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on-close

甘子修出現在靈瞿碼頭!

「大族長!」

「薛道友!」甘子修緊要關頭曾助薛通,而今薛通消滅甘子修心頭大患,二人俱感慨萬千。

「薛某已託人聯絡藍膚海族,你們兩家商量著辦,新萬嶼大片海域有待開發,以大族長的謙和,和平共處,不難做到吧。」

「子修一向以族群和睦為重,黑膚藍膚同根而生,本就不應煮豆燃萁,同室操戈。」

「嗯嗯」薛通點頭稱讚。甘子修宗師初期,有此表態,令他更感放心。薛通歸還血月儲物鐲內典冊,其中不乏甘子修從未見過的海族功法武技。

餘下的事水到渠成,藍膚黑膚商定,萬嶼暗雲海、古萬嶼黑海北部歸屬藍膚,兩族舊怨一筆勾銷。

「至少一兩代內,不會再有仇恨殺戮了!」薛通心滿意足,暗道。藍膚副族長詹澄,很快組織大批海族傳送至黑海,少量聖邦武者同行。

諸事完畢。薛通叫來蕭玉兒,問起打算。

「那得看你有什麼打算」蕭玉兒給人一種淡淡憂傷的感覺,她兩遭羈押,雖經多年調整,心裡陰影仍未徹底消除。

「大哥準備先回灧霞,再到崇光看看,將霍煌帶至玄凌道院。」

「然後呢,道院靈煞兩氣與灧霞相去甚遠,急著回去不妥,想離開又得渡死亡黑海。」

「是,但離開太久讓人放心不下。」

「也就十年而已,不用這麼急吧,灧霞煉功要緊。」

「嗯,就按你的意思,一起去」

「玉兒去了也只能待海族營地,還是留無極山,住藺紅家附近」蕭玉兒有些拿不定主意。

「無極宗更好,灧霞煞氣對你無用,金桀蛇多吃先天高階的毒蟲毒物,富含的煞氣毒素足矣。」

「靈石儘管花,這幾年師兄發了大財!」薛通留給蕭玉兒八百萬靈石。……灧霞島。

藍膚海族正大興土木,修建堅固城堡和碼頭,薛通和詹澄、周列揚打了個招呼,步入島北密林。

他找到當年宗師雷豹的獸穴,深挖五十丈,建成大型地宮,放出靈寵,宗師級獸屍和岩石山底濃郁的煞氣,對白虎、獠鷲的成長極為有利。

薛通另備數十瓶高階毒液,浸泡骨傀。他在萬嶼如日中天,又開出高價,凡能想到的先天毒蟲毒物劇毒,幾乎都能買到。

白虎本就接近大成,一年後順利升級。薛通和馮沛豐獵殺了十四頭宗師妖獸,薛通留下初期藍蛟、後期幽狼兩具完整獸屍,十二枚內丹這幾年由骨傀、白虎、獠鷲分食,小部分獸血用於祭煉魂獸幡旗。

至於獸肉獸骨,多半供白虎獠鷲食用,兩寵往往吞下大塊獸骨獸肉,汲取骨質骨髓及獸肉營養。

寵袋內鋪滿厚厚一層上品靈石,滋生充沛靈氣。四靈寵在強悍的資源供給下,飛速成長。

薛通嘗試煉製暗聖拳盾,獸骨充足,大可千百次反覆練習。拳盾需神魂道術配合,類似傀儡咒和本命法寶煉製的綜合。

拳意注入靈骨,受壓重擊而出。歷經一年,薛通煉製的初期骨牌,掌風輕壓,瞬間即爆,碗口大的拳影轟出,防護力接近中品法器。

「嗯,更高階的獸骨、更精的拳盾法術,防護就能提升至更高的層級。」

「將來再花時間罷,需煉的東西太多了。」薛通每隔半年,外出獵殺妖獸一月,除了補充獸屍、提高靈寵戰力,暴猿吞噬獸魂,亦是重要原因。

……前後八年,靈寵陸續升級。三寵先天大成,獠鷲先天後期!

