是吧!是吧!

「哈,小九現在很皮呀!有時間六哥好好陪你玩玩,保證很開心。要知道六哥可是專哄各種皮啊!」

竟敢拿話打他的開心,這小子真是欠收拾了。

「六哥可不能不講道理,我可是這實話實說。大家都很關心姐和姐夫的,不是嗎?不能拿著身份去壓人,那不是文明人的行為。」

老九沐灝誠音調平直的回著六哥的話。不過看得出來,雖然名字中帶個誠字,看起來也挺真誠的,可人的這幾句話絕對把真實本性暴露了。

「那還真是不好意思,誰叫我是哥哥呢。況且我又不做什麼,只是校驗一下弟弟的功課而已,相信這是很正常的。」

沐灝德臉上掛起一抹溫潤的笑,可卻讓人看起來,怎麼瞧怎麼覺得奸詐。

「切,狐狸的笑……」

「你在說什麼?」

嘀咕的聲音太小了,讓人有些聽不清。不過就算猜,沐灝德也能猜出對方在說什麼。

不是什麼好話就對了。

「哈,沒什麼沒什麼,在誇六哥您厲害。弟弟這兩下子哪用得著您來校驗呢,就不勞您大駕了。」

開玩笑,沒事找揍的事情他才不去做呢,又不是傻的。

「咳!好了,都別鬧了。你們兩個都沒事吧?阿宸第一次來家就會遇到這麼多事端,真是見笑了。」

身為大哥的沐灝淵,將弟弟們越遠的話題打斷。

一群人只要一聚到一起就沒個正形,也不看看人家那小人口的狀態,真是的,沒個哥哥弟弟樣。

「沒事,事情多到是很正常的,況且這麻煩本就是沖著我們來的。即便是不過來京城,這麻煩也還是會去找我們的。」

完全已經有了大概的認知,閻宸還怎麼可能不知到底是怎麼回事。

禍有心上門,又怎麼躲得過?

…… 閻宸並不覺得自己和慕尚情一起遇到些危險會有什麼,這是自己的老婆,遇事共進退本就是應該的。

而聽著閻宸並不見外和客氣的話,沐灝淵心中很滿意。

一家人就應該有什麼說什麼,不應該見外。只有不把自己當外人,才能成為真正的一家人。

「這都一連兩次了,也是夠有煩人的。不過連續發生這些事情后,想來在怎樣,接下來也能安靜一段時間。就算再一再二的搞事情,也不會再出現第三次。

帝國的面子還是要的,皇帝陛下惱起來,嚴查下,某些蠢蠢欲動的人再怎樣也得要安靜下來。你們這兩天可以清閑清閑,過點安靜日子了。」

沐灝淵這話是對著這夫妻兩人一起說的,有著安慰,同時也帶著一抹打趣。想想兩人不過是約個會而已,怎麼次次都能弄個驚天動地呢?

相信這兩人心中比任何人都要無語。

「咳咳,我和尚情剛剛在回來的路上合計過了,這次的情況好像有些特殊,所以這段時間不打算再出去,要好好搞清楚到底都有哪些人在搞鬼。

抓一些魚蝦不是目的,將後面的大魚扯出來才是關鍵。現在感覺四面八方都是手,但策劃一切的那隻,還是很模糊。」

閻宸說出了他們的打算,已經有了一些頭緒了。只要順著線抓下去,不愁找不到魚窩,在一鍋端了。

「嗯,你們兩個人的性格,辦事讓人放心。但不管做什麼,一定要注意自身的安全,其他的都不是最重要的。事情有的是時間繼續辦,只要人都好好的。」

自家妹子的性格太強硬,性子又拗,沐灝淵只能拿這些話來對這個妹夫講了。

人平安才是最重要的,他也很想讓妹妹知道這一點。

「放心吧大哥,尚情這裡有我在身邊照看著,不會讓人有事的。」

閻宸想著,往後一定要將人看緊了,絕不能再出現危險狀況。先不說別的,自己都會被嚇死。

而慕尚情對於兩人的話並沒有什麼反應,只是目光閃了閃。『在身邊的時候要給人點面子,這個有點麻煩。不過好在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帶著其他人的。』

她這樣的想法,絕對會把人氣吐血的。不過是讓她多注意點安全,怎麼就能那麼難?

「能不能別說的我好像多難伺候似的。像我這麼品行兼優,做事又不勞煩他人的人可是不多呢。」

自己這種辦事能力強,萬事不用他人插手完成,怎麼就還能挑出各種毛病來?

鳳棲梧郡霜滿城 「其實我們更多的是想讓你勞煩我們,這樣大家才能放點心。」

不得不說,沐灝淵所言的乃是實情,是所有人心中所想。

慕尚情深吸一口氣,不說了。

狼性總裁:總裁前妻太迷人 對面是人多勢眾,她這孤單影只的還是安靜一會兒的好。

「好了,多餘的話我們也不說了。你呀,多注意點自身的安全,可以多聽聽阿宸的意見,他的性格沉穩,對事情的看法也有獨特的見解之道。知道你出息,但凡是多個人思量,總能把不足之處填充的更好。」

身為老大的沐灝淵,也相當於是一個家長了,凡事操心的比其他人也要多出許多。

特別是對這個妹妹寵的很,也是心疼的很。

明明當個千金公主就可以,卻要做的比他們這些男人還要出色。

「我會的。尚情讓各位兄長弟弟們掛心了,說謝謝呢,就太見外了。嗯……愛你們。」

對於表達感情,慕尚情還是很不擅長的。想了一會兒,最終只能用愛你們幾個字來表達此時的心。

可只這短短的三個字,卻讓對面的一眾男人,心底盪起無法平息的波潮。

妹妹/姐姐真是感性了呢!

「咳咳,好了,不都是一家人,哪用得著多說什麼。行了行了,人都平安的回來了,就都該幹嘛幹嘛去吧。天色大亮,準備一下,也是時候去上班了。」

身為大哥的沐灝淵,說出的話還是很有分量的。一句下來,眾兄弟便收起了嬉鬧。

「是啊,七妹沒事就好。我們可不是真閑的,沒想到這一折騰,竟然已經可以直接去上班了。看著你們沒事,也就放心了,回去做準備工作了。」

三哥沐灝轅在說完時忍不住打了一個哈欠。這一夜的緊張下是真的很累啊,還好人都沒事。

「啊對了姐,你們西院來了個人,說是找你的。來了好一會兒了,我們看證件是安防部門的,想來是和今晚的事情有關。人呢有些面熟,可卻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了。」

正在向外走的小九沐灝誠,突然想起還有人找他姐呢。大家一打岔,竟然都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一聽安防的,慕尚情變明白了是怎麼回事。這次的事情只能說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應該是確定前去國外以後的細節問題。

「你先去休息,不用等著我,我這邊用不了多久就能結束。」

回到西院,慕尚情讓閻宸先去休息。

不只是因為這場對話的特殊,不適合讓現在的閻宸參與進來,同時也是因為人奔波了一天,夠累了。

好,早點結束,別讓自己太累了。」

閻宸很理解人,沒多說什麼就自己先上了樓。

隨便找了件衣服,搭在外面有些狼狽的身形上,慕尚情便前去見那個來的人。

「畫千行?這次過來的竟是你。」

這個人的出現,慕尚情還是有些詫異的。

由於她身份的特殊,每次被派來與他商定事情的人,除了驚蟄這個影子的頭外,便是皇帝陛下的親衛了。

他們都是皇帝最信任的人。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只是這些人的身份同樣很神秘,外人很少有得知的,相比較慕尚情也只是差了幾分而已。

慕尚情想,怪不得沐灝誠會覺得人眼熟,可卻又想不起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