「哇!」薛通自己都不敢相信,彷彿做夢一般,四靈寵的武力,連頂峰期妖獸,都撐不過五招!

他煉體煉法穩步推進,法海三轉提煉完成,修鍊成就亦無不滿。……無極山。

「師兄憑一己之力,推動萬嶼進入黃金時代,也因此受益,佔據頂級資源,靈寵瘋長。」蕭玉兒又恢復了樂呵呵的模樣。

「嗯,玉兒說得是,我打算回玄凌道院,安排好后再赴灧霞。」

「這一去不知又要多少年,崇光會否又起事端。」蕭玉兒嘆道。

「再怎麼也不會像玉兒被扣做人質,又身處兩大魔頭夾縫那般兇險了。」

「快去快回,五年為限。」蕭玉兒說道。

「嗯,你安心在無極山修鍊。」。 今日的容常在一身藍色的翠煙衫,散花水霧綠草百褶裙,身披淡藍色的翠水薄煙紗,肩若削成腰若約素,肌若凝脂氣若幽蘭,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於輕紗,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頭上倭墮髻斜插一根鏤空金簪,綴著點點紫玉,,流蘇灑在青絲上,香嬌玉嫩秀靨艷比花嬌,指如削蔥根口如含朱丹,一顰一笑動人心魂,寐含春水臉如凝脂,白色茉莉煙羅軟紗,逶迤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身系軟煙羅,還真有點粉膩酥融嬌欲滴的味道。

「嬪妾給淑妃娘娘請安,給王貴嬪請安、給林嬪請安。」容常在看到三人,立馬斂衣行禮,語氣很是恭敬,珠環相碰,鬢邊垂下的細細銀流蘇晃出點點柔和光暈,

淑妃把玩著手上的扳指,眼裡閃過一絲玩味,不由細細的打量起眼前之人,輕微的冷哼一聲,果然是個美人胚子啊!

「起來吧!」淑妃一直以賢良淑德示人,大庭廣眾之下自然不會摔臉子給容常在看,一臉微笑的看著容常在,語氣溫柔的問「怎麼樣?容妹妹可還適應宮裡的生活。」

「多謝娘娘關懷,嬪妾一切都好。」

「那就好。」淑妃看起來很是和藹可親,只是那笑容怎麼看都不達眼底。

「容常在集聖寵於一身,怎麼可能過的不好,只是這說起來也奇怪,昨日還是低微的舞女、今日就已經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了,果然是烏鴉飛上枝頭變鳳凰。」林嬪陰陽怪氣一臉不屑的看著容常在。

「林嬪妹妹還是給自己積點德的好,容常在在怎麼說如今也已經是陛下的嬪妃,妹妹說話還是注意的好。」王貴嬪皺著眉頭勸道,林嬪一向如此,說話沒有腦子,這麼多年在宮裡四處樹敵,今日大庭廣眾之下就敢給陛下還在興頭上的容常在難堪,也不怕容常在遇到陛下一頓枕頭風就給她吹進冷宮了。

「貴嬪姐姐覺得妹妹我說的不對嗎?本來就是,容常在一個舞女,短短時間內成了常在,可不是烏鴉變鳳凰嘛!」林嬪一臉不服氣的看向王貴嬪,她最討厭王貴嬪假惺惺的了。

南湘聽到林嬪一口一個舞女、一口一個舞女的,心裡很是苦澀,若是可以她寧願做一個舞女,也不願意做這枝頭上的鳳凰,什麼嬪妃什麼常在,說到底不過是被關在籠子的金絲雀罷了。

「林嬪娘娘禁言,自古以來鳳凰只有太後娘娘和皇後娘娘可以用,嬪妾低微不過是一個嬪妃罷了,承蒙陛下厚愛南湘才能侍候在陛下身旁,嬪妾恪盡職守,不敢有一絲一毫的妄想。」

林嬪聽了南湘的話,一時之間心虛的底下了頭。

淑妃瞪了一眼林嬪,沒有腦子就罷了,還差點拖累了自己。

要不是看在林嬪還有用的份上,這樣的人就不配站在自己的陣營里。

「林嬪說話不過腦子,還望容妹妹不要和她一般見識。」

「娘娘說笑了,嬪妾不敢,嬪妾還有事,就先告退了。」行完禮南湘便帶著自己的宮女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宮裡,淑妃屏退左右的宮女,只留下林嬪一人。

金色護甲微翹,伸手抬起林嬪的頭,看著滿眼畏懼的林嬪不由心生厭惡,撇開了林嬪,踱回位子上坐下,漫不經心的警告林嬪道:「你想死,本宮可以成全你,但不要拖累本宮,不然本宮的脾氣你是知道的。」

「嬪妾知錯,請娘娘恕罪。」別人不知道淑妃私下裡的手段可林嬪一清二楚,戰戰兢兢的磕頭請罪,林嬪感覺到自己後背一陣冷汗。

淑妃看著林嬪,心裡一陣厭煩,林嬪雖然心機不足,但對自己倒還挺忠心,罷罷、罷,只要能幫助自己對付那二人,便尚可,只可惜林嬪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卻沒有腦子。這樣的用起來倒也不費事。

「好了,起來吧!以後注意點,不然出了事本宮可護不住你。」這就是所謂的打一巴掌給一甜棗。

但偏偏林嬪還得感恩戴德的「謝娘娘。」

林嬪在御花園裡的一番話,不知怎麼的傳進了皇帝的耳中,說者無心但聽著卻有意,皇帝聽到林嬪的話之後,眼裡閃過了一絲狠辣,卻沒有發作,只是下了一道聖旨。

「容常在靈敏淑德,儀庄態媛,出挑蘭芝,溫和周全,德行嫻靜,謹慎不虧,甚的朕心。特此晉封為容嬪欽此。」

不一會兒皇帝晉容常在為容嬪的旨意就傳遍了六宮,不少嬪妃聽到旨意后,都在罵容常在,不現在應該是容嬪是狐狸精。

只有一人除外,那就林嬪,林嬪在聽到這道旨意后,想起自己在御花園說的話之後,整個人就忐忑不安的,生怕陛下下一秒就下旨廢了她。

「看來陛下很是喜歡南湘啊!,這才幾天就已經晉封她為嬪了。看來本宮小瞧秦貴妃了。」淑妃用力的剪下盆中的松樹枝。

「準備一份大禮,去給容嬪賀喜。」擦了擦手,看著眼前已經修剪好的盆栽,淑妃默默的笑了。

承微宮中送走宣旨的太監,南湘一人站在窗前,看著雲捲雲舒,心裡思緒萬千。

她曾說過這輩子她想做個普通人,襦裙束腰,金簪步搖,在人約黃昏后的枝丫處看張燈結綵的繁華。聽梧桐檐下冷雨蕭蕭,看芰荷破敗巷陌人潮。相夫教子,舉案齊眉,就這樣過完一生。

可惜命運弄人,一朝父母早逝,她淪落街頭,被秦貴妃的母親瞧中,帶回家裡,自此她每天要做的就學習各種禮儀規矩,苦練琴棋書畫,她早就料到了她以後的命運,卻沒料到今日的種種。

所有人都嫉妒她得陛下寵愛,卻沒沒人知道她要的不是這些,她也有她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竹馬,那些年,花前月下,桃問李答,到如今,海角天涯,兩小無話。

她從來都不想做這錦衣玉食的南湘也從來不想做這高高在上的容嬪,她只想做素衣,一個普普通通卻自由自在的素衣。

南湘雙眼眺望著宮牆外的天空,輕輕低唱道:「君似明月我似霧,霧隨月隱空留露。君善撫琴我善舞,曲終人離心若堵。只緣感君一回顧,使我思君朝與暮。魂隨君去終不悔,綿綿相思為君苦。相思苦,憑誰訴?遙遙不知君何處。扶門切思君之囑,登高望斷天涯路。」這首母親教給她的曲子。

正如這浮世千千萬萬,她只要一人心。

正如這紅塵浮株萬棵,她也只要一棵春草。

三千弱水,我們皆取一瓢,誰也成全不了誰。

可惜如今只剩她一人長相思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王恆宣從來沒想到李素音會對他有男女之情,但他心裡卻並不討厭。

以前的時候,他不是沒在其他人身上見過這樣的眼神。他長得不錯,又家財萬貫,自然有不少女子對他投懷送抱,而那些女子無一不是用這樣飽含深情地眼神看著他。

可那時候,他心中只有厭煩,並不是像這樣這樣有些歡喜。

難道他對錶妹,其實也有一些喜歡的嗎?

王恆宣不是毫無感情經歷的純情少男,他在外經商多年,早就見慣了那些男女之間地感情,所以很清楚地意識到,他是真的對李素音這個表妹動心了。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是在她無微不至在日常生活中關心他的時候嗎?還是在他經歷低谷時,她堅定不移站在他身邊幫助他支持他的時候?亦或者是更早的時候?

他無從得知,因為他和李素音相處的那些回憶,如今想來都讓他覺得很心動。

也許他並不需要尋找什麼答案,因為無論哪一個答案,他都已經心動無疑了。

既然發現自己已經心動,王恆宣自然不會矯情。

雖然他和李素音是遠房表親關係,但仔細說來,他們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所以他若是想和表妹在一起,也是可以的。

王恆宣想明白一切關鍵之後,就開始準備起如何回應表妹了。他得先確定一下,表妹對他究竟是不是男女之情。

只是他還來不及實施,就被一件事情給打破了計劃。

眼前一身鵝黃色衣裙,嬌俏可人的女子突然出現在他家門口,自稱是他去世母親還在世時為他訂下的未婚妻,甚至還拿出了一枚玉佩說是定親信物。

這一個變故,讓王恆宣有些慒。

「這位姑娘你是不是弄錯了?在下母親還在世的時候從未跟我說起過我還有一個未婚妻的事情,所以你是不起找錯人了?」

一聽這話,吳琳衣不高興了:「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拿著東西來騙你了?」

「我不是這個意思,但這件事事關你我兩人的名譽,查清楚一些比較好。」

「呵!」

吳琳衣冷笑一聲,看了一眼王恆宣,有些譏諷地說:「其實你是不想承認這樁婚事吧?所以才故意這麼說的?我倒是沒想到啊,堂堂王公子王恆宣,竟然如此背信棄義,不遵守婚約就算了,如今竟然還不敢承認?當真是浪得虛名!負心薄倖!」

吳琳衣的話讓王恆宣皺了皺眉:「吳姑娘還是慎言的好!我王恆宣向來說話算話,這樁婚事我母親確實沒有跟我提起過,何況我父母去世的時候,從未有過吳家人前來拜祭,所以,就算我母親生前當真說過什麼話,現在也不作數了!」

「好你個王恆宣!竟然如此背信棄義!莫不是以為我沒有辦法了?」

「隨便你怎麼說,反正這樁婚事我是不認的!來人,請吳姑娘離開!」

吳琳衣狠狠地瞪了一眼王恆宣:「好!王恆宣!你可不要後悔!」

說罷,吳琳衣就掩面跑走了。

送走了莫名其妙地人,王恆宣皺了皺眉就去了書房。

本來這些日子裡他一直為生意的事操心,現在又來了一個什麼未婚妻,當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幸好現在酒樓已經逐漸穩定,其他生意也在慢慢好轉。否則,他當真不知道自己會煩成什麼樣。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好好學習閱讀